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明日之子4》总导演、总编剧 :“对于乐团来说,结束才是刚刚开始”

由你音乐研究院 2020-09-16 21:08


“93100285票!恭喜气运联盟成为《明日之子乐团季》最强厂牌乐团!”


上周六,《明日之子乐团季》总决赛落下帷幕,气运联盟乐团以领先第二名午睡留声机6000万票的优势,拿下了本季最强音乐厂牌。同时这也意味着,「明日之子」系列中第一个冠军乐团的问世。从毛不易、蔡维泽、张钰琪再到气运联盟,舞台上四代冠军同堂的画面,对于这个已经走到第四年的综艺IP来说,极富有特殊意义。



自2017年起,《明日之子》一直聚焦于新偶像和潮流文化的发掘。如果说第一季是发掘以毛不易为代表的草根偶像,第二季聚焦音乐圈层化的讨论,第三季关注女性音乐人所面对的行业挑战,这一季则是锁定“偶像乐团”这个市场空缺产品。


在「偶像文化」已经略显疲态的2020年,重新回到选秀的起点,对准素人群体,是一个大胆而具有冒险精神的尝试。从目前的数据来看,这些富有才华,会着五花八门乐器、外形姣好的年轻男孩,他们性格饱满而立体,身上带着鲜活的个性魅力。已经很大程度的受到了观众和市场的欢迎。


而「乐团」这个在内地还相对陌生的新鲜概念,更是让大家对他们的后续发展充满期待。


决赛之前,《明日之子4》听歌总人数TOP10选手


抱着兴趣和疑问,【由你音乐研究院】对话了《明日之子4》总导演张佩与总编剧彭聆,共同探寻明日之子乐团诞生背后的故事和年轻一代对音乐的理解。



一档由年轻人组成的节目


“在我们前期做调研的时候,发现solo市场之外还存在很大空间。”总导演张佩对【由你音乐研究院】表示。


导演团队在前期5个月对高校和年轻人的走访调研中,发现目前除了solo歌手之外,年轻人还渴望出现一些全新类型的偶像。报告中有一句话至今仍让张佩记忆犹新:“零零后渴望用社交拯救迷茫,他们渴望寻找到伙伴。”



独生子女一代家庭环境下成长起来的90、00后,互联网的便捷让他们获取信息的速度更快、更广阔,但内心也更加孤独与迷茫。渴望利用共同爱好寻找到志同道合伙伴的需求,始终贯穿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


基于这个底层逻辑,「音乐」与「友谊」,成为了《明日之子乐团季》导演组制定最初节目策略的两个关键词。


对于已经出道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成熟乐队来说,他们则象征着大人的世界,受众也对标的是另一个更为成熟的圈层:白领阶层、已经步入社会的熟龄人群。而《明日之子》想要覆盖的则是18-25这个阶段的年轻人。


从腾讯音乐旗下app的用户听歌数据来看,恰好也佐证了这个观点,这是一档「由年轻人构成的节目」。主要受众年龄层集中在23-30岁的「90」,而16-22岁的「95、00」后年轻用户也占据了极大比重。



“有一群伙伴比什么都浪漫”,这句Slogan从第一期贯穿到总决赛。为了还原节目热血高校的背景,选手选拔自然成为了下一步的重中之重。为了寻找到合适的选手,选角团队在全国高校中地毯式搜寻,最后找到的男孩们用总导演张佩的话来说:“素得不能再素了”。


“素的表现首先是真诚。他们什么都敢说,学乐器的孩子,对于娱乐行业并没有什么认知。第二是穿着打扮上,他们就像大学里随处可见的普通男孩,最让我们惊讶的时刻,就是他们拿起乐器时,整个人就开始发光了。”


总导演张佩为我们讲述了两个她印象最深的面试现场。


第一个是鼓手谢渊宇,最初从外形条件看会觉得这个男孩很普通,但是当他坐到架子鼓面前开始打鼓时,在场大概20个工作人员,表演完之后开始自发鼓掌,被他身上那种东西所震撼。


第二个是闫永强,刚进来时以为他是一个歌手或者rapper,因为外形非常可爱。当他拿出唢呐试音的时候,所有人都震惊了,传统民乐的气质一下子被击中灵魂,但是他却没有表演民乐,而是一首电音歌曲。“这个反差让我们思考了很久。”



这一代互联网信息下生长起来的孩子,他们听到、看到的音乐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网生感、天马行空、富有想象力,成为这一代年轻人玩音乐的方式,他们不会规规矩矩的演奏,更喜欢跳脱出固有体系,融入自己喜欢的事物。比如二次元动漫歌曲的演绎,在海选面试中随处可见。


同时互联网资讯的发达,又让他们能够畅通无阻的一手接受到国内外的流行文化。比如学员刘炀喜欢在摇滚中融入实验电子,王舜禾偏爱日系摇滚,哈拉木吉民族风的马头琴和呼麦,徐洋融合8种中外乐器演绎王者荣耀游戏音乐《进击荣耀》。换言之,这一代年轻人不迷信传统的经验和体系,他们将音乐单纯当做一种寻找快乐、表达自我的方式。



【由你音乐研究院】根据腾讯音乐旗下APP用户数据发现,在《明日之子乐团季》1—5期的节目中,播放量排名最高的是歌曲是闫永强唢呐演绎的电音单曲《The Spectre》,这个出人意料的结果说明了,「唢呐+电音」的混搭方式,不仅在节目中引发了导师和学员们的赞誉,节目播出后也吸引了足够多量级观众的好奇,甚至直接带动了「唢呐」百度搜索指数的上升。



选手的「新」和观众的「新」,共同构成了《明日之子乐团季》的骨架脉络。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乐团?


