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转 攻 势!tiktok不卖了?

乌鸦校尉 2020-09-16 23:15



乌鸦校尉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乌鸦校尉

微信ID:CaptainWuya


TikTok不卖了。


美国时间2020年9月15日,在TikTok公司面临被迫关门的最后时刻,特朗普又双叒极限刹车。

根据法新社的报道,15号,美国总统特朗普对美国数据公司甲骨文与TikTok的合作做了表态,他表示:

“我听说他们非常接近达成协议,我们也会很快作出决定”。



此前,特朗普一口一个,TikTok威胁美国国家安全“要么关门要么出售”!

但现在,甲骨文和TikTok的合作协议,等于是给出了第三个选项:既不关门,也不出售,而是各退一步,握手合作,换一种方式保持TikTok在美国的运营。 

咦??难道堂堂美利坚大统领特朗普口口声声的“国家安全”还能有得商量?!


答案YES,而且还是国际通行的标准。

这种数据托管模式不光技术可行,法律上也没问题,因为此前就有跨国公司做过。比如微软与德国电信的合作,就实现了数据安全与商业利益的双赢,是一种国际通行的合作方案。

2013年5月,美国爆发斯诺登事件,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手机也被卷入美国情报机构窃听丑闻,美国公司牵涉其中。


2015年,微软为了化解德国人的担忧,就把收集的本地用户数据存储在德国的数据中心,由德国电信托管,而且约定,未经受托人许可,微软员工无法访问存储在那里的数据。


在中国,云上贵州和苹果公司的合作也是类似的,把中国用户的数据放在贵州,让我们监管,保证数据安全。

2016年6月,国家刚刚针对《信息网络安全法》出台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贵州省就预感到包括苹果在内的有数据业务的公司将来都需要一个本地的合作伙伴。

经过两年艰苦谈判,云上贵州和苹果公司在2017年12月合作框架协议签署,开启了外国公司在中国的数据托管模式。


在印度,莫迪政府在2018年,也正积极推动国际互联网巨头在印度的数据本地托管,并且提供给有关机构进行调查监管。


随着德国之后,微软在德国、爱尔兰、荷兰都建立起了相应的云计算中心,从而实现欧洲数据的本地化储存管理。

从欧洲到中国再到印度,全球主要国家地区都掀起了一股数据本地托管的浪潮,逐步摸索出了一套国际通行的合作方式。

有句老话说什么来着?办法总比困难多。


这次甲骨文和TikTok的合作协议同样采用的是国际通行的数据托管模式,让甲骨文作为TikTok在美国的“可信技术提供商”,从而规避特朗普的禁令。

而且,有消息说,TikTok这次收购不涉及股权,所以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仍旧是TikTok的控股股东

从这个结果来看,TikTok目前是保住了。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接受媒体采访时称,TikTok最终解决方案的截止日期是9月20日,目前两个程序正在进行,一个是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UIS)对TikTok的审查,另一个是基于总统行政令的国家安全审查。

尽管最终协议还有几天,事情还可能有变数,但无论如何,原本注定要丢掉Tik Tok或者陷入长期司法泥潭的字节跳动的确在美国的重压前,保住了TikTok所有权。


回顾整个事件的发展过程,得到这样一个结果还真不是靠的运气。


首先,对于美国人来说,无论特朗普如何渲染国家安全威胁,TikTok的市场影响力与经济效益是真实存在的。


为了提醒美国各界TikTok到底有多重要,TikTok一边动员大V、员工、合作教师上媒体奔走呼告,告诉舆论TikTok对于提升就业上的重要性,另一方面也不断与伦敦、法兰克福,都柏林等欧洲城市眉来眼去,释放信号,暗示迁移总部。


多管齐下,美国人自然明白,一万多个互联网高收入岗位流失不是说笑的。眼下的美国疫情已经让很多人失业了,大选在即,这是特朗普不得不顾虑的问题。


但仅仅是TikTok的努力似乎还不足以让一贯强势的特朗普收手。


真正让整个谈判形势发生逆转的,还有中国商务部与科技部在8月28日发布新版《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非常“巧合”地把基于数据分析的推送算法列入其中。



