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开启的文艺复兴,《率土之滨》五年来一直逆势增长的秘密

手游矩阵 2020-09-16 21:55


近年来,国内手游市场随着版号调控和用户增长放缓,即便是以寿命周期长、人均付费高而著称的SLG手游在激烈的竞争下,也面临着用户群体固定、招新困难、玩家流失等问题的考验。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9年中国SLG类移动游戏营销行业分析报告》显示,2019上半年的SLG玩家数量为4617.36万人,相较2018年全年的4652.63万人还有所减少。在这种大环境下,《率土之滨》上线5年来MAU和付费持续稳定增长的表现可谓尤为显眼。

《率土之滨》MAU与付费率增长趋势

2019年全年,APP Annie公布的中国手游iOS用户支出排行榜中,《率土之滨》位列第8;2020年上半年,七麦数据公布的国内手游收入榜中,《率土之滨》排名第6,成绩远超一众新游。正是因为《率土之滨》不断逆势增长的表现,使其开创的率土like模式以及粘性极高的玩家生态,成为业内关注和学习的焦点。

不同于早年以数值比拼为主的传统SLG模式,《率土之滨》所搭建的全自由沙盘玩法中,数值的影响被弱化,玩家之间自发所形成的羁绊关系才是真正影响每个赛季游戏走向的决定性因素。在这个过程中,《率土之滨》形成了独具人文魅力的游戏生态,玩家之间的错综复杂的社交关系不仅加固了游戏粘性,得益于玩家群体的高度精英化,还碰撞出一股文艺创新的潮流,源源不断地吸引新用户加入。


人文生态下的文艺创新潮流

关于战争与文化的关系,学术界的主流观点是:“文化是激发战斗精神的最强号令,战斗精神所防卫的对象随着文化的发展而变化,历史上能征善战的军队往往是由共同的文化价值维系的军队。

笔者在体验游戏的过程中发现,在《率土之滨》中有着文化认同的同盟势力不管是凝聚力还是执行力,普遍强于在文化表现方面相对弱势的敌方。率土玩家非常注重个体和团体所呈现出的的文化价值,并经常会通过文化层面的先手获得优势,以达成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而这种思想最终的表现形式就是《率土之滨》中发达的诗歌文化以及檄文文化等普遍现象。

玩家通常会将自己代入游戏角色中,进行文艺创作,因此诗歌常被用于为战事助威或对朋友抒发情感。值得注意的是,率土玩家们创作的诗歌早期也多是娱乐风格为主的打油诗,发展到后来才成为严格按照诗词韵律、词牌格式来精雕细琢的古体诗词。更有甚者如1284区的玩家,为了给开局不久就战事激烈的盟友助威,专门创作一首《江城子》并用毛笔手书成笺送去。这首《江城子》不仅使用了韵律严格的词牌,还展示了作者的优秀书法,也是《率土之滨》中“赠诗词”的艺术层次提升的一个标志,1284区凉州的激战也随着这首《江城子》在玩家间传扬。


除了诗词歌赋以外,《率土之滨》独特的人文社会生态也涌现出一批善于总结和研究的学术派玩家。在最初,精英玩家将自己现实中的企业管理、战略博弈等经验运用到《率土之滨》,得到成功印证的同时也会主动开坛授课,与盟友交流和分享自己的经验,是以游戏一度被称为“率土网课”。

而当这些游戏与学术相结合的思想不断积累完善后,形成了《率土之滨》在游戏界独一无二的玩家学术论文风潮。官方在2019年年底专门为此举办论文大赛,邀请知名高校教授组成评审团,鼓励玩家将学术应用到实际中。其中学术价值高的论文,还被学术头部网站收录刊登,可以说展现了目前为止“玩游戏学知识”这一理念的最高水平。



五年来精心呵护培育的文艺复兴

如果说诗词文章、绘画歌舞等玩家创作形式属于游戏文化的常见活动,那么像《率土之滨》论文大赛这种坐而论道的玩法就实属罕见了。从游戏作为新技术载体的角度看,率土玩家的创作算是一种文艺创新,但从人文内涵来看,玩家们的文斗与策论还原了三国历史中的青梅煮酒、榻上策、隆中对、月旦评等名场面,称之为“文艺复兴”也不为过。

