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任县委书记接连落马,两任均被判10年

中国新闻周刊 2020-09-17 16:25


前任与后任,为何未能汲取教训


 

又有一任商南县委书记落马。

 

9月11日陕西省纪委监委官网秦风网发布消息,陕西省公安厅二级巡视员雷雨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雷雨曾任陕西省商洛市商南县县委书记,在他之前,该县已有两任县委书记落马并被判10年,分别是:陆邦柱、刘春茂。

 

这一消息很快引发外界关注,商南县为何三任县委书记接连落马?

 

疑涉黑被查

 

商南又称鹿城,隶属商洛市管辖,地处秦岭东段南麓,建县于北魏景明元年,迄今有1500多年历史。目前人口约25万,今年2月刚脱贫摘帽,退出贫困县序列。

 

现年59岁的雷雨是商洛本地人,在当地官场深耕经营近40年。今年1月由商洛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转任陕西省公安厅二级巡视员。

 

他早年在商洛卫校、共青团系统工作。34岁时(1995年)任商洛市下辖洛南县副县长。历任商洛商南县、山阳县、丹凤县等多地县领导职务。

 

2009年1月雷雨履新商南,任县委书记。三年任期结束(2012年4月)升任商洛市政府党组成员,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督察长,执掌商洛公安系统。

 

事实上,雷雨此前从未有过相关工作经历。2015年1月他正式就任商洛副市长,同时继续执掌公安局,直至2019年12月被免去市公安局党委书记、督察长职务。

 

就在今年1月,雷雨被调到陕西省公安厅任二级巡视员(属非领导职务)。值得注意的是,雷雨被免去商洛市公安局党委书记职务时,还未到退休年龄。

 

他调任陕西省公安厅后又是任巡视员,属于提前“退居二线”,而今仅过8个月即被查。陕西一位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雷雨是涉黑落马。

 

雷雨的落马早有迹可循,除提前“退居二线”外,未出席当地扫黑会议也被认为是信号之一。近一段时期以来,政法系统扫黑除恶在全国开展,商洛也不例外。

 

2019年6月,商洛公安局曾就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召开新闻发布会,称截至当年5月底,已查处公职人员36人,查处“保护伞”11人,移交问题线索66件103人。

 

这是商洛聚焦“打伞破网”“打财断血”所取得的成果。同年8月初,该局又召开会议专题研究扫黑除恶工作,部署下阶段工作。

 

时任商洛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雷雨表示,按照以“打伞破网”断根,以“打财断血”绝后的工作要求,不断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引向深入。

 

2019年11月23日至12月2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2督导组进驻陕西省开展督导“回头看”。11月26日该督导组第3下沉组到商洛现场走访,并召开问题整改汇报会。

 

仅仅半个月(12月16日)后,商洛市公安局召开干部大会,宣布商洛市委的人事决定,免去雷雨市公安局党委书记、督察长职务。

 

12月24日,商洛市公安局组织召开中央督导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回头看”问题整改工作部署会。部署会对扫黑除恶“回头看”整治工作提出具体要求。

 

其中提到,“要选取典型、警示教育”,选取“打网破伞”典型案例,在全市范围内组织开展宣传教育工作。时任商洛公安局局长的雷雨没有出席。

 

值得一提的是,雷雨任期内,商洛警界曾发生一件大案。2018年时任商洛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李永东受贿,并为黑社会成员打探案情,帮助他们逃避处罚,隐匿证据。

 

今年8月中旬,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李永东的一审刑事判决书。判决书显示,李永东所帮助的任某某及其黑社会性质组织集团,涉案成员共四十余人。

 

他们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开设赌场罪、组织、介绍、容留妇女卖淫罪、敲诈勒索罪、聚众斗殴罪等多起犯罪。

 

雷雨是今年9月11日主动投案的。巧合的是,就在9月10日商洛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召开2020年第三次(扩大)会议。

 

会议要求,把重点行业重点领域专项整治作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要战场,“真正做到打防并举、标本兼治,彻底铲除黑恶势力滋生蔓延的土壤”。

 

两任县委书记均被判10年

 

