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的价值

法律读库 2020-09-17 07:59

来源公号:漳州检察


今年新冠疫情暴发期间,漳州市芗城妇幼保健院、华安县医院、北斗诊所各发生一起医疗纠纷死亡案,漳州监狱发生一起在押犯人猝死案。抗击疫情,医疗系统、监管系统承担着一线危险繁重的任务,决不能让医疗纠纷处理不当,寒了医务人员的心。疫情期间,我们法医不畏疫魔,及时解剖了4具尸体,查清死因,医疗纠纷得以理性处理,监管秩序得以稳定。这也是我们法医参与抗击疫情的一点贡献!

疫情期间的尸体解剖工作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与考验!这些人都是猝死,死亡前都没有核酸检测,无法排除是否曾感染新冠肺炎病毒。解剖前我们必须按传染病尸体解剖,做好个人防护,防止职业暴露。我请教了法医专家,准备好防护器材及解剖器械。大年初八,春节假期后上班的第二天,全国疫情防控高度紧张,单位实行轮班制,我一个人来到静悄悄的解剖室,艰难完成了尸体解剖。很多人问我,你不怕传染病吗?我说,我第一次解剖传染病尸体时是非常害怕的,那是一具被明确诊断的艾滋病尸体。
2018年大年初七,华安县医院发生一起医疗纠纷案件。死者林某,男,45岁,因上腹部疼痛伴呕吐3小时入院,入院检查排除胰腺炎、胆囊炎、阑尾炎、心梗,按胃肠炎治疗,次日突发死亡。医院无法说出死因。我详细地看了病历,在医院短期医嘱中发现入院当天晚间11点多,医生用了50mg度冷丁进行肌肉注射。腹痛病人,医生不会轻易使用如此高效的镇痛药,因为镇痛的同时会掩盖病情。职业敏感性告诉我,“度冷丁”就是案件的突破口。我随即询问家属,为什么会打“度冷丁”。家属说当时病人腹痛难忍,强烈要求镇痛。我又再三追问“当时病人如何描述疼痛”,家属回忆:病人说“撕裂样”疼痛。我当场说:死者系典型的主动脉夹层破裂致死。医生及家属均半信半疑,强烈要求解剖查明死因。可死者在住院期间抽血检查发现系艾滋病人,这种尸体属于传染性尸体,解剖时得万分小心,一旦被割伤见血,或眼睛被血液喷溅到,就有被感染的风险,这就是法医的职业暴露。虽然现在有72小时艾滋阻断药,但仍有感染艾滋病的风险。阻断艾滋的成功率只有95%,对于个体而言感染概率不是1就是0,而且需服阻断药28天。这个过程不仅对法医,更是会给法医家属带来巨大的心理恐惧与痛苦。就像一直被人拿着枪指着脑门,随时摒住呼吸,背负着巨大的压力——因为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就会扣动板机。但是,不解剖就没办法查清死因,责任不厘清,纠纷就会没完没了。医生及家属焦急信任的目光让我下定了决心, “解剖”!
解剖传染病尸体,做好个人防护非常重要,必须穿两层隔离衣,戴3M口罩、戴防护眼镜及面屏。穿上防护,最大的痛苦是稍一出汗眼前就一片模糊。经过三个多小时艰难、谨慎的解剖,确证死者系主动脉夹层破裂致心包填塞死亡,与我之前的判断一样。
正是因为有了这一次传染病尸体解剖的实战,疫情期间,我们在解剖时,不再畏惧,及时解剖了4具尸体。抗击疫魔,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
每个案件对法医来说都是一个挑战。通过法医的努力,为死者代言,找出死者的真正死因,那种成就感才是法医们愿意坚持这份工作的动力。20多年来,在类似恶劣的环境中,我们解剖了355具尸体,件件查清死因。通过我们的努力使案件顺利解决,让逝者得以安息,让生者得到安慰;就感觉自己再辛苦的付出,也值得。这!就是法医的价值!





点分享
点点赞
点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