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龙主要骂的是沈梦辰吗?

为你写一个故事 2020-09-17 10:40

我是一直到“张小龙道歉”,才看到张小龙大骂湖南卫视扶贫节目的视频的。


注意,这个张小龙是公务员考试APP粉笔网的总裁,而不是微信创始人张小龙。


在这个视频里,粉笔网总裁张小龙看起来像是是喝多了酒,然后一通大骂。

 

全长2分47秒。

视频现在腾讯里已经没有了所以没办法贴上来,但是仅从文字版,也能看出来当时他情绪有多激动。

 

张小龙在视频里主要讲了几个信息点:
 
①《青春在大地》造假。

 说这个节目讲起来是和扶贫相关的节目,但其实里面全都是靠剪辑让人落泪,反映的根本不是真实的扶贫情况。

用他的话来说,这节目是在“对领导宣传”。
 


②粉笔白花了1000万给这个节目。
 
说粉笔网花了1000万的费用在这个节目里做赞助。

他上节目的时候,也用心准备了1个多小时的演讲,讲和扶贫有关的内容,结果最后只播出了十几秒。
 
③沈梦辰整容且耍大牌
 
说沈梦辰曾经对要单独合影的村民爆粗口,且本人整容严重。

这些指控直接、严厉,而且似乎因为他喝了酒,反倒被人认为是酒后吐真言。

所以愤怒的网友,纷纷去张小龙微博下留言表示支持。
 

同时,怒气冲冲地跑去湖南卫视、《青春在大地》、沈梦辰三个微博下质问。
 

甚至王思聪也点赞了这一段视频:


于是更让许多人笃信张小龙讲了真话。

一家年营收数亿的大公司总裁亲自下场怒骂:


超级大网红王思聪亲自点赞。

以及大量网友的转发支持,让许多人以为这件事最后一定会得到一个答案,至少应该得到一个完整的回复。

然而没有。

没多久,张小龙的微博账号显示“该账号因被投诉违反法律法规和《微博社区公约》的相关规定,现已无法查看”。
 


曝光过张小龙视频的博主的视频也看不到了。


而博主自己说:


视频不是我自己删的。

 

更让人诧异的是,在一段时间内,就连粉笔网的微博也无法评论...正如上面博主所说,那段视频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在我们的互联网上。

不是号没了,就是内容没了。

只留下沈梦辰的回应:

“我不是这种人,会真相大白的。” 
 
 
 

接下来,全网的舆论开始往奇怪的方向飘去。

比如你现在去微博搜索“张小龙”,显示的是“沈梦辰回应”:


搜索“王思聪点赞”,出来的是“沈梦辰耍大牌”



甚至有一大堆娱乐号,专门搞了个话题,叫#沈梦辰耍大牌#,然后让人投票,到底是相信张小龙还是沈梦辰。


沈梦辰的粉丝团,更是下了战场,用饭圈那一套,准备开始“反黑”:


还有许许多多网友指责张小龙营销失败,失败的根源源于从内心不尊重女性权益。
 
因为在他关于沈梦辰的那段话里,十多秒里足足出现了5个脏词。
 
“害,屌癌大国,就喜欢骂女人。”
 
网络女权终于也把这件事扯到了“荡妇羞辱”。
 

有人提到他工作的时候,喜欢说不尊重女性的黄段子。
 
“声音也跟老阉鸭子一样,难听。”
 

(“阉”字本形容太监一类,用在张小龙身上,其实是人身攻击他“不男不女”,最终还是在刻意拉动男女对立。)

还有人把他之前的黑料给挖了个底朝天:

比如,张小龙之前说过伤害民族尊严的话,屁股不正。

2018年张小龙写了热文《交税8000万,孩子在北京不能上学》。
 
8000万税收直接揽到自己一个人头上,就很夸大其词。
 
说张小龙的文章引起了“众怒”,因为只是站在非京籍的人立场说话,无视北京人的感情。
 

百度作业帮与小猿搜题互相抢市场过程中,张小龙多次微博评论,他被百度告上了法庭后扬言:
 
“百度要来告我,索赔1000万。这个钱对我来说,怎么说呢,中等意思吧。”
 
败诉了,他就道歉。
 
在这里,一些支持沈梦辰的人就说他从来都是个怂包。
 
2014年,他又戏谑“考公务员就像傍大款:一劳永逸”。
 

也曾坦言自己就是为了赚钱,不是做公益,甚至用“我就是一妓女”来作比。
 

所以这次怒怼湖南卫视,不就是为了蹭热度吗?

真的是利欲熏心,什么都干得出来。

凡此总总,“猥琐素质低、只会打嘴炮、一心只要钱”的标签打在了张小龙身上。

 
他不是一个“完人”,甚至都不是一个“好人”,所以他说的话就有问题,所以有问题的他的话里有问题的当事人其实没问题。
 
这还不止。
 
他们发问:为何这样内心扭曲的人,在教育行业顺风顺水?
 
在他们眼里,张小龙这次将对女性的物化推到了高峰,可以和之前俞敏洪说“中国因为女性的堕落而堕落”相提并论。
 


把矛头直接调转到了整个教育行业。
 
言外之意,教育行业怎么都是这些斯文败类?这些斯文败类交出来的学生会不会又是衣冠禽兽?
 
