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电影》| 新中国新闻影院放映实践及其文化生产——以天津新闻影院为例

当代电影杂志 2020-09-17 17:58

重写电影史


作者:年悦

责任编辑:檀秋文

版权:《当代电影》杂志社

来源:《当代电影》2020年第9期



1954年9月18日,天津市文化局将原华安电影院改建为新中国第一家新闻电影院,集中放映国内外新闻片、中小型纪录片及科教片,以此向广大人民群众介绍新中国工农业各方面成就,普及科学文化知识。天津市新闻电影院(以下简称天津新闻影院)改建后业务一直上升,成为当年天津市上座率最高之影院。(1)这一影院的创办迅速得到中央认可,国务院委派专人赴津调研其经营管理经验,并撰写考察报告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在此之后,全国各大城市都掀起了改建新闻影院的热潮,直至“大跃进”时期达到顶峰。


天津新闻影院的历史可追溯到始建于1916年的西权仙电影院。(2)作为天津电影机制运行和电影传播的重要文化空间,这座影院历经数次改建与合营,在不同时代语境中见证了天津城市功能的转换与电影生态的变迁。因此,以天津新闻影院的历史转变、映演机制及其地方实践为中心的考察,将有助于描绘其与天津社会文化生产之间的互动关系,也为重构新中国电影放映的历史图景提供了一种具体化的路径和可能。


一、天津新闻影院的创立缘起

西权仙电影院是天津法租界最早创建的华人影院。20世纪初,天津电影业方兴未艾,新式电影院相对较少且票价高昂,加之多为租界地区的外国人所开设,普通天津市民不敢涉足。西权仙电影院虽设备较为简陋,但因地处城市商业中心且票价低廉,而颇受平民观众欢迎。1924年,西权仙电影院被改为新新影院,彼时中外最流行的新片都可以在该院得见。(3)1937年初,新新影院停办后,国泰影院迁入其旧址,成为隶属于日本人经营的大陆电影公司之二轮影院,接映第一轮光陆影院所有放映影片的二次映权。(4)1938年6月5日下午3时左右,国泰影院与光陆影院在电影放映时发生爆炸。有报道称:“当炸弹爆发时,并发现大批传单,劝民众于前方战事紧急时,勿涉足敌人经营之娱乐场等语。”(5)此时的国泰影院成为抗日杀奸团必欲捣毁的象征物。(6)1938年,国泰影院改名为华安大戏院,演出京剧和话剧。1940年2月,华安大戏院更名为华安电影院,放映华北电影公司首轮影片。(7)沦陷时期,华安电影院一直在电影放映和戏曲演出之间摇摆不定,秩序颇为混乱。(8)


新中国成立初期,天津市共有24座影院,其中国营影院13座,包括文化系统12座——“莫斯科”“天津”“华安”“淮海”“光明”“河北”“开明”“国光”“和平”“塘沽人民”“美琪”(即天津市人民剧场)、八区人民影院(即天津人民影院);其他系统1座——百货公司所属津百影院。私营影院11座,包括“平安”“天宫”“大光明”“亚洲”“东亚”“权乐”“青年会”“太平”“新北”“红星”“大星”。(9)天津电影业在旧有24座影院和接管国民政府经营的一家影片发行机构的基础上,有计划地恢复发行放映工作,逐步完成了对天津电影业的清理整顿与社会主义改造,共发展放映单位128个。(10)新中国成立后被接管的华安电影院,初系天津市人民政府公安局与公安总队合营之机关生产单位,1952年成为天津市文化局直属华安电影院。(11)


