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樟推文1900】经济增长与结构转型

香樟经济学术圈 2020-09-16 22:25

图片来源:原文第一张图

原文信息:

Herrendorf, B., Rogerson, R., and Valentinyi, A. (2014). Growth and structural transformation. In Handbook of economic growth (Vol. 2, pp. 855-941). Elsevier.



相关推文:
[香樟推文0422]产业结构变化的动力机制(1):概述
[香樟推文0448]产业结构变化的动力机制(2):供给侧解释
[香樟推文0462]产业结构变化的动力机制(3)
[香樟推文0472]产业结构变化的动力机制(4):需求驱动解释(II)
[香樟推文1278]开放经济、生产率与结构转型
[香樟推文1332]中国的农业生产率、结构变迁与经济增长
[香樟推文1365]美国的贸易失衡与结构变迁
[香樟推文1468]全球价值链:产业结构变迁的主角
[香樟推文1650]空间结构变迁:产业结构与空间结构
[香樟推文1828]结构转型如何影响总体生产率?
[香樟推文1886]产业结构变化动力机制



  2014年出版的《经济增长手册》第2卷中有单独的一章介绍了增长和结构转型的关系,这是对产业结构这一研究领域文献一个非常好的总结和展望。这篇文章的摘要中写道:“结构转型是指经济活动在农业、制造业和服务业等广泛部门之间的重新配置。这篇综述文章综合和评价了结构转型研究的最新进展。我们首先介绍了结构转型在时间和空间上的特征化事实。然后,我们将单部门增长模型扩展成了一个多部门模型,它包含了现有的主要结构转型理论。我们认为,这个多部门模型可以作为研究结构转型的基准,它能够解释结构转型的许多显著特征。我们还认为,这个多部门模型为理解经济发展、区域收入趋同、总生产力趋势、工作时间、商业周期、工资不平等和温室气体排放提供了新的、更敏锐的见解。最后,我们提出了今后结构转型研究的几个方向。”


01

结构转型的测度

  产业结构一般有就业份额、增加值份额和最终消费支出份额三种衡量形式。

  增加值份额与最终消费份额支出的差异:考虑从一家零售店购买一件棉衣。由于棉衣是一种货物而非服务,因此就最终消费开支而言,整项开支将被视为制造业的最终消费开支。然而,从生产附加值来看,同样的购买将被分解成三部分:一部分来自农业部门(即用于制作棉衣的棉花),一部分来自制造业部门(即棉花加工和棉衣生产),还有一部分来自服务业部门(即购买棉衣的分销和零售贸易服务)。

  就业份额与增加值份额的差异:Kuznets (1966)发现美国发展初期,服务业的就业占比不断增加,但是服务业增加值占比几乎保持不变。

  增加值份额和最终消费支出份额的缺陷:难以区分数量和价格。

  就业份额的缺陷:难以区分工作时长和人力资本。


结构转型的特征事实

02

  主要事实:在过去的两个世纪里,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与农业的就业份额、名义增加值份额、实际增加值份额和最终消费支出份额的下降以及服务业的就业份额、名义增加值份额、实际增加值份额和最终消费支出份额的增长有关。制造业的表现与其他两个部门不同:其就业份额、名义增加值份额、实际增加值份额和最终消费支出份额呈驼峰状,即发展水平越低,就业份额、名义增加值份额、实际增加值份额和最终消费支出份额随着经济发展而增加,发展水平越高,就业份额、名义增加值份额、实际增加值份额和最终消费支出份额随着经济发展而降低。

  主要区别:1.经济发展水平较低时,农业增加值份额低于就业份额。2.即使在很低的发展水平下,服务业的就业份额和名义增加值份额都在零之外,服务业增加值份额最低的是20%左右,就业份额最低的是10%左右。3.服务业名义增加值份额的数字表明,当人均GDP对数达到9左右时,增加速度会加快,而同一时期制造业增加值份额开始下降。4.与生产端相比,最终消费支出份额在制造业上呈现的驼峰状非常平坦。也就是说,在经济增长的过程中,制造业最终消费支出份额的变化不大。


03 

基准模型设定

  最终消费品设定:

  这个函数形式可以捕获家庭在三个部门的需求如何对收入和相对价格的变化做出反应。

  生产函数形式设定:

  这个生产函数形式的设定包括三部门消费品和一个部门的资本品。

  资本积累方程:

  可行性条件:


结构转型动力机制:理论基础

04

  该文主要介绍了收入效应和相对价格效应的结构转型动力,前面的相关推文有所介绍,此处不再重复。([香樟推文0422];[香樟推文0448];[香樟推文0462];[香樟推文0472];[香樟推文1886])


05 

结构转型动力机制:经验分析

  (1)技术进步的部门差异

  原文利用澳大利亚、加拿大、欧洲10国和美国的数据分析发现:平均而言,1970-2007年期间农业的TFP增长最快,而服务业的TFP增长最慢。

  (2)资本占比与资本-劳动力替代率的部门差异

  Herrendorf et al. (2013) 利用战后美国关于部门增加值、资本和劳动力的数据,估计了CES生产函数,并与不同资本份额和同等资本份额的Cobb-Douglas生产函数进行比较。他们发现,劳动促进技术进步在农业中比制造业快,在制造业中比服务业快;资本和劳动在农业中比制造业中更容易被替代,在制造业中比服务业中更容易被替代;农业的资本密集度高于服务业,服务业的资本密集度高于制造业。


