捂了三年,阿里想给中国服装业一个惊喜

十亿消费者 2020-09-16 21:48


出品|虎嗅大商业组

作者|房煜 虎嗅主笔

题图|受访者


保密工作维持到了最后时刻。直到9月16日早上,很多被通知来杭州参加阿里巴巴发布会的媒体,还不知道开会的具体时间地点。也难怪,打开地图搜索“余杭区顺风路509号”,阿里巴巴迅犀(杭州)数字科技有限公司的名字就会出现。这就是阿里巴巴已经捂了三年的秘密,也不在乎多捂这几个小时。

 

不过,谜底很快揭晓。16日下午,一只酷似蓝色河马(盒马)的蓝色犀牛开始出现在很多人的朋友圈。两张漫画还编成了一个故事。有人开玩笑说,这只犀牛不就是在河马(盒马)的鼻子上加了一道杠吗?这就是阿里正式对外官宣的新制造——“犀牛智造工厂”。过去三年,很多阿里其他部门的人对此都一无所知。

 

犀牛与河马,他们确实师出同门,且同样重要,属于阿里五新战略的组成部分。虽然公司董事长为淘宝、天猫总裁蒋凡,但是这只蓝犀牛并不隶属于淘宝天猫系统,而是和盒马鲜生一样,具有很强的独立性。从今天公布的信息来看,可以说,这次是阿里想给饱受库存之痛的中国服装业一个惊喜。

 

新制造,为什么从拯救服装业开始?

 

什么是犀牛智造

 

最近频繁亮相的蒋凡又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他在致辞中说:“犀牛智造平台希望把数字洞察应用在制造环节中,实现真正的产销一体化,帮助中小商家解决生产供应链中的一系列痛点。我们希望真正可以实现数据驱动,将消费者洞察、行业洞察与生产环节紧密相连,实现更聪明的生产排期、弹性生产。”

 

根据阿里方面的介绍,新制造的目标是具备“从5分钟生产2000件相同产品,到5分钟生产2000件不同产品”的能力,让创业者、中小商家能够聚焦核心能力,并带动中小工厂实现数字化升级,提升中国制造业的竞争力。


这里先跳出一下,什么是中小商家的核心能力?表面上是更好的卖货,其背后,则是真正花更多精力去“洞察”消费者。现实中,中小商家往往是一只眼睛看着消费者,一只眼睛盯着自己的供应链状况,核心就是库存的水位。无法做到心无旁骛的只看消费者。


这一点在服装产业尤其明显。总所周知,服装是个大产业,有3万亿的市场规模。但是服装行业也是一个高库存的行业,因为受到时尚潮流影响,供需的匹配在服装行业是个永恒的难题。女生永远会觉得衣厨里还少一件衣服,而市场上也总有卖不掉的服装。从需求端看,它是刚需,从供给端看,它似乎又不是刚需。

 

此外,季节性的变换也会影响着服装业的供需匹配。按照服装业过去以产定销的行业规律,现在正在穿的秋装其实是夏天生产的“期货”——少则2个月多则6个月,在天猫服装品牌棉仓CEO姚坤眼里,传统的服装行业像是在赌博,“提前2个月下单,但是2个月之后什么好卖,谁知道呢?”

 

2020年受疫情影响,服装业的库存问题更加严峻。“中国服装第一街”杭州四季青服装市场里,更有商家在直播间“9.9元一斤”清库存。

 

犀牛智造并不是一上来就要颠覆什么,或者拯救全行业。而是先解决服装行业中小商家的痛点。服装大品牌制造力强,现金流更为充裕,抗风险或者说消化滞销库存能力相对好一些。而中小商家的痛点更为明显,他们希望能够抓住潮流,以设计和反应速度取胜。但是由于订单量过小,往往得不到制造商的支持和优先排期。

 

“犀牛智造工厂”开宗明义,这家数字化工厂开宗明义表示专接小订单,核心能力在于“按需定制,100件起订,最快7天交付”。简而言之,从下单到消费者穿身上,就7天,这让服装品牌快到飞起,抓住时尚潮流。



“新制造听起来高大上,对商家来说就是一家聪明的共享工厂,我们接小单、急单。所以90%的客户都是中小商家,尤其是淘宝天猫上的新品牌。”犀牛智造平台CEO伍学刚表示,要让中小企业从繁重生产中解脱出来,让创业者专注自身优势和业务创新,也让他们具备与大企业竞争的关键能力。目前已经有200多个淘宝中小商家、产业带商家、直播主播已经用上了“犀牛智造”。

