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儿写了篇批判【美版花木兰】的稿子,结果收到了许多批判,说我歪曲女权。 说实话,对于美国式女权我懂得不多,对中国式女权却知之甚深。抛开妻管严、丈母娘、妈宝男这些传统话题,上升到极高层面,曾有一位香港小演员,因某种机缘巧合,掌握了众多大员的升迁。 想到那些平日里威风凌凌的男人们要穷尽办法走一位小女子的门路,走完之后恨恨然,说不定晚间要偷偷重温她的经典影片。这其中的滑稽荒诞,让我忍不住要再开启金瓶梅学术研究系列了。 等我闲下来,这个周末,不见不散。

混沌天涯客 2020-09-17 11:49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