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基金经理 | 掌管267亿资产的周应波,希望规模小一些

读数一帜 2020-09-17 20:05


5年时间,周应波管理的基金规模从2000万元达到160亿元,总回报达232%,他也从初出茅庐的新人成为行业内优秀的基金经理之一。


文丨记者 张欣培

编辑丨杨秀红


波动和风格切换是权益市场永恒不变的主题,而那些能够穿越牛熊、持续保持业绩的领先者,自然会成为业内翘楚,比如中欧基金的周应波。

2015年,中欧时代先锋成立,彼时规模只有2000万元,堪称“迷你基金”。基金经理是初出茅庐的周应波。而5年之后,该基金的规模已达160亿元,周应波成为行业内优秀的基金经理之一。

更为重要的是,即便规模超百亿,但该基金业绩回报却始终位居前列。自2015年11月成立以来,中欧时代先锋总回报达到232.29%,每个自然年度排名均位居同类前10%。

中欧先锋基金规模从2000万元到数十亿元再到上百亿元,周应波旗下基金合计资产规模更是高达267亿元。如何驾驭规模更大的基金,一直是周应波思考的问题。有人以不变应万变,但也有人以变应变。周应波很显然属于后一类。从业9年,他的投资框架不断演化,但寻找成长股的核心理念一直未变。

为什么要演化?因为开始注定不完善。“无论A股还是我们自己,必须要不断在学习和反思中去改进。”周应波说。而不断扩大的规模也对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基金规模越大越难管理,保证稳定的收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周应波坦言,市场规模总是高于预期,但作为一名基金经理,必然要以为投资者赚取回报为目标。

中欧时代先锋近5年穿越牛熊,过往稳定的高收益也让周应波成为罕见的稳定型基金经理。一时的业绩优秀或许具有偶然性,但长期保持优异的成绩则是实力的体现。

谁是周应波?

从初出茅庐到明星基金经理,周应波用了不到5年的时间。

5年之前,周应波是一名再普通不过的基金经理;5年磨砺后,凭借自身实力,如今的他早已成为行业的佼佼者。

2015年11月3日,当日上证综指收于3316点。同日,中欧时代先锋基金成立。而近5年的时间过后,上证综指仍在3300点一线震荡,中欧时代先锋却取得了显著的长期超额收益。Wind数据显示,该基金成立以来总回报达232.29%,年化回报率28.21%,在同期可比的138只普通股票型基金中排名第四位。


上证综指从3300点到3300点的近5年间,市场经历了熔断、震荡上行、单边下跌、快速上涨等多种截然不同的行情,不同时期蓝筹与成长各自领衔,在不同风格下,中欧时代先锋在过往均能取得稳定的超额回报。

在提高投资回报的同时,更要做好风险把控、降低净值回撤。中欧时代先锋自成立以来最大净值回撤为-22%,远低于同期沪深300(-32%)、中证500(-49%)的最大回撤。

中欧基金的长期优异并不是来自短期业绩爆发,而是各个阶段均能持续领先。Wind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四个自然年度中,中欧时代先锋分别取得15.03%、34.79%、-11.79%和65.53%的年度回报,同类排名稳居前10%。

周应波到底是谁?学霸、理科男是他最明显的标签。

周应波是北大控制理论与控制工程硕士,曾获得世界特种机器人大赛特等奖。毕业后曾在腾讯核心产品部门任职,历任平安证券、华夏基金研究员,2014年加入中欧基金,现任中欧基金成长策略组组长、投资总监。

科技企业的工作经历使得他对科技赛道有着更深刻的理解,更重视企业核心产品竞争力;理工科背景使他在投资中更具理性和逻辑思维。

中欧基金统计数据显示,周应波目前在管的中欧时代先锋、中欧明睿新常态、中欧远见两年定开混合基金盈利客户数占比分别为89%、92%和100%,个人客户平均收益率分别为近20%、30%和58%。

