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虑的分量?算得清的

瑚琏少年 2020-09-17 10:39

四年前,当时做出了房地产阶段到顶的判断,所以亟需转型。“转型”是一个客观精准的词,不含什么情绪,事实上,当你的人生基本盘和信用都放到一个事上,眼见的路越来越窄,当时的处境就像带兵征战的将军,连续的打了很多年的胜仗,很多人的身家和信任压在肩上,而你却觉得前方的路会越来越难走,趁胜进攻是符合人性的,战略撤退却需要莫大的勇气和决断。

问题是仅仅一个判断,房产真的没法操作了吗?即便房产不做,那该往哪里转移?战略撤退要有战略,前方一片迷茫该怎么办?

所以当时的情绪是实实在在的焦虑。

“焦虑”如今好像很流行,大家动辄焦虑,实际上更精确点说是对未来不确定的迷茫,而“焦虑”是对机会成本的清晰认知,当时我自己和客户在北上共计百余套房产,那就是我焦虑的真实分量,庙算清晰,决策相对的就十分果决。既然前路未明,“先为己之不可胜”,先撤退、再寻路,所以才有半年之内逃亡一般出清所有房产,每出一套,焦虑会少一分。

庙算清晰,步步为营才能从容不迫,是抗焦虑的唯一途径。

后来找准科技的方向,这些年跨阶虽然极其辛苦,但战略清晰,都是执行层面的困难,有挫败、有痛苦、有沮丧,唯独不会焦虑。

17-19三年布局,总体顺利,20-24五年收获期,同时我会构建以文化和教育为根基的系统和圈子,来承接五年之后的资源,如此才能稳稳当当的渡过五年之后的量级攀升。

一切都很顺利,我都做好了读书带娃搞文化的准备,一场疫情打破了所有的谋划,还是以一种五光十色但暗藏杀机的方式。

20年过去大半,我们每个月都在见证历史,美国被迫大量放水以缓解自己在疫情面前极度糟糕的应对,08年以来,全球已经持续不停的放了12年的水,如今美联储又是不管不顾的泄洪,造成天量的热钱全球范围内追寻安身之处,差不多点的资产都成为了热钱慌不择路的容身之处。

大半年以来,一帮朋友全部身家暴涨,不是赚一笔钱而已,而是全副身家、大体量的暴涨,我充分布局的科创板也成了容纳热钱的蓄水池。本来的估算是15%的成功概率,这样复利叠加,五年也能有近百倍的收益,这样我就有足够的时间做足准备、从容应对。但现实发生的成功概率提升了好多倍,我还没兴奋了多久,就猛然意识到和四年前的处境一模一样,大胜,但前方的路在极速变窄。

于是冷汗淋漓,出离的焦虑,如今掌握的资源是四年前的多少倍,同样的,焦虑就是四年前的多少倍。

普通人逆袭一靠国运大势,二靠巨头疏忽难以兼顾。科创板就是这么一个机会,如果没有疫情,竞争有限,很多巨头还没有来得及盯上这里,但这场疫情相当于打醒了还没意识到机会的巨头,于是蜂拥而入,同等条件下,资源多的就是能有绝对优势,于是差距被迅速拉开。比如我涨了五倍,而王兴只涨了一倍,看着好厉害,然并卵,人家从90亿美金涨到了200亿美金,量级的碾压是没有还手之力的,而这种能容纳那么多水的机会极其稀缺。

现在你理解我的出离焦虑了,按照原计划,三年就能拉近距离,五年差不多就能并驾齐驱进入下一个角逐场,但如今眼睁睁看着一批巨富普遍攀升,且优势更大,越来越不可逆转。

如今只能是在文化和教育领域,结硬寨打呆仗的深扎下去,以十年为基本尺度,把时间当做壁垒,是唯一可以用功的地方。

823/1095天(2020-9-16):
饮食:早:牛奶;午:蔬菜羊肉;晚:牛奶
锻炼:八段锦15分钟,瑜伽30分种,步行10000,搏击训练
睡眠:11.25-6.15(1小时59分钟深睡)
体重:144
读书:《读毛泽东札记》
《大汉帝国在巴蜀》
见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