这一时期,全国电影制片业都较为薄弱,几大电影制片厂所生产的影片数量和质量尚不能满足观众的观影需求,电影的娱乐功能被宣传教育功能取代,新闻纪录电影成为国家计划和宣传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1952年,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第131次政务会议批准“计划建立新闻纪录片制作的专门机构及其编辑部”,周恩来总理对新闻纪录片提出了“主题突出、交代清楚、有头有尾、层次分明”等易于群众接受的具体要求。(12)1953年7月,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简称“新影”)成立。在“新影”召开的第一次创作会议中,中宣部副部长兼文化部副部长周扬指出了新闻纪录电影的性质、题材及艺术表现原则,强调“新闻纪录电影的重要任务是提高人民的社会主义觉悟程度”。(13)1953年12月24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第199次政务会议通过了《关于加强电影制片工作的决定》,指出:“新闻纪录片应更及时地、真实地报道我国人民在国家社会主义工业化和社会主义改造事业中的成就和保卫世界和平事业中的贡献,并有计划地拍摄祖国的美丽河山、名胜、古迹,重要物产和文物。科学教育片应以唯物主义的世界观解释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同时宣传和推广与群众日常生活和生产有关的,并适合一般群众水平的各种科学和技术知识。”(14)与此同时,《人民日报》发表题为《发展人民电影事业》的社论,指出:“新闻纪录片和科学教育片在及时地反映国家的政治生活和提高人民的文化知识方面是有重要的作用的。按照列宁的说法,新闻纪录片是‘形象化的政论’,而科学技术片是‘形象化的通俗演讲’,列宁认为这两个片种加上艺术故事片是电影生产不可缺一的三种形式。”(15)


此后不久,中央文化部(54)字第5089-11号通知指出,大城市可考虑指定一座影院定期举办中外科教片和纪录片专场放映,以扩大此类片种在群众中的影响。(16)为响应中央精神,1954年9月18日,天津市文化局将原华安电影院改建成为全国第一家新闻影院,专门放映新闻短片、纪录片和科教片。天津市文化局在筹建新闻影院之初,便对其特点和作用十分明确,即通过形象化的、及时的、系统的国内外新闻、纪录、科教影像配合中心任务,“一方面培养观众的政治敏觉性与普及科学知识,一方面培养观众的爱国主义、国际主义精神”,尤其强调其在政治上所负的责任比一般影院要重。(17)伴随新中国成立后的体制转型,天津文化界经历了一番脱胎换骨的政治洗礼。天津新闻影院的改建是国家意识形态进入大众文化消费领域的具体体现。


回溯天津新闻影院历史,不难发现,该影院空间曾多次更换运营主体,并以其独特的政治、经济、地理区位等因素而一直处于天津文化风暴的中心。作为天津最早开始电影放映活动的影院之一,这一影院空间历经天津电影业的崛起、困顿与无序,一直到新中国成立后被改建为新闻影院而成为天津社会主义新文化生产传播的重要空间,其文化功能与社会功能被强有力地整合起来。此后的电影放映实践更加系统化,其政治功能被不断放大和凸显。


二、天津新闻影院的放映实践

改建后的天津新闻影院共设有748个座位,平时每天放映6场,每场是40—50分钟;星期六放映7场,星期日放映10场;票价不区分楼下楼上座位一律1000元(第一版人民币)。每场以三四个节目为一组映出,每场之间间隔15—20分钟。排期视片种内容与观众喜好程度而定,上映时间三至七天不等。(18)新中国成立初期,新闻片和科教片数量较少,尤其新闻片对时效性要求较高,在无法保证片源完全按计划准时供应的情况下,天津新闻影院主要采取了五种办法解决放映节目的编排问题:


第一,政治挂帅,配合中心政治任务编排节目。例如,当天津市开展反对美蒋《共同防御条约》的宣传时,天津新闻影院将《朝鲜停战协定签字》《志愿军支援祖国人民解放台湾》《粉碎美蒋特务活动》《边疆战士》《台湾空军人员胡弘一驾机起义飞回祖国怀抱》等新闻片制作成集锦上映。(19)再如,天津市各街道组织学习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文件和“中苏会谈”公报时,该影院就制作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苏联展览馆开幕》新闻特辑上映。(20)


第二,采取新闻片、科教片、纪录片和故事片交叉放映模式。天津新闻影院筹建方案中提出,影院放映内容包括新闻周报、国际新闻、中小型纪录片、科教片及原版之苏联短片和体育短片等。在电影放映时间上尽量缩短,每日与故事片交叉放映。(21)


第三,重点突出,多样化编排。天津新闻影院在每组影片中找出重点影片,将重点影片与内容相关影片有序编排为组放映。例如,将紧密结合市民生活需要的科教片《无痛分娩》《结核病是可以治好的》《家庭安全用电》《粮食与营养》编为一组,或将《动物园》《青岛水族馆》编为一组。该影院在开幕半年后的工作报告中总结经验:“如重点为特辑新闻就得配合各种面较广的,一般知识类的科教或纪录短片,这样使观众接受起来较为系统。”(22)


