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康美上演天地板,国资托管后不确定性仍大

猫财经 2020-09-17 10:19

去年轰动一时,靠财务造假冲上千亿市值的ST康美在昨日上演了“天地板”,复牌后止步9连板。

 

 

消息面上,在15日晚间,ST康美对于近日疯涨的股价发布了风险提示公告,康美实业、实控人马兴田等与易林投资签署的《表决权让渡协议》在内的多项协议尚未生效,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并且公司未收回94.81亿元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款。



另外,公告还指出,本次表决权让渡不构成任何意义上的股份转让、股份代持或委托持有且易林投资不对公司生产经营情况及资产负债情况进行承诺或担保。

 

或受此影响,9月16日,ST康美高开低走,上演了“天地板”走势,收盘报4.36元。

 

 

国资托管非接盘,

每年支付800万管理费股价上涨还要分成

 

ST康美之所以连续大涨,这背后正是市场对国资“接盘”的积极预期。自9月3日复牌以来,ST康美股价已经9连板涨停。

 

9月2日晚间,停牌已久的ST康美连发9份公告,其中备受关注的一件事是,公司控股股东康美实业拟将其持有的公司14.87亿股股份,对应公司29.90%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及提名和提案权等权利无条件且不可撤销地让渡给揭阳易林药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易林投资”)行使,而易林投资穿透股权结构后,其3个股东背后分别是揭阳市国资委、广东省国资委、广药集团。

 

 

具体来看,揭阳市城市投资建设集团由国开发展基金有限公司占股62.26%,揭阳市国资委占股37.74%;广东省金服股权托管中心由广东省国资委通过广东省交易控股集团有限公司100%控股;广州神农氏中医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由广州市人民政府通过广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100%控股。

 

不过不难发现,这个易林投资是国资专门为“接盘”康美药业而成立的。天眼查APP显示,易林投资成立于2020年8月18日,注册地在广东揭阳,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公司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

 


不过,虽然说是国资“接盘”,但是康美药业承担相关协议项下的收益、风险、损失、义务、债务等,易林投资并不承担任何责任。此外,为覆盖本次托管下的运营成本,康美药业每6个月须向易林投资支付人民币400万元托管费。

 

同时,康美实业及其一致行动人应当将其合计控制的康美药业股份的账面价值超出其合计控制的康美药业质押股份对应的债务总额的增值部分的33%作为奖励支付给易林投资或易林投资指定方,并在30日内支付完毕。

 

公告显示,本次托管的目的为助力公司纾困、维持公司生产经营稳定,不过就综合条款来看,国资并非义务救康美于水火,而易林投资不仅不需要花一分钱,还有每半年400万的保底收入,股价上涨还有额外收益。

 

 

旧帐还没理清,

新的年报监管函回复难产至今

 

2001年刚刚上市时,康美药业市值不到9亿元,到2018年,康美药业市值达到巅峰1390亿。

 

2019年4月公司突然‘暴雷’,近300亿元账面现金成为空谈,揭开公司造假序幕。

 

去年8月,证监会最终认定,2016年至2018年期间,康美药业虚增巨额营业收入291.28亿元;通过伪造、变造大额定期存单等方式虚增货币资金886亿元;虚假记载2018年年报,虚增固定资产、在建工程、投资性房地产共计36亿元。

 

事实上,自财务造假被调查以来,不仅实控人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公司经营业绩也是每况愈下。

 

最新的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25.17亿元,同比下跌69.05%;净利润亏损14.24亿元,暴跌1765.31%。

 

截至2020年6月底,康美药业货币资金仅有3.61亿元,而同期有息负债高达333.35亿元。

 

同时,康美药业还有其他应收款余额98.29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这其中94.8亿元欠款方为其他关联公司,这部分资金实际被马兴田控制的企业占用。

 

马兴田已于今年6月向公司出具《债务偿还承诺书》,拟以现金分期偿还占用上市公司资金94.81亿元。按照偿债安排,马兴田将于2020年底前以现金向公司累计偿还10%款项,在2021年底前偿还40%,于2022年底前偿还全部占用资金以及按照同期银行贷款基准利率计算的全部资金占用期间利息。

 

另外,半年报还显示,公司存货账面价值高达311.27亿元。而这些资产盘点难度大,再加上此前财务造假的前科,其真实性也非常令人担忧。

 

在2020年8月18日的股东大会上,康美药业新任董事长马兴谷说,自己今年6月底才接手公司,还有很多情况需要了解,比如了解这300多亿存货所在仓库的位置、有哪些品种等,是接下来工作内容的一部分。据了解,马兴谷正是造假的始作俑者马兴田的亲弟弟。

 

目前,康美药业主业经营前景难言乐观。更重要的是,能否走出困局,重中之重仍是如何厘清之前的财务“隐雷”。

 

上述包括关于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在建工程、医疗器械存货等等问题都是监管关注的重点,在8月份ST康美被上交所出具2019年度报告信息披露的监管工作函,不过回复已经一延再延难产至今。

 


不可否认,国资的介入与调整,对ST康美维持生产经营稳定以及投资者的利益来说都是一件好事,但并不意味着就可以安枕无忧。比起国资托管,或许现在更重要的是把之前的烂摊子先理理清楚,比如现在300多亿存货的真实情况。从16日市场传递出的信号来看,似乎更多了些理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