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懒汉,都需要一个极简陋主义机器人来认清本质

跳海大院 2020-09-17 19:51


院办最近买了一个扫地机器人。
 
可能出于骄傲的猫类领地意识,我家的猫,经常主动跟它约架——

每当机器人勤勤恳恳地埋头扫地,猫就马上冲过去,一套组合拳招呼之。
 
但这场战斗,完全不具备罗马竞技场的公平性,在连续日夜十五斤的重拳出击下,扫地机器人终于不堪重负,咽下了它最后一口“一屋不扫何以扫天”的怨气。
 
当然,院办完全不怪家里的扫地机器人不够智能,因为比扫地机器人更不智能,乃至人工智障的东西,也不是没有,比如——
 
瑞典破烂机器人女王西蒙尼·吉尔兹(Simone Giertz)的机器人发明。
 


西蒙尼·吉尔兹,全世界第一个把特斯拉改装成皮卡的奇女子。
       

按最简单粗暴的理解,你可以将其视为瑞典女版手工耿,或者短视频平台上的千千万万个专门研究“无用发明”的小发明家。
 
在油管上,她是一位有着200多万粉丝的手工达人。
              
诚如“破烂机器人女王”之名,西蒙尼走红,靠的是一系列奇奇怪怪的机器人。
 
她的作品,都发端于日常生活中的某一种需求。
 
只不过,她的机器人在满足这些需求时,往往用力过猛,以至于成了“酷刑刑具”。
 
懒,当代人的顽疾。
 
有多少人希望需要的东西都在身边打转,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来自西蒙尼的这个转盘机器人,似乎可以满足你的需求。你需要的东西都可以放在脑袋附近,另有一只机械手给你喂食。
              
听起来真的不错且有用,然而,到了实操环节,你以为的爱心投喂,却成了:
 
“吃尼玛呢,给你俩嘴巴子,滚!”


总的来说还是名字取的不够贴切,如果改成“减肥控碳水机器人”,人群定位在每个减肥期间又嘴馋的都市丽人,那它可能已经月销两千台了。
 
再比如这个倒酒机器人,不是产品测试得不够精准,而是让你少喝点。
 
“啤酒虽好,可不要贪杯哦。啪!喝尼玛!”
                            
慢慢的我发现了,这位破烂机器人女王,总是跟自己的脸过不去。当你早上起不来或者起晚了,邋遢不修边幅是最大的后果,她显然预知了这个后果,发明了每个女生都不想要的自动涂口红机。


三年都用不完一支的口红,总算有新用处了。

到后来,我发现她还跟皮燕子过不去。

送你的懒汉朋友一台自动擦皮燕子机,电钻驱动纸巾在ta皮燕子上留下的火辣辣的感觉,就是你们之间炽热友谊的象征。

 
在此之外,还有一些难以归类的机器人。风格上,院办愿称之为“极简陋主义”。
 
她的键盘机器人—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发明。
              
作为一个常年制造信息垃圾的新媒体民工,院办早已洞悉我们这些人敲出来的玩意儿,没比脸滚键盘滚出来的强到哪去。
 
我建议每个文字媒体工作者,键盘侠,杠精,负责帮领导写报告的下属等等人群,都应该人手配备一个,一起滚出个垃圾消息的内卷纪元。
 
在大多数人看来,西蒙尼发明的机器人唯一的意义,就是搞笑。
 
然而,也有人从中读出了更深层次的东西。
 
《流言终结者》这个节目不少人应该都看过。
              
节目曾经的核心成员之一,亚当·萨维奇(图中黄毛戴眼镜的那个)就很欣赏西蒙尼。
 
他曾说:你只看到这些机器人发明一再的失败了,但它们都具有颠覆性,而且处处透着对技术的热爱,不是吗?
 
在他看来,西蒙尼是位有着自嘲精神,而又令人敬畏的发明家。
 
毕竟,在娱乐的外表下,这些作品都遵从着机器人发明的初衷。
 

 
无需迷信那些高大上,以至于虚无缥缈的概念。
 
人工智能,本质上就是工具人。
              
而工具之所以为工具,就是因为它们能够满足人类的某些需求,为生活创造便利。
 
比如人吃了生肉会拉肚子,所以人才会用火、会发明厨具来烹饪食物。
 
机器人亦然。
 
要我说,懒惰才是第一生产力。因为懒,人们才会考虑自动化,把工作推给工具,变相地提高了效率。
 
       
 