第四,依靠群众,联系群众,根据观众需求分组轮换专场放映。天津新闻影院为适应天津市人民群众的工作和学习需要,密切联系全市各工厂、学校、机关及街道,采用一天分二组或三组轮换放映的办法,举办“专题场”“教学场”和“时事场”等专场放映。(23)例如,白天为配合学校教学,放映影片《少先队》《你的书》,晚上放映《世界排球冠军(三)》《同志审判会》《查卡盐池》《煤矿安全生产》以适应工人的观影时间。该影院还经常接到各单位口头或书面提出的电影放映要求,如汽车监理所的同志要看《苏联汽车操作规程》;技术学校要求上演《电力安装》《机械绘图》《开矿与勘探》;街道提出要求重演《无痛分娩》;学校老师提出要看有关自然、物理的科教片及反映儿童生活的影片来辅助教学。(24)


第五,在影片放映前,结合影片内容组织专家、学校教师或辅导员做专题报告,或者布置相关影片资料的展览以帮助观众学习。例如,1956年4月19日,七百多名工商业者家属和民主人士家属等,在天津新闻影院观看《原子能时代》《白天黑夜》《家庭消毒》三部科学教育影片。为使观众更好地理解掌握科教片所涉知识,该影院在映前安排天津市工农速成中学的教员做了题为《原子能的构造和原子能对人类的贡献》的报告。(25)


通过上述几种办法,天津新闻影院密切配合各项政治动员、宣传学习任务,将最新的国内外时事新闻和科学教育知识输送到基层。在其开幕三个月之际,“新影”派段洪和段仲琛来津致意并颁给锦旗一面。他们除与影院职工进行座谈外,还广泛收集听取了天津电影观众的意见。(26)作为全国首家新闻影院,如何更好地发挥新闻纪录片和科教片的政治宣传和文化动员功能尤为重要。与此同时,天津新闻影院经营放映所产生的经济效益也备受关注。1957年,“新影”副厂长徐肖冰在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请求文化部、电影局及各省市文化局重视新闻纪录电影和科学教育电影事业的现状和发展,并呼吁加强全国各地新闻影院的建设。徐肖冰在发言中以天津新闻影院观众人次和上缴利润为例,认为新闻影院不仅是社会主义文艺事业的一部分,其作为经营企业也很好地完成了国家经济计划(参见表1)。

表 1.1954—1957年天津市新闻影院观众人次和上缴利润比较表(以1954年为100)(27)

在此形势下,为了巩固扩大新闻电影的放映面,天津市政府相关部门继续增设了新闻影院及其分院。1956年4月29日,原大众戏院旧址被改建为天津市第二座新闻影院——南市新闻影院。(28)1958年6月17日,经天津市文化局与天津市影剧企业管理公司研究,决定把原河北影院改为城厢新闻影院。至此,天津市出现第三座新闻影院。天津市影剧企业管理公司为了大张旗鼓地宣传“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组织五个电影放映队连日在街头巷尾、广场、公园和体育场等处,免费放映《领袖和我们同劳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移山填海》《湛江新港》等新闻影片以及科学教育影片。仅三四天时间,就有五万二千多人看到了这些电影。(29)除了建立新闻影院的分院,天津市还提出将新闻影片“送上门去”,如天津市河北区工会放映队的“白昼电影”,开辟了在休息时间把新闻纪录科教片送到工厂车间去的办法。“大跃进”开始后,天津市已经有新闻影院、南市新闻影院、东风新闻影院(城厢新闻影院)、谦德庄影院、第一文化宫、第二文化宫以及群众艺术馆剧场等七家新闻影院,形成了天津新闻纪录片和科教片的放映网。


