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舌电影,在抖音的乘风破浪

浪潮工作室 2020-09-17 13:25


广州市越秀区的丽丰中心,在高楼林立的市中心看起来并不突出。站在楼上就可以看到广州小蛮腰,珠江新城的高楼就在对面。相比之下,这栋楼反而容易被人们匆匆走过而忽视。


但位于这栋大楼里的毒舌电影,却是新媒体行业中最不容忽视的一家公司。


成立的5年间,他们搬过3次办公室,从最初几个人的小团队,到现在170多人的中型公司。已经是影评行业无可争议的TOP1。


人们的印象中,毒舌是做电影的,所以关注毒舌的人也往往是影迷。


而事实上,一些此前没有关注过毒舌的人,正在抖音上开始知道毒舌。


在外人看来,这是一个顺理成章的成功故事——已经成名的自媒体的账号,换到另一个平台,同样鱼如得水,迅速发展起来。


只是对于毒舌的年轻人们来说,这个故事并没有那么理所当然。


新媒体行业流传着一句话,KOL换平台,堪比换行业。


七个年轻人,在抖音重塑了毒舌电影。



“现在的目标是超过陈赫”



毒舌电影的办公室里,每一个小房间都用电影命名。


直播间叫《楚门的世界》,电影放映室名字叫《盗梦空间》,会议室叫《瑞文戴尔》,而健身区和饮食区,则叫《搏击俱乐部》和《饮食男女》。


在饮食区的桌前,可以看到窗外的广州小蛮腰


在“搏击俱乐部”旁的一整墙柜架上,放满了毒舌这几年拿到的各类奖项。


第一次来到毒舌电影的公司,你可能会觉得这是一个过于松散的团队。上午十一点,办公室里还只是零零散散地坐着二三十个员工。


而实际上,这是一个庞大的正规军:正职员工就有170多人,加上实习生有200多。其中专职做内容的员工就有100多人。


不断有员工来到办公室,中午,大家会在“饮食男女”里吃饭、聊天。


毒舌电影办公室里有很多的电影元素


苏菲是毒舌CEO何君的助理,她常看见有同事穿着拖鞋短裤来上班。这里的工作氛围比较开放自由,何君是整个公司唯一拥有办公室的人,用来接待必要的商务洽谈。


毒舌电影抖音团队,就坐在开放式的办公空间里。


2019年,在毒舌的高管会议上,何君和同事们确定,下半年一定要做抖音。


她说,这是一个“用脚想都能想得出来”的决策。


讨论的不是要不要做,而是什么节点、抽出什么样的人来做。


“能做好这件事的只有我的co-founder,只有他能做这个事情,而不是我们随便派出一个小分队来做。”


何君说的是陈植雄,毒舌电影首席内容官,也就是毒sir。


毒舌电影大部分内容都由毒sir把控,他对内容也早有一套成熟的方法论。


当时,毒舌公众号的的主干团队已经能保持稳定高质的输出。决定做抖音之后,毒sir用了一个季度的时间,把原有的图文业务的培训、管理交给年轻人。


在2019年的第四季度,毒sir开始完全投入到抖音中。


在毒舌电影的抖音号上,明显可以看到这样的变化。2019年8月的更新极不稳定,剪辑也相对粗糙,9月10月甚至停更了两个月。


毒舌抖音团队是在2019年11月才成立的,到现在也只有七个人。但他们做出的成绩,却是其他初创团队难以匹及的。


今年1月23日,毒舌电影以《埃博拉的故事》登上抖音热点榜第3,2月10日《穿山甲:被捕杀最多的动物》登上热点榜第6,一个半月增粉300万。


目前毒舌电影的粉丝超过 4000 万,近 90 天涨粉 1000 万+,累计获赞7.3亿,视频点赞量经常过百万,成为了抖音娱乐垂直内容的顶流。


对何君来说,这还不够。她说,年初定下的目标,是一年内达到粉丝3000万,没想到半年就达成了。他们给今年年底定下的新目标是,超越抖音粉丝最多的明星——陈赫。



“我现在很少批评人了”