西蒙尼的发明,很多都是切中了这一痛点。从擦皮燕子机器人,从涂口红机器人等作品上,你能感受它们跟洗衣机、洗碗机这些工具如出一辙的发明初衷。
 
当然,除了应对懒惰,在这个许多行业劳动紧缺的大背景下,机器人还起着填补供给空缺的作用。
 
拿制造业来说,近年来常有家电厂到山区里“抓壮丁”,但是应征者总是少得可怜。
 
不过鉴于机器人技术已经发展到了一定程度,劳力紧缺的各个行业,也都试图在机器人身上一把梭哈。
 
稍微查询下近年来申请的机器人类专利,结果反映的数量和种类可能远比你想象得多。
 
有老年陪伴机器人,有帮农民晒粮食的机器人,甚至还有陪你练格斗的机器人。
              
难怪有人说,机器人赛道正处在大规模爆发的前夜。
 
在一个与我们都息息相关的领域,正急切需要机器人来搭一把手:物流

 
物流,连接社会各个部分的纽带,承载着人们的各种需求。有人预测过,中国在未来每天会产生十亿个快递。
 
但是,过于庞大的需求,有时也意味着供给方的不堪重负。
 
前些日子疯狂被转发的《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就道出了外卖员(物流的分支)的现状。

超长的工作时间,没完没了的派单,摧残着每个物流基层从业者的身心。
 
院办的一位朋友就在快递中转站工作。一天干十二小时,下班后根本没有精力做别的事,每天只想睡够八小时。
              
高强度和枯燥的性质,导致不少人对物流行业望而却步。
 
两年间,快递分拣员的工资从一百二一天飙升到了三百五一天。
 
然而,许多人依然不愿踏进这趟浑水里。
 
另一方面,部分已经在水底的劳动者们,又内卷得厉害。单价上不去,所以薪酬也上不去,劳动密集型产业招工极难,用工荒和打工难同时出现。
 
因为没有办法靠少量劳动活下去,所以不得不疯狂堆积劳动量,而与之对立的是时间——人只有二十四小时,即便没有私生活全身心都在工作上,也未必能够服务好每个客户。
 
因此,机器人的入局,也许能带来些良好的转机。

机器人行业并不会让从事劳动密集产业的人失业,而是降低劳动密集型职业的工作强度,缓解用人紧张的局面。

调查显示,因为所倚赖的技术日渐成熟,所以机器人已经度过了泡沫期,当年一片唱衰的情况也不复存在。而在这种情况下,资本的充裕度同样是机器人行业是否能走的更远的先决条件。
 
就拿物流来说,阿里达摩院的小蛮驴就能够缓解一部分物流从业者短缺的情况。
              
说到小蛮驴,院办不得不称赞一句,阿里动物园的新动物,是真的有点东西。

小蛮驴的蛮字,在湖南话里面代表着蛮聪明,蛮能干,蛮安全。而驴这种动物,又可以说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
              
这头小蛮驴,能够解决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
 
小蛮驴可以直接把快递送到你家楼下,在快递柜没空位的时候,也不用快递小哥老是蹲着等你。
 
害怕接听电话的社恐,也不用担心铃声响起与人交谈。小蛮驴机器人集成了达摩院最前沿的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技术,具有类人认知智能,还会自己搭电梯。
              
你看小蛮驴这外形酷萌肥胖,怕他笨重?实际上小蛮驴身手灵活,可以轻松处理复杂的路况。遇到紧急情况,反应速度达到人脑7倍。

为了避免碰撞,小行人做了五重冗余设计。自动驾驶率高达99.9999%,识别数量上百的行人车辆的意图,只需要0.01秒。
              
遇到危险需要急停的话,只要0.1秒就能够完成全部动作。院办寻思着,这急刹车卡的点,比到点下班的我还要准。
              
小蛮驴之所以叫小蛮驴,也因为它的耐扛性,充4度电就能跑100多公里,每天最多能送500个快递,像雷暴闪电、高温雨雪等极端场景下依然能风里来雨里去。
 
甚至,还能秀一手漂移。
              
小蛮驴如今已经具备了量产能力,走遍千家万户只是时间问题。相比起来多花几百块钱租带快递柜的小区,实属鸡肋。上,小蛮驴只是一个开始。而在不久的将来,可能在劳动密集的领域,都能见到这类机器人的身影。
 
我们常说,科技的进步,是时代的进步。在十年前的今天,我们对2020的预测,无外乎是网速能更快一点,任谁也没有想到,就在十年后,我们不仅走进了5G时代,普及了移动支付,甚至,还即将将机器人大规模普及。
             
阿里的机器人赛道,在我看来,是一张来自未来的体验券,

我们手持这张体验券,在小蛮驴身上,看到了科技和未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