在此基础上,天津新闻影院所开展的放映实践也为筹建天津电影制片厂奠定了基础。在“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运动的热潮中,中央文化部《关于在各省、市、自治区建立电影制片厂的方案》提出各省、市、自治区电影工作应有相应的发展。基于这一形势,1958年6月,天津市文化局开始商讨筹建天津市电影制片厂的方案,经市委批准后计划摄制新闻纪录片。(30)根据当时国家电影政策及天津市电影业的发展情况,天津电影制片厂遵循中央“边建厂、边生产”的指示,拍摄了《毛主席和我们同庆》《刘少奇同志来天津》《1958年天津市庆祝国庆》等时事新闻片;《冬忙》《城市公社红旗飘》等关于天津城乡人民公社发展进程的纪录片;《张士珍》《穆成锐》等以天津劳动模范为原型的人物传记片;《教育必须与劳动相结合》《根治海河》《为钢而战》等科教片;《泥人张后继有人》《荀慧生在津传艺》《蓓蕾初开》等专题片和舞台艺术片。(31)从1958年建厂到1962年4月被撤销前,天津电影制片厂共摄制新闻纪录片80部(102本)。(32)在国家政策与天津地方实践基础上成立的天津新闻影院和天津电影制片厂是20世纪50年代天津电影业的一次整合与重组,在较短时间内初步尝试了新闻影片生产、发行和放映的电影工业布局。


三、天津新闻影院与社会主义新文化生产

1958年,中央电影事业管理局副局长陈荒煤在天津召开的新闻影院工作会议中称:“天津许多市民群众称新闻影院是他们的政治学校,这就是新闻影院最光荣的称号。”(33)人们对天津新闻影院的评价主要集中在“新型的学习阵地”“社会主义教科书”“政治学校”和“ 技 术 学 校 ” 等 语 汇 。(34) 这 种“ 新 奇 性 ”“ 政 治 性 ”与“现代性”表述的紧密结合,标明了天津新闻影院在普及科学文化知识、建构现代化想象、倡导文明生活方式、凝聚民族认同及培养塑造社会主义新人等诸多方面发挥的重要作用。


天津新闻影院的创办极大地鼓舞了天津电影观众观影热情,在天津社会各界引起强烈反响,被视为向广大人民群众介绍现代科学知识和提高文化水平的重要场域。一位观众在观看完《保护心脏》《人身消化系统》《粮食与营养》等一组科教短片后认为,天津新闻影院是“传播科学知识的阵地”,称其观影过程有助于了解人体内部各器官生理结构以及合理饮食与身体健康的关系,并感慨:“简直忘了是在看电影,好像是在一座实验室里看着真实的试验一样。”(35)一位唐家口的观众说:“我特别喜欢新闻影片,从电影里可以看到祖国多方面的情况,过去在别的影院里,只能看到一个节目,很不满足,新闻影院成立后,满足了我的需求。”(36)可见,天津新闻影院所放映的新闻纪录片和科教片已成为天津民众获得科学知识、了解外界信息的重要来源。


天津新闻影院尤其受到天津中小学教师欢迎,他们一致认为,新闻影院不但可以普及科学文化知识,还可以实现现代电化教育。一位教师分享了组织学生到天津新闻影院观影的经历:“苏联的学校能利用电影进行教学,我心里就想,苏联的孩子真幸福,我们国家限于条件还不能那样,但是新闻影院的建立,实现了我们利用电影进行教学的愿望。教孩子们学习煤的生产时,我想孩子们如果能亲自到煤矿看有多好啊,后来经高老师和新闻影院一联系,正好有《煤矿安全生产》,孩子们高兴不得了,真像到了矿上一样。”(37)伴随冷战格局逐渐明朗以及中苏关系日益密切,曾经对天津城市文化产生重要影响的西方文化全面告退,代之以苏联社会主义文化为范本。天津新闻影院的放映实践被视为与苏联电化教育手段相近,关于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想象在此过程中被广泛讨论。这位教师对天津新闻影院的叙述和评价,一方面表现了由新闻影院而实现了天津民众期待已久“社会主义苏联”电化教育的欣喜;另一方面也显示了20世纪50年代新闻影院在集中配合社会主义政治宣传及反映社会主义建设成就方面被寄寓厚望。