投资框架的三次演变

优异业绩的背后是投资理念和投资框架的支撑。管理规模从2000万元到160亿元,周应波不断面临新的挑战。

“其实一路上走的磕磕绊绊,很多炫酷的理念都是美丽的陷阱,正确的投资之路只有一条,无聊、朴素,但必须死心塌地沿着这条路走,这才是最难的。”周应波告诉记者。

一路走来,周应波的投资框架也不断发生变化,这个演变可以分为三个过程。

第一阶段,从2015年到2017年,周应波刚刚从行业研究员转型投资经理。当时的投资框架是从行业轮动的角度寻找投资标的。这也契合了当时的宏观经济,因此基金净值大涨,规模不断扩大,彼时基金规模已增长到26亿元。

规模扩大,就面临新的问题,怎样去适应更大规模的管理,实现业绩稳、强的目标是周应波思考的问题。“所以我们又根据当时市场特点做了投资框架的调整。规模扩大的过程中,我们会不断思考我们的投资框架是否存在问题,应该如何完善。”周应波说。

第二阶段,从2018年开始至2019底。当时市场出现了非常大的风格变化,成长股表现出巨大差异。彼时,周应波又对投资框架做了更新。核心理念寻找成长股依然没变,但标准变为寻找可靠的公司。这种可靠不仅仅指财务指标,更包括公司管理层。

“第二阶段我们主要抓住一些相对可靠的公司,忽略一些宏观和行业波动。”周应波说。2018年,中欧时代先锋全年的仓位超过90%。但重仓品种的可靠性让他在波动的市场里依然保持了良好的收益。

第三个阶段从2020年初至今。这一时期中欧时代先锋规模突破百亿。周应波坦言,这个时候挑战非常大,他想要的基金规模是低于实际规模的。

新的阶段,新的规模,周应波再次调整了投资框架,在总结之前的基础上,形成了新的投资框架,即寻找好生意、好团队与合适的公司。

什么样的生意是好生意?稳定成长、爆发式成长。好价格就是寻找合适估值,太贵的不能买。“在当下极端分化的状态下,更需要考察所投标的的安全边际。第一,确保公司未来三年不会在市场上消失;第二,价格不能太贵,合理即可。即便非常好的资产,但是如果在十分不理性的位置去买,效果依然会非常差。”周应波说。

周应波的投资框架审时度势,根据市场特点,也凭借自身投资经验的积累,不断完善更新。而结果证明了,新的投资框架的成功性。

对科技股保持理性

即便当前科技股面临较高的估值,从长远来看,周应波依然积极看好。周应波认为,从我国市值结构变迁看,2010年来,我国呈现科技、消费、医药的市值占比逐渐抬升,而周期和金融地产占比呈下降趋势,印证了经济转型的成效。目前中国经济正处在提质增效的关键阶段,各界对于科技投入都是空前重视的状态,从中长期来看,未来十年都是中国科技产业发展的黄金十年。

“大家不要担心这个领域没有新的投资机会,我相信未来一定会不断涌现新的机会。因为我们的技术在不断发展。”周应波说。

不过,他认为,面对高估值时依然要谨慎。“目前整体的估值是在一个历史估值比较高的位置,如果要选股的话,需要特别注意安全边际和投资周期。”周应波向记者表示。

“即便一个商场里有你非常想要买的商品,但是商场里面全是人进人出的时候,我劝你可以再等等。不要着急,理性分析,因为选择并非这一个。”周应波表示。

对于下半年市场表现,周应波认为下半场可能更偏中性。

周应波认为,去年整个市场聚焦在消费、医药、科技三条赛道,目前整个市场结构性机会已经演绎了一段时间,大部分长期比较看好的板块估值变得比较贵,但是整个经济本身有内在规律,整个市场从结构性角度来说性价比大幅度下降,相对来说,下半年投资将会是比较中性的情况。

 “整个市场容量比较大,行业比较多,一些结构性机会依然存在,可以在确定性比较明确的板块上找一些投资机会,同时兼顾估值的安全性。”周应波表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