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软件IPO:Snowflake上市首日股价暴涨111%,巴菲特押注的新硅谷造富神话来了|海外头条

创业邦 2020-09-17 15:37

《海外头条》是创业邦推出的海外栏目,服务于广大创业人群,为他们提供专业、有启发性和实用性的海外讯息。

栏目通过分享优秀的行业热点文章,帮助创业者打开新思路,洞悉全球市场动向,掌握大企业背后的秘密。创业不应盲目,张开眼睛看世界,才能找到新风景。


作者丨若卡

编辑丨及轶嵘


语音合成:标贝悦读


昨天,云数据仓库公司Snowflake正式登陆纽交所,股票代码为“SNOW”。


此前,它就因为得到了沃伦•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和云计算巨头Salesforce的投资而名声大噪、备受瞩目。


因为市场需求火爆,Snowflake将其首次公开募股的发行价定为每股120美元,这是一个月之内第三次上调发行价,远高于先前100至110美元的发行价格区间,更高于最初75美元至85美元的价格区间。


Snowflake首日表现异常强劲,以每股245美元开盘,并迅速攀升至300美元上方,涨幅达150%。


随着时间的推移,股价略有回落,但当天收盘时仍上涨了近112%。


Snowflake发行了2,800万股股票,通过IPO筹集了近34亿美元。


Snowflake成为美国软件公司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首次公开募股,轻松超过2007年由戴尔支持的VMWare的IPO规模,后者筹资近10亿美元。


以接近254美元的收盘价计算,Snowflake的估值超700亿美元。这使得这家成立于2012年的公司,市值超过了标准普尔500指数成份股中的不少老牌公司,如纽约梅隆银行、好时等。


不过,跳出软件行业,Snowflake的首次公开发行仍远未跻身史上最大规模IPO之列。


根据Renaissance Capital的研究,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Saudi Aramco)去年上市的募资规模最大,近260亿美元。Uber在2019年的首次公开募股也筹集了超过80亿美元。


Snowflake在发展过程中多次融资,知名风险投资公司Altimeter capital、ICONIQ capital、红点创投、红杉资本和Sutter Hill都持有该公司的大量股份。其中红点创投在2014年领投了B轮,收获千倍回报,成为Snowflake上市的大赢家之一。


红点创投全球管理合伙人袁文达告诉创业邦,初次接触Snowflake时,公司只有一个内部测试版本的产品,而强大的亚马逊已经推出了自己的数据仓库Redshift,Snowflake将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


红点创投的投资团队用了一个月时间做了Redshift和Snowflake之间的A/B测试。两个产品相比,Redshift下载需要一天,而Snowflake的Alpha版产品只需要12分钟。这让红点创投坚定了投资Snowflake的决心,“Snowflake的三位创始人都非常特别,他们会做出一些有颠覆性的事情”,袁文达说。


本期推介MarketWatch网站的文章《Snowflake上市:关于这家伯克希尔哈撒韦支持的公司创造纪录后需要知道的5件事》(Snowflake IPO: 5 things to know about the Berkshire-backed company after its record software offering),作者Jeremy C. Owens。



Snowflake为何让人兴奋


Snowflake之所以让人兴奋,是因为这家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圣马特奥市的公司以一种新的方式为许多企业提供了一种必不可少的技术基础设施。


该公司生产的数据库软件使用的标准与甲骨文公司(Oracle)相同,但可用于云计算,并可根据需要增减规模,定价也可根据需要调整。


虽然亚马逊等美国大型云服务提供商在这方面表现得更为出色,微软和Alphabet旗下的谷歌都提供类似的服务。


不过,Snowflake是唯一一家提供此类软件并能在其所有云平台上运行的独立公司。


独立科技投资分析师贝丝·金迪格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市场上没有像Snowflake这样纯粹的公司。


行业竞争虽激烈,但它代表了一种新型数据库软件解决方式。


软件公司长期以来一直寻求打破甲骨文在数据库市场的垄断,其中包括MongoDB,它为此不使用SQL的标准格式。


Snowflake允许客户使用SQL,并提供多种功能,价格随工作负载而调整,这与传统的本地数据库产品不同,后者要求客户为峰值使用付费,即使在不需要的情况下也是如此。


专业人士分析指出,Snowflake给数据仓库带来了一种类似亚马逊的商业模式。


MKM Partners执行董事罗希特•库尔卡尼(RohitKulkarni)本月早些时候在一份关于Snowflake的IPO前的一份报告中写道“根据HG Insights提供的每家公司的客户数量,亚马逊的Redshift的规模约为Snowflake公司的4倍,而谷歌的BigQuery规模约为其2倍。”