从 1954年所收集的《新闻影院观众反映》中可以发现,相较于新中国成立前的华安电影院,天津新闻影院代表着一种新形式、新气象和新风尚,其在传播社会主义新文化及移风易俗等方面效果显著。例如,关于市民用电安全问题,天津市各街道下了很大力量宣传,但成效有限,而在天津新闻影院放映《家庭安全用电》后,不少市民就更换了电线和电门。(38)还有很多儿童观众在看完《我们的牙齿》之后,养成了良好的卫生习惯。一位小学生“模仿电影里的孩子们教妹妹刷牙,每天早晚刷两次牙”。(39)事实上,新中国成立初期,天津市人口总量进入快速增长时期,但是人们的文化素质普遍较低。1950年,天津市区的文盲人口占 64.42%。(40)因此,天津新闻影院在密切联系机关、工厂、学校和街道居委会向广大民众普及安全卫生、体育健康、劳动生产等知识方面具有特殊作用。人们在这里能够将日常生活空间、学习空间与政治空间合而为一,集体接受新的文化普及教育与社会教育。


1954年国庆节前后,刚刚改建的天津新闻影院放映新闻纪录片《一九五四年国庆节》获得巨大成功。影院原计划上午 12点开始售票,但早晨 8点就有观众前来排队买票。“外边还下着蒙蒙细雨,而看电影的人却空前拥挤。这部新闻纪录片,连续演了二十八天,上座的盛况始终不衰,先后接待了十四万观众。一部影片放映这么多天,有这么多观众,在当时成了全市影院上座率的新纪录。”(41)从 1951年开始,每年“新影”都会拍摄国庆节纪录片。这些影像中总是会有党和国家领导人出现在天安门城楼上、欢庆节日的人群和阅兵仪式等内容。“节日总是事件性的,它与国家文化的整体叙事密不可分地联系在一起。”(42)天津新闻影院筹划的国庆放映活动受到市民积极响应,也说明新闻影院已成为人们集体欢庆社会主义新中国成立的重要空间,契合了这一时期天津人民高涨的政治热情的宣泄需要。据天津新闻影院经理王凯称:“有些观众,还建议新闻电影放到有毛主席和其他领导同志的镜头时,最好放慢些,让观众看得真切些。这在放映技术上自然不容易办到,可是能够看出,人民群众由于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热爱毛主席,迫切地希望我们能更好地满足他们的政治要求。”(43)可见,天津新闻影院作为观众集体瞻仰领袖影像的公共空间,既提供了一种政治审美的展示价值和膜拜价值,同时也完成了新秩序下的主体意识询唤,强化了个体对民族国家的普遍认同。


天津新闻影院也是天津市各机关单位,尤其是共青团、少先队、妇女联合会等群团组织在此举办活动的重要场所。天津市小学校经常在此举行少先队队员佩戴红领巾的入队仪式,并在仪式完成后,组织少先队员观看一组新闻片和科教片。(44)天津新闻影院负责人表示,在该院规定时间内可以不收任何费用,将场地借予学校开展有关集体性的活动。(45)


伴随天津新闻影院放映活动的广泛开展,其放映重点也依据不同阶段的政治宣传任务而调整,并逐渐成为天津文化激进主义的先声。从 1958年开始,该影院多次举办有关“大跃进”“总路线”“人民公社”“劳动教育”等主题放映,“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原则在此得到集中展示和提倡。例如,天津新闻影院将《为了光辉的事业》《把青春献给祖国》《北大荒的春天》等新闻纪录片,以及三户贫农坚持办合作社的新闻简报等编成十几辑“劳动教育”新闻片进行专场放映,并由天津市教育部门组织全市中小学毕业生前来观看。在当时的报道中,天津市二十七中曾有一些毕业生对参加农业生产有抵触情绪,但在天津新闻影院观影后受到了实际教育,有二十多位学生回到学校就写了决心书,表示愿意参加平凡而豪迈的劳动。(46)通过在这一影院空间的观影活动,个体感受被“公共性”主题全面否定,转为克服身体和精神上的困难,以服从国家社会生活和工农业生产劳动。天津新闻影院在此过程中起到了一种“精神净化”的作用,着力培养青少年学生的社会主义新品质,树立社会主义新道德。