在以往的乐队类综艺中,观众看到的乐队大多是一个成品。而乐队是如何组建的,中间经历了那些矛盾和磨合,又需要解决哪些问题,对于大部分观众都是十分陌生的。


既然有了「新」的人,在热血高校的背景下,年轻男孩们是如何交到朋友,组建乐队,再一步步成长,最后走上音乐节、演唱会的大舞台,就像一个浓缩的「乐队成长史」,也正是档节目真人秀想要表现的主题。


对于总编剧彭聆来说,处理《明日之子乐团季》的人物关系比往年几季要复杂的多。


“我们前几季在做solo人物的时候,更多聚焦的是一个人在这样一个高压的比赛里,怎样去成长和突破。而组团是一个加成的过程,各式各样的人物关系和相处模式都可能发生,相对复杂的多”。


彭聆团队找到的解决办法是从男孩子的交友入手,这就需要先确定一个团队灵魂人物的「F-Man」,也就是传统叫法里的「ACE」或者队长。


F-Man有优先选择队友的权利,成团组队PK后,再不断地进行拆散或重组,最终诞生四支新生乐团。也就是说,F-Man就像一个主轴,所有的故事都可以围绕它展开,就像在F-Man选人环节,胡宇桐的「霸道总裁」性格就迅速被很多观众记住。



彭聆形容真人秀刻画人物很像一个「剥洋葱」的过程。在赛制和环境的压强下,人物困境得以被放大凸显的同时,个性也得以饱满立体。


就像外号「奶拽」的杨润泽,海选时一脸拽拽的毫不在乎的歪嘴笑,是他最为吸引观众的地方。而后续组团时才知道他原来是一个内心非常柔软,甚至有些自卑的小孩,小时候常常考试成绩不好而不自信,“拽”只是他伪装自己的一种方式。



而当他遇到小智这个队长之后,鼓励式教育让他越来越有自信,学员们的有爱相处,也让「水果星球」这个乐团的氛围十分融洽。乐团的特质和风格,很自然的在这种「」的相处中磨合出来。


【由你音乐研究院】根据腾讯音乐旗下app听歌数据发现,不同观众对于最终四个乐团的审美偏好截然不同。


水果星球」是女性用户最偏爱的乐团,用户主要集中在19-22岁,整体较为年轻;「午睡留声机」则是男性用户收听最多的乐团,23-40、40岁以上的中青年、熟龄用户占比最高。


而最终夺得冠军的乐团「气运联」,则各项数据分布都较为平均,在某种程度上也说明了团队受众分布的广阔性。



组团——打散——再成团」,残酷的赛制压力下学员们爆发的潜力,最终让《明日之子乐团季》诞生了四个风格迥异的乐团——水果星球的自由洒脱,气运联盟的热血高燃,银河系的古典流行,午睡留声机的温柔款款。


这中间有人丧,有人萌生退意,但是几乎所有人都最终坚持了下来。素人选秀的最大看点就是冲突感和「蜕变历程」,就像总导演张佩所说:“我们所做的事情就是把年轻人的真实状态展示出来。最终选出来的乐团,一定是可以代表年轻人的。”



成团只是开始


目前,已经成团4天的气运联微博已经有了9多万粉丝,陆续开始了商业活动。而【由你音乐研究院】整理发现,在决赛之前的一个月,四支乐团选手微博总体涨粉量迅猛,最高的乐团水果星球5位学员总增粉量达到230.2万。



如此高的人气和关注度,行业和观众对于「乐团」最多的讨论点都集中在偶像乐团的后续运营上。这种形式的新人,目前市场上仍处于空白期,无较多案例可以参考。


但是总导演张佩对我们表示,她对于乐团未来成为主流有充分的信心,“在中国目前只有一只乐队具有鸟巢连开三场的号召力。他们之后,流行乐队在国内有十年的断层期,所以未来一定是具备这种机会点。”


事实上,乐队文化、偶像和青少年从来都密不可分,乐队本身就是一种荷尔蒙产物,国外许多经典乐队如林肯公园、酷玩乐队,乃至于老牌乐队Guns N' Roses,都诞生于男孩子青少年时期的十八九岁。特别在台湾,组建乐团已经是一种司空见惯的形式。


对比《明日之子乐团季》1-9期用户听歌数据时,【由你音乐研究院】发现,随着节目的播出,节目歌曲的男性听众占比逐渐提升,从36.26%增加至49.14%;而30岁以上熟龄听众占比也在提升,从12.53%增长至36.23%,几乎翻了三倍。



也就是说,《明日之子乐团季》节目歌曲的受众不仅局限于年轻人,且具有逐渐出圈的趋势。这对于这群年轻人来说,或许是一个较好的信号。


梁龙在节目中多次表示,“这一季让我感觉民乐受到了年轻人空前的关注,感谢你们。”而总导演张佩则对我们表示,朴树导师一开始只签了三期,而后来被孩子们的真诚单纯所打动,在深夜的录制现场默默坐着不走,“想再坚持一下”,都是源于他们作为前辈对这群年轻人的真情实感。


综艺节目能够吸引更广泛的观众,一定是因为价值观共鸣,从选手身上能看见自己,从他们身上能看到解决问题的方式。当我们在凝视这些少年偶像成团的过程中时,实际上也在投射自己的青春与叛逆。


与此同时,一个值得注意的趋势是,偶像的概念,近几年被局限在较为工业化的韩式偶像身上。事情上,偶像的范围应该更加广阔,在欧美市场,流行乐队一直都是拥有极强票房号召力的顶级偶像。在观众对韩式偶像审美越发疲软的当下,随着音乐体系的进一步完善,各种类型化艺人的出现,超级乐队,迎来下一个接力棒的时间或许并不久远。


@由你音乐研究院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欢迎转发朋友圈


【点击下方图片】了解更多精彩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