在2019年底才入局抖音,很多人一开始并不看好。


2019年,抖音上已经有粉丝千万级别的电影大号,这似乎早已是一片红海。


毒舌给抖音号提出的目标,是“第二年做到全抖音第一”。


要完成目标,意味着他们要从零开始,一年至少涨粉2000万。对于没有深入涉足过短视频领域的毒舌来说,这相当于全新的事业。


“这个目标也让一些人犹豫并离开,但留下来的人就这么死磕过来。”


何君坦言道,当毒舌团队决定要做抖音时,“对怎样做好电影短视频并没有认识”。当时抖音上最多的还是混剪类。


毒舌尝试过用做公众号的经验来做短视频,他们发布过一期讲韩剧《王国》的视频,第一次尝试用夹叙夹议的方式讲,但效果一般。


“事实证明当时的抖音用户还是更倾向你完整高效地给出一个精彩故事。他们不怕剧透。故事是主菜,隐喻像甜点。”


在经过几期的摸索和试错后,他们才确定,在抖音做视频的主要方向,是讲好一个电影故事。


现在的毒舌抖音号上,你可以看到每部电影都用三段短视频讲解,极少数用了六段短视频。每段一两分钟,快速讲解一部电影的主要情节——尤其是故事的结局。



而现在,这一模式也基本成了在抖音上做电影解说的标配。


中国有数以万计的人在做影视拉片,为什么“毒舌”能在这么短时间迅速登顶?毒sir说,这一定是在别人看不到,做不了的地方下了功夫。


“这种功夫简单说,就是反复捶打,持续输出一种标准,并追求更高标准。”


一条2分钟的视频,光是文字脚本,就需要打磨十几遍甚至几十遍。


苏菲有时候早起看公司群,发现两三点有同事发脚本文案的修订版,文件备注的版本,已经到了第八九十版。


毒sir也跟何君说过,团队的同事追问他一个稿子的反馈意见,会一路跟着毒sir,不断问细节怎么修改,追到男厕所。


做抖音的团队是毒舌年纪最小的团队,基本都是应届生。2020年,毒舌开启了校园招聘,以几乎是百里挑一的标准,遴选出了做抖音的团队。


这些年轻人,不仅要学习怎么写脚本、写分镜,还要懂视频剪辑、配音。只有这样,文字内容和画面内容才能做到统一。


毒舌电影的书柜,摆放着各种和电影、新媒体有关的书


在旁人看来,毒舌采取的是一种近乎严苛的培养方式。不仅要新人快速熟悉视频生产的整个流程,遇到问题也常常是叫到电脑前直接批评。


这个语句到这里就停了,为什么你镜头还多了一秒。我们会对这些细节非常在意。


怎样呈现出更好的视频语言,也是毒舌团队遇到的主要困难之一。


在一两分钟的视频里,一秒的画面出现问题,都可能给观众带来不好的体验。


毒舌抖音号的编导heykids非常关注视频的每一帧画面。


很多电影会用一些恐怖或者血腥的画面和情节,来增加电影的氛围和张力。可对于抖音上的一些未成年受众来说,这些内容会让他们感觉到害怕,甚至出现不适的观感。


因此,heykids和同事在做一期视频时,要花很多时间,一帧帧地选取合适的画面,既保证有好的镜头语言,又能够精准地传达出电影故事。


毒舌电影的同事正在剪辑视频


原来做文字内容的经验,并不能完全套到抖音上来。抖音的用户更加年轻化,短视频的内容表达也更加直接,由于用户和内容属性的不同,抖音平台的审核机制也就更加严苛、对用户负责。