 

那么犀牛智造是如何实现?举个例子,一个品牌想要定制一批数千件的12星座T恤。我们知道,服装的面料差别不大,据说50%都是相同的,难度在于同一款面料,不同的染色和印花图案。对于印花的问题。犀牛工厂首创数字印花,可将印花工艺参数,以投影的方式进行定位,取代传统工厂手工画框定位的方式,大大节省了印花效率。

 

关于犀牛工厂的数字化智造,现场的演示或许会比文字更加直观。但是仔细拆解其数字化的改造逻辑,你仍旧可以发现类似“人、货、场”的逻辑。

 

在工厂内,工人的任务工作排期都是数字化、可视化;在“货”(原料方面),在犀牛工厂,犀牛智能中央仓犹如餐饮行业的“中央厨房”,可智能采购、柔性供给。犀牛智造,每块面料都有ID,可全链路跟踪、自动出入库管理、自动配送和智能化拣选,资源利用率较行业平均提升了4倍;在“场”(工厂)方面,类似于盒马的悬挂链的“智能导航 “棋盘式吊挂””被发明出来,通过物联网+人工智能技术,可将吊挂衣架自动分配至相对空闲的工位,改变了过去服装工厂吊挂单向流转,容易拥堵的问题。


这说明了阿里在执行五新战略推进时,背后有一些一以贯之的东西。今天开放出来的犀牛智造,并不是一个终点,也并不是没有改进空间,关键是它背后的指向:服务中小商家和创业者,加强供需两端的匹配,这与新零售也有相通之处。

 

矛盾中的平衡

 

阿里高层表示,对于阿里来说, 从哪个行业切入进行新制造的尝试,考虑三件事:第一,这个行业市场规模足够大;第二,这个行业的痛点足够强;第三,这个行业能够发挥阿里巴巴的优势。毕竟,在淘宝天猫上,鞋服也是销售量最大的品类之一。


不过,阿里通过服装业想要打开的新制造的缺口,从长期看仍旧是一项艰巨的工作。行业的矛盾点是天然存在的。比如对于制造业而言,大规模生产必然是资源利用效率包括工业流水线效率最高的方式。但是,消费需求的变化又需要更多的差异化,甚至个性化的商品。极端的个性化,必然带来极高的成本。这是矛盾的。

 

而对于中小商家而言,他们的优势在于灵活性更强,面对市场变化决策机制更快,但是调动资源能力、议价能力弱,也无法承担太高的成本,这也是矛盾。

 

所以在参观犀牛工厂的过程中,参观者也在交流,比如这算不算C2M,和服装业已有的私人定制是什么关系?

 

现在的答案是,犀牛工厂不如说是“B2M”。虽然接单都是小单、急单,但是又没有放弃“规模化”生产的姿态,也只有如此,才能实现“7天交单”的反应速度。而国内目前的私人定制,其实更多集中在西服和衬衫两个类别,有分析者指出,这两个类别,本质上还是接近“标准化”的,只是个人体态差异。此外,私人定制过于强调C端的个性化,而牺牲了B端的效率。所以犀牛工厂还是希望能够在规模、效率、个性化生产之间找到平衡,而不是过分倾斜某个因素。



此外,犀牛工厂也不等于快时尚。快时尚更多的是通过强大的全球供应链的组织能力和协同能力,来实现快速反应。而犀牛工厂则是在一座车间之内,通过大数据的组织和协同,而不是资源,来实现订单目标。如果外界目前很难一下子明白犀牛工厂是什么,那么知道它不是什么,也可以更加接近理解它的本意。

 

所以,从这个维度来说,数字化+小生产者,仍旧是阿里“五新”改造产业的内在逻辑。而在具体的路线图方面,阿里仍旧是希望通过树立标杆的方式,一方面建立行业信心,另一方面也吸引更多资源进来,最终形成某种数字化特征的产业平台。

 

某种程度上,阿里都是从难处入手,看看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像盒马选择从生鲜入手一样,因为生鲜上游高度分散,缺少品牌和标准化能力的、传统电商束手无策的行业。虽然很努力,今天的盒马,也并没有实现让全行业都信服的生鲜终局解决方案。和生鲜行业进入持久战一样,阿里在新制造选择以服装产业为切入口,也是如此。所以,今天刷屏的那只蓝犀牛,亮相虽然漂亮,但是只是新制造长征的第一步,未来的九九八十一难,还在路上。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End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