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最佳前任,永远退圈了

柳飘飘了吗 2020-09-16 23:59


没想到,早上还在为乔任梁离世四周年缅怀,中午又收到一条让人心碎的新闻。
 
黄鸿升去世。


死亡原因,初步判断是在浴室滑倒,头部被撞所致。


看到消息的瞬间,飘想起了另一件事——
 
18年,杨丞琳演唱会现场。
 
黄鸿升作为嘉宾,与她同台献唱。
 
谈到邀请他的原因,她大方承认:
 
今天演唱会的主题是“青春住了谁”,我的青春,不就是有他吗?
 

她这番话,点破了我此刻的心情。
 
飘不知道,正在阅读文章的你,芳龄几何。
 
但如果你与我年纪相仿,看着台偶长大,就着台综下饭,还尚存着对台湾音乐的些许余念。

大概,不会对这个男孩陌生。
 
 
该怎么介绍黄鸿升?
 
至少,对于我而言。
 
当大众提到“小鬼”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那位偶像rapper。
 
而是这张带着点傻气,又有点痞气的面孔。


当然,再怎么吹嘘也好,安利也罢,都像小范围内的圈地自萌。
 
知乎上有一条问题:追一个不火的爱豆是什么体验?

黄鸿升的歌迷,这么回答:

内地签唱会,可以坐第一排
每次他微博,都担心评论不过一百


有点幸福,又有点心酸。

但今天,飘想重新带你好好认识这个不火的人。

故事可以从2001年的电影《蓝色大门》说起。

这部电影发掘了桂纶镁与陈柏霖,让两张清新的面孔进入了人们的视线。
 
而同样被相中进入表演培训的另一部分人,却无缘参演电影。
 
其中,就有当时年仅18岁的黄鸿升。
 

得到机会,却未能得偿所愿。
 
早年的黄鸿升,似乎总在机遇与失望之间迂回前行。
 
他18岁出道,从主持儿童节目开始崭露头角,但并未得到太多关注。
 
随后在台湾偶像组合的大潮中,他以HC3、丸子两支男团的成员身份出道。
 
却都是在发过一张作品后即解散。
 

刚满20岁,黄鸿升就尝到了娱乐圈的苦楚。
 
已经是艺人,却十分穷困;在街上能被认出来了,但没人叫得出他的名字。
 
是否坚持下去,成为年少的他最重要的抉择。
 
要么就此放弃演艺生涯,回归安稳而平实的生活;要么就撑下去,即便不知道前路如何。
 

黄鸿升最终选择了后者。
 
组合流产后,他开始接一些零散的通告,主持一些奇怪的活动,再到自己组乐队、当街头艺人。
 
他开始过着这样的生活——
 
一个人骑摩托赶通告、自己给自己做造型设计妆发,无数场表演只有一件T恤可穿、在节目中忍受蟑螂在脸上爬……
 

在年轻的岁月里,就不得不负重前行。

好在,黄鸿升的辛劳并没有被辜负。
 
2005年,他迎来了人生真正的转折点——
 
《娱乐百分百》。
 

作为中国电视史上最长寿的综艺节目,《娱乐百分百》初创时代并不太红。
 
这档节目真正开始大红大紫,是从ASOS(大S与小S的组合)接档主持开始。
 
2005-2006年,大S、小S相继请辞《娱乐百分百》。
 
没了这对鬼马姐妹,这档节目的发展一度让许多人担忧。
 

好在,罗志祥和小鬼的组合继承了她们的“衣钵”。
 
甚至,比她们还要无厘头,也更豁得开。
 
这对组合,可谓极搞怪之能事,把“娱乐”二字演绎到了极致。
 
因而《娱乐百分百》不仅没有走下坡路,反而一路长虹。
 
黄鸿升给飘留下的记忆,也多是关于这档节目中的零碎片段。
 
在节目中他模仿演员祝钒刚,只是把鼻头按了一下,马上就变成了《爱情魔发师》里的霸道发型师本人。
 

他和罗志祥模仿陈冠希唱歌,一个rap一个唱的搞笑场面,飘也一直记着。


还有猥琐裁缝量三围情景剧。
 

情侣亲昵剧场。
 

以及他本人模仿罗志祥的蹩脚表演。
 

在“师父”罗志祥的引导下,黄鸿升的喜剧天分被充分挖掘出来。
 
二人也成为了最合拍的综艺拍档。
 
从2005年开始,这对默契的搭档合作了十年之久。
 

这十年,是黄鸿升最风光的十年。
 
却也是他试图跳出人设的十年。
 
从加入《娱乐百分百》以来,黄鸿升一直被观众认为在模仿罗志祥。
 
甚至连他自己,都用“蝙蝠侠”的“罗宾”来形容自己。
 

但他甘心活在别人的阴影下吗?
 