在电影中有些镜头语言和表现手法,在抖音却行不通。毒舌需要跟抖音方面去沟通,不断地熟悉这个平台的标准和风格,也寻找合适的画面、角度和尺度。


这些不断地尝试与试错的经验,都成了团队共同的记忆。苏菲回忆刚刚开始做抖音的时候,大家都很急躁焦虑。


一开始都不熟,没有做过,能看到毒sir挺急躁的。新人还是挺能承受压力的,不停地被人批评。sir现在的脾气好了很多。


毒sir评价这群年轻人是:


“一帮自驱力极强,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狠人。”


当再问他会因为什么事情批评同事,他说:


“我现在很少批评人了,鼓励居多。”



“抖音上的人没那么在意剧透”



从公众号的电影第一ip,到抖音上的电影第一ip,其间跨越的不止是两个APP,更是两套内容法则。


毒sir印象最深的一期视频,是发布于1月25日的《勇往直前》。


这是他们第一次意外拉爆一部“正经电影”。


之前,毒舌的选题标准是“脑洞,搞笑,反转”等关键词。但在一月下旬,疫情爆发初期,许多网友春节只能呆在家,心情抑郁。


“所以我们想拉一部曾经燃过自己的电影。初心是给大家一些力量。”


《勇往直前》取材于真实事件,讲述了消防队为了救援山火不断寻找办法,甚至牺牲生命。人们在这期视频中看到英雄的赞歌,更看到对抗灾难的勇气。


“不论如何都是痛苦的灾难,但他们又无可避免地产生凄苦的希望,这是煎熬上的煎熬。”


有观众在留言区摘录下毒舌的解说词,说这是他印象最深的台词,一定是经过精心打磨。


这期视频在抖音上大爆,三期点赞量破500万,播放量破亿。


实际上,经过不断地试水,毒舌抖音号与公众号在内容取向上已经截然不同。


进入毒舌电影的办公室,最先看到的还是“Sir电影”


在毒舌的选题上,“正能量”成了一个屡次提及的词。


疫情期间出圈的短视频《埃博拉的故事》,就是通过讲解电影故事,穿插着防疫知识。何君说,有的同事在幼儿园家长群都看到了这条视频。


通过看视频,给大家带来知识和信心,这也是一种“正能量”。


这也是抖音本身的属性带来的不同。相比于文字,看短视频的人更希望能放松。


所以,抖音上的毒舌电影,更是一个此前大家未曾见过的毒舌。


毒舌电影的办公室,大家正在各自忙碌


在抖音上看毒舌的人,也跟公众号上的人大不相同。


毒舌的抖音粉丝中男性居多,在6:4左右。一二三四线城市都有,各个年龄段的用户也都有,年龄在30岁以上的还会多一些。


而毒舌的公众号,则是女性偏多。一二线城市受过良好教育的都市白领,是“Sir电影”的主要读者。


截然不同的用户画像,也是因为视频平台门槛更低。一个人即便不是影迷,也可以看毒舌的短视频。


“用户消费我们的内容主要是消费有价值的、有意思的故事。


抖音用户不介意剧透,我们会把故事讲得很完善,这在微信上不可想象的。”


在毒舌抖音号的留言区,有观众评论道:“老规矩,半小时不出下半部,全部举报。”附带上一个搞笑的表情。他们比谁都更想知道故事的结局。



一个没有关注过“Sir电影”公众号的人,可能在抖音推荐中第一次认识到了毒舌电影。而毒舌也在跟新的用户交流中,获得创作上新的灵感。



“你一定是下一个毒舌”



也有人并不认可毒舌的短视频。他们会说,解说电影会把电影变成速食餐,以为看了几分钟故事就可以不看电影了。


何君的经验刚好相反。她觉得,解说电影更像是种草,看过解说之后,你可能对电影更感兴趣了,一定要找原片去看。


她自己重温《西西里的美丽传说》,打开视频网站,发现上面飘着“我是从抖音来的”弹幕。


电影《西西里的美丽传说》是高分电影,而很多中学生可能就是在玩抖音的时候知道了这部电影


毒舌抖音号的价值之一,也在于推荐电影。


电影《春潮》上映时,他们觉得这个片子质感很不错,当时其他电影又很少。于是毒舌制作了一期解说《春潮》的短视频。发布之后几个小时,《春潮》就排在了豆瓣电影热搜的第一位,文字平台很难达到这样的效果。


