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在爱钱进里的37万名P2P出借人:想离场还得忍受花式“收割”

腾讯创业 2020-09-17 08:30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腾讯创业” 选择关注公众号

创投圈大小事,你都能尽在掌握


腾讯创业 | ID:qqchuangye  


爱钱进的投资者历经报案、网络投诉,写信、打电话,直到“完全看不到希望。”爱钱进则对他们进行了一波又一波的花式“收割”。


作者 / 每日人物 王砚菥

编辑 / 钟十五 


还有两年退休的佟莉,从未想过自己的养老钱会陷在爱钱进这个头部P2P平台里。今年2月,她发现投在爱钱进的55万取不出来了。佟莉查阅借款人信息,系统显示部分人从2019年7月再无还钱记录。


拥有的专属客服回复佟莉:“受市场环境影响,资金活跃度较低,兑付比较缓慢,请耐心等待。”


此后的半年,佟莉历经报案、网络投诉,写信、打电话,直到“完全看不到希望。”


佟莉并非唯一的受害者。据北京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的数据,爱钱进2月未兑付的投资人数为37万余人,借贷额约270多亿。半年过去,爱钱进一直未发声。官方微博照常更新趣闻,出借人们在评论区嚷着“还钱”。


出借人们口中,爱钱进成了“赖钱进”。他们坐上一趟大巴,却不知何时才能到站。相反,爱钱进接连动作频频,在出借人们“下车”前,完成对他们的最后一波收割。


爱钱进公司前台


1

债权转购物币,商品价格翻倍,真假难辨


2018年,在银行工作的佟莉在爱奇艺刷剧时总能看到爱钱进的广告。上网搜索后,佟莉了解到汪涵代言了爱钱进,总部在北京,还是华夏银行的管存,“应该靠谱”。


当年11月,她成了爱钱进的一名出借人,两年来陆续投了13笔。此前,她投过厦门本地的网贷,以及多个汇中网这类成功转型的前P2P平台,均全身而退。


爱钱进是2014年成立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平台,主营P2P服务。据警方调查,借款人在爱钱进旗下的贷款APP“钱站”借款,信息导入爱钱进数据库,随后在爱钱进APP生成含借款信息的标的,投资人选择合适的投标。由于借款性质,投资人也被称为出借人。


汪涵曾给爱钱进代言过


据天眼查信息,爱钱进(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0亿元,上海榕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对爱钱进100%控股,其前身为凡普金科,2019年有借款人向黑猫平台投诉阴阳合同、高利贷、暴力催收等问题。


但这些佟莉当初并不知晓。“爱钱进前期使用感一直不错,与银行基金相比省心不少,利率达到9%至10%。”


每笔借款到期后,她都选择继续转投新项目,期间从未取出。直到2020年2月,佟莉发现钱取不出来了。她在爱钱进的账户里,除了近7万的总收益外,还有她投入的48万元。


爱钱进出借的流程图显示,出借人投资时,平台需要先匹配标的和债权,匹配成功后出借人可开始获利息。当投标服务锁定到期后,平台会自动发起债权转让,全部转让成功后,资金退回到出借人账户。今年2月,出借人发现爱钱进在未告知出借人的情况下修改了投标合同,不再承诺债权转让完成时间,不保障取回本金。


兑付困难后,爱钱进平台停止投标,意味着停止为出借人匹配新的借款。正常来说,出借人的投资到期前,如果借款人还钱,钱会短暂留在出借人账上,接着自动匹配新借款。只有匹配停止后,出借人才可提取未匹配金额。


直到6月5日北京东城区金融办叫停爱钱进未匹配前,佟莉提取10万后,账上仍有45万无法动弹。


出事后,佟莉一直瞒着家人,每夜难以入睡。疫情期间,患有焦虑症的佟莉独自在厦门,情绪濒临崩溃。


像佟莉一样取不出钱的出借人不在少数。2月底佟莉加入微信互助群,找到了难友。这里的出借人都在等着“下车”。


6月9号,爱钱进发布站内公告,表明已接入人民银行征信系统。给不还钱的借款人压力,这在佟莉看来,是一个好兆头。


但在接入征信前,爱钱进已悄悄开始了收割。上线天天商城,出借人通过购买商品,将手中债权转让给第三方,完成退出。


据了解,天天商城是一个类似京东、淘宝的网上商城,网页上有商品分类,有促销区。不同的是,需要将所持有的债权(包括本金和利息)兑换成虚拟货币“天天币”使用。


天天商城界面


一开始上线的商城,仅小额出借人可看到。5月,佟莉看到群里的出借人晒出“天天商城”截图,但她的APP界面中没有显示入口。进入6月,商城才向所有出借人全面开放。


商城里有陷阱。一位出借人达可称,当时一打开APP界面就会跳转商城通道。在最初试上线的二十几天,出借人必须一次兑换所有的债权。很多出借人没注意,几万甚至十几万的债权瞬间成了商城的虚拟货币,无法逆转。他们不得不去商城里消费。


