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斗腾讯,秘密运营3年终现身,蒋凡亲自坐镇,一场争夺战将开启?

创业邦 2020-09-16 23:03


作者丨杨绚然、白瑞

编辑丨刘岩


在杭州距离余杭站十公里的一个工厂里,秘密运营着的“犀牛智造工厂”终于正式向大家见面。


在保密方面,阿里做足了功夫,直至出发大家才知道发布会地址,足见其保密程度及重视程度。“犀牛工厂”的登场,也意味着自“新零售”之后,阿里巴巴“五新战略”又落下一子。


据天眼查显示,阿里巴巴迅犀(杭州)数字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3月,注册资金3000万美元,天猫淘宝总裁蒋凡担任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而淘宝中国控股有限公司100%全资控股。


这代表着,犀牛智造是在天猫淘宝体系之中,同样由蒋凡亲自坐镇。


阿里动物园又添犀牛


此前,新零售概念一出,就燃起了市场上的一波“新零售”创业热潮,不仅不少打着新零售概念的创业公司出现,巨头也纷纷抢食这一领域。而如今,在C2M(Customer To Manufacturer,消费者直达工厂)领域,也大有上演当年“新零售”的竞争之势。


2018年,拼多多率先启动“新品牌计划”,采用C2M模式与制造商共同打造爆款产品。2019年,京东将原有的京东拼购升级为了“京喜”。同年,阿里巴巴成立C2M事业群,苏宁也正式发布苏宁C2M生态,两年时间里各大电商平台相继涌入C2M赛道。


而这背后,是在流量红利过去后,大家对商业的升级改造以及更深层次的运营。


犀牛工厂是什么?


走进犀牛智慧工厂,可以看到各种电子化设备应用其中,这些设备可以使机器在同一生产线上实现不同款式不同尺码的生产,大大增加了灵活性。而这背后不仅是对商家痛点的解决,也顺应了未来的发展趋势。


之所以从服装领域切入,阿里巴巴犀牛智造负责人伍学刚说,衣食住行中服装是一个巨大的产业,中国的服装市场规模高达3万亿,是消费品市场最大的品种之一。


服装行业的痛点,尤其是针对中小企业,首先是库存问题,因为服装的时尚属性、产品的生命周期极短,又受潮流、天气等诸多因素影响,传统的以产定销的商业模式造成巨大的浪费,因为各种原因导致库存打折浪费高达数千亿。


而疫情让库存问题更加严峻,在直播平台上,经常能看到品牌服装的“挥泪大甩卖”,不少深受其苦的品牌方也选择关闭线下门店,可以说,库存几乎决定了一家服装企业的生死存亡。


对于淘宝上生存着千千万万的小商家而言,不仅面临库存问题,也都经历着无法找到合适的代工厂的困境。在以往对网红品牌的采访中,他们都曾回忆过自身创业初期寻找工厂的困境,一次订单量太小,好的工厂根本不会理会,而找中小工厂又无法保持品质的稳定。


犀牛工厂实拍


通常服装行业的生产模式是平均1000件起订,15天交货,而在新制造的模式下,“犀牛工厂”可以实现100件起订,7天交货。它将销售端的数据洞察直接与设计、生产端打通,能精确预测到某款单品未来一个月能卖多少件。


淘宝店铺FANO是一对夫妻创立的独立设计师品牌,定位细分,受众群体覆盖面较小,单笔订单较少,但对品质要求较高。此前,受限于订单规模,FANO的产品只能交由行业中的小型工厂代为加工,品质与交期稳定性不足。


2018年9月起,FANO每周上新的牛仔服装基本上都交由”犀牛工厂“生产,最少的一笔订单只有100件。尽管订单量少,但品质不降反升,实现了每周上新场景下的交期和品质的双稳定,退货退款率双双下降,牛仔品类销售GMV整体提升了5倍。



市场不可否认柔性供应链的价值,“小批量、快反应”最大程度降低了试错成本,减轻了库存成本,为抗风险能力较弱的中小企业提供了更强的韧性。


此外,在犀牛工厂,每块面料都有自己的“身份ID”,进厂、裁剪、缝制、出厂可全链路跟踪;产前排位、生产排期、吊挂路线,都由AI机器来做决策。以往须清点物料和检查排期才能确定的工期,在“犀牛工厂”一键就可以立刻得到回复。