网友们多点开花,把情绪宣泄在对张小龙个人私德的攻击上。
 
一套“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提出问题的人”的典型逻辑。
 

总之水被搅得越来越混。


甚至湖南卫视自己的工作人员,也PO出了沈梦辰和张小龙以及和村民的合照,发问“耍大牌?拒绝与村民合影吗?”


似乎要帮沈梦辰证明清白,却完全忘了张小龙的视频里,本来就是指控沈梦辰只照集体照,不照单独的合照。
 

所以,一阵快感之后,还记得早先说的张小龙视频里发怒的三个点吗?
 
《青春在大地》假扶贫。粉笔白花了1000万给这个节目。沈梦辰整容和耍大牌。
 
最轻微的点就是沈梦辰,可现在的视线全在这里了。

但问题是,张小龙的指控,真的主要在骂沈梦辰吗?

让我们再回到这个视频里说的话,仔细看看。

会发现他30%的内容在说发生了什么事,30%的内容在说节目是假的不要信,30%内容在说粉笔网是傻逼。

剩下10%的内容里,至少还有一半内容,是在说他张小龙自己是个傻逼。

 
沈梦辰该不该被人身攻击?
 


沈梦辰到底有没有整容?
 
沈梦辰到底有没有让村民滚?
 

沈梦辰三问代替了张小龙三怒。
 
所以最重要的主题——湖南卫视究竟有没有假扶贫,张小龙又为什么说湖南卫视在作秀——始终没有回答。
 
至今没见湖南卫视、《青春在大地》节目出来澄清。
 

只有大家在张小龙与沈梦辰谁对谁错上争论不休。
 
次要矛盾战胜了主要矛盾,这很不科学。

热搜没了;怒骂的视频没了;控评;最重要的问题不回应;全部都在讨论沈梦辰二三事。

让人不禁怀疑,这是不是在转移视线。

其实转移视线的动机也比较明确,因为比起明星整容、耍大牌,“扶贫作秀”是一个严重得多的指控。
 
扶贫是红线,是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本工作。
 

而“扎扎实实,不要脱离实际”这一要求,是做好扶贫这项基本工作的基本准则。
 
2018年8月,作为国家贫困县的江西莲花县开会,美其名曰应对国家脱贫摘帽验收检查。
 
但是县委原书记刘乡在会议上公开总结了4条迎检“过关诀窍”:人为控制抽检比例、提前规划迎检路线、电话查访确保百分百满意率、配齐旧用品避免“穿帮”等。
 
这就不是“过关”,而是“逃票”了。
 
最后她还是穿帮了。
 

人民日报专门刊发了评论,认为:造假是扶贫工作中的毒瘤,是不可逾越的红线。
 
CCTV-2《经济半小时》报道过,吉林省洮南市的富裕村修了很多以蓝色彩钢板为屋顶的砖房,崭新的新房子里面竟然是旧的土房子,甚至墙开裂,墙体下沉。
 

四川达州的异地扶贫搬迁中,许多签字的村民从来没有享受过帮扶措施。
 

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原审计局副局长黄大健,利用职务之便骗取扶贫资金,扶贫工作变成了“摇钱树”。
 

上面这些肇事者都受到严重处理。
 
弄虚作假、官僚主义是扶贫的的最大“拦路虎”,我们国家对扶贫造假“零容忍”。
 
很多地方都出了自己的“纪律红线”为来把关。
 

一旦越线,严惩不贷。
 
脱贫攻坚战以来,到2018年初,国务院扶贫办已经查处了作风和各种问题的案件6万多起,处理人数8万多人。
 

关于扶贫,我最深的印象,是之前凉山“悬崖村”的事情。 
 
悬崖村与世隔离,走向外界的路只有一条梯道,所以叫“悬崖村”。
 
几乎垂直的两条相连的藤梯长度约100米,也就是攀爬百米才能进村。
 

走在这样的梯道上,脚都是麻的。
 
更恐怖的是,没有藤梯的崖壁。

 

就在这样的天险中,孩子们甚至要独自上学。


除了奉献的干部以外,基层一线工作人员的艰苦也是不遑多让。
 
有了这么多无私的辛勤工作,这才让“悬崖村”一样的乡村慢慢搬迁脱贫。
 
其实全国各地的扶贫都差不多,都是在和天险、地势等作斗争。

 

毕竟就算科技再发达,也很难顺利克服大自然的力量。
 
都是在拿人力,甚至生命换一次致富的机会,许许多多人都做着以前焦裕禄和杨善洲做的事情。
 
所以,如果真的是只出境十分钟的明星,只通过剪辑的煽情,将被扶贫的老百姓“感动”得热泪盈眶,那对得起拿自己生命换别人美好明天的工作者吗?
 
我们暂时无从得知这次事件上是否真的存在假扶贫问题。

但有人提出问题,还是应该尽量去面对问题,而不是转移话题,这样问题才不会越来越大。

不是吗?

 
-END-

欢迎关注
周周有抽奖


【推荐阅读】


吃火锅调三碗小料,也需要你暗访监督吗?


美国队长这件事,我们还可以思考什么?


四天三夜,我骑马穿过了半个呼伦贝尔大草原


回复晚安
可以看到一篇“性瘾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