而需要明确的是,任意一款游戏内的人文生态并不是短期内就能建成的。正如游戏开发者常说的“SLG是以人为本的重交互体验游戏”,率土玩家之所以能不断创作出丰富的文艺创新内容,是因为《率土之滨》提供了一个相对自由且公平的交互平台。相比数值近乎无限增长的传统SLG模式,《率土之滨》侧重谋略博弈的核心玩法,让玩家拥有更自由更多元化的选择。

可以说,正是基于《率土之滨》不做VIP、付费克制、赛季更迭等相比传统SLG更注重平衡的机制,才吸引了更多喜好重交互的SLG核心玩家。《率土之滨》游戏慢热的特性使它通过前期的用户筛选,成功为游戏锁定了大量核心用户,而这批人则成为《率土之滨》后续实现“文艺复兴”的种子用户。据伽马数据发布的报告显示,《率土之滨》核心玩家群体的年龄普遍在25至40岁之间,玩家大专以上学历占比高达90%,其中企业管理层、私企老板、公务员更是累计占比30%以上。在付费用户平均月薪调查中,率土玩家平均收入更是达到了14000元。


在用户平均素质相较其它游戏更高的《率土之滨》中,引领游戏内社交氛围和文化生态的玩家普遍具有更为成熟的心态及阅历。因此《率土之滨》的大部分玩家对水准较高的文艺作品,有着与之相应的创作能力和审美情趣来推动这种文化氛围。

在古代文人的社交聚会中,赋诗作文被视为一种体现自我价值和文化认同的社交货币,现代人获得高赞转发的朋友圈段子亦是同理。率土玩家通过“赋诗相赠”这种形式,将共同的游戏经历和乐趣承载于文化创作上,实现了“让他人羡慕、敬佩或认同”传播分享和谈资欣赏的作用。

需要指出的是,《率土之滨》中的诗词与学术等文艺创新并非刻意营造出来的虚假生态,而是建立在长期的官方与玩家的积极互动基础之上。《率土之滨》官方对玩家的兴趣和需求长期保持关注与了解,及时为玩家提供了充分发挥自我的平台。《率土之滨》的诗词文章在玩家之间盛行的同时,官方也不断给予支持和鼓励来提升玩家的文化认同与自豪,而这一生态下诞生了大量优质作品,其中部分作品更是国家图书馆合作收录,并且与三国古籍一同展出,获得央视报道,这让率土文化透过社会媒体进一步传播扩散,也让参与其中的玩家获得了更多的社会认同感,这也是官方多年来对玩家创作的重视和保护的结果。


在玩家和官方的共同推动下,《率土之滨》得以形成鲜活的人文生态环境。这种共同维护的文化氛围,也吸引了更多有相同情怀的新玩家前来,加固了游戏对玩家的粘性。


结语

面对当前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SLG手游的困局之一在于用户群体固化和流失。有的从业者认为,破局的办法是通过不间断的大规模推广扩大用户群体;也有人认为,沉淀内容做好玩家生态才是长久之道——《率土之滨》则二者兼备,且在两条路上都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

《率土之滨》玩家生态的成功构建并不是一蹴而就,而是从2013年立项之初决定“策略+自由度+交互”的核心玩法起,再到2015年上线至今五年来布局积累的成果。在这个过程中,《率土之滨》经历了上线前“玩法过于超前”不被业内看好,刚上线时“不侧重数值比拼”被部分玩家放弃。然而在SLG手游当前用户留存率低、后期玩家流失严重的大环境下,《率土之滨》却能鹤立鸡群,保留如此高的用户粘性,以即将迎来五周年的超长线表现仍展现出旺盛的生命力。这份成绩背后不仅有开发团队随时根据玩家反馈进行的创新,更得益于官方与玩家共同营造的人文生态,为游戏源源不断提供新鲜血液。

目前市场上有不少后来者跟进率土-Like的玩法,但在玩家生态方面却没能复刻同样的潮流趋势。而之所以如此,最重要的原因在于产品从不被看好到后来者竞相效仿的五年间,率土玩家的核心群体完成了培养与沉淀,并在官方长达五年时间的推动布局下,成长为自成体系的生态圈——这也正是《率土之滨》能够不断激发玩家创作热情、不断刷新自己市场成绩的关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