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毁长城

BetterRead 2020-09-17 08:53

“爸爸,再给我讲个塞尔达故事吧。”

塞尔达:荒野之息是我们全家玩的第一个也是至今最爱的游戏。起点高有好处,以后对别的游戏很难上瘾。朵拉以后接触到一些游戏,玩也玩,玩一玩就放下了。最近一年全家就处在苦等塞尔达新作的煎熬中,靠一起编塞尔达同人故事解闷。

朵拉,在海拉鲁世界里,有谁武功盖世,却被放在极度偏僻的地方,孤身一人,鬼都见不到一个,如果有任务也就罢了,但他没有任务,连看宝箱这种小任务都没有,却被要求走来走去巡逻,始终不得休息?

“是……Lynel?”

Lynel,也叫人马,是海拉鲁世界里除大魔头加伦外最强大的怪物。全世界大概有十来个人马,身形如山,武力极强,许多玩家认为,顶级人马甚至比加伦还强大。这可能不是游戏设定的初衷,但却是许多玩家与顶级人马战斗以后的真诚敬意。

可是,玩家知道,难道加伦就不知道?正是因为加伦知道,人马如此勇猛的战士,才会被放诸四方,闲置在各个角落。人马终生巡逻不得止,但巡逻的却完全不是地方。那些地方,不仅不是要道关隘,甚至刻意去找都不易找到。

海拉鲁世界中,怪物聚集之处,往往有重宝,或者有要道,至不济也有个宝箱。惟独人马不然,一身本领,什么都不守,全然虚掷。如果英雄林克不刻意主动艰难地寻找到他,他们就在那些个地方一圈圈走到老,走到死,连战死都不行。

“好惨。爸爸,人马为什么这样惨?”

还有更惨的。

孤独。

海拉鲁怪物总是成群结队,怪物不论大小,既跟同类结队,也有强弱搭配。只有人马孤身一人。同一时刻,林克永远只会面对一只人马,永远只与一只人马战斗。人马既没有其他人马作同伴,也没有其他怪物作下属。猛将无一兵一卒。

“这不是浪费吗?”

这不是浪费,这是流放(exile)。人马一族被加伦流放了,朵拉。

人马太勇猛,加伦不放心,把他们一个个分别放到最偏远的地方,要么在苦寒之地,要么在雪山之岰,要么在酷热极北。他害怕人马要是造反,他可控制不住。一头人马都那么强,十余头人马有多强,无法想象。

“为什么要流放人马?他们不是加伦的人吗?”

人马是加伦的人,也曾为加伦流血牺牲。你开启过塞尔达的记忆,在火山上,塞尔达和林克战后疗伤,镜头转向战场,人马战死了一片。那就是人马忠诚的证明。

但是,对帝王来说,忠诚这种东西不可靠,可靠的是实力,实力到了,忠诚可能就消失了。在加伦看来,猛将能用命,也能要他自己的命。他靠着人马打下海拉鲁世界后,以为自己用不着人马了,就把他们流放到远方。

“真没劲。”

加伦不光没劲,而且心理阴暗。

我刚才说,人马流放到各个角落,但其实不是全部,有两只人马始终在世界中心海拉鲁城堡里,我猜他们俩是人马一族的领袖,扣在海拉鲁城堡里,当作人质,迫使人马一族在远方乖乖听话到死。

两位人马领袖扣在海拉鲁城堡,各自软禁在一个碉楼里,平时不能出门,如果林克杀进楼来,他们就在这里与林克血战到死。

可是,人马是马呀,人马作战之地必须是疆场,那才是马应该呆的地方。要他们在小小的房间里作战,方寸之地怎么跑起来?

碉楼是人马的笼子,平时是折辱,战时变陷阱。

“人马不能跟林克合作吗?”

不能,他们一照面就要打。这是人马的命,也是林克的命。天注定。

“人马真惨。”

人马是惨,加伦也没好下场。他以为鸟尽弓藏时机已到,没料到英雄林克会醒来,在战火中成长,最终单剑杀上海拉鲁城堡之巅,加伦灰飞烟灭。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如果加伦惜才重才,将人马一族组阵成军,阵型摆出来,人马跑起来,纵横四海不在话下,林克何足道。

现在,只剩下笑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