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伟伟:默默做书14年,用书籍的美将阅读变成享受 | 圆周一度 15°

Design360 2020-09-16 21:31




《穿越火线》《金陵小巷人物志》《呕吐袋之歌》《乌鸦》......自2006年进入书籍设计行业至今,周伟伟所设计的作品一次又一次地让人眼前一亮,获得了英国D&AD和纽约ADC等多个国际奖项,也曾13次入选中国“最美的书”。在这些书籍的设计中,能看到他对于纸张选材和质感、油墨印刷,甚至是文字段落等各种细节的关注,以及对内文故事、概念、框架的融通理解


《呕吐袋之歌》和《金陵小巷人物志》


其实刚毕业时,周伟伟原是在卡通插画领域工作,一段时间后由于更偏爱设计,便转行进入了瀚清堂。当时的他并不了解何为书籍设计,就在与前辈、同门的交流探讨中,慢慢积累着自己做书的经验。通过这样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实践积累,他在书籍设计上的理解和能力逐步加深增长,于2016年成立了tenmilliontimes设计工作室,在属于自己的独立空间中继续着书籍的设计探索。


周伟伟工作室




对于所获得的诸多奖项,周伟伟更多地将之视为一种激励以及对自身能力的肯定,他更关注的是如何设计出兼具美感而又能给予读者舒适阅读体验的书籍。如今,电子媒体的兴起对纸媒造成了较大的冲击。相较于厚重的书籍杂志,人们更偏爱小巧且功能强大的移动设备,但周伟伟认为此时出版设计的重要性其实更为显著。


电子媒体方便快捷,但也受限于尺寸和版式。而纸质书则通过不同的纸张颜色、穿插方式,以及大尺寸插画、油墨味道等特点让人们更全面地感受和理解书中内容。此外,90后、00后这些在互联网时代成长起来的、“见多识广”的读者们,也渐渐成为了如今的主流消费者,他们更渴望生活中有着更多美的存在。在此境况下,周伟伟努力把书做得更美,将阅读变成一种享受,让人们愿意购买、收藏和欣赏书籍。


《穿越火线》


从零开始做书十余年,不断设计出风格不一且兼顾美感与阅读体验的书籍,周伟伟是如何开启他的书籍设计之旅,并一步一步地走到如今?作为一位书籍设计师,他有着怎样的创作和生活状态?第15期圆周一度对话周伟伟,聊聊书籍设计的那些事。



Design360°:

当初选择成为书籍设计师的原因是什么?可否分享一下你进入书籍设计行业的契机和经历?


周伟伟:

我毕业后,一开始并不是从事设计,而是去做了卡通插画,因为当时迫切需要解决的是工作问题。但是因为自己喜欢设计,所以在工作几年后就应聘进入了赵清老师的公司瀚清堂。


刚进公司那会儿的定位并不明确,连书籍设计是什么都不懂,没有这个认知大概在2007年那时候中国“最美的书”开始渐渐受到关注,因为赵老师是出版社的美编,所以有这样的一些资源,于是便开始尝试也设计一些书去参赛,就将我带在身边作为他的助手,慢慢就形成了这样的一种工作模式。在接下来的很多年我就这样一直辅助他去做书籍设计。通过那些年的学习、实践,自然而然也就对做书有了很深的理解。后来在2016年底我离开了公司,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专业从事书籍设计。


《乌鸦》



Design360°:

在十多年的书籍设计实践和学习中,哪些人或事物曾对你产生重要影响?可以分享一下这些经历吗?


周伟伟:

影响最重要的人那肯定是赵老师,没有他的带领和培养,我肯定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去从事一个自己很喜欢的行业,所以我觉得自己还是很幸运的。当然每个设计师都会受到前辈们的启蒙,提携,学习他们的作品,广泛地吸收各种知识,我就不一一说了。


还有就是后来我也开始渐渐独立参加了一些设计比赛,GDC15的时候我获得了最佳出版物设计的奖项,这个奖当时对我来说是一个特别有份量的奖,因为这是我初次参赛,当时非常受到激励。虽然说得奖不是唯一,但也得承认奖项对设计师尤其是入行早期时的作用还是非常大的,因为它会给人带来更多动力。


《SGDA 17-18会员年鉴》



Design360°:

最近你的作品《保罗·史密斯的骑行剪贴簿》中文版获得了纽约ADC银立方,可否介绍一下这套书籍的结构和设计理念?在装帧、色彩、印刷上你是如何构想和做出选择?为了更好地呈现书籍内容,你有哪些特别的考量?


