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本9000元,票房50万,这样的电影它不香么?

剁椒娱投 2020-09-16 22:40
作者/马克李

宏楠走了。

几天前,他意外离世的消息迅速登上了抖音、快手两大国民短视频的热搜榜TOP1。

用户们纷纷留言:

“赤手空拳踏金銮,他的名字段宏楠。陪你走在风沙口,一起相聚五道口!”
“朋友们,帮他完成最后一个梦想好吗?,给他破1000万粉丝吧”
“是不是拍的剧本???不是真的对吗?”
……

但即便文字煽情到心坎,五道口也再无段宏楠了。

在看到热搜之前,也许你还不知道宏楠是谁,又为什么受到如此大的关注。

但你如果对快手的老铁文化非常熟悉,你一定知道《江城花火》这部付费电影。


事实上,这部电影在国内的网络影视圈子里,也小有名气,被视为网大领域的一个“小爆款”。

这是快手上第一部爆款付费影片,它以3元每份的价格卖出了104.6万份,票房313.8万,收获48万评价。

而宏楠就是这部影片的男一号。4年的短视频生涯,让他在快手积累600万粉丝,这部电影则让他收获了出圈的关注度。

《江城花火》让行业意识到,快手开始进军影视行业,并且敲开了付费内容的大门。

更重要的是,它让传统影视内容行业有了更多新的思考。

行业内的人开始发现,原来短视频平台不仅可以成为放映载体,更可以成为优质电影的孵化器;原来低成本也可以拍出好故事,也能赚钱;原来没有经过科班训练的网红主播一样可以活跃于荧幕并深得人心……

正如资深电影制片人关雅荻评价的那样,对中国电影或者故事短片的市场认知和理解还有太多空白需要填补。比如,少数民族市场,比如五块钱电影市场,都是什么人群,需要什么内容。

如果说,猫眼、淘票票等线上平台通过巨额票补吸引小镇青年人群走进电影院,是一次对影视行业的重塑,那么快手则在现有的人群基础上再次扩大了中国观影人群基数。

那些先知先觉的影视公司已经开始跑步进场,包括横店影视、蓝莓影业等公司。

8月28日,由蓝莓影业打造的快手新古风定制电影《大御儿之烟花易冷》在横店影视城正式开机,横店影视旗下横店柏品影视出品的全新网络电影《卡车司机》将于本月25日上映,面向全国3000多万卡车司机人群,他们活跃在快手上,但却是传统影视行业难以触达的受众。

快手付费电影团队正是此前打造《人间烟火》《快手奥利给》的团队,这个团队的负责人王可乐说:“我已经感受到了短视频平台上付费内容的强烈需求,以及行业内内容制作公司的暗流涌动,再给我几个月的时间,这个行业真的会不一样。”

快手里的素材
足以成就1000万位贾樟柯

宏楠最后一次更新短视频是在8月17日,系列短剧《闪亮的日子》大结局。

黑色夹克、牛仔裤、干练短发……剧中的他依旧是那个东北爷们儿的率直形象。


故事结尾,宏楠收获了“母子平安”的喜悦,与兄弟相拥,大呼不醉不归。让人感到唏嘘的是,这镜头定格的瞬间竟成为宏楠留给600万粉丝们的最后记忆画面。

从默默无闻的段子手到坐拥600万粉丝的快手网红,《江城花火》改变了宏楠的人生轨迹,戏中江湖、义气的形象不仅深入人心更是他本人真实写照。

在推进《江城花火2》项目时宏楠曾向负责人王可乐这样说道:“你们怎么说我就怎么做,赔钱我也跟着你们干!”

宏楠就是对快手电影如此笃定。因为他自己的亲身经历就说明,在快手进行电影创作是可能的,并且还可以有可观的收入。

如今,快手平台内容覆盖越来越全面,同时也更加贴近用户的生活。

江湖大哥的恩义情仇;妃子大战贵人的宫斗戏码;勇闯北京的外卖小哥;卧底黑势力集团的复仇者;青涩的校园恋爱;极具特色的方言爱情故事……

快手上千姿百态的真实人生,成为影视创作天然的素材池。可以说,快手上藏着1000万个贾樟柯。

即将于本月25日上映的《卡车司机》,是快手影视联合横店影视共同打造的公路电影,内容讲述的是中国卡车司机的日常生活。

要知道,在中国大约有3000多万卡车司机,而他们的背后有3000多万个家庭,但实际上,他们游离在主流人群之外,很少受到大众关注,对于大众而言,这是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群体。

这部影片拍摄契机以及创作灵感均来自快手网红“河北沧州开卡车的宝哥”的短视频内容。那些路途中的孤独、家庭的压力,油耗子、车匪路霸,以及开着卡车越过中缅边境,在境外遭遇安全威胁等现实情况在这部影片中被一一刻画,宝哥的本色出演也最大程度还原了这些真情实景。

