今日票房:大盘4482万,#八佰#27.33亿,#花木兰#1.94亿

中国电影票房吧 2020-09-16 21:07


9月16日(周三)大盘 4482万

明日全国电影(不完全排片)统计:

#八佰#29.7%,2229万,27日累计27.33亿;

#花木兰#30.6%,978万,6日累计1.94亿;

#信条#14.6%,682万,13日累计3.71亿;

#我的女友是机器人#10.9%,328万,6日累计3996万

#我在时间尽头等你#3.6%,85万,23日累计4.95亿;

#秀美人生#0.1%,37万,35日累计730万;

#蓝色防线#2.4%,点映141万;

#半条棉被#0.1%,19万,13日累计190万;

#1/2的魔法#1.1%,18万,29日累计6222万;

 #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1.4%,18万,6日累计342万;

#假面饭店#0.6%,17万,13日累计1579万

#小妇人#0.5%,16万,23日累计4601万

#阿里巴巴与神灯#0.4%,11万,12日累计1660万;



昨日精确票房:

9月15日(周二)大盘 5128万

放映25.7万场,人次132万;

#八佰#29.8%,2546万,26日累计27.11亿;

#花木兰#31.4%,1165万,5日累计1.85亿;

#信条#14.4%,709万,12日累计3.65亿;

#我的女友是机器人#10.9%,373万,5日累计3668万

#我在时间尽头等你#3.3%,96万,22日累计4.95亿;

#蓝色防线#1.9%,79万,点映108万;

#秀美人生#0.1%,51万,34日累计693万;

#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1.4%,21万,5日累计324万;

#1/2的魔法#1.1%,20万,28日累计6204万;

#小公主艾薇拉与神秘王国2#0.1%,19万,25日累计435万;

#假面饭店#0.6%,17万,12日累计1562万

#小妇人#0.5%,15万,22日累计4584万

#半条棉被#0.1%,13万,12日累计171万;

#阿里巴巴与神灯#0.5%,12万,11日累计1649万;



2020年9月16日全国电影总排片截止晚上20:00点约(245822)场,较昨日减少(9168)场。


排片最高的电影分别是:


花木兰(75450场),八佰(73187场)信条(36145场)我的女友是机器人(27035场)我在时间尽头等你(8879场)蓝色防线(6047场)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3532场)1/2的魔法(2907极寒风暴(1967场)假面饭店(1618场)


放映场次最多的城市分别是:


上海(2625场),深圳(2122场),重庆(2112场)广州(2000场)北京(1814场)成都(1957场)郑州(1354场),武汉(1327场),杭州(1512,苏州(1414场)



小成本动画电影如何撬动传统文化代际传承


小成本动画电影如何撬动传统文化代际传承


“这是我儿子人生中的第一部电影,我特意选择了传统文化题材,对孩子是一种教育。”国产动画电影《新愚公移山》公映后,一位带着三岁儿子前来观影的母亲这样描述选择的理由。让这位年轻妈妈没有想到的是,这部动画片不但让自己看得津津有味,连首次进入影院的儿子也沉浸其中,甚至重复了不少片中台词。


“变”是《新愚公移山》赢得大小观众认可的关键。影片在借力经典优势的同时,却没有拘泥于文本局限,而是根据当代价值与情感判断,进行“故事新编”:原著的主人公从愚公变为愚公的儿子清风;原著中仅寥寥数语描绘的山神被赋予了幽默的戏剧看点;“移山”这一看似“不自量力”的行为则被引申到对梦想的坚守。人与长辈的关系、人与环境的关系、人与梦想的关系被植入故事之中,让不同年龄阶段的观众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共情一刻。


作为一部二维手绘小成本动画电影,《新愚公移山》在制作层面上与《大鱼海棠》《哪吒之魔童降世》等动画大制作不可同日而语;与同期不少院线大片相比,其排片量与宣传手段也十分有限。然而,小而精的作品才是撑起产业的大多数。这个基于传统寓言,专注故事本身的小制作,不啻为探索国漫小精品撬动传统文化代际传承、海外传播潜力的有益样本。



以当代视角为古典文本注入新活力


经年累月的传播、解读,让《列子》中这则短小寓言信息超载,如何用当代观众普遍接受的逻辑、观念重构故事,是《新愚公移山》一大创作难点。《新愚公移山》的文学统筹吕凡妮说:“影片中没有一个绝对反派,因为我们想讨论与展现的并非人与自然的对抗,而是人与环境如何和谐共生,以及人何以为最初的梦想前赴后继、燃尽一生。”


为了让附加信息“清零”,构建合理的人物动机线。《新愚公移山》专门请来迪士尼中国公司原创意总监、编剧马克·汉德勒参与创作,并从孕育文化的大地中探寻故事的起承转合。“在我们写剧本的第一页之前,团队就穿越了大半个中国,从上海出发去了陕西和河南,研究和了解愚公移山故事的根源。”马克·汉德勒介绍。在采风中,这位外国编剧被中国人基于农耕文明的安土重迁思想所感动,于是他为“移山”安上了一个更具说服力的由头:愚公的部落正在经历从游牧文明到农耕文明的转化阶段,移山是为了给农作物更多的种植空间与阳光。


主人公的转移则是《新愚公移山》对原文本的最大改编。片中新增了愚公儿子清风一角,这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在影片一开头便通过一场精彩的成人礼测试,展示出过人的智慧,在之后的情节中,又成为打破人类与自然界沟通壁垒的“中间人”。



片中,以清风与山中精灵微光为代表的年轻一代,为以愚公与山神所代表的长辈们,提出了更为积极的双赢方案:用移山替代挖山,为人类与山中生灵留出生存空间。从“智慧老者”到“少年英雄”的主视角转变,缩短了古典文本与当代少年儿童的心理距离,也拓展出打破内心偏见、代际交流等更具当代性的命题。


“国潮”质感助力中国故事走出去


区别于目前动画市场上流行的三维大制作,《新愚公移山》选择了二维手绘风格。这一形式的选用除了基于成本把控外,更出于对作品形式与传统文化气韵“适配性”的考量。片中作画感十足的山水背景,承载着宋画《千里江山图》的风格与意境,让观众眼前一亮。此外,影片在配乐中也大量运用了传统戏曲元素。中国风浓郁的视听效果,配上当代性的创新解读,让作品洋溢着浓浓的“国潮”质感。



动漫是跨文化传播的有力载体,《新愚公移山》在传承传统文化的同时,也担负着助力中国故事走出去的使命。据片方透露,《新愚公移山》计划于明年在海外推出,目前该作品的翻译配音工作已在进行中。


翻译,是影视剧跨文化传播的一大门槛,《新愚公移山》在文本翻译上,十分注重海外市场的接纳度。以片名为例,经过中外人士几轮交流,《新愚公移山》最终定名为《The Old Man and Two Mountains》。片方介绍,译法参照了海明威的《老人与海》。“两个故事并不完全对得上,但有共同的精神,英语文化背景的观众只有在迅速接受其相同之处后,才能进一步理解其不同。”SMG炫动传播有限公司(哈哈炫动卫视)总经理郭炜华说。片中在翻译细节上所下的工夫,以及对传统民族元素的巧妙运用,都彰显着小制作“走出去”的传播雄心。(原标题:上海出品动画电影《新愚公移山》上映收获好评)(源|文汇报)



播报当日票房、排片数据、档期资讯、深度票房数据挖掘、电影产业观点速递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