天津新闻影院的放映实践对天津社会文化的建构性并不局限在影院文化空间内,更大程度上是以一种文化自觉的形式,在影院之外的广泛文化场域中生成更具时代感的话语形式。例如,天津新闻影院还组织放映《一○七○》《在一个公社里》《跃进新歌》《移山填海》《劈山引水》《比先进专号》等反映全国各地“跃进”声势的新闻影片。很多工人回到工厂立即张贴大字报:“谁有困难,请看《移山填海》”“在我们工人阶级面前,没有不可克服的困难”等等。天津市小型轧板厂的工人本来对试制新产品硅钢片信心不足,看了《在总路线的光辉照耀下》的影片后,纷纷表示:“要困难向我们低头,决不能让困难吓住我们!”他们第二天就行动起来,终于把新产品提前试制成功。(47)天津电影观众在此过程中,经历了从情感体验到行为效仿,从而引起真诚的呼应和自觉的遵从,也由此形成了影院内外互动的社会教育效果。与此同时,“集体化”“公有化”等因素的加入,在天津原有现代化进程和新的国家使命之间做出了新的连接。天津作为华北重要工业城市,与“生产化”和“技术化”相关的新闻纪录片放映亦具有独特的政治功能和伦理价值。20世纪 50年代,意识形态领域里开展的政治运动从未间断,各种主流媒体和群众性的政治教育自上而下传达,天津新闻影院在所开展的各类文化活动中积极参与政治话语建构,以呼应革命文化高亢的主旋律,一直到 1970年,在此召开了关于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红灯记》的座谈会。此后,天津新闻影院因年久失修而被弃置。(48)


1987年,在原天津新闻影院的旧址上动工修建了天津市首家集娱乐、餐饮、购物于一体的大型综合商业文化场所——艺苑大楼。天津市文化局将经营所得收入主要用于补助文化事业。(49)自此,这一饱经沧桑的影院空间宣告落幕。但是,在人们对天津城市文化的再现中,天津新闻影院被认为是“天津人了解世界发展的窗口”。(50)一些天津电影观众就呼吁恢复新闻影院:“记得二十年前,这家影院门口熙熙攘攘,十分引人。来此繁华地带逛商场的男女老少,旅津出差的工作人员,用一点‘闲暇时间’、个把小时,买张新闻电影票,便可知晓许多国内外大事,使人顿觉精神振奋。”(51)还有一位观众回忆:“我和同学们坐在新闻影院,欣赏中央新闻电影纪录片厂拍摄的吴传玉游出冠军的影片。就在那一刻,我们的手都拍疼了,兴奋得要跳起来。”(52)球迷董师傅称他经常去看南市新闻影院放映的国家队比赛新闻片,而且不只看了一次,其中每一个细节、进球的情形他都如数家珍。(53)


颇有意味的是,天津新闻影院可以被视为顺应新中国文艺规范与电影政策的典型空间,却也在具体放映实践中存在着微妙的错位与龃龉。尽管彼时与西方文化相对隔绝,娱乐需求是被压抑的,但是天津电影观众仍然能从时事新闻与体育赛事中获得满足。人们通过新闻片、纪录片和科教片,想象着社会主义苏联和社会主义中国,也追寻着远去的都市历史与境外世界。在历史的剧烈转型中,这一影院成为天津观众怀旧的对象以及保留城市文化记忆的场域。可见,天津新闻影院的电影放映实践仍然葆有一定自主性的、地方文化的罅隙。


结语

作为20世纪50年代天津社会主义文化地标,天津新闻影院开展了一种新形态专门影院实践。其群众性面向使之在全国新闻影院建设热潮中获得某种成功。1955年2月,中央文化部专门派出调研小组到津考察撰写《天津市新闻影院调查报告》。电影局通报建议有关省市文化局,考虑在北京、上海、沈阳、哈尔滨、南京、武汉、广州、重庆、昆明等大城市,利用现有的房屋设备及其他条件,着手试办一座新闻影院,并要求各地在试办新闻影院时需注意加强组织领导,经营管理工作可参照天津新闻影院的试办经验并结合当地情况,特别应做好供片和群众组织工作,这是办好新闻影院的关键。(54)此后,北京红星新闻影院和上海曙光新闻影院等各大城市的新闻影院纷纷建立。(55)