作为本片出品方,横店影视旗下横店柏品影视总经理吕俊在接受采访中也向娱乐资本论矩阵号剁椒娱投(ID:ylwanjia)公开了拍摄卡车司机题材的原因所在。

“这个群体其实就在身边,他们一年到头基本上都是在卡车上度过,他们有自己的生活状态,很积极、很乐观,我们挺喜欢这类内容的。”

之所以选择跟快手合作,在吕俊看来,一是因为平台成长性好,但更重要的是,快手网红粉丝的粘性特别强,如果从影视化的角度出发,快手网红则拥有更大的想象空间。

“我们也发现了很多拥有影视化天赋,或者拥有影视化空间的快手网红。”吕俊透露,后续横店也将与快手携手打造更多的网红电影,为网红增加新的商业维度,为生态赋能。

众所周知,快手社区盛行“老铁文化”,这种文化的强大势能现已成为快手影视商业化的重要保障。

与其他平台不同,快手主播与粉丝多以“家人”相称。“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在直播间中聊得也多是情感、工作、日常生活这类家长里短。

正是这样的亲近感,消除了网红与粉丝间的距离,信任程度也随之提升,久而久之,粉丝的粘性就越来越强。

在此基础之上,本就拥有强大C端消费能力的粉丝变得更加狂热。王可乐开玩笑说,快手用户的付费习惯很好,刷个3块、5块根本没牌面,想上榜,你得刷穿云箭!”

早在《卡车司机》之前,快手已经有数量可观的付费影片在行业内引发关注。但与以往不同,《卡车司机》这部电影选材更加贴近生活、更贴近特定群体,自然也就更易于传播。

据快手方面透露,在后续传播中公司还将联手货拉拉、快狗等多个司机接单平台共同造势,这些平台将为影片提供开屏广告等资源助力。

从《江城花火》到《卡车司机》
快手付费电影的大实验

易凯资本有限公司创始人王冉曾在《中国娱乐产业今天面临的最大机会》一文中指出——“要以电影的商业模式做精品网剧”。

所谓“以电影的商业模式做精品网剧”,指的就是像电影那样从C端内容消费者获得收入,而不是依赖于B端广告客户或者视频网站掏钱买单。

这也就要求网剧的制作方需要有本事用你的内容吸引用户为内容本身付费或者因为你的内容而成为内容播出平台的付费会员。

而当下快手的付费电影业务,正在印证这个商业模式。


今年春节,贺岁档电影《囧妈》免费上线抖音、西瓜等字节系产品引发业内哗然,但事实上,院线电影登陆短视频平台背后的逻辑是对于用户使用时长的拉锯,同时也是疫情周期中的自救行为,快手亦对此有所布局。

2020年5月10日电影《空巢》于母亲节档期在快手短视频平台独家上线,虽然是免费播放,但对于快手来说,这是验证院线电影能否在短视频平台跑通的重要一环。

随后《江城花火》《阿依阿妞》《江湖漫漫》等一系列优质影视作品陆续上线,则从真正意义上验证了快手付费电影的商业前景。


目前,快手付费电影采用单片付费点播模式。时长约45-60分钟的电影定价3-5元,题材多为:江湖仁义的大哥、踩着鬼火的乡村少年、苦情虐恋、英雄救美、古风等等。

很难想象,正是这种“野”到不行的电影已然初具规模和影响力。

《江湖漫漫》票房161.6万,《花花世界》119.4万,《花开向阳》82.7万……而《江城火花》票房311.1万足以在2019年内地电影票房总排行榜上拿到排名,绝不逊色于那些院线大制作。


当然,快手付费电影发展如此迅猛并不让人感到意外。相比院线电影,快手付费电影的门槛低,创作者自主性强。更为重要的是,快手平台对于付费电影的政策友好。

在与影视公司的合作中,快手仅抽成10%,定价权则交给影视公司,这样可以更好激励影视公司的创作热情。

蓝莓影业创始人钟伟认为:“影视内容的本质就应该是多元化多样性的,而快手是有这样的用户基础的,我认可你这个人,我认可你这个IP我就会为你买单,这对于一些小团队、新导演来说也是一个机遇,哪怕是刚出校门,只要你能找到喜欢你的用户,内容做的够好,很快会获得成功。”

快手目前为创作者提供的是“N+1”模式,“N”为“用N部作品累积粉丝”,这个“N”可能是100也可能是10,一切由内容质量及用户喜爱程度决定;而“1”则是指“1个变现周期”,在粉丝达到一定基础后,可由创作者自行申请内容付费。

创作者想要在快手平台发布付费内容,仅需要满足3个条件:1.实名认证;2.粉丝数大于等于1万人;发布公开且合规作品数大于等于10。

为了激励创作者创作优质内容,快手平台方面对于题材的态度也是极为开放的,只要是在广电框架内的题材都可以放心、大胆创作。平台方更多的是在做审核工作,主要是对创作方的资质进行审核,例如:拍摄备案、制作许可证等等,其次就是审核创作内容是否原创、健康。

