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虚构日益艰难,三明治为何在中山大学设立非虚构奖学金?|三明治

三明治 2020-09-17 14:35





文|李梓新

(新气集ThinkAge主播、三明治创始人) 



我和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张志安院长讨论设立“三明治非虚构奖学金”的时候,还是去年年底今年初之际,疫情尚未发生。


作为一名22年前入读大学的新闻学生,我和很多人一样,曾经相信新闻是一辈子的事业。那个时候,班里的同学几乎人手一份《北京青年报》和《南方周末》。在世纪之交,我们看到南方报业集团接连推出好几份新报纸,从《21世纪经济报道》到《南方体育》,当然还有新改版的《城市画报》。他们的主编都是刚刚30出头的年轻人。


我们激动而且躁动着,不知道自己十年之后有没有那个本事创立自己的媒体,但还是先埋头做好手中的学生报纸。那时,我们中国人民大学的院报《新闻周报》还是黑板报。每一期,同学们要把用粉笔写好的黑板报抬到人流交错的路口橱窗里展示一周。但即使这样原始的出版方式,也没有阻碍他们做出优秀的报道。


到了大三下学期实习,同学们纷纷去往各大媒体,验验自己的成色。回头想来,今天再难有像当年媒体那样的平台,让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能在一杆媒体大旗之下,接触社会各色人等,其中很多以今天的标准来说,都是KOL,乃至名人。同学们更有机会深入某个行业的肌理,了解其运行规律,在做出新闻报道的同时,又初步确认自己人生的方向和兴趣点。


今天,名人和KOL看似和各种社交媒体平台不断和粉丝零距离互动,但他们却很少交出真心,也很少直接面对媒体年轻人的提问和质疑。很多的互动都充满了商业性,大家也越来越把商业化的影响力作为评价一个名人或者KOL是否成功的标准。未能在高屋建瓴上更进一步的传统媒体,最终败给了新媒体技术的便捷性和自媒体的亲近性,一溃千里,连带把原本看家本领的“新闻专业性”也丢了。社会对这个名词及其含义也越来越极度陌生。


即使不谈新闻,我们也还可以认真地做好“非虚构”。今天的中国仍然需要更多真实的记录,哪怕只是诚恳的个人故事。许知远在《十三邀》中和张亚东说到,当今的中国太缺乏完整的个人叙事了。或许你也不需要去赋予“非虚构”太多的定义和担当,只要它能完整地,用讲故事的方式,吸引受众关注到这个世界真实角落的一个故事,一个议题,就足够了。而且这种记录方式,时到今日,已经可以不仅仅是文字。它可以是影像,可以是播客,可以是纪录片,可以是展览,可以是行为艺术。


比起曾经高光过的新闻行业,中国的非虚构目前处在混沌地带。虽然尚有原来新闻的“正规军”转型继续做非虚构,但是投资者对回报的天然需求,以及行业江湖的一些弊端,使“正规军”也不断缩水。而三明治等平台所倡导的大众非虚构写作,因其缺乏像短视频、直播、娱乐、二次元等更为吸引眼球的因素,属于已经被注意到,却并未掀起更大波澜的潮汐。


这一点,我相信当下就读新闻专业的同学们也有所迷茫。当沿袭传统新闻操作和价值观的平台不断减少,行业实践机会寥寥,而平民化的非虚构写作似乎不需要太多专业技术含量的时候,新闻学生们在毕业后何去何从,如何找寻自身非虚构创作的社会价值?



这使我又想起自己的大学时代。那个时候,尽管人人都觉得《南方周末》等专业媒体上的报道更有影响力,但是做好自己校园的一个非虚构报道仍然是激动人心的事。因为那是和你自己切身相关,又在你的笔下逐渐产生。再到后来入行,经历了媒体的工业化系统操作之后,你会发觉,很多时候,传统媒体的一篇普通报道,可能还没有你当年在校园里的一个采访专业和用心。


2009年我到伦敦留学的时候,住在北伦敦的East Finchley街区,我惊喜地发现那里有一份数十年历史的社区报纸。虽然它只是八开小报,但却认认真真地报道自己社区里的百年电影院,刊载社区某个名人的讣告。在那里,我第一次感受到一个媒体在Community的力量。从伦敦回来,我很快就在上海创办了“中国三明治”,从一个小小的博客网站坚持到了今天。


在社会不断被网格化,碎片化的今天,每个人都可以寻找到自己的一个community,它不仅仅是物理意义上,也可以是虚拟意义上的各种社会群体。每个人和每个commnity,其实都需要非虚构的力量,来思考自我的定义,以及在媒体失语的时代,发出自己与众不同的声音。


所以我相信,三明治和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所创立的“三明治非虚构奖学金”,对于今天在校的新闻学生会是一个激励,让他们对自己力所能及的选题,不会畏难放弃。我们除了连续四年,每年为10位学生提供每人5000元的报道资助之外,还将提供专业的选题辅导及发表平台。


我和张志安院长相识已近20年了。学生时代,他就是一位新闻实践非常活跃的学生。而后来他追随著名新闻人胡舒立女士到广州,执掌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更是做出了相当好的成绩。中大毕业的新闻学生,在财新传媒等专业新闻媒体都做出了优秀的报道。三明治的短故事项目负责人胖粒,也毕业于该院新闻学硕士专业。张志安院长和我一拍即合,我们不顾疫情影响,今年6月就在中山大学校方申请立项成功,今年8月开始运行。



设立这个非虚构奖学金,也是我对我的人生导师,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创始总监、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传播学院创院院长陈婉莹教授的致敬。我在2005-2009年和她一起紧密工作,感受到真正国际新闻人的风骨和坚持,她的新闻精神和行动能力让我受益至今。在她已经退休,而全球国际化遭遇重大危机,新闻和非虚构更是陷入前所未有的困难境地的时候,我想用这份小小的奖学金,表达一种火种不灭的信念。也希望发现更多对新闻和非虚构感兴趣的未来人才。


陈婉莹教授在三明治故事公园


大潮退去,三明治愿做慢慢露出的礁石,默默坚持。


李梓新

三明治创始人



点击阅读原文

查看“明治非虚构奖学金项目”申请说明




 申请通道



 

请在2020年10月31日前将申请信息发送到邮箱进行申请:

邮箱地址:event@china30s.com





 九月短故事学院报名中 



三明治短故事编辑谈:不需要打造爆款,朴素、真诚就可以了



三明治x微像科幻小说工作坊



斩获银河奖、星云奖的科幻作家们,带你踏上2020年绝无仅有的创作之旅



 Mentor计划2020正在报名中 



今天让我们的孩子阅读《乡土中国》,为什么是必要的?



 限定一个月·三号邮筒 



如果你也想给我们写封信



把生活变成写作,把写作变成生活
三明治是一个鼓励你把生活写下来的平台
由于微信平台改变了推送规则
如果你想要在第一时间阅读三明治的故事
或者来和三明治一起写下你的故事
不要忘记把我们设为“星标”或给文章点个“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