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不配有个热搜吗?

3号厅检票员工 2020-09-16 22:23



写在前面

我大概是第一次见到一档国产综艺,买了热搜,观众非但不骂,还觉得不够,要众筹多买几个。


同时,我也从来没有见到过一档国产的音乐类综艺,可以逼近豆瓣9分的大关。

但现在因为这档横空出世的综艺,这两个没见到,我都见到了。

《说唱新世代》


《说唱新世代》已经播出快一个月了。

用两个词来总结就是,又凉又好看,但越好看越凉。

它的困境有点类似于之前我们大力安利过的《非正式会谈》。

内容同样过硬,都将深度、娱乐性和年轻人强力粘合在一起,赢得了超高的口碑。

《非正式会谈》全6季,平均分高达9.0。

《说唱新世代》豆瓣开画8.6分,播出三期以后,豆瓣评分上升到8.9分,节目是做得一期比一期有惊喜。


而且节目组同样很穷。

给到嘉宾(选手)的待遇,都是寒碜到不行。

《非正式会谈》的奖品是地铁卡,《说唱新世代》也没好到哪里去,硬盘故障导致节目延播,导演开直播让选手募捐。


没钱做宣发,全靠自来水。

《非正式会谈》曾经因为收视不佳,第三季冠名商断档,缺少资金,直接停播。

《说唱新世代》溅起的水花也不大。

已经播出三期了,播放量却只有1.2亿,微博主话题阅读量仅有9.4亿。


如果你对这两个数字算多算少没概念,那我给你看一下隔壁4.7分《中国新说唱2020》。

《中国新说唱》第一期节目上线刚4小时就破1亿,目前微博主话题阅读量高达201.4亿,是《说唱新世代》的20倍。


节目都这样了,我们再不出来安利,真的说不过去了。


极限说唱
 
先从节目创新的形式聊起吧。

上面的小标题不是我们原创的,它来自于B站弹幕,这四个字可以说是对节目形式的高度浓缩。

《说唱新世代》的制作人是《极限挑战》前4季的导演,严敏。


看过《极限挑战》的应该都知道,严导总能整出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操作,使节目反转再反转。

不到最后一刻,你都猜不出来结果会是怎么一个样子,那是《极限挑战》最不同于其他真人秀的地方。

你可以把《说唱新世代》理解成说唱版的《极限挑战》。

在这档节目开播以前,大概谁也没想到,一档说唱节目还能这么去玩。

节目组是在用拍电视剧的思维在做综艺。

开头,故意弄得刻意,当幌子。

和其他各种亚文化综艺一样,开头导师show。


明星见证官李宇春款款走上舞台,舞台华丽,灯光漂亮。


然后在下一秒环境、氛围突然转变,画面变成了一片黄土地。


40名选手经过层层选拔,好不容易从数千名说唱歌手中脱颖而出,等来的比赛场地却是郊区的一座废弃工厂。

期待和环境形成的巨大落差,直接把选手都给整懵了。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马上又是坐标系分组,关进小黑屋里进行极限创作,让他们在两小时后直接开始小组说唱接力。

节目组也疯了一样,开始拿综艺当纪录片拍,跟剪辑没来上班一样,什么都放:

选手不满意弃权的,选手和导师吵架的,导师发飙走人的,集体唱跑调跟不上节奏的。


这还只是一碟前菜。

《说唱新世代》的赛制,玩的也不只是一般说唱类综艺的那一套,公演淘汰。

它把生存游戏的那一套放到说唱节目里,在建立起一个说唱基地的同时,也制定好了一套生存规则。

说唱基地分为四个街区,一环,二环,三环,四环,不同环数会得到不同的待遇。

住进一环的选手,能享受到最好的待遇。

房间带独立客厅,吃的是自助餐,用的是独立的录音棚。


四环是待遇最差的街区。

选手住的是18人的胶囊房,每天吃的是两素一荤的快餐,录音设备是一台四轨录音机,被一环的选手调侃是收破烂的。


这种层层递减的差别待遇,形成了不同的阶级,说唱基地的设定就是一个浓缩的微型社会。

节目组还制造出了这个微型社会的货币,哔特币。

选手在这里生活,每天打卡都需要消耗一张币,币用完了便淘汰离开。

想在这个社会里生存下来,就要通过创作,公演,battle等方式,赚得更多的币,保证自己能活下来。


制定规则的同时就是用来打破的,在这一点上《说唱新世代》跟《极限挑战》也是相通的。

节目组没有对选手的自由(除了外出)做出过多的干涉,大家可以破坏规则,或是靠自己的主意生存下来。

因此,出现了很多意外和反转。

然后,各种名场面就出来了。

比如在不同组选择年代歌曲的环节,黄子韬提议对赌,节目组开始时也没有阻止。

最后,黄子韬输给选手姜云升几十张哔特币,造成了“通货膨胀”。


很多缺币的人都跑去跟姜云升借,姜升云直接开了一场比赛,搞起天使轮投资。

他出一张币,两名选手battle也要各出一张币,赢的人能得到两张币,之后要还姜云升一张币。

高自由度和货币机制,让这个节目直接脱离掉了本身的说唱竞演模式,多了一层情节剧的意味。

观众看他们就像是在看一部类似《黑镜》那样的反乌托邦剧,导演,选手,评委都是角色,这就是活脱的追剧啊。


你无法想象它在下一秒会出现怎么样的素材,变相延伸出哪些节目形式,里面存在着巨大的变数。

而这些变数会出现,是因为他们把说唱节目当成是一档真人秀在做,是真正的真人秀,不只是“秀”。


万物皆可说唱

当然,上面这些赛制啊,反转啊,说破天,都还只能算是这个节目的皮。

如果只有娱乐性和真实感,那这档节目就弱了,生存游戏只是它的外壳,内里包裹着“万物皆可说唱”的概念。

万物皆可说唱,这话听起来挺空的。

第一期节目的上半期,选手说唱接龙写出来的东西,跟这句话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只有尴尬和搞笑。


说唱接龙的设置,其实就是想跟之后选手们上台表演自己的作品,形成一个强反差。

这种对比的冲击力,是在以最直观的方式告诉我们,什么才叫做言之有物的说唱。

让我们明白说唱里的歌词,不只有“跑车,包包,美女”,也可以是任何一件跟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事儿。


它可以是一些小事。

写下自己身边的人事物的感悟,比如朋友的故事,被父母催婚的烦恼,对家乡的热爱等等。


选手生番在《而立》里,唱的就是自己到了人到三十岁的亲身感悟:

“我的而立不是坐拥金山银山,而是无数的深夜与内心的交谈,尝试着转换,别怕走的缓慢”


第三期里,《懒狗代》组的三名选手更加直接,来了一段火药味十足的吵架+自白式说唱。

他们写的就是节目里发生的事情,把对自己、对队友的不满都讲出来。

吵到最后他们想说的是:“尽管现在外面早已是狂风肆意,到最后的对手就只有我们自己”


它也可以是一些大事。

《说唱新世代》里的说唱作品,涵盖了校园暴力,高考顶替,抑郁症,女性困境,以及世界和平等社会话题。

比如,选手圣代在《雨夜惊魂》里探讨校园暴力的话题:

“他是被边缘化最严重最可悲,同学们都排挤的那一类,就因为他平时不爱说话,就因为沉默会失去表达”


选手Doggie在《Real Life》里讲的第一个故事,也是有关于校园暴力:

“他很难相信这是记恨支撑他们犯的罪,他的身体冰冷但还依旧留着热的泪……而他终于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做得对”


第二个故事写了今年的高考顶替事件:

“原本光明的轨迹怎料已被顶替,她在怅然,她在悲愤,她用所剩的力气不断追问,为何努力与发奋不如取巧快捷”


里面的一些歌,如果放在《中国新说唱》等节目里,可能不让唱,或是要被迫改词。

这些说唱节目把竞技的重点放在了音乐性上,它们选手的技术可能更成熟。

可《说唱新世代》的作品,却更能打动我。

它让我感受到了,说唱是自由的风,是犀利的刀子,也是感情里的最后一片落叶。


“万物皆可说唱”的概念,以及里面选手展现的作品,其实是对嘻哈音乐的一种回溯。

在很多人眼里,嘻哈音乐是反叛的,是用暴力富,作为武器的对抗。

但其实嘻哈音乐起源于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美国,起初的目的是美国黑人群体寻找自身的身份认同,被称为黑人的第三次文化运动。

在当时经济危机的大背景下,有许多贫困的黑人青年写下犀利的歌词去批判现实,反抗种族歧视,争取自己的权益。

这些和性,暴力,脏话当然有重叠,但绝不是核心。

核心是一种对少数群体的关切,以及对不公的反抗。



比如,选手圣代在节目中唱了《雨夜惊魂》后,发了一条微博:

“不管大家怎么讨论和评价这首歌,我希望我们最终的落脚点是——
 
当你的身边有任何暴力事件发生时,请努力伸出援手,不要做一名冷漠的旁观者!”


我想,这也是《说唱新世代》最终选出这40名选手的一大标准。

他们作品里所表达的内容,就是节目想传递到我们的。

不管你是写字的,还是唱歌的,还是做什么的,不要害怕发声,无论用什么方式。


写在最后

《说唱新世代》彻彻底底把我给打动了,是在第三期节目的最后。

选手小天被淘汰了。

她来到节目的第一天穿着Lolita裙子,想上台表演自己的歌,但很可惜直到最后都没能实现这个愿望。

节目在末尾,放了一小段小天写的歌。


而在节目的最后,出现了一个黑白画面,以此悼念基地主理人黄子韬爸爸的逝世。


这两个小举动充满了人情味,又极其克制,做到点到即止。

在国内综艺都在泛滥煽情说故事的今天,《说唱新世代》不拿这些当噱头,无疑是在做西西弗斯式的蠢事,注定难以大火。

可这,才是真正的人文关怀啊。


音乐/于贞 - 《她和她和她
配图/《说唱新世代》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特色内容
激励计划签约账号【3号厅检票员工】原创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