飘觉得他不甘。
 
否则,他不会如此努力,以至于成为了演艺界真正的斜杠青年。
 
他参演影视作品,从《终极一班》里的蔡一零到《霹雳MIT》中的黄辉宏,这些角色在我们心中留下了模糊但确实存在的印记。
 

他擅长画画,不仅出了好几本画册,后来还办了画展。
 

他热爱时尚,一开始是在时尚杂志上开专栏,之后甚至拥有了自己的潮牌。
 

他的事业版图还少不了音乐这一块——
 
六张个人专辑,十几场演唱会。
 
有多少人,在校园时代循环过他的那首《地球上最浪漫的一首歌》?
 

2015年,黄鸿升请辞《娱乐百分百》,与罗志祥的交恶似乎也预示二人从此失去了关联。
 
在离开老东家后,黄鸿升终于不再为世人的评价所累,也有了精力去经营自己热爱的事业。
 
可惜的是,《娱乐百分百》曾是他的阴影,却也成了他最后的光环。
 

今天我们再提起黄鸿升,脑海中的定格,大概依然是十年前那4:3比例的模糊影像。

身影被框定在一档已然失去原本面貌的老牌节目里。
 
他没实现35岁结婚的承诺,没有得到他应得的那座金钟奖奖杯。
 

更来不及用精彩的作品让我们记住现在的他。
 
飘最惋惜的,正是这一点。

想来多少有些遗憾。

出道17年,黄鸿升最知名的身份,或许还是:杨丞琳的初恋。
 

和大多数明星分手之后老死不相往来的做派不同,杨丞琳对黄鸿升,充满感激:

能遇到这样的初恋
让我的感情观非常健康


他们相识于学生时代,是华冈艺校的同班同学。
 
这段恋爱,原本是单线——
 
那时的黄鸿升,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校园里向他投去的粉红眼神中,其中一道,便来自杨丞琳。
 
在她眼里,他长得好看,性格阳光,篮球打得好,每一条都满足自己的择偶标准。

在整个学校是风云人物
然后我就觉得很喜欢
 

单恋的时候,杨丞琳会主动找他聊天,嘘寒问暖。

让他知道我在关心他
言语上多问“最近还好吗”之类的

 
不知不觉中,恋爱成了双向。
 
确定关系那天,黄鸿升把杨丞琳约出去,一路顾左右而言他。
 
“我最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blabla”。

直到最后一句:“我喜欢的人就近在眼前。”

 
这种自以为聪明的笨拙撩技……也太甜了吧!

杨丞琳没想到自己能被“看上”,她把这份感情,当做校草对自己的眷顾——

他在这么多人当中就选上我
 
 
但黄鸿升可没有“选妃”的感觉,他非常尊重女生:

我们俩情投意合,不是我“选”她,不能这样讲。


他眼中的杨丞琳,可爱活泼,会撒娇,有孩子气的单纯。

单纯的不止是杨丞琳,还有他们的感情。
 
萌于学生时期的初恋,完全出自生理的冲动和心理的满足,不掺杂多余考量,只要能在一起就足够。

黄鸿升为她做了不少浪漫的事——
 
模仿她的笔迹,帮她做功课、写作文。

 
还送过她一只特别的情侣表。

那对表一黑一白,一个装着时针,一个装着分针。
 
要看时间的话,必须要两个人在一起才行。

 
杨丞琳呢,像每一个掉入初恋的女生一样,生怕自己在男友面前的形象受损。

约会的时候,要精心挑选衣服。

还借来姐姐的鞋子,哪怕尺码并不合脚。


为了保持淑女形象,她哪怕憋尿憋到痛,也硬是不去厕所。


这大概是小孩子才会有的傻气和浪漫,有多少爱,就全部给出来。

把天长地久当做家常便饭,好像随时就能勇敢地确定:就是TA了。

之后,杨丞琳踏入演艺圈,加入4 in love组合,参演《流星花园》,开始小有名气。
 
而黄鸿升尚未出道,还是默默无闻的路人。

一起逛街的时候,杨丞琳不敢和他挨得太近。
 
因为,她“自以为自己很红,不能有绯闻”。

所以一旦发现有人经过,她会马上甩开他的手。
 

渐渐,这段关系走入僵局。
 
杨丞琳想在事业上拼一把,无法兼顾工作和学业的她,选择了退学。
 
而黄鸿升不能理解,为什么一定要让自己这么忙。
 
有什么办法呢,杨丞琳背着父亲欠下900万的债,没有办法为了爱情放弃面包。
 
两人矛盾越来越多,最后决定友好分手。

两个人谈着说
我们还是朋友
但是就分开,不做情人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还不满18岁,彼此陪伴了各自最艰难但最纯真的阶段。