周伟伟:

这是一本关于自行车赛车运动的书,里面的图片都是些老旧的报纸剪贴人物、著名赛事到现代的自行车图谱等等,所以我的设计想法就是围绕剪贴簿的概念去设计,将书按不同的主题分成5个单本,并选择了不同纸张来呈现各自的内容特点,通过纸张、版式的不同来表现了时间的跨度。


5本书的颜色也是选用了自行车赛事LOGO的传统颜色来呈现,通过纸绳让这5本书既可以组合在一起,也可以各自分开,用蝴蝶订的方式来装订,让书可以像一本本剪贴簿那样可以悬挂起来。


《保罗·史密斯的骑行剪贴簿》



Design360°:

你曾提到好的书籍设计作品应该要“让读者在阅读中感受到美的价值”,也要“能让读者看得懂”。有时书籍若被过度设计,反而会影响到读者的阅读体验及其对内容信息的理解。你如何看待设计美学和信息传递之间的关系,以及如何把握两者之间的平衡?


周伟伟:

我一直认为书是用来阅读的,设计也是为了让读者感受到更多的美,而不是让读者感到不舒服或是有阅读障碍,因为作为书本身来说,它的内容信息才是最重要的。不过现在也有一些比较小众的艺术类书籍,相比文学类图书这类书会更强调设计,因为设计本身也是这本书的一个重要卖点


现在90后、00后的年轻读者越来越多,他们都成长在信息时代,见的东西多,视野也开阔,而且他们也渐渐成为主流消费者,所以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的书更注重设计的原因。我自己现在也越来越注重书籍纸张的丝向、质感,以及字体、行间距等诸多细节。其实设计是没有固定标准的,还是要看具体的题材来决定怎么去设计,以此让阅读和美感相得益彰。


《呕吐袋之歌》



Design360°:

能否和大家分享一下作为书籍设计师,你目前的创作和生活状态呢?


周伟伟:

我现在的工作就是专门从事书籍设计,和各个出版社合作。这当中绝大部分都是封面设计,因为目前市场的主流图书主要还是靠封面的设计去吸引读者,相对整体书籍设计,封面会更简单、快捷有效。然后在做封面设计的同时也会做一部分整体设计的图书,这类图书往往要花很多时间精力去思考和设计,包括后期的纸张、印刷、装订每一步都要跟着,所以比较操心。但相对封面来说,这类书会让自己更有满足感。因为平时工作比较忙碌,生活的时间就会相对减少,我平时生活比较简单,出门应酬也很少,不工作的时候基本就是和家人在一起。


《凉灯》



Design360°:

南京汇聚了一批优秀的书籍设计师,你认为这样的景象是如何形成的,以及可以谈谈南京的书籍设计行业环境吗?


周伟伟:

目前,南京的书籍设计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有影响力的,我觉得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有传承和做书的氛围。因为南京本身就是文化古都,文学、艺术相比其他城市要发达些。文化是一个漫长的积累、沉淀过程,只有长期生活在这种环境下,耳闻目睹、长期熏陶才会衍生出一批优秀的文艺创作者


江苏又一直是出版大省,出版社有一批优秀的美术编辑来从事书籍设计,随着时代发展慢慢就涌现出了像赵清老师、朱赢椿老师等一批杰出的设计师,正是因为在他们这样的一批前辈的引领下,通过跟着他们学习,以传承的方式才有了更多年轻一代设计师,像我的同门潘焰荣、美术社的曲闵民等都是目前很优秀的书籍设计师。正是因为在这种环境下大家更多的交流学习,才能形成这样一种氛围,所以我觉得这也是当下南京书籍设计比较繁荣的原因。


《高二适年谱》



Design360°:

在很多人看来,如今纸媒式微,书籍设计行业也可能面对冲击。你怎样看待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书籍设计的意义?你认为书籍设计师在当下面临着怎样的挑战?


周伟伟:

自从电子书出现以来,一直都有人唱衰纸媒,我个人觉得有点杞人忧天。诚然电子媒体对传统纸媒的影响是肯定有的,譬如现在的书印量下降、杂志、报纸等很多传统纸媒都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但我想人类无论发展到什么程度,纸质书应该都不会消亡,因为书籍永远都会是人们精神物质的需求


电子书有推荐方便、阅读快捷的优势,但也有很多缺陷。纸质书的优势就是它是一种产品,产品就会有质感、手感、美感等特点,一本书里可能有不同的纸张穿插,不同的版式、字体,还有大量的插图以及油墨的味道等都是电子书所没有的。我的身边就有一大批热爱纸书的人,而且现在的书越来越注重设计和品质,这样也会吸引更多的读者用来收藏、欣赏


我想书籍设计师所要做的就是尽力去把书做的更美,让阅读变成一种享受。因为人们的生活中需要美,所以我想书籍的美也肯定不会消失。


《爱神之泪》



将《呕吐袋之歌》真的设计成呕吐袋摸样;把描写南京市井人物的《金陵小巷人物志》做成朴实无华的“毛坯砖头”;让《乌鸦》的书页呈现鸦羽般的乌黑光泽,书盒选材也接近羽毛的质感.....能从事自己喜欢的行业,还能创作出受大众认可的作品是一件幸福的事情,这也离不开长年累月的学习和努力。周伟伟坚信着纸质书籍不会消失,也坚持着书籍设计的创作,在获得满足感的同时不断积累经验,一次又一次地呈现出书籍的美。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