包括雷雨在内,商南县三任县委书记先后折戟落马。其中,雷雨任期是2009年1月至2012年4月,陆邦柱为2012年4月至2015年1月,刘春茂是2015年4月至2017年6月。

 

最先落马的是刘春茂。他当过镇安县县委办公室副主任,之后到商洛地委组织部、商洛市政府办公室工作,官至市政府副秘书长。后来外放至柞水任县委副书记。

 

2012年5月刘春茂出任商南县县长,2015年4月至2017年6月任商南县书记。之后到商洛市林业局当调研员。

 

事实上商洛市纪检部门并未公布刘春茂被查确切时间。2019年1月商洛市纪委通报4起领导干部违规收送礼金典型问题,刘春茂名字赫然在列。

 

通报称,刘春茂2014年中秋节期间,以及2016年12月在西安住院期间仍收受下属礼金。而且还有其他严重违纪违法问题,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9年3月底,刘春茂被“双开”。“双开”通报提到,他在担任商南县长、县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职务调整、晋升及职工录用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

 

刘春茂还安排商南县扶贫局套取陕南移民搬迁补助资金,拨付给乡镇用于基础设施和环境整治建设,挤占挪用国家专项资金,索取、收受他人财物。

 

后来商洛检察院起诉书指控,他在担任商南县县长、县委书记期间,收受财物共计人民币250万元、美元20万元。刘春茂当庭认罪。

 

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刘春茂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书显示,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刘春茂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

 

判决书还提供了诸多有关刘春茂受贿的细节。除上述西安住院期间不忘收钱外,他还将受贿得来的钱用于购买彩票及游戏充值。

 

如2016年年底,刘春茂以工作需要为由要求邓某提供美元,邓某则安排公司财务人员兑换10万美元后送给了刘春茂。刘春茂收到这笔钱后,则购买了彩票。

 

除了利用职务便利收受、索取企业钱款,刘春茂还多次利用职务便利,在职务调整、晋升及职工录用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判决书显示,给刘春茂送钱进而获得职务调整、晋升的人员涉及商南县多个部门。

 

陆邦柱是商洛本地人,当过商洛市政府办公室秘书,2002年成为商南县常委,历任县委常委、副县长,县委副书记、代县长。

 

2010年3月至2012年4月他任商南县委副书记、县长,2012年4月至2015年1月任商南县委书记。之后升任商洛市委秘书长,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

 

与接任者刘春茂相似,陆邦柱也是从商南县长任上接棒任县委书记的。不同之处在于,雷雨离任商南县时,刘春茂到任商南县县长,二者并无工作交集。

 

而陆邦柱任商南县长时与雷雨搭班子数年,任县委书记时与刘春茂搭班子数年。当陆邦柱进入商洛市政府工作时,又与雷雨搭班子数年。

 

2019年6月下旬,陕西省纪委监委官网秦风网发布消息,商洛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陆邦柱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同年10月被“双开”。

 

“双开”通报提到,陆邦柱盲目上项目,搞形式主义、“政绩工程”,收受礼金、购物卡、储值卡,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违规从事营利活动。

 

今年1月中旬,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陆邦柱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判决书显示,2008年至2016年,他在担任商南县常务副县长、县长、县委书记、商洛市委秘书长、副市长期间为他人谋利,索取、收受财物约1500万元,后被判刑10年。陆邦柱当庭表示认罪认罚,服判不上诉。

 

判决书提供了诸多细节。比如陆邦柱曾收受价值93万元的国画一幅,价值5.878万元港币的相机一部、价值36.4万元的手表一块。

 

2012年底,时任商南县某学校校长的潘某甲为谋求职务晋升,在陆邦柱的办公室送上了价值93万元的刘某某所作《圣荷》国画。

 

2013年5月,潘某甲调任商南县经济贸易局局长。同年年底,潘某甲在商南县凤凰山庄送给陆邦柱4万元表示感谢。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8月陆邦柱将上述国画又退给了潘某甲的儿子潘某乙。

 

值班编辑:薛梦昭


推荐阅读

江苏泰州38名高中生被强制清退:入学一年,为何无学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