佟莉经过权衡后,把最晚到期和金额最小的两笔钱4万元按照1:1换了4万个天天币。佟莉回忆,最初天天商城里的商品有限,大多数是日用品、化妆品、酒和珠宝首饰。一些品牌甚至设置了限购量,如纪梵希344元的小羊皮口红限量3支,欧莱雅425元的精华液限购3瓶。


并非所有的商品都可以用天天币,还需另加钱才能购买。如一瓶400ml的兰蔻爽肤水标价为“¥239+180币”。如果出借人将所持债权全部兑换成天天币,就可以升级为商城VIP,加的现金会相对减少。


为花掉这些天天币,佟莉买了各种品牌口红、面膜,施华洛世奇项链,甚至买了一套用不到的烧烤锅。她还买了六七千一套的茅台。群里的出借人有的还换了几箱大米,转卖折现。


购买的物品,也不是物有所值。到货后,佟莉发现许多商品的价格要比京东淘宝上的贵上几倍。6瓶装A50茅台,淘宝不超过1000块,而天天商城要6500个币。一个在京东卖200元的锅,需要600个天天币。


佟莉在商城购买的部分商品。受访者供图


至于商品的真假,佟莉更是无从判断。不过,她听说有的出借人买了一只阿玛尼手表,到货后发现是几百块A货,没有发票、没有证书,更没有售后。


两个月后,佟莉再次点开商城,发现上架了很多零食。此时,佟莉兑换的天天币仅剩13.65个。她也不想再兑换了。没找到想买的东西,又回到无尽的等待。


9月,佟莉与其他出借人交流得知,天天商城的名字已变成了“认真商城”。同样是兑换成天天币,兑换规则与天天商城相同,顶部的广告和售卖商品不同,取消了“限时特惠”。


爱钱进官方告诉每日人物,认真商城的债权收购方与天天商城不同,现为两个商城并行。


2

低折转让债权:五万变一万,车子没了


爱钱进收割之路没有止步于商城。


6月初,爱钱进又推出“应急折让通道”。出借人可以通过打折出售,将自己的债权转让给第三方。


爱钱进App上的应急折让通道界面


西安人葫芦是靠此下车的出借人之一。下车退群前,她和佟莉在一个微信群。2017年她将攒下买新车的7.9万投进爱钱进后,三年获利息1.5万。年前取出3.9万,剩下本息5.5万陷在其中。


葫芦回忆,和商城一样,折让通道是一步步出现的。最初只是一条公告,出借人有意向需要先联系客服,客服会发来带有链接的站内信,打开才能进入。葫芦也看到了折让通道,但她保持观望,并不急于下车。


之后的每天,葫芦看着不停更新的出借人群消息,各种骂平台骂监管,讲述取不出钱耽误治病、生活困难,真假难辨。


“越看越煎熬,工作都提不起精神。”她希望赶紧结束一切。等到折让通道全面上线后,葫芦却走上了与平台讨价还价之路。


爱钱进官博称,出借人可预先设定折扣比率。但选择权并不在出借人手中,第三方将会评估债权的未来还款预期,主要包括逾期情况、账龄周期,剩余期数长短等,三天内显示结果。但对债权收购第三方的具体信息,客服称无法透露。


葫芦一开始设定的是八五折,至少能把本金拿回来,但第三方没有通过。


7月底开始,她每天申请一次折扣,直至触碰到心理底线的五折。“那就等着吧,暂时不想再低了。”


几天后,葫芦接到一通自称爱钱进客服的上海电话,告知她债权经过估后申请三折可以成功债转。“当时特别气愤,三折我得亏多少啊。”葫芦说。在出借人群里,也有很多人接到了类似的电话,但回拨却打不通。


在出借人群里,还要提防混入的别有用心之人。一些互助群里私下加好友,以“有方法可以拿回钱”为由,哄骗出借人转账。为甄别出真正的出借人,进群的每一个人需出示爱钱进的资产截图。


同一时间,微博上有大量七八折成功下车的案例,并劝说大家“尽早脱身”。爱钱进APP论坛也出现相似言论。然而,讨要说法的帖子不见踪影,甚至无法发送带有“还钱”字眼的帖子。从8月19日开始,爱钱进官方微博彻底关闭了评论功能。


大约一周后,爱钱进的动作更进一步。葫芦的打折页面出现“建议折让”。平台方直接给出一个评估的折让值,每个出借人的估值都不同,她收到的是“四折”。当葫芦按照“建议折让”申请时,却显示“根据历史成交情况显示,建议您设置耕40%以下成功率更高。”


不久,她发现群里和自己金额差不多的出借人,都选择了一两折下车,心理发生了改变,觉得三四折也不算差。“损失几万块还能赚,每天把精力放在上面更不划算,不如直接退出算了。”