除了快之外,犀牛工厂更重要的创新在于通过将阿里巴巴的行业洞察、销售预测与设计、生产端直接打通,供应链上下游实现“心有灵犀一点通”。商家推出爆款的门槛将大幅降低。


据悉,目前犀牛工厂已经为200多个淘宝中小商家、产业带商家、直播主播供货。


数字化是新智造核心


在2018年云栖大会上,马云就曾提到,新零售之后,下一个即将到来的变革就是新制造。但新制造并不只是传统制造业+互联网,而是把数据作为制造业必不可少的生产资料,按需生产。


挂帅犀牛智造的淘宝天猫总裁蒋凡


而那时候,犀牛智造事实上已经在秘密运营中了。据了解,阿里巴巴新制造团队中,60%的成员从事技术开发工作。拥有强大数据分析的“大脑”支撑了平台的生产流程,帮助其灵活地调动产能,其中,边缘计算、机器学习、图像识别等技术是支柱;订单的要求可以通过IoT技术精确下发到各个生产环节。


犀牛智造平台希望把数字洞察应用在制造环节中,实现真正的产销一体化,帮助中小商家解决生产供应链中的一系列痛点。我们希望真正可以实现数据驱动,将消费者洞察、行业洞察与生产环节紧密相连,实现更聪明的生产排期、弹性生产。”淘宝天猫总裁蒋凡说。



中国企业联合会特约研究员胡麒牧说:“新制造是把商业互联网和工业互联网接通,不但接通,而且让它们没有区别,新制造这种模式已经让商业互联网深入到工业互联网的制造工序和环节里去了。中国制造业正处在转型升级的历史关口,但数字经济时代,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广泛应用让中国的产业转移不会像前几年所认为的那样去往东南亚,因为新制造这种模式让它进入了另外一个生产函数,将产业、产能锁定在我们自己的市场。如果阿里进入制造业有先发优势的话,那么这个优势是非常大的,因为未来制造业的组织形式可能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但阿里只想单纯自己做工厂吗?答案一定是否定的。在阿里的筹划中,犀牛工厂也只是一个“样板”,未来一旦验证成功,会将其复制到上下游及其它行业,并开放给所有商家。



实际上,犀牛智造平台所采用的C2M模式,无论是在理论还是实践上,也不算是一个特别新的概念。


C2M模式是由前百度总裁助理、市场总监毕胜在2013年提出的概念,这种模式强调制造业与消费者的衔接,按用户需求生产,跳过品牌商、代理商、最终销售终端等渠道和中间环节,实现对中间成本的节省控制。



C2M也可以简单的理解为“没有中间商赚差价”。毕胜在离开百度后,也创立了必要商城将C2M付诸实践。


2016年云栖大会,马云正式提出“五新”战略,即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新资源。马云认为,纯电商时代会很快结束,必须打造新零售,让线上、线下与物流结合,将物流公司从“比谁做得更快”向“消灭库存,让企业库存降到零”转变。


“以前制造业靠电,未来的制造业靠数据。”马云预言,IoT、芯片、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所有这些都会像蒸汽机、石油改变手工业一样,改变今天的生产车间。未来的数据算法专家不是在互联网公司工作,而是在车间里面写代码。未来成功的制造业,都是用好互联网、IoT、云计算大数据的新制造企业。


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 马云


“新制造”概念提出不久,阿里巴巴选择在淘宝内部启动了C2M举措。


2018年11月,淘宝升级了天天特卖,天天工厂项目也随之启动。2019年3月,阿里巴巴重启了聚划算,并将其与天天特卖整合,构建了C2M的整体布局。


2019年底,阿里巴巴又在淘宝事业群下面专门成立了C2M事业群,正式地将C2M上升到了公司战略的层面。和淘宝特价版一起亮相的还有“超级工厂计划”和“百亿产区计划”,三大举措并称为淘宝C2M战略三大支柱。


近年来,阿里不断加码“新制造”:2017年,阿里云在广东建设其工业互联网平台,深度再造ET工业大脑。2018年,阿里巴巴淘工厂宣布联手阿里云LOT团队走进车间,通过部署LOT设备数字化改造服装厂,同年,阿里发布ET工业大脑开放平台。