1958年6月15—17日,中央文化部电影事业管理局在天津召开了新闻影院工作现场会议,包括北京、上海、天津、武汉、沈阳、长春、西安等城市的新闻影片发行、放映部门的负责人参加了会议。(56)会议向全国各系统、各类型的电影院和电影放映队提出了“加强新闻、纪录、科学教育影片放映工作的倡议,要求及时、经常、普遍、深入地放映,院院放映,队队放映,场场放(加)映......1957年2月全国还只有新闻影院十三所,今年年底将增加到五十多所”。(57)也是在这一时期,全国各地开展了多种形式的新闻片、纪录片和科教片放映实践,除了在各大城市重点建设新闻影院、分院和放映据点以外,还在所有影院和放映队放映故事片前加映新闻片或增设新闻片专场,在工厂、学校、机关、街道、农村组织流动放映等多种方式并举,逐步形成了巨大的新闻片、纪录片和科教片的放映网。从这个意义上来说,20世纪50年代在天津兴起扩展至全国的城市新闻影院建设热潮,杂糅着群众政治动员、广泛的社会教育以及国家现代化目标,反映了新的历史语境下地方电影实践密切匹配中央文化政策的诉求,在完成社会主义文化想象与精神需求再生产的同时,实现了一种普及与提高的辨证效果。


注释:

(1)(17)天津市文化局将原华安电影院改建后命名为新闻电影院,文化部电影局文件中称该影院为天津市新闻电影院,在《人民日报》《天津日报》等相关报道中通常简称为天津新闻影院。为论述方便,本文统一简称为天津新闻影院。参见天津市文化局《新闻影院方案》,天津市档案馆X0199-Y-000136-001。


(2)西权仙电影院位于天津法租界西开马路绿牌电车道(今滨江道),以放映“连本侦探片”“爱情片”和“笑片”为主,票价为包厢二元,优等座三角,楼上二角,池子座一角,小孩半票。除了长片以外,影片放映中常加演“活动讽画,男扮女装笑剧”以招揽观众。参见《西权仙电影院》,《大公报(天津版)》1922年3月1日第9版。


(3)新新影院接映蛱蝶影院二轮影片,放映“百代”“米高梅”“雷电华”“二十世纪福克斯”“环球”“派拉蒙”等公司出品影片,兼映国产“明星”和“天一”等公司出品影片。参见王明星《一篇有统系的记述:关于天津影界制片厂和影片公司的分析》,《开麦拉》1932年第129期,第1页。


(4)《国泰大戏院本院迁移通告》,《大公报(天津版)》1937年2月8日第14版。


(5)《天津炸弹声》,《大公报(汉口版)》1938年6月7日第3版。


(6“)国泰”“光陆”影院两起爆炸均系天津抗日杀奸团(简称“抗团”)爱国青年学生所为。“抗团”成员自行研制燃烧弹用来烧毁日伪开设的影剧院、商店、物资设施等。由于“光陆”和“国泰”两院被日本人利用,“抗团”决定将其烧毁。其行动人员编为两组,分别在影院休息时将定时燃烧弹放在影院银幕下方,待其燃烧前将抗日传单撒出。参见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天津市委员会文史资料委员会编《天津抗战闻见录》,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第454—465页。


(7)任大星主编《天津电影史话》,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2005年版,第6—7页。


(8)同(3)。华安电影院初为上映三轮西片和二轮国片,后来营业惨淡改演大戏,如此反复多次。


(9)天津市文化局《1952年度天津文化事业基本数字统计表》,天津市档案馆X0199-C-000746-001。


(10)《天津市电影发行放映编年纪事(1949—1992)综述》,陈播主编《中国电影编年纪事(发行放映卷)》,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年版,第529页。


(11)天津市文化局《文化部系统企业基本情况调查表》,天津市档案馆X0199-Y-000036-019。


(12)(13)高维进《中国新闻纪录电影史》,北京:世界图书北京出版公司2013年版,第113—114页。


(14)《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关于加强电影制片工作的决定》,《人民日报》1954年1月12日第1版。


(15)《进一步发展人民电影事业》,《人民日报》1954年1月12日第3版。


(16)(21)天津市文化局《开设新闻电影院方案》,天津市档案馆X0199-Y-000136-026。


(18)(20)文化部电影局《关于天津市新闻电影院的调查报告》,天津市档案馆,此文件无编号,附于编号为X0199-Y-000136-005的文件后。天津新闻影院票价一律为1000元(第一版人民币),1955年第二版人民币发行后,天津新闻影院电影票价折合为1角。