底层生活中努力汲取的爱情,仍让这段苦日子闪着温暖的弧光。
 
后来,他们果然像当初承诺的那样:做回朋友。
 
不会互相冷脸,不会刻意回避。
 
杨丞琳18岁生日的聚会,朋友们都迟到了,只有黄鸿升准时赴约。
 
 
往后几年,他们各自发展,越来越火。
 
但对这段感情,他们从不避讳。被问起的时候,反而大方交代,甚至心平气和地回溯过往。
 

杨丞琳发专辑、拍新戏,会去黄鸿升主持的节目做客。

黄鸿升开了画展,杨丞琳也会帮着宣传。


就连刚才提到的那支情侣表,他们也都留着。

它不一定表示放不下“那个人”,而是在纪念人生中仅此一次的,可以全情投入的美好时光。


每每谈到对方的分量,两人都一致表示:

像家人。


他们这帮同学,还会定期聚会。


媒体看他们实在投契,简直不像分过手的情侣,总要时不时拿着复合的话题调侃当事人。

黄鸿升也笑答:说不定40岁会复合。


玩笑归玩笑,但复合的可能性有多大,十几年的空窗时间,已经足以验证答案。

后面的故事,大家就很熟悉了——

杨丞琳结识李荣浩,两人恋爱。

去年,李荣浩34岁生日那天,向杨丞琳求婚成功。
 
全网一片欢呼,黄鸿升也大方祝福:

恭喜丞琳、荣浩
替你们开心
 

有人说,分手之后还能做朋友,是因为爱得不够深。

或者,一个合格的前任,应该像“死了一样”。
 
但在他们身上,飘能看到不一样的答案。

恋人分手,如果一心想着永不复见,或许多少还会有“放不下”的考量。

能够坦然相对,反倒才是跨过心墙,保护了最初的美好。

初恋的结局,大都难以圆满。

但好聚好散,至少不会让人对下一次的爱情,畏手畏脚。
 

大概就是从黄鸿升进入《娱乐百分百》,飘飘开始收看台综、台剧。
 
如今,观众的选择多了,这些陪我们长大的作品,却无可挽回地式微了。
 
对这些明星的记忆,也定格在年少时的所见所感。

时间无情,我们的记忆则更甚。
 
年初,黄鸿升客串出演了《想见你》。
 
看到那张熟悉但已发福的面孔,飘竟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这原来是小鬼啊。

 
他终究不太红,甚至被遗忘了。
 
正如许多人所言,如果不是这次意外,我们已经想不起这个人。
 
不仅黄鸿升、罗霈颖这些所谓“过气明星”是如此。
 
林默予、李建群、谢园这些留下了经典作品的前辈亦如此。

 
那,我们为何要去纪念这些已然在记忆中淡去的人呢?
 
有人说,对逝者的纪念都是为了活人。
 
这话有理,但飘觉得应该换一种解读思路。
 
记忆就如生命一样,都是短暂的。
 
但生命的不朽,却反倒要通过记忆去实现——
 
只有在我们记忆中留驻的身影,才能得到永生。

就像,黄鸿升去世之后,同学许玮甯发ins,说明天原定的同学会,仍然照常举行。

当然,会为小鬼留一个位置。


我们回忆、哀悼、纪念。
 
为的是与时间抵抗,表明我们并不愿意忘却。

伟大当然值得去怀念。
 
但,更容易被遗忘的其实是渺小。
 
在我们的生命里,其实有很多没能创造更伟大价值的人。
 
但仅仅因为共度过的时光、共享过的情感,甚至只是一面之缘。
 
这些人也参与进了我们的生命。
 
ta们来过,或许雁过无声,但带给我们的回忆时光都是真切的。
 
飘想起黄鸿升在《娱乐百分百》中,各种各样的整蛊和搞笑画面。


在厕所和同事议论了罗志祥的粉丝,被他在直播现场质问。


在舞台上,因为节目组准备的生日惊喜,感动到双目噙泪。

 
决心离开《娱乐百分百》舞台时,眼神闪烁的光。

 
回忆勾勒出一个不太清晰的黄鸿升。
 
他是一个没有光环的明星,也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年轻人。
 
与我们中的许多人类似,又有着让我们难以企及的品质。

 
飘怀念他。
 
不仅为了一个少年时的熟面孔。
 
也是为他曾经带给我们的快乐与鼓舞。
 
黄鸿升最出圈的歌曲《地球上最浪漫的一首歌》里,他唱道:灵魂只有二十一公克。
 
但,在怀念里——

你的分量可以很重,很重。



小鬼,在天堂也要继续做校草呀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