在中国互联网圈,字节跳动有“一家算法公司”的外号,TikTok本身正是靠推送算法横扫美国、印度、俄罗斯等国家短视频市场。


所以一旦没有了算法,TikTok也就失去了灵魂,这一纸出口禁令出来的时候,彻底断了美国企业政府联手对中国公司核心资产巧取豪夺的可能性,因为哪怕买了也是空壳子。


这一步就让几个有意分一杯羹的公司选择退场了。


此外,考虑到TikTok本身同样也有大量美国投资者的利益,除了总统选举舆论气氛上的短期效应,逼着TikTok关门对于美国更是只会赔本的买卖。


做了一辈子生意人的特朗普不会不清楚中国政府出手后的局面颠覆性变化。


嘴上是主义,肚子里都是生意。



TikTok保住了,证明在政治压力面前,出海的中国企业不能坐以待毙,要学会闪转腾挪,更说明了,哪怕是全球化时代,没有国家在身后是万万不行的。


阿尔斯通的失败就是典型的例子。


大家现在应该都知道《美国陷阱》这本书,也知道法国电信巨头阿尔斯通被迫卖身美国通用电气的故事。


2013年,美国FBI以十年前印尼发电站项目中,阿尔斯通重要部门负责人皮耶路齐涉嫌行贿,在纽约将其逮捕。


原本,在国际商务中,很多跨国公司都会行贿,而且经办人也不是皮耶鲁齐,甚至无论是业务本身还是所在地,都和美国八竿子打不着。


美国人的真正目的在此后漫长的司法博弈中,逐渐清晰起来:


利用商业行贿丑闻和漫长司法诉讼,顺藤摸瓜施压阿尔斯通的CEO柏珂龙,以巨额罚款逼迫阿尔斯通卖身给美国通用电气



面对已经羊入虎口的员工,阿尔斯通选择了坐视不管、主动切割,甚至在背后捅了皮耶鲁齐一刀,把和皮耶鲁齐相关的证据都交给了美国人,然后并解雇了他。


法国外交部也满不在乎:“这起案件性质并不严重,而且跟法国政府没什么关系,跟本地小老板偷税漏税的案子也差不多嘛……”


法国人的鸵鸟作风,并没有挡住美国人的狼子野心,因为美国司法部对阿尔斯通步步紧逼,皮耶鲁齐也很快面临FBI新的指控,成为了逼迫阿尔斯通就范的“人质”......


2014年4月24日,被美国司法机构逼了一年多的阿尔斯通宣布,在72小时内,将其70%的业务,将所有能源业务以约130亿美元的价格卖给它的主要竞争对手——美国通用电气公司。”



但是,哪怕是到这一步,法国人其实还是有阻止这项收购的可能的,法国政府中有明白人。 


法国当时的经济与产业振兴部部长蒙特伯格,迅速找到了通用的对手——德国西门子,让他们出手接管阿尔斯通的能源部门,同时让西门子把铁路业务出售给阿尔斯通,做个交换。


这一招让这笔72小时内成交的交易搁置起来。




2014年5月,蒙特伯格还推动迅速通过一项立法,规定法国的支柱性企业(能源、运输、医疗等),外国企业在收购时必须通过法国政府的同意。


通用电气也见招拆招, 一方面大肆宣传通用保证为法国创造1000个就业岗位,还表示通用不会夺取控股权


另一方面,通用配合美国司法部,信誓旦旦保证将替阿尔斯通支付10亿美元罚款,还厉声威胁西门子,胆敢和法国人交易就要面临巨额罚款。


软硬兼施之下,法国人怂了。


2014年11月5日,后来的法国总统,当时刚刚上任经济部长第一天的马克龙拒绝动用蒙特伯格为他争取来的“国家一票否决权”去阻止这场收购,反而批准了这笔交易。



万事休矣。


这场收购案的最终结果是,通用电气持股51%,取得了阿尔斯通业务的控股权;美国司法部也适时宣布,拒绝由通用电气代付巨额罚款,必须由阿尔斯通自己支付,帮忙付赔款也不存在,阿尔斯通前后多损失了15亿美金。


有人算过账,这笔收购,阿尔斯通虽然有100多亿美金入账,但刨去交税、合资企业注资、股东分红、还债以后,实际收益是零。


法国政府和阿尔斯通彻底被美国人玩弄在手心,法国人除了愤怒没有一点办法。



经商者若无甲胄,财富不保。


从殖民时代开始,“执剑经商”欧美国家的坚定贯彻的国策。到了现代社会,笼罩在国际商业谈判桌上的,往往还有国家实力的较量。


2018年1月3日,中国最大的互联网金融公司蚂蚁金服和美国速汇金宣布,因计划的收购交易无法获得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批准,双方已同意终止修订后的收购协议。


