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拖走2万共享单车,城管局难逃“懒政”嫌疑

狐度工作室 2020-09-17 17:39


对于半路杀出来的共享单车,许多城市管理者并未做好准备,在规划和管理上没有预留足够空间。


文 | 于 平

近日,山西晋中有共享单车公司员工向媒体反映:近1月来有2万辆单车被城管拖走。当地城管局回应,此举为治理乱停乱放现象。该员工说,4月以来各家公司投放上万辆车,的确存在车多、停车框少的问题,希望多方一起考虑下后续该如何处理。
共享单车给我们带来了便利,但乱停乱放也是当下一大顽症,在许多城市都很常见。不过,治理这一问题,万不可因噎废食。晋中城管局1个月拖走2万共享单车,表面上看是治理,实际上难逃懒政嫌疑。这种只负责拖车,不负责后续,只管治理,不管服务的做法,除了让单车企业无所适从,蒙受巨大损失之外,也是在给民众出行“添堵”。
晋中城管局这种治理思维,并非个例。一拖了之,在许多地方的共享单车治理中,都是惯用的办法。不可否认,这种雷厉风行的管理手段,有时确实必要。但是,倘若共享单车乱停乱放在城市中成为一种大面积违法现象,需要反思的,恐怕远不止是单车企业管理松散和相关部门执法不严的问题,而是政府有没有为共享单车,提供足够的资源支持,相关的服务有没有跟上。
其实,共享单车乱停乱放成为一种通病,其症结并非个人素质和企业管理的问题,而是我们的城市留给共享单车的空间和资源太少了。大多城市在进行相关规划时,往往只考虑地铁、公交等公共交通,以及官方背景的公共自行车,对于这些出行工具,政府往往提供了较为充分的场地、道路空间等等。但对于半路杀出来的共享单车,许多城市管理者并未做好准备,在规划和管理上没有预留足够空间。
换言之,许多时候,是因为合法合规的停放地点太少,导致共享单车大面积乱停乱放。山西晋中似乎也存在这个问题。爆料的共享单车公司员工就提到,晋中的停车框比较少,80%的车都不能停在框内。这种情况下,让共享单车合规地停放,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当地政府如果没有为单车使用者和企业创造守法的条件和环境,却一味指责和惩罚乱停乱放的违法行为,这能说得通吗?
当然,80%的车都不能停在框内,也不能排除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晋中的共享单车投放数量太多,大大超过了民众需求和城市承载力。但对于这个问题,城管部门也应当事先和企业做好沟通,设定合理投放量,对企业进行严格监督。事先如果不预作安排,事后却搞突然袭击,这种不给人任何守法心理预期的“严格执法”,无疑是在给相关企业“挖坑”,与法治的思维背道而驰。
共享单车作为一种新生事物,虽然自诞生以来就伴随着种种争议,但总体而言,它对社会的利远远大于弊。此前,各地政府为了推动绿色出行,投入大笔财政资金,试图建立公共自行车系统,但效果却不尽如人意。但有了共享单车之后,政府无需出一分力,无需花纳税人一分钱,我们的城市以几乎为零的公共投入,迅速建立起了一个全覆盖、高效率的绿色出行系统。对于这样一种新生事物,各地政府有什么理由不敞开怀抱,宽容以待呢?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因而,所谓共享单车的“治理”,理应把服务放在首位。对于共享单车发展过程中出现一些混乱无序,不是一味强调严厉执法,而是找出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有的放矢拿出破解的对策,对于共享单车投放无序的问题,政府相关部门提前介入,启动专业评估,设定共享单车合理投放量。对于共享单车场地缺乏,也要积极协调,保障资源供给,像重视公共自行车那样重视共享单车。事实上,许多城市用地存在太多的浪费,许多城市在划设机动车停车位,往往手笔不小,怎么等到共享单车需要停车场地时,反而就无地可用了?
1个月拖走2万共享单车,晋中共享单车乱停乱放的真正原因是什么,是共享单车投放数量太多,还是停车场地不足,对此必须给企业、给社会一个清楚交代。2万共享单车,是企业的财产,是许多民众急需的交通工具,只是拖走,又一直不让取回,闲置在停放地,这也是对资源的极大浪费,当地城管局该拿出一个妥善解决方案了。
关键词

临汾饭店坍塌 | 申冤21年 | 冼宏伟

木里非法采矿 | 纸面服刑 | 官员醉驾

五通桥 |  豪华中学 | 广州桥中楼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