(19)伦《天津新闻影院侧写》,《天津日报》1955年1月4日第4版。


(22)(24)天津市文化局《新闻影院开幕半年来工作总结报告》,天津市档案馆X0199-Y-000136-009。


(23)朱树兰《重视新闻影片和科学教育影片的放映》,《人民日报》1955年4月26日第3版。


(25)《向妇女宣传科学知识》,《天津日报》1956年4月29日第2版。


(26)(36)(37)(38)(39)天津市文化局《新闻影院观众反映》,天津市档案馆X0199-Y-000136-006。


(27)徐肖冰《为新闻纪录电影说几句话》,《人民日报》1957年7月23日第6版。


(28)《南市新闻影院今天开幕》,《天津日报》1956年4月29日第2版。


(29)《原河北影院改成城厢新闻影院》,《天津日报》1958年6月16日第2版。


(30)天津市文化局《筹建天津市电影制片厂的方案》,天津市档案馆X0199-Y-000241-001。


(31)天津市电影制片厂拟定的新闻纪录片摄制方针要求及时反映当前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在各个方面的现实成就,使之成为有强烈说服力的共产主义的题材。参见天津市文化局《天津市电影制片厂筹建工作计划要点(草案)》,天津市档案馆X0199-Y-000241-002。


(32)《天津电影制片厂编年纪事(1958—1989)前言》,陈播主编《中国电影编年纪事(制片卷)》,第719页。


(33)陈荒煤《全面开展新闻纪录、科教片的放映工作》,《天津日报》1958年6月19日第2版。


(34)《多演新闻电影鼓舞教育人民——十城市新闻影院工作现场会议闭幕》,《天津日报》1958年6月19日第2版。


(35)萧疆《传播科学知识的阵地——谈新闻影院和它最近上映的几部影片》,《天津日报》1954年10月27日第4版。


(40)李竟能等主编《中国人口·天津分册》,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87年版,第384页。


(41)(43)(46)王凯《做好新闻电影放映工作,鼓舞人民干劲》,《天津日报》1958年6月16日第2版。


(42)郑鹏《节庆与节日的循环》,《上海文化》2008年第1期,第111页。


(44)孙茗《少年先锋队大队长会议》,《天津日报》1954年11月24日第2版。


(45)《配合学校进行劳动教育新闻影院将放映有关影片》,《天津日报》1957年5月16日第2版。


(47)《多演新闻电影鼓舞教育人民十城市新闻影院工作现场会议闭幕》,《天津日报》1958年6月19日第2版。


(48)《电视纪录影片〈智取威虎山〉〈红灯记〉受到本市工农兵热烈欢迎》,《天津日报》1970年9月5日第3版。


(49)张连杰《市艺苑大楼即将开业》,《天津日报》1990年11月19日第3版。


(50)白石柱《滨江道文化寻踪》,《天津日报》2000年1月26日第13版。


(51)赵仁近、黎风凋《恢复新闻电影院》,《天津日报》1985年11月11日第1版。


(52)白金贵《震撼心灵的画卷——感读〈中国体坛50星〉》,《天津日报》2001年3月22日第6版。


(53)陈平《老球迷的激情岁月》,《天津日报》2003年7月5日第8版。


(54)《通报电影局关于天津市新闻电影院的调查报告并请考虑在有条件的城市筹办新闻电影院》,天津市档案馆X0199-Y-000136-005。


(55)刘佩珩《新闻纪录影片不受社会重视发行放映等方面都有严重缺点》,《人民日报》1957年6月6日第7版。


(56)《新闻电影是宣传总路线的强大武器》,《天津日报》1958年6月16日第2版。


(57)林碧《让新闻影片经常同观众见面》,《人民日报》1958年6月20日第7版。




编辑:徐晓雯

校对:王熙





更多精彩内容等您共享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请点击图中二维码

d

d

d

y

z

z

公众号

发行部电话:010-82296104/82296101

编辑部电话:010-82296106/6102/6103

官方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686032783

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contemporarycinema/home?topnav=1&wvr=6



微信号:dddy1984

若需深入交流,可添加我们的微信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