按照约定,尽管是美国方面搅黄了协议,但蚂蚁金服还得自掏腰包向速汇金支付3000万美元补偿款。


中国的互联网金融与移动支付在全球独一无二,把“美国第一”当口头禅的特朗普当然不愿意蚂蚁金服杀入美国市场,于是美国政府就出面了。


特朗普上台以后,动用国家力量给企业铺路司空见惯。


整个2018年,由特朗普出面亲自否决的中国企业收购美国企业案就有六起,涉及互联网金融、云端技术、半导体、种猪、汽车、新材料等等领域。


近几年,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收紧了外国在美国的投资审查,多个中国企业对美收购项目遇到阻碍。汤森路透调查数据显示,仅仅2017年一年里,中国企业对美国项目并购的规模就骤降了八成。




当我比你强的时候,就是自由市场;一旦干不过了,国家安全、意识形态的大旗就祭出来了。这是美国自由市场的潜规则。


当初美国想方设法不让法国政府干预阿尔斯通收购案,今天美国自己频频出手阻止中国企业并购美国企业。


背后的原因只有一个:中美企业实力对比反转,攻守之势异也。


甲骨文也很懂这一点,甲骨文的联合创始人、最大股东拉里·埃里森,本人就是特朗普的拥趸,是硅谷里少数的支持特朗普的人,还亲自为主办过“募资活动”。


蓬佩奥与拉里森


甲骨文创立之初,靠的就是一笔中央情报局(CIA)大订单,从而快速崛起。


在中国市场,甲骨文的数据服务一度风生水起,坐地起价,用户敢怒不敢言,连阿里巴巴都要对甲骨文低头。


但2013年,阿里云上线,形势就逆转了。面对市场的风云变化,曾经把“云计算”看做愚蠢概念的拉里·埃里森迟迟没有跟上节奏。


到了2018年,甲骨文市场份额跌出中国前五,还被一位商业大佬对着一张全球公共云市场份额图,把拉里·埃里森好一顿调侃:


甲骨文市场份额太低,微软、阿里才是真正的对手 。



生意不行关系凑,甲骨文于是越发积极的开始了政治游说,其副总裁肯·格吕克就是有24年资历的参议员,堪称头号说客。


据纽约时报数据,2019年,市值仅1700亿的甲骨文,在联邦政府的游说上,花费超过821万美元。这个金额基本是与市值超过他十倍的微软、谷歌等大公司一个量级。



早在8月18号亚利桑那州的竞选造势活动中,特朗普毫不讳言对甲骨文的偏爱。


有记者问他:你认为甲骨文是收购TikTok的理想接盘者吗。


特朗普回答:甲骨文是一家非常优秀的公司。他们的老板也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在我看来,甲骨文完全可以拿下TikTok。


事后发展也证明了特朗普此言非虚。


利用国际通行的数据托管模式,甲骨文等于在特朗普的个人利益、美国国家安全和字节跳动之间搭一座桥,不但给自己捞了一大笔利益,还做了个顺水人情,不能不说是一笔横跨政经两界、精明至极的交易。


从甲骨文本身不难看出,国际企业的竞争与国家利益的争夺从始至终都紧紧地捆绑在了一起。


中兴横遭打击、华为步步维艰、蚂蚁金服并购失败,美国的政治、经济生态已然塑造了当今世界的全球商业环境。

从突遭危机,到逆转险胜,Tiktok事件再次警醒致力于全球化的中国公司:


要出海,一方面企业要遵循商业规则,堂堂正正凭借硬实力打赢对手,打下市场,不给别人留把柄;另一方面,也必须背靠国家,积极参与国际商业规则制定,否则拼死获得的市场份额、辛苦积累的核心技术,很有可能像阿尔斯通一样竹篮打水一场空。


当法国政府袖手旁观的时候,他的失败就成了必然的。


幸运的是,我们不会重蹈覆辙。




乌鸦校尉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乌鸦校尉(ID:CaptainWuya)

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参考资料:

观察者网 沈逸 通过巧妙的制度安排,字节跳动保住对TikTok美国的绝对控制权


乌鸦校尉的视频在B站上线啦!

小伙伴们有兴趣一定要去给我们捧捧场呀!


中国企业出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