“如果你还想对年轻人表达,那就要研究年轻受众的形式。”


任何一部电影,都可以有非常多解说方式。解读电影周边知识点,会让电影的厚度提升。


尤其是,看电影是一个越来越奢侈的事情。


“年轻人才有时间看电影,年纪大的人更愿意看解说,更在意电影是不是值得看。毒舌抖音号上那么多赞,其实也是收藏电影。”


毒舌抖音团队的同事,也开始在这个平台扩宽自己的战场。


毒舌电影的荣誉墙,拿了各种奖项


主打女性题材的“硬糖物语”,不仅在选题上更贴近女性观众,也选择了女性播音,上线两个月粉丝就达到280万。


主打电影剧情的“灰袍侦探”,7月4日发布第一条视频,用23部电影解说,就收获了600万粉丝、4000多万点赞。主打深度解析影视内容的“硬核肉叔”,讲解《暴裂无声》的视频播放量接近1.4亿。


毒舌电影的“盗梦空间”,他们会在这里放映电影


每个号人设不一样,讲述的手法也会不一样。这些都要毒舌的同事一点点去打磨剧本磨合。


何君不太担心这些年轻人,她说,加入毒舌抖音号的年轻人,最重要的特质,就是要有做到抖音头部大号的心态。


创业几年来,毒舌的业务从电影扩大到了泛文娱,从单一账号变成了矩阵账号。主打娱乐吃瓜的“柳飘飘了吗”,主打时尚种草的“王炸炸要炸了”,接下来也会进军抖音。


何君觉得,只要是认真做内容,总会被看见的。而抖音提供了一个不断尝试新内容、新形式的机会。


短视频是看得见的市场,抖音也是大势所趋。基因决定了我们一直在看短视频,在看新的市场新的内容方式。


前几天的抖音创作者大会上,抖音公布日活用户已经超过6亿,在过去一年里,抖音的创作者数量增加了1.3亿左右,全民创作、全民表达趋势涌现。这也意味着用户越来越需要更优质的内容、更有观点性的表达,在抖音上也出现越来越多的电影解说、娱评、影评创作者。


真人影评“侃片张公子”,在抖音收获了自己的第一批粉丝。他擅长讲解宏伟的超人宇宙,蝙蝠侠和钢铁侠谁更有钱这类的问题,都能信手拈来作答。他也从最开始只有几千赞的小透明,成长为拥有412万粉丝的大号。


而同样的电影解说大号贤于葛格,在抖音已经有2040万粉丝。因为人手有限,他常常两三天才更新一期。而这时粉丝就会分成鲜明的两派,一派催更,一派说,别催了。


常常有粉丝要求贤于葛格、毒舌电影、布衣探案三个电影解说账号一起解说


毒sir也注意到了抖音的留言。他说,这些留言非常有年轻人特质。


年轻人爱较劲。他们会非常关注大V排名第几,甚至在前几名之间互相留言,故意叫错你的名字。


现在,毒舌电影已经是抖音电影号中无可争议的第一,留言的人们又会比较起质量来。


你几乎能在任何一条爆款的影视拉片的留言里找到“我觉得你比(没)毒舌说得好”。


这两周,我们两个小号就都收到过类似赞美:


“你一定是下一个毒舌”。这很好玩。




网易文创浪潮工作室出品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微信编辑 | 陈青铜


❖  欢 迎 分 享 到 朋 友 圈 哦  ❖



浪潮工作室长期招聘作者,稿费千字300到800


公众号后台回复“招聘”即可查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