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牛,价值1000万!“第一妖股”天山生物股价暴涨背后,隐现“中植系”身影!

华尔街前沿 2020-09-17 18:14

一头牛,价值1000万!

最近的"妖股"天山生物在二级市场上掀起了一番腥风血雨,12个交易日创下11个涨停板,涨幅达到惊人的500%。


诡异的股价暴涨引起了监管的注意,截至目前,天山生物仍在停牌核查状态。

然而天山生物股价暴涨的背后究竟有何推手?《华尔街前沿》发现中植系谢直鲲不久前欲成为天山生物的实际控制人,但最终没能如愿。

而近期新进成为天山生物前十大股东的两只私募基金都是北京泽盈投资有限公司发行,并且该私募公司旗下私募还布局了多只谢直鲲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

天山生物高股价的背后推手是否与中植系有关?


"吹大"了的牛




8月26日,深交所对创业板企业天山生物(300313.SZ)发布问询函,要求公司回复子公司通辽天山牧业目前存栏量育肥牛596头对公司全年经营的业绩影响,并进一步核实公司股价短期内涨幅较大的原因,是否与公司经营业绩等基本面情况匹配。

截至9月8日紧急停牌前,这家"养牛大户"已经连续12个交易日涨停,截至最后一个交易日,天山生物一年累计上涨494.51%,总市值从原来的20多亿飙涨至108亿元。

如果按照目前公司存栏的596头肉牛来算,平均每头牛身价均超过1000万元。

一边是股价大涨,一边是业绩连年亏损。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其中有些"猫腻"。

据公开资料,天山生物是国内一家牛羊动物育种领域的企业,公司主营业务为种牛、种羊、奶牛的养殖、销售和进出口,主要产品为自产种公牛冻精和胚胎。

就是这样一家牛羊配种公司在2012年4月25日于创业板上市。上市后,公司业绩一直不温不火,尤其在2015年后,公司的营收直线下滑,2015、2016年净利润连续两年为负,一度到了退市的边缘。2014年至今,公司扣非净利润连续6年亏损。

最近两年,天山生物的业绩一泻千里。2018年,天山生物亏损19.46亿元,2019年亏损6079万元。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choice

在没有业绩支撑的情况下,公司股价"疯涨",这"牛"显然吹得有点大了!


与"大象共舞",反转为"诈骗案"




屋漏偏逢连夜雨。

根据公告显示,2019年11月13日,浙商银行与天山生物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一份,约定天山生物自愿为子公司大象广告依主合同与浙商银行形成的债务提供担保。担保的主债权为自2019年11月14日起至2020年11月14日,在6496.6万元的最高余额内。

"大象广告"是宁波一家主营户外广告的公司,主要以交通系统媒体运营为核心。一家畜牧业配种公司和一家广告公司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呢?

这一切都要从2018年的一起23.7亿天价收购案说起。

2018年,彼时大象广告是新三板上的"白富美",天山生物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大象广告96.21%股权。因大象广告业务独立,为向大象广告原实际控制人陈德宏做出业绩补偿,天山生物委托陈德宏担任大象广告执行董事、总经理,并选举其成为公司董事,担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分管传媒业务。

大象广告原实际控制人陈德宏

天山生物原以为收购一家质优企业能为连续两年亏损的财务报表画上一个终止符,不料却掉进了大象广告的"陷进"中,原来此时的大象广告已经债务缠身。

2018年5月,陈德宏以经营需要频繁向银行担保借款、质押股份融资等。直到当年8月,陈德宏几乎全额质押所持有的天山生物全部股份。

天山生物才如梦初醒,一纸将大象广告告上法庭,原因是发现其控人陈德宏涉嫌合同诈骗、挪用大象广告巨额资金和违规担保的情况。大象广告实控人陈德宏也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被批逮捕。

已经自顾不暇,还得为子公司的债务担保。天山生物表示,此次涉诉事项或增加现金流压力,存在资金链紧张的风险。



债转股,中植系险成"接盘侠"




除了给子公司担保,天山生物自身也陷入资金困局,甚至一度易主。

今年3月16日,天山生物发布公告称,公司实控人李刚控制下的上海智本正业,与解直锟控制下的湖州皓辉以及公司控股股东天山农牧业,签署《天山农牧业增资协议》。增资后,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李刚变更为解直锟,公司控股股东不变,仍为天山农牧业。

为何是"中植系"?

其实早在2017年,湖州皓辉的关联方润兴租赁委托厦门国际信托向天山生物的控股股东天山农牧业发放贷款5亿元,由于天山农牧业未能在约定期限内还本付息,湖州皓辉从润兴租赁处受让了5亿元债权,并以"债转股"的形式,认购了天山农牧业新增的2亿元注册资本。

正因如此,湖州皓辉获得天山生物控股股东天山农牧业80%的股权,而天山农牧业及其全资子公司呼图壁农业合计持有天山生物22.11%的股权。

上述手续一旦完成,"中植系"将成为天山生物的实际控制人。但李刚将润兴租赁的债务转成天山农牧股份的算盘却被大象广告搅黄了。

因天山生物在收购大象广告期间出具稳定控制权相关的一揽子承诺,据监管规则,相关承诺须经豁免才能操作控制权变更。天山生物将该承诺豁免事项提交股东大会审议时,大象广告原股东投了反对票,这也导致"中植系"入主天山生物暂时搁置。

你以为中植系入主天山生物的事件告一段落了吗?或许这才是刚刚开始。


"妖股"背后,神秘私募机构初显




据天山生物最新半年报,2020上半年公司涌入一批投资人。除巫阳新、徐开东、陈焕、王勇追加持股数量外,顾小敏、赵鎏忞两位新进个人投资者分别买入232.1万股、137.8万股,持股比例分别为0.74%、0.44%。

北京泽盈投资有限公司分别通过泽盈顺势8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泽盈顺势3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买入天山生物279.3万股、127.2万股,持股比例共计1.3%。

据仓位在线查询,当初北京泽盈买入的价格为4.73元/股,截至天山生物停牌,价格上涨至34.66元/股,北京泽盈持有的406.5万股已获得1.22亿元收益!

据公开数据,北京泽盈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创始人为黄宝安,主要从事私募基金等业务。除了天山生物,北京泽盈今年新进买入中潜股份、凯恩股份,持有上市公司股权的还包括精伦电子、常山股份、美达股份、长城影视、美尔雅 、北信源、ST准油、曙光股份、荣科科技等。

除了天山生物,北京泽盈还精准擒住了另一头牛。2019年北京泽盈向中潜股份买入974万股,持股中潜股份比例达到5.71%,今年上半年,中潜股份股价一度达到166.25元/股,按照29.9/元股买入价格来算,北京泽盈获益13.2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泽盈投资的上市企业身后,"中植系"魅影频现。据公开资料,在以上公司中,中植资本实际控制着凯恩股份、ST准油、美尔雅。

这也导致,天山生物与中植系的藕断丝连让人遐想。

在天山生物"空中楼阁"般股价激变的背后,也许暗藏着不为人知的"炒作"手段。

对此,深圳中金华创基金董事长龚涛表示,天山生物股价的炒作逻辑类似权证末日轮,越是没价值越容易收集筹码,拉高出货,剩下散户一地鸡毛,建议投资者不要轻易去"玩",因为,你不知道游资什么时候会跑路。



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

感谢关注:华尔街前沿(hejqianyan)

嘿,一键星标,查看更多热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