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史诗级大片”

有部电影 2020-09-17 00:05

最近接连给大家安利了《异星灾变》和《异形》系列,很多读者兴奋冒泡,纷纷为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叫好,期待雷老在科幻之路上再战五百年……


不过你可能不知道,雷德利·斯科特其实是一位全能型导演。


除了科幻,他还执导过各种风格、题材不一而足的经典大作。


比如女性主义公路片《末路狂花》,



奥斯卡最佳影片《角斗士》,



历史题材战争片《黑鹰坠落》,



以及同样给很多人留下童年阴影的惊悚片《汉尼拔》……



被科幻迷奉为经典的《银翼杀手》和《异形》,甚至都不是他评分最高的电影。


不过,40岁才当上电影导演的雷德利·斯科特,虽然经典作品不少,但一直没有拿到奥斯卡最佳导演奖。



这从侧面说明,他的电影看似好莱坞大片,其实并没有照搬好莱坞推崇的那种套路。


不论是何种题材,他都力图在影片中坚持着个人化的表达。


这其中最被低估的一部作品,就是2005年的——《天国王朝》。



从制作规模来看,《天国王朝》是一部名副其实的大片。


演员阵容非常耀眼:



导演选取西班牙和摩洛哥作为拍摄地,耗费大量人力物力,重建了12世纪的耶路撒冷圣城。


由于涉及多场战争戏,影片光是戏服,就做了至少一万两千件。



然而,这部成本1.3亿美元的大片,全球票房仅为2.18亿。


按照票房与成本3:1的回本标准,《天国王朝》妥妥地赔惨了。


但这个惨烈的结果,其实主要是制片方的责任。


雷德利·斯科特当时给电影的定位,是一部“审视宗教冲突的史诗级电影”,力求真实客观。



但在制片人看来,影片应该像《角斗士》那样,走“动作冒险”的路子。


于是生生删减了50分钟,导致整个故事丧失了史诗气质,完全沦为一部“草根英雄成长流水账”。


后来,雷老自己出了《天国王朝》的导演剪辑版,影迷们这才发现,自己当年在影院里看了个寂寞……



《天国王朝》的故事基于真实历史,展现了十字军与穆斯林大军争夺“圣城”耶路撒冷的一次大战。


片中的核心人物,便是奥兰多·布鲁姆饰演的贝里昂。



他原本是个有过战场经历的普通铁匠,因为妻子流产后抑郁自杀,贝里昂认定自己与妻子是有罪之人,从此生无可恋。


基督教义认为自杀是一种罪,会下地狱


直到他偶然间得知,自己是戈弗雷男爵的私生子,命运从此改变。


他听说,每个前往圣城耶路撒冷的人,都可以赎罪,于是毅然加入了生父率领的十字军。



在途中,贝里昂的生父遇袭,命不久矣。


他在临终前册封贝里昂为骑士、新任男爵,嘱咐他效忠耶路撒冷王。



这里要指出,男主所处的时代,是第一次十字军东征后约90年。


那时,耶路撒冷由十字军占领,但掌权的鲍德温四世,与穆斯林君主萨拉丁有一个和平协定:任何宗教的信徒,都可以来耶路撒冷朝圣。


整个圣城一片包容、繁荣与和平的气氛。



但在和平的表象下,基督教与穆斯林的矛盾依旧不断。


主战的圣殿骑士团,经常烧杀劫掠穆斯林商队;


