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是广州人

扣舷独啸 2020-09-16 22:17



昨天说到离开广州,我脱口而出说了一句心里话,“房价逼人走。这是一个人口优胜劣汰的过程。很多土生土长的广州人就是这样离开了广州。”结果有听众不服气,争辩了几句。他说,“你说人口优胜劣汰。买的起市中心的房就是优?买不起就是劣?中国人到了今天竟要以钱多寡来分优劣了”。

是的,总有人不能承认自己的失败,因为不能承认自己被归在“劣”的类别之中。甚至有人虽然承认自己败了,但是绝不承认自己之劣。这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

因为承认失败才能终结失败。承认自己今日之劣,才能将明日之我改造成优。

我举一个包拗颈的例子。

一个人,平时学习成绩不错,大家都认为考上大学是三只手指拿田螺十拿九稳的事情。结果他名落孙山。你说他败了,可以。但是你说他劣了。不行。三好学生的奖状还在那里挂着呢。

再举个例子。两个人打架,武功好的被武功差的打倒了。武功好的不服气,觉得自己哪怕是被打倒了,武功还是好,还是优。但是你已经被打倒了,已经趴在地上,武功好还有什么强调的意义?

成王败寇,是以成败论英雄。用终局来下结论。而那种虽败犹荣,虽败犹优的思维,无非是跌落地,拿揸沙。毫无意义。

很多人甚至一辈子无法走出失败的阴影,就是觉得自己是如此的优秀,命运对自己是如此的不公。如果他承认自己就是不优,自己就是劣,走出阴影的时间会快得多。

人生每一个失败都有偶然的原因。每一个失败既然已经发生,就是必然。结局不能强求,也不可改写。但是下一个结局还在自己的手中。既然是失败了,唯一可以改变的是自己。是让一个已经用败局证明了是劣的人,改变成为一个有机会在未来赢得结局的优的人。我们读中学的时候,经常读的一句话是,发扬成绩,纠正错误,以利再战。你都那么优了,还有什么可纠正的?不纠正错误,如何再战?古人说,吾日三省吾身。就是这个道理。

自认为自己“优”是人生的一个包袱。失败之后还坚持这个自我判断,是一个在泥潭中越走越沉重的包袱,永远走不出失败的阴影,永远不可以重新开始。

我前文说到的,“房价逼人走。这是一个人口优胜劣汰的过程。”这里所说的优劣并不是道德意义上的优劣,也不是族群或者文化意义上的优劣,而仅仅是生存能力的优劣。有人连这个都接受不了。出乎我的意料。

老虎生存不了的环境,老鼠可以生存,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老鼠是优的,老虎是劣的。老鼠无法捕食的猎物,老虎轻而易举,从这个角度看,老鼠是劣的,老虎是优的。

老虎在人类的审美判断上是天生的英雄,而老鼠在人类的审美判断上是卑鄙无耻的象征。而现在的事实是,地球上的老鼠是人类数量的七倍,而老虎则濒临灭绝。这是一个客观存在的成王败寇的结局,但是那些以传统的审美观看待世界的人绝对不会接受这个优胜劣汰结论。

钱多者为优,是说挣钱的能力的强者为优;钱少者为劣,是说挣钱的能力的差者为劣。只是用结果来作判断。这里并没有任何的道德判断和偏见歧视。反而,用道德判断代替一切判断,本身就是偏见和歧视。

我知道有人为了反驳我已经准备好了一个词,叫做“逆淘汰”。也就是说,劣胜优汰。须知,优胜劣汰是一个正常的过程,而逆淘汰则是人为干预的结果。如果广州老城区里住的全部都是赚不到大钱的穷人和弱者,而广州对于有钱人和强者的进入设置种种的人为的障碍和限制,那广州的未来在哪里?

大城市,首先在于精英人口的聚合,这是城市发展的动力。所有大城市里头的贫民窟,都只是历史的遗留。没有理由制造新的贫民窟。大城市里头的穷人和原住民,顶多就是昨日的精英,他们不一定在今天仍然是精英。他们至今还留在这里,只是因为他们正如在超载公交车里有座位的人,他们不是挤上来的,而是从总站就上车的人。大城市就是一辆严重超载的公交车。

一个大城市对精英人口的号召力吸引力越强,这个城市的未来就越是光明。你说这不是城市人口的优胜劣汰是什么?

历史的河流有时流得很慢,这是大城市沉淀的时期。历史的河流有时会浪急风高,那是大城市急速发展的时期。在城市沉淀的时期,优胜劣汰风过无痕,甚至处于静止状态,而城市急速发展的时期,优胜劣汰就竞争激烈甚至有火药味有杀伤力了。

和任何的城市一样,广州不能成为追逐金钱杀声震天的战场。一个城市的历史和文化,生活习俗和原住民,本身都是这个城市存在的意义。这也是广州和深圳的区别。

对于原住民,城市没有可能因为你对这个城市有感情就恳请你留下。如果你因为承受不了越来越高的房价,如果你因为嫌弃城市越来越糟糕的环境,如果你因为老街坊已经离去自己也选择了离开,城市对你永远只有一个态度,好行夹唔送。不管你是多么地爱这个城市。但是,如果你有很高的学历,如果你有很多的钱,无论哪一个城市都会像煞熟一样,对你露出讨好的笑容。

优胜劣汰,本身就是一个残酷的规律。大城市本身就是认钱不认人的地方。成王败寇,你接受也要接受,不接受也要接受。

广州人的确有很多的优点,经常讲话写文章我们都会自觉不自觉地表扬一下自己。什么包容啊,淡定啊,会执生啊,有生活品味啊等等。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广州人的优点多数集中在生活的领域,集中在为人处世上面。

在商业竞争和文化竞争当中,广州人的优点或者说优势真是乏善可陈。而且更重要的是,优点不等于优胜劣汰当中的“优”。优点只是一个个“点”,谁人都有一个个堪称为“优”的“点”。而优胜劣汰中的“优”,是整体竞争力的优。这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成王败寇是淘汰赛的结果。谁也没有办法改写。

各位广州人必须要认真想一想,土生土长的广州人的整体竞争力是不是真的不如人?如果是的话,那我们必须认赌服输。如果不是,为什么广州人在商界政界文化界,执牛耳者少之又少?这恰好就是成王败寇的结果,这恰好就是优胜劣汰的结果。

离开广州的人,不一定每个都是失败者。当中有很多人只是转移了人生的战场,进入一个更加辽阔美好的空间。他们是带着人生的成绩单离开的。他们离开了广州是广州的损失。但是不可否认,的确有失败者,有被淘汰者。说这句话很得罪人。我就说我自己吧,不说其他任何人。

承认自己的失败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接受自己的竞争力处于劣势是一件更加痛苦的事情。但是没有办法,只有彻底承认失败才能够彻底终结失败。

广州和任何有历史的超级大城市一样,有温暖敦厚和浪漫的一面,也有残忍无情的一面。我们在留恋她的美好的时候,同时也必须看到残酷。

接受命运的审判,怀揣着一颗对故乡故城热爱的心,以不肯低下头颅的姿态,行走在败寇的荒野。就像我现在这个样子,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我还能够活下去。每一个能够活下去的人,都是幸存者。幸存是幸存者最后的胜利。

感谢博大精深的中文,至今我还可以说,“我是广州人”。如果中文的文法像英文一样有时态,对我的打击就更大了。我已经不可以说“I am a Cantonese”了。我只能够说,“was a Cantonese”。明年,是我离开广州的第三十个年头。

各位正在收听的是【一个人的电台】。陈扬祝大家——

好人好梦。晚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