目前,阿里已经完成了诸多工厂的改造,包括阿里云与浙江、广东、重庆等地构建了supET、飞龙、飞象等工业互联网平台。在机械加工、食品、钢铁、石化、电子、服装、纺织等数十个行业,帮助数百家企业完成数字化改造。


阿里、腾讯再燃电商之战


业内一直有一个梗:阿里做社交“屡败屡战”,腾讯做电商“屡战屡败”。


当初,腾讯将拍拍和易迅打包卖给了京东,但腾讯一直都有一个电商梦。现在虽然腾讯自己没有直接做电商,但却投资了京东、美团、大众点评、携程、拼多多、唯品会、快手、58同城等多个电商平台,足以见得,马化腾一直将电商作为一大战略。


俗话说,多生孩子好打架。


目前,腾讯将微信平台作为其电商的重要入口,已经形成了拥有京东、京喜、拼多多等众多电商小弟、小程序所组成的“微信电商生态”。


微信中的腾讯电商“联盟”


与阿里偏好亲自下场硬扛的打法不同,腾讯通过组建“复仇者联盟”,已经在电商行业形成了和阿里对标的能力。


通过与工厂合作,拼多多、京东也正在加快C2M的布局。


早在2018年,拼多多就已经走上了C2M模式,推出了“新品牌计划”,通过在消费者与工厂之间建立极短链路,共同打造“爆款”产品,降低渠道和库存成本。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新品牌计划正式成员已达106家,超过900家包括知名品牌在内的企业参与了C2M定制化生产,累计推出超过2200款定制化产品,订单量超过1.15亿单。


2020年,拼多多更是将“百亿补贴”下沉到优势区域产业集群,批量复制拼工厂。以家纺行业为例,拼多多将倾斜资源培育100家销售额过亿元的家纺制造企业。例如在山东高密,“新品牌联盟”已经发展了孚日集团等首批15家企业。


拼多多C2M模式


相对于淘宝和京东而言,拼多多最大的优势在于能够在短时间内促成大量拼团订单,而这类订单往往最符合工厂的“商业习惯”,既有稳定的订单,又不需要承担库存。


另一边,今年4月,京东旗下的拼购平台“京喜”宣布推出“京喜产业带厂直优品计划”,涵盖工厂直供、产地溯源、出口转内销。据悉,京喜将聚焦中国1000个产业带和源产地的100万家优质工厂型及农场型商家,赋能10万个工厂型商家具备C2M能力。


虽然阿里、腾讯系企业都将C2M视为电商接下来的关键之战,但想要脱颖而出并非易事。比如,谁能够占据优质的工厂资源,各方如何实现共赢、如何提升工厂的生产效率,真正把实惠带给消费者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首先,“工厂争夺大战”开启。


传统C2M模式中,工厂接到预售订单后往往生产需要一定时间,时效方面存在短板。依赖于互联网和柔性生产技术的普及,这种情况将得以改善。但广大中小制造企业往往并不具备这种能力,实现技术革新又将意味着一笔不小的投入。如果革新完成后,订单需求更不上,又将造成资源浪费。


阿里、京东、拼多多等电商平台对于制造企业也都有帮扶计划。因此,哪家平台能够更多的从资金、技术上真正帮到企业,又能够提供源源不断的订单,无疑谁就能够成为这场争夺大战的赢家。


其次,利益如何分配是个问题。


在整个C2M过程中,平台在其中扮演了桥梁的作用,消费者、工厂、订单等信息统统掌握在平台手中,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因此,C2M模式如何有效地保护工厂的利益,建立一套长久有效的机制,在工厂、平台和消费者之间找到一个比较好的利益平衡点,仍然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未来的电商之站,谁将封王,值得期待。



MORE | 更多精彩文章

 英伟达400亿吞下ARM:孙正义“手头紧”,黄仁勋“终圆梦”,中国要“一票否决”?

 口碑暴跌,票房扑街!《花木兰》全面崩盘,迪士尼错在哪?

● “00后”创业,你哪来的自信?| 知食派

● 高瓴创始人张磊自述:管理资金突破5000亿背后的“价值投资”理念丨充电

 饿了么,你凭什么让我多等几分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