对于创作者来说,付费影片也不为是一个高效变现的渠道。据快手方面透露,由“1娃·冷刀疤”创作的彝族电影《阿依阿妞》在快手平台票房收入已超过50万人民币,而该片创作成本仅为9000元。

不同于“优爱腾”的网络电影,平台会根据定级给予一定的推广资源。在快手的业务逻辑中,没有为付费影片设置任何推荐位,甚至入口都非常隐蔽,用户要想观看快手付费内容就需要找到创作者主页,然后通过连接购买观影。

过程虽然繁杂,但这模式的背后可以让创作者更为精准获取粉丝流量,同时也可以提升搜索指数,用户与用户之间的推荐次数,最终达到裂变效果触及公域流量,捕获圈外粉丝。

对此,资深电影制片人关雅荻表示:“在内容方面,快手之前,很多人和他们的故事,是没有机会被用影视的方式来被讲述的;在模式方面,对于投资人来说,快手电影创造的影院外收入的商业模式,就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而且还在萌芽阶段,相信未来会变成参天大树。”

行业的暗涌,快手的未来

2019年12月31日晚间,国家电影局发布2019年中国电影“成绩单”:当年全国电影总票房642.66亿元,同比增长5.4%,城市院线观影人次17.27亿。

光鲜亮丽的数据背后则是行业的隐忧,如果将17.27亿这个数字分摊到全国人口之上,那么平均每年每人走入电影院不过1.2次。

因此,如何让更多人成为电影消费群体?成为影视从业者需要攻克的难题,在此之中,售价低、题材丰富的网络电影成为突破口。

当前中国网络电影市场的主要参与者仍是“优爱腾”。但同样,这些久经沙场老玩家以及依附于这些平台的影视公司也陷入了经营怪圈。

对于影视公司来说,“优爱腾”三大平台拥有更为精准的流量,因此也造成了 僧多粥少的局面。大量网络电影堆积,如果作品想要在卖座,那么平台的推荐位则成为关键因素。

但一般而言,平台最好的位置一定优先给到自家版权采买内容以及平台自制内容,最后才是网大。

此外,网络电影多采用6分钟试看模式。而这种模式直接导致逐利创作者将大量创作精力专注于前6分钟的影片内容,虎头蛇尾的情况比比皆是。只要影片能卖的出去,口碑好坏也就没那么重要。

快手付费电影业务则一直在避免陷入这个传统模式。

快手切入线上电影院线的底层逻辑是由互联网生态构造,平台使用核心算法将影片精准推送给目标用户,而非利用推荐广告位来营销电影;另一方面,网红的私域流量也是营销中的重要一环。

“没有比粉丝更为最精准的客群了。”王可乐说。

从创作角度来看,快手平台对于影片内容也足够重视,配合程度高、参与程度深。据快手方面透露,登陆平台的影视内容必须由网红全程参与。

《卡车司机》主演为“河北沧州开卡车的宝哥”;《大御儿之烟花易冷》主演为“御儿.(古风)”;《江湖漫漫》主演为“奶油小生”……从脚本策划到布景,网红不仅要投身其中更要根据各自粉丝的需求做出内容考量,这是对内容负责,同时也是对票房的保证。


关雅荻陆续在快手上关注了几十个有特色的快手网红,在他看来,或者换个角度理解,用经典好莱坞百年积累的“明星制”核心经验,逐步落在快手电影模式上,几乎是完全成立的。

同时,与快手网红明星匹配的对应的制片人体系也很重要,这个全新样态的制片人体系是保障平台(院线)、网红用户(明星)、普通用户(观众)三者利益均衡重要的专业推动性力量。

“快手电影在早期发展阶段,就是应该跟快手网红在一起,因为这是新商业模式的核心要素,不可缺少。”

横店影视旗下横店柏品影视吕俊在与快手的合作中也发现,快手对于拍摄的实质内核是有很深度的表述倾向的,就像一个网红在他们的平台上他们最关注的反而不是网红多会作秀,而最关注的他们是否真实,是否淳朴一样。

在他看来,这样的举措为电影创作,剧本创作提供了强大的真实资料支持,也为互联网平台和电影结合打下了一种良性的融合方式。”

《大御儿之烟花易冷》拍摄期间,快手方面也安排了许多协助,想方设法帮剧组节省拍摄经费。王可乐说:“我就希望从我们开始,真正的把所有的制片费用都用在片子上,片子拍好了,用户付费数据好,让团队都能挣到钱。”

随着《卡车司机》《大御儿之烟花易冷》等影片将陆续上线,也许快手未来真的能诞生票房几千万甚至上亿的电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