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上厕所都被村民跟踪,大衣哥忍了10年依然不想离开家乡

摇滚客 2020-09-16 22:37

今日BGM,《做一个不客气的旁观者》。


大家好,我是海马。


今天我在微博热搜榜上,看到了这样的一个话题。


大衣哥家遭无人机航拍直播。



原来腾讯新闻联合主持人陈晓楠,针对大衣哥朱之文这十年来,遭遇的一些不好的经历,做了一期30分钟左右的采访视频。


而在视频中通过朱之文自己的描述,我们也得知,成名后的他一直在被村民们“监视”,连一点人身自由都没有。




自2010年朱之文成名之后回到农村,虽然生活上有了明显的改善,但他却依然保持着质朴的内心,根本没有被名利冲昏了头脑。


反倒是那些同乡的村民,开始借着他的光,越来越飘。


甚至开始利用自己是大衣哥朋友的身份,搞起了直播,赚的盆满钵满。


片子的开头,就是一群人围在他家门口,想破门而入。


此时,有两个人的对话是这样的。


“你敢跺不,跺不?”


“我跺三脚,你跺两脚。”



这人面朝门往后退了两步,伴随着周围村民倒计时的呢喃,“咣当”一声,门被踹开了。



这样的场景不是偶然发生的,而是在他成名这十年间每天都会出现的。

从清晨四点打开院门,直到凌晨,家里总是人山人海。

拍照的拍照、直播的直播,朱之文对这一切早已麻木。


自己在家必须得小心翼翼的,担心自己说错一句话,做错一件事。

时刻警惕自己:小心使得万年船。

这是自己家啊,他却似乎深处监牢。

树上、墙头、门缝……到处都可见摄像头的踪迹。


就连上卫生间被人跟踪后,强制合影,这也时有发生

无论做什么,都不得大意,生怕被人逮个正着。

“你比如说,我出去几天了,我回家不想让人知道。”

“现在不行了,现在还得看看,天上有非得那个航拍器了没有。”


这到底是是个什么事,别人的生活却成了你赚钱的工具。

简直离谱啊!

记者也采访到了某位村民。

“你拍的视频最好的是多少人观看?”

“100多万吧。”

“能挣多少钱?”

“100多块钱吧。”


每个人都需要自己的私人空间,无论是谁打扰都不行,甚至是父母。

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一两天可以,但朱之文生活了10年!

他也很无奈……

“你想想,谁都有个私人的空间。”

“谁都想清静一下。”

“嗯……十年了。”


听完这一番话,让我觉得如今的朱之文想愤怒,却已经愤怒不起来了。

更多的,是一种无奈和绝望。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也许,这就是老实人的悲哀吧。



大器晚成的朱之文并没有带着一家老小搬到城里,而是选择留下,帮助大家可以过上更好的生活。


这些年,他一直将自己商演赚来的钱用在建设家乡上。


无论是修路、铺电缆、建学校,只要与村子有利的事,他一定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在采访时,他回忆起了自己通过商演赚的第一桶金。


有位老板直接以1场10000的价格,让朱之文演出10场。



赚到钱之后,他带着家人到城里转一转买些东西,无意间发现在每个公园里都有健身器材。


“我说城里都有健身器材了,多热闹啊。”


“我也去买。”



满打满算赚了10万块,给村里买健身器材就花了近5万块。


他仅仅就是想让村里热闹一点,老人和孩子在傍晚时有个休闲的去处。


随后几场商演挣来的钱,他也没有挥霍,依然保持着自己朴素的生活作风。


抛去正常的生活开销,钱主要用来做两件事。


1、是帮助村子的基础建设。


2、是存下来为以后女儿嫁人,儿子娶媳妇做准备。


这下可好,村民们尝到甜头之后,认为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已经不满足于现状,甚至开始朝他借钱。


今天借500,明天借1000,后天借10000……


一位靠自己打拼而走红的草根明星,如今却变成了他人的“提款机”。


我们没办法去揣度人性,因为人性太复杂了。


贪婪就是原罪啊!


更过分的是,有次他在街上遇见了个自称粉丝过来合影的人,所以也没有多想,就拍了一张。


结果第二天新闻就出来了:“大衣哥代言某某某性病医院”


他人都傻了,仔细看了下照片,原来在拍摄时一个不注意把医院的LOGO带上了。


随后朱之文找到那个合影的人,想他给个解释。


可那人却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说:


“反正我不是什么名人,你打官司吧,打官司我奉陪到底。”



朱之文哪能应付得了这种无赖,无奈之下只能好声好气的说:


“别别别,你们用了就用了。”


“往后别用了,你撤了吧。”



经过一番恳求,人家才同意撤了。


他们是人吗?他们不是。


他们是吸血鬼、寄生虫,一步一步蚕食着朱之文的身体。


正所谓,升米恩,斗米仇。


你永远满足不了这种人的欲望。




通过朱之文的经历,让我感觉有一些熟悉的味道。


2019年爆火的电影《寄生虫》不也是反映出了此类现象?



一家四口人,因为大儿子去富人家工作,通过一系列的阴谋手段陷害富人家原有的员工,最后让自己的家人取而代之,一步步蚕食“宿主”。


这所有的一切,也都是由于一个“贪”字造成。


这一家四口人深处社会最底层,他们缺少的就是物质上的满足。


而大儿子得到了一份在富人家工作的机会,带给了他们希望。


也就是这种利益的驱使,才有了后面的惨剧。


这是可悲的。


但在影片中,导演并没有批判这两种阶级,而是此类社会问题。


就跟朱之文的遭遇一样,我看见网上有很多人骂这些村民,但我仔细一想,村民固然不对,但这种社会问题的确在世界各地也很常见。


2010年他通过自己的努力参加合唱比赛,从一位外出打工的“底层人民”变身为家喻户晓的“歌唱明星”。


这是多大的跨度呀。



我们可设想一下,假如你出生在一个非常贫困的地区,忽然有一天邻居变成明星了。


你会是什么反应?


我相信大部分人都会去想拿着相机,记录他的一举一动,甚至还想捞点什么好处。



我觉得这样的现象是不对的。


抛去人性的概念,这是就是阶级和阶级之间断层的问题。


或许,有些人真的可以像朱之文一样,经历了“一夜爆红”之后还能保持初心。


但身边的人,真不一定。


从某种角度来讲,想改变自己的出身,需要几代人不断的努力。


有些人生来就含着金汤勺,相反一部分人生来可能连饭都吃不饱。


就是因为冲破阶级的枷锁很难,只能捅破道德的底线。


能怪谁?是朱之文自己,还是村民?



都不是,只能说这是长期阶级以及贫富差距太大,所衍生出的一系列问题。


至于人性,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都有自己所想的,太复杂了。


可能有些人会有疑问,为什么他对村里都这么好了,为什么还要靠他赚钱?


原因就是:因为他太善良了,而且又是一个善良的有钱人。


再打一个比方,如果一个人长期以往的对你好,你很容易认为这就是天经地义的,没有任何问题。


想从这种错觉中跳脱出来,也不是件不容易的事儿。


最后,不管外界多么复杂,我依然在朱之文身上看见了一丝光明。


无论被怎样对待,他依然不愿意离开这个养育自己的小村子。


就像他所说的:


“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是我祖祖辈辈留下来的。乡情,永远忘不了。”






海马 | 策划
海马 | 撰文
滚君 | 排版
喜欢这篇文章的,点击下方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