但谷歌要求用户锁定他们的云服务,这也正是云平台上Snowflake有机会与它强大的竞争对手相抗衡的原因。


随着客户转向多云设置,他们可以从多个大型提供商那里购买云计算服务,而无论运行哪种云产品,Snowflake都可以使用。


收入高增长,亏损收窄


Snowflake连续多年保持了收入的高速增长。在截至1月底的财年中,公司收入增长了近175%,从9670万美元增至2.647亿美元。


在截至7月31日的本财年的前六个月,该公司收入又轻松增长了一倍多,从1.04亿美元升至2.42亿美元。


同时,公司亏损有收窄的趋势。在截至1月底的财年中,公司亏损接近翻番,从1.78亿美元增至3.485亿美元,这两年的亏损都超过了公司当年的收入。


今年前六个月,由于运营费用支出增长放缓,这一趋势有所放缓,亏损从去年同期的1.769亿美元降至1.71亿美元。


虽然对于寻求在长期合同中增加客户的年轻软件公司来说,收入大幅增长和亏损不断扩大是很常见的,但其他业绩和估值指标显示了Snowflake的独特性。


有专业人士的公开分析指出,Snowflake的净收入留存率为158%,是所有IPO公司中最高的。


净收入留存率显示了当前客户的支出与之前的支出之比,如此之高的数字表明,客户在Snowflake产品上的支出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长。


这一趋势还体现在其他方面:过去12个月支出超过100万美元的客户比例从上一财年的14%上升到41%。



热爱雪地运动的创始人


这家总部位于加州圣马特奥市的公司成立于2012年,由两位来自数据库领域的领导公司甲骨文的Benoit Dageville和Thierry Cruanes,以及荷兰数据初创公司Vectorwise的联合创始人MarcinZukowski共同创立。


具有专业领域知识的创始人们似乎预见到了计算机服务向云计算转变的趋势,创立了第一个为云计算而优化的数据仓库平台。


为了表达创始人对雪地运动的热爱,公司命名为Snowflake。在隐身模式下使用了两年后,Snowflake于2014年10月脱离了隐身模式,正式推出。


2019年,Snowflake改组了首席执行官团队,并欢迎来自ServiceNow的前首席执行官弗兰克•斯洛特曼(Frank Slootman)和首席财务官迈克尔•斯卡佩利(Michael Scarpelli)加盟。


自2003年以来,两人曾在四家不同的公司共事,包括在ServiceNow 2012年上市前大约一年开始担任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财务官。


ServiceNow是一家领先的面向大型企业的基于云计算的后端软件供应商,斯路特曼在短短六年时间里将公司的收入从7500万美元提升至15亿美元,具有极强的管理经验。


投资机构的香饽饽


多年来,Snowflake一直是风险投资公司的热门投资项目,一直在大举融资。


自2013年以来,Snowflake几乎每一年都会进行一轮融资,不断扩展团队,推动它的云数据存储业务实现进一步的发展,参与的投资机构越来越多。


2018年年底Snowflake筹集了4.5亿美元F轮融资,今年2月份进行了一轮4.79亿美元的G轮融资,上市前估值已经高达125亿美元。

 

Snowflake首席执行官弗兰克·斯洛特曼和其他公司高管都是该公司的顶级个人投资者。


知名风险投资公司Altimeter capital、ICONIQ capital、红点创投、红杉资本和Sutter Hill也持有该公司的大量股份。


让人觉得意外的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和Salesforce都通过私募方式以IPO价格购买2.5亿美元的股票。


此外,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还同意在二次交易中从一位股东手中额外收购404万股股票,总投资逾5亿美元。这是巴菲特少有地进军科技初创企业的尝试,伯克希尔倾向于更多地投资于苹果等成熟公司。


而与Snowflake的合作可以帮助Salesforce更有效地与亚马逊、微软和谷歌的所有者Alphabet展开竞争。

 

如果最大的风投投资者集体加入,那么它们可能对公司拥有有效的控制权,因此Snowflake采用了双层股权结构,确保其对每一股B类股票拥有10张投票权。


CEO斯洛特曼是除风投公司以外唯一持股超过5%的投资者。随着Snowflake第一天的表现,斯路特曼现在拥有18亿美元的净资产,正式成为亿万富翁。


只不过,斯洛特曼说这没什么意义,因为他加入Snowflake并不是为了钱。他不会将自己与其他科技领袖进行比较,而是继续投入到最喜欢的公司建设之中。


或许Snowflake还会带来更多的惊喜。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原文


栏目更多精彩文章


TikTok和甲骨文最后一刻达成“保姆协议”,YouTube趁虚进入印度市场|海外头条

疫情中离婚率飙升,奢侈品巨头LVMH和蒂芙尼也因160亿美元陷入“分手混战”|海外头条

1万美元买一件虚拟裙子,Gucci等奢侈品牌开卖线上“皮肤”|海外头条

股价一夜暴涨40.8%,市值超波音、星巴克,但愿Zoom不会成为下一个TikTok | 海外头条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