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的求职面孔

冰点周刊 2020-09-17 12:00



从今年4月开始,西安理工大学摄影专业的本科毕业生韩佳龙在导师李小舟和朋友们的帮助下,先后走访了陕西的西安、延安、榆林等12个区县市,拍下不同学校、不同专业的55位毕业生的求职之路,完成毕业作品《2020春天的我们》。

在这组照片中,有人遗憾地改变了原本的就业计划,谋求新出路;有人坚持自我,在创业路上辛苦奔波;有人暂时找到一份不是很喜欢的工作,却仍积极为未来作打算……时至9月,随着各地高校陆续开学,秋招临近,新一届的毕业生即将踏上求职之路。




4月4日,陕西省咸阳市,2020届本科毕业生贺毅站在咸阳湖畔。为了能留在实习的公司,他从延安老家搬来咸阳,在工作地点附近租了房。今年高校毕业人数创历史新高,加上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毕业生面临着更加严峻的就业形势。


韩佳龙 摄影写文

4月一个无风的下午,西安理工大学机械制造及其自动化专业的2020届本科毕业生贺毅站在陕西咸阳湖边一处空地上远眺。随着毕业日期临近,班级群里有关就业的话题也出现得越来越频繁,让他产生了一丝焦虑。为了能留在实习的公司,贺毅从延安老家搬来咸阳,在工作地点附近租了房。平静的湖面如同一面镜子,反射出附近高楼的倒影,自上而下地“压”在他的头顶,如同疫情之下,向将要踏入社会的高校毕业生袭来的就业、生存等现实问题的缩影。

据统计,2020年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共有874万人,与去年相比增加了40万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不少企业用人需求降低,今年的毕业生面临着更加严峻的就业形势。有媒体报道,人力市场对应届高校生的需求同比下降22%,相当数量的企业在春招季收缩甚至取消了招聘名额。据8月13日智联招聘发布的《就业困难大学生群体研究报告》显示,直至今年6月,平台上仍有26.3%的2020届毕业生在求职。

4月25日,陕西省延长县,2020届本科毕业生易晓洁站在山坡上,背后是她家所在的县城。受疫情影响她待业在家,投了很多简历都没有回音。她希望能够早点工作,减轻家里负担。

4月26日,陕西省绥德县田庄村王家坪,王明珠坐在爷爷家的窑洞前。她目前在县里的一家美术培训机构当老师,“我真的不喜欢现在的工作,以后有机会再换吧。”

4月8日,陕西省米脂县,刘书惠站在曾经的学校前。她今年准备考研,一方面是等疫情结束一切都回归正常,另一方面是觉得研究生会比本科生更容易找到心仪的工作。

4月27日,陕西省绥德县,李玉蓉站在2017年绥德特大洪水灾害中冲毁的汽车废墟上。3年前,还在读大一的她亲历了家乡的这场洪水,“经历过生死,就业的压力其实不算什么。”她最终决定出国读研,已经被马来西亚一所大学录取,现在全球疫情还没有稳定,她10月份开始在家上网课。

4月20日,陕西省礼泉县,自动化专业的韩曦在家中。在疫情未暴发前他准备去大企业从事硬件电路设计方向的工作,但是现在有关企业大都减少或取消了新的相关就业岗位。

4月28日,陕西省绥德县,音乐教育专业的吕好南坐在家门前。面对今年的就业困境,他说:“做好准备,也没法怨别人,优秀的人不缺工作。”现在他已经成为绥德县一所小学有编制的音乐老师。

4月28日,陕西省米脂县,任月坐在老家的巷子里。她是一名外交学专业的学生,“去年秋招时没怎么上心,想着大多数公司都是春天才开始招聘,现在春招直接取消了,投递简历没有回信。”

4月24日,陕西省延安市,康佳璐在清凉山上。她本想毕业后去北上广一线城市发展演艺事业,却被疫情打乱了计划,只好暂时留在家乡,做一些小短片的拍摄工作。等到疫情稳定,她还是想去大城市发展。

面对工作岗位的大幅度缩减,许多毕业生不得不对未来的计划作出调整。渭南师范大学地理科学专业的本科生刘书慧本想应聘小学或初中的教师岗位,但受疫情影响,学校的招聘面试与考试一拖再拖,这样的大环境下她开始着手准备考研。她坦言:“本科竞争压力太大,研究生还是比本科生更容易找到心仪的工作。” 