然而,设定的折让底线一再被突破。葫芦从四折开始,3.9、3.8一直减到3折,才“秒过了。”打折拿回来的1.6万,只够她“交个物业费,去几趟超市”,但葫芦内心感到一阵轻松。之后,她退出了出借人的群,“不再想这个扎心的话题,彻底和赖钱进划清界限。”


其实,应急折让通道对出借人来说,并不陌生。在此之前,爱钱进曾针对患25种重大疾病的出借人,开通“大病通道”。出借人急需用钱,可打折提取出来。出借人群里,曾有人申请了5折,但没有成功。


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杨兆全律师告诉每日人物,爱钱进公司单独和投资者进行和解,包括打折等方式,都是不合适甚至是违法的。


事实上,商城和债权折让等清退形式在P2P清退中并不罕见,和爱钱进同属北京地区的有利网与和信贷,分别涉及投资人16万和7万,都曾推出过类似的商城和折让。

3

未下车的坚持


葫芦说,折让下车的都是5万以内的小额出借人。手里握着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人选择了继续等待。佟莉曾在7月尝试申请过四八折“折让”下车,但没有通过,后来放弃了这条通道。


9月初,佟莉发现第三方给自己的“建议折让”已从四折变成了三折。不止她一人,群里有出借人至看到了一折,但尝试后三折下车了。


“这纯粹是抢钱啊”。出借人黄婷无法忍受低折扣,始终不愿以此下车。今年4月底开始,黄婷开始维权,但效果不大。


她和丈夫在湖北黄冈经营一家小店,有个2岁的孩子。2019年她经朋友推荐进入爱钱进。之后,夫妻俩最多五万,最少一万,陆续往里共投了28万。这些钱还包括父母给的嫁妆,他们本打算过两年买房子用。


投了11万的达可,在爱钱进出事后成为了出借人们的领头羊,从3月起在公众号更新汇总最新进展。她还建立了一个互助群,有条件的出借人参与线下维权,没条件的电话或网上投诉。


直到6月,黄婷才看到事情的进展。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爱钱进被北京东城区公安经侦部门立案侦办。此后,北京经侦部门发布全国协查通知到到各省市,出借人们可到当地经侦部门报案。


6月18日北京公安局东城分局经侦支队的全国协查发到各省,出借人可在本地报案。受访者供图


黄婷想过起诉,但律师告诉她,爱钱进被刑事立案后法院不再接受民事诉讼。天眼查显示,7月吉林省敦化市人民法院未受理一位出借人的起诉,理由是“民间借贷行为属于非法集资犯罪,应当驳回,将资料移交公安或检查机关。”


直到7月2日,#汪涵发声明道歉#话题让爱钱进冲上微博热搜,出借人一度有了希望。


黄婷所在的互助群里一片欢呼,吆喝着要把话题顶上榜单,连不怎么上网的母亲都特地发来新闻截图。黄婷想着,“这次终于该有交代了。”


黄婷发现,从她看到经侦协查到热搜的半月间,资金的债转速度确实加快了。但好景不长,等热搜下去,债转也越来越慢,整个8月才转完一天。两个月过去了,黄婷已经不指望今年能通过债转下车。她不明白,也没有人出来解释。


8月10日,100多个来自全国各地的出借人,聚集在北京的爱钱进公司和任买科技公司讨要说法,无果。之前,有16万在里面的北京出借人梁晨去了公司,门口有保安守着,没有预约凭证进不去。这次,黄婷因工作无法脱身没有去。两天后,她在群里收到了出借人去东城经侦询问进展的录音。


黄婷向每日人物提供了当天的录音。录音中,负责的警官表示,案件正处在按照刑事程序取证和侦破阶段。投资人们可以在当地的经侦部门报案登记。疫情期间,尽量不要聚集。债转缓慢的原因主要是借款人逾期不还。至于资金流向是否有违法违规,有待进一步调查。


出借人黄婷的折扣申请界面。受访者供图


据北京互金协会数据显示,爱钱进8月底有32万多投资人,比半年前减少近6万人。每日人物电话询问爱钱进客服,对方表示公司正在正常运营。当前债转到2月12日,但无法预计恢复正常的时间,正在全力催收,如有新进展会在APP和微博上公布。


如今,去往北京的出借人逐渐减少,但黄婷没有放弃维权。疫情后,经营的小店生意难做,除给孩子买吃穿用具外,能省则省。如果明年还无法回款,上幼儿园得找亲戚朋友借钱了。


佟莉现在觉得,“只有死磕到底一条路可走”,她仍有41万在爱钱进里。8月初,佟莉再次向专属客服询问进展时,发现已被对方取关了。


最近,佟莉又在商城兑换了价值一万的天天币,“我现在彻底失望了,能换的就慢慢换,换不了就放着呗。”


(文中佟莉、达可、黄婷均为化名)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新闻“哈勃计划”稿件,著作权归每日人物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免责声明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


END


你怎么看陷进收割之路的出借人?


欢迎评论区留言,与大家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