基准模型的扩展

06

  (1)国际贸易

  开放经济对结构转型具有重要的影响作用。[香樟推文1278]《开放经济、生产率与结构转型》介绍的文献Matsuyama (2009) 也是该文介绍的主要文献,这里不再重复。

  (2)劳动力流动

  Lee和Wolpin(2006)构建了一个模型。首先,每个部门有三种职业选择:蓝领、白领和粉领(即秘书、文员等)。此外,劳动者的受教育程度不同,他们在工作的同时可以积累特定行业和特定职业的人力资本。最后,技术变化类型多样,生产函数在资本和劳动之间具有恒定的替代弹性。Lee和Wolpin(2006)利用微观数据估计了他们的模型。他们的主要发现如下:首先,劳动力需求因素是劳动力在各部门间重新配置的关键驱动力。相比之下,劳动力供给因素并没有发挥太大的作用。其次,与跨部门流动相关的流动成本很大;例如,改变部门的货币成本可高达年收入的75%。此外,在一个部门内改变职业比在保持同一职业的情况下改变部门的成本要低得多。

  (3)货物流动

  虽然农业主要是在农村,但农业以外的许多活动都发生在城市。由此可见,非农业工人消费的粮食需要从农村运输到城市地区。如果情况属实,那么从农村地区运送粮食的高成本可能会对劳动力离开农业产生不利影响。


07 

结构转型的应用

  (1)结构转型和经济发展

  Caselli(2005)和Restuccia等(2008)认为:(1) 与发达国家相比,发展中国家的农业生产效率要低得多;(2) 发展中国家将更多的劳动力投入到农业中。Gollin等(2002,2006)说明了农业生产力低下是如何造成总生产力的跨国差异。Laitner (2000)指出,在工业化进程的早期,储蓄率的增加加速了工业化的进程。

  (2)结构转型和区域收入趋同

Caselli和Coleman(2001)分析表明,美国北部和南部之间区域收入的趋同与农业就业份额的区域差异急剧缩小相吻合。

  (3)结构转型和总生产力趋势

由于不同部门有不同的劳动生产率水平以及增长率,结构转型将导致总生产率的变动。

  (4)结构转型和工作时间

  随着农业生产率的提高和服务业的发展,家庭生产时间和女性劳动力参与率会随之发生较大的变化。

  (5)结构转型和商业周期

  一个经常出现的观点是,一些商业周期是经济活动在各部门之间进行更多重新分配的时期的结果。如果这种活动的重新分配发生在结构转型模式所强调的广泛的部门一级,那么结构转型和商业周期可能是密切相关的。即使结构转型不是商业周期的原因,它也可能对商业周期产生影响。例如,由于各部门增加值的波动性不同,总产出的部门构成可能是商业周期波动的一个重要决定因素。

  (6)结构转型和工资不平等

  增加人力资本在各种活动中的不同作用,是理解结构转型的一些关键特征的重要内容。

  (7)结构转型和温室气体排放

  结构转型与环境库兹涅茨曲线有关,因为各部门的排放强度不同。


总结

08

  结构转型中还有大量的问题有待解决。比如各国的生产力路径有很大的不同,是什么因素造成了这些差异?如果差异在特定国家的特定部门更为明显,那么造成这种差异的因素是什么?是影响技术传播的政策,还是造成生产者之间投入分配不当的政策?又比如外在因素、公共物品、市场力量或与低效均衡结果相关的其他因素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结构转型的过程,这一点在很大程度上仍未得到解决。




 Abstract 

Structural transformation refers to the reallocation of economic activity across the broad sectors agriculture, manufacturing, and services. This review article synthesizes and evaluates recent advances in the research on structural transformation. We begin by presenting the stylized facts of structural transformation across time and space. We then develop a multi-sector extension of the one-sector growth model that encompasses the main existing theories of structural transformation. We argue that this multi-sector model serves as a natural benchmark to study structural transformation and that it is able to account for many salient features of structural transformation. We also argue that this multi-sector model delivers new and sharper insights for understanding economic development, regional income convergence, aggregate productivity trends, hours worked, business cycles, wage inequality, and greenhouse gas emissions. We conclude by suggesting several directions for future research on structural transformation.

声明:推文仅代表文章原作者观点,以及推文作者的评论观点,并不代表香樟经济学术圈公众号平台的观点。

香樟经济学术圈征稿

“分享”是一种学者的人文情怀,香樟经济学术圈欢迎广大订阅读者(“香粉”)向公众平台投稿,也诚邀您加入香樟推文team。生活处处皆经济,经济处处现生活。如果你或者身边的朋友看了有趣的学术论文,或者撰写了经济政策评论,愿意和大家分享,欢迎投稿(经济金融类),投稿邮箱:cectuiwen@163.com。如果高校、研究机构、媒体或者学者,愿意与平台合作,也请您通过邮箱联系我们。投稿前请在搜狗的微信搜索里搜索已有图文,避免重复。

香樟经济学术圈

本期小编:李兆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