服装与服饰设计专业的毕业生李添则打消了去一二线城市打拼的念头,决定留在老家陕西榆林工作。如今,他在榆林市的一家美术培训机构当老师,每月收入在4000元左右。虽然和一线城市“没法比”,但李添觉得,在榆林生活成本相对低一些,生活节奏也更慢、更自由。

1999年出生的任昊在大学期间一直是学校航模队的骨干,他原本计划毕业后在一所小学里当名航模老师,将爱好与工作完美结合。

今年年初,在进行了一段时间的预代课后,学校却没有再联系他。任昊只好改变就业方向,通过网络投递简历和线上面试,最终与一家负责企业文化宣传的传媒公司签订了合约。令任昊没想到的是,他竟“误打误撞”地在这里圆了梦——公司在了解他的经历后让他负责航拍的工作,还专门给他配了一台无人机。

4月20日,陕西省礼泉县,韩柔在自己的房间中。因为疫情还不能返校,她只能在家里通过线上投简历的方式找工作。


4月4日,陕西省咸阳市,会计专业的张玉在短租房中。她因为实习在外面租房住,”我不知道我实习结束后能否留下继续工作。“


4月22日,陕西省西安市,杨梓晗在家中。“很烦躁,但是我相信一切都会好的,工作就看情况吧,积极面对,有合适的就上班。”


4月22日,陕西省西安市,赵晨光在家中。 他是一名产品设计专业的学生。“ 十几份简历投出去了,回信的寥寥无几,只能等待。”


9月6日,陕西省西安市,张莹在出租屋里看书备考。她在一家英语培训机构教课,疫情期间工资只有平时的四分之一。目前她有了新的职业规划,打算报考今年10月的语文教师资格证考试。


4月11日,工程管理专业的包磊在临租房中。他为了毕业设计从新疆来到西安,打算等考研成绩出来再做找工作的打算。

在严峻的就业环境下,也有一些年轻人依然坚持自己的职业选择。今年春天,突如其来的疫情让西京学院护理专业的毕业生韩柔第一次对自己所学的专业产生了犹豫。她时刻关注疫情的发展,当在网络上看到援鄂医护人员挥泪告别家人、奋战在抗疫一线的报道时,开始的恐惧渐渐转变为感动,以及对自己所学专业的荣誉感。如今,韩柔成为西安市一家新冠肺炎疫情定点治疗医院的护士,虽然工作忙碌而辛苦,但她觉得非常值得。

西安理工大学摄影专业的毕业生程嘉豪大三时就跟同学合伙创办了一家影视文化公司,随着疫情暴发,一切都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他的创业公司也受到不小的打击。好在高校的创业孵化基地为他们提供了免费的场地,每月只有1000元左右的水电物业开销,即使没有收入也无需投入太多成本。随着疫情防控常态化,西安旅游业逐渐复苏,各大景区的宣传需求增大,3月底,程嘉豪接到了不错的业务订单,公司也撑下来了。

6月5日,陕西省西安市,师雨欣坐在学校教室中。她今年考研失利,决定继续备考,明年“再战”。


6月10日,陕西省西安市,程嘉豪坐在学校宿舍里。今年上半年,他一边准备毕业设计,一边运营与朋友合开的创业公司。


4月16日,陕西省西安市,美术学专业的阮倩坐在封闭的学校后门前。“春招取消了,线上招聘没人回应,就业太难了。”


4月25日,陕西省延安市新城区,播音主持艺术专业的刘笑站在一处正在施工的楼盘前。他目前从事兼职工作,很多企业说他的简历与应聘岗位不匹配。


6月22日,陕西省西安市,油画专业的宋杨泽宇。“疫情对就业确实影响大,但是我比较佛系,一切尽力而为,成败在天。”


4月7日,陕西省西安市,李浩宾在一栋写字楼的天台上。他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创业公司,做文化传媒方面的业务。“疫情对我们这种大学生创业的同学来说压力非常大。”

面对今年特殊的就业环境,大多数毕业生并未陷在困境中止步不前,而是快速调整自己,重新寻找定位,探索更多未来发展的可能性。

英语教育专业的毕业生张莹从2019年年初就开始在一家英语教育机构教课,疫情期间,她的收入一度只有此前的四分之一,只能勉强维持生活,这让她对人生有了新的思考和规划。为了让自己今后在就业市场里更有竞争力,她打算报考今年10月的语文教师资格证考试。张莹说:“人生就需要不断有新的更高的目标,生活才会充满动力。虽然现在很辛苦,边工作边学习,但我知道还有更好的未来在等着我。”

(图文来自中国青年报视觉中心)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出品
微信编辑 | 陈轶男
觉得好看请点这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