而在圣城外驻扎的穆斯林大军,则一直伺机夺城,想一雪之前被十字军屠城的耻辱。



鲍德温四世虽然努力化解纷争,但最终还是因麻风病英年早逝。


之后,好战的新王令圣殿骑士团屠杀穆斯林,不断生出事端,引发了战争。



原本只想赎罪的男主角,就这么被卷进了宗教战争。


抵御穆斯林大军的守城重任,也最终落到了他的肩上。



影片花了半个小时的篇幅,详细刻画了这场守城之战。


导演设计的分镜十分精彩,同时展现对战双方的局势,具有极强的代入感。



可能是这段战争戏实在是太精彩了,以至于后来被韩国人盯上了。


他们只换了换服化道,就把这段戏原原本本地山寨进了某部意淫历史大片……


然而,韩国电影人看出了导演对战争戏的把控能力,却并没有看出导演的人道主义情怀。



《天朝王国》里有这么一段攻城戏——


穆斯林大军瞄准最薄弱的大门猛攻,撕裂了十字军的防守,双方就在狭窄的城墙豁口混战。


这时影片的镜头慢慢拉远,你根本分不清双方的士兵,隐喻着战场上只有人,没有宗教。



《天国王朝》的导演剪辑版,还完整刻画了男主角贝里昂追寻信仰的转变过程。


一开始,他是恪守教义的教徒,认定自己是有罪之人,为了赎罪来到耶路撒冷。


而“为了赎罪而战、杀异教徒不是谋杀”,正是历史上十字军东征最煽动人心的说辞。



然而等男主角来到耶路撒冷,在耶稣殉难的地方祷告了一夜,却没有听到上帝的回应,他的信仰开始动摇。


当他在战场上看到人们为了各自的“信仰”而死时,之前信奉的一切直接崩塌。



这也是当时耶路撒冷王想让贝里昂掌管大军,他却断然拒绝的原因——再也不想看到有人因为战争而死。



他开始领悟戈弗雷男爵生前的那句话:耶路撒冷是仁义之国,如果不如此,便一无是处。


在最后的守城战中,贝里昂把城中所有能打仗的人都册封为骑士,并向所有人传达了自己在耶路撒冷得到的感悟——


我们保护耶路撒冷,并不是为了保护这些石头(基督教圣殿),而是城内的人。



这也正是导演在电影里的核心观点——十字军东征是假借信仰的掠夺和抢劫,通过杀戮达成的信仰并不是真正的信仰,也不能救赎灵魂。



这种在真实历史中加入个人思考的改编方式,也体现在片中另外两个重要角色上。


一个是爱德华·诺顿饰演的耶路撒冷王,鲍德温四世。



这个角色虽然全片都戴着面具,但爱德华·诺顿依旧能通过犀利的眼神、精湛的台词功底和出色的肢体语言,诠释出耶路撒冷王的气场。



看过电影的人都会记得,鲍德温四世与萨拉丁协商撤兵时的沉着与霸气,以及之后他亲手惩罚挑拨矛盾的领主时的愤怒。



另一个,便是片中率军攻城的穆斯林君主萨拉丁。



攻城战开始前,双方默认穆斯林大军一旦进入耶路撒冷,必定展开疯狂的屠城报复。


然而,萨拉丁却在即将取得压倒性胜利的时刻,与贝里昂进行谈判。


他答应释放所有基督徒,不会进行任何报复性杀戮。



进入耶路撒冷后,他甚至没有破坏基督教圣殿的十字架,而是带着敬意绕开经过,这段只在导演剪辑版出现的镜头,正是萨拉丁这个角色最出彩的一段刻画。



正因如此,贝里昂最终才会在谈判中答应献出耶路撒冷,保全了城中所有人的性命。


贝里昂曾问萨拉丁:耶路撒冷到底有什么价值?


萨拉丁回答:没价值,(又转头)无上的价值。



这是片中最出彩的一段对白,也最引人深思——真正的信仰不会令人无端狂热、排斥异己,反而会让人产生向善的共鸣。



影片结尾,贝里昂回到故乡,重新当起了平凡的铁匠。


当狮心王理查经过此处,想要寻找那位“耶路撒冷的捍卫者”时,贝里昂并没有表明身份。



他强调自己只是个铁匠,因为此刻的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信仰。



从改编历史的角度来说,《天朝王国》的确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艺术加工。


比如真实历史中的贝里昂,并没有与耶路撒冷王的妹妹有过情史,



比如萨拉丁收复耶路撒冷后,还是有一部分人,因无力支付赎身钱而做了奴隶。


但不得不说,《天朝王国》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史诗级大片。


导演并没有刻意抹黑或奉承其中一方,而是客观权衡地表现两个宗教阵营中的理智、狂热、大义、伪善。



重看这部导剪版,就会发现雷德利·斯科特不仅仅是个科幻片导演,他在作品中对于商业属性和个人表达的把控能力,是很多好莱坞导演所不及的。


而诞生于15年前的《天国王朝》,同样以预见性的眼光印证了当下——谁以宗教与自由之名到处搅局,谁就离真正的信仰与正义越来越远。


也许是国内最认真的电影自媒体

长按扫描二维码关注 



点个在看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