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医学》:冠状病毒的保护性免疫挺不过一年!四种冠状病毒35年的监测数据显示,感染12个月后,经常出现再次感染丨临床大发现

奇点网 2020-09-17 19:30


本周,由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医学中心Lia van der Hoek领衔的研究团队,在著名医学期刊《自然·医学》上发表重要研究成果[1]。


他们围绕新冠病毒的四个近亲冠状病毒,研究了10名健康受试者长达35年的血液监测数据发现:在感染冠状病毒12个月后,经常发生同一种季节性冠状病毒的再感染。


由于四种季节性冠状病毒都会发生再感染,研究人员推测:这表明这是所有人类冠状病毒的共同特征,包括新冠病毒。


由于再感染发生的频率在感染后12个月内最高,这也表明冠状病毒的保护性免疫力只是短暂的


▲ 论文首页截图


就在上个月,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袁国勇团队在国际权威期刊《临床传染病》发文称:香港一名33岁男子二次感染新冠病毒[2]。


在当时的情况下,这也是在全球范围内首次证实二次感染新冠病毒现象的存在。


一时间,新冠病毒二次感染的问题,引发全球高度关注。


实际上,科学家一般都认为冠状病毒的再感染确实会发生,只不过新冠病毒再感染的证据有限而已,这主要可能还是因为新冠病毒流行时间还较短。然而,新冠疫情仍在全球蔓延,阐明新冠病毒的保护性免疫持续时间,对于抗疫至关重要


在冠状病毒这个家族中,还有四个能引发呼吸道感染的季节性冠状病毒,它们分别是HCoV-NL63、HCoV-229E、HCoV-OC43和HCoV-HKU1。虽然它们都是冠状病毒,但是它们在基因和生物学上大不相同,而且使用不同的受体分子,宿主细胞的选择性也不同[3]。


鉴于这种巨大的差异,Hoek团队假设这四种季节性冠状病毒所共有的特征,如保护性免疫的持续时间,在包括新冠病毒在内的所有人类冠状病毒中是基本一致的。


因此,本研究的目的就是调查季节性冠状病毒感染保护性免疫的持续时间。


▲ 新冠病毒(图源:NIAID-RML)


Hoek团队选择了一个自1980年代开始的研究队列[4]。从中挑选出10名健康参与者,他们没有报告任何可能影响其免疫力的严重疾病。除了1997年至2003年的随访空白期外,在1989年之前每3个月采血一次,之后每6个月采血一次。


为了研究10名参与者再感染四种冠状病毒的情况,研究人员测量了每种冠状病毒核衣壳蛋白的抗体水平,并将抗体水平的增加视为一次新的感染


从总体上看,在随访期间一共检测到101次再感染事件,具体到每名参与者身上的话,在3-17次之间。


▲ 10名参与者的情况,以及各种病毒感染的情况


由于采样的间隔最短是3个月,因此感染后三个月内的再感染数据没有,不过在间隔3个月的随访时,没有发现再感染现象。总的来看,再感染冠状病毒的时间间隔在6-105个月之间,且各个病毒的感染间隔时长没有统计学上的显著差异


在少数参与者中,再感染最早发生在初次记录感染后的6个月(HCoV-229E两次,HCoV-OC43一次)和9个月(HCoV-NL63一次),在12个月左右经常观察到再感染


▲ 再次感染的时间间隔记录


对于最早发生在6个月时的再感染,研究人员没有观察到感染之间的抗体水平减少,但对于超过6个月的再感染间隔,确实出现了不同感染之间的抗体水平降低现象。实际上,之前关于新冠病毒的研究,也观察到了抗体水平下降的现象,尤其是在轻症患者身上[5,6]。


基于以上数据,Hoek团队认为:季节性冠状病毒再感染的最早时间点是6个月


▲ 抗体水平的变化


Hoek和他的同事还注意到,在6月、7月、8月和9月这四个月,四种季节性冠状病毒的再感染率最低。基于此,研究人员认为:证实了温带国家冬季的感染率较高,新冠病毒可能在后流行时代也具有这一特征


▲ 再感染的月份分布


根据以上研究成果,Hoek团队表示:只有当保护性免疫(细胞和/或体液免疫)不足时,才会发生再感染;此外,四种季节性冠状病毒都会发生再感染,这表明这是包括新冠病毒在内的所有人类冠状病毒的共同特征;鉴于再感染在感染后12个月时发生的频率最高,这也表明保护性免疫力是短暂的。


因此,我们应该对通过疫苗接种或自然感染实现群体免疫保持谨慎的态度


编辑神叨叨


虽然2020年的ASCO已经结束了,但是它对未来几年癌症治疗领域的影响才刚刚开始。为了帮助大家快速抓住今年ASCO的重点,高效获取前沿进展的全景认知,我们又全力打造了《ASCO2020趋势解读》。


全面梳理了9大癌种,300个口头报告中的关键学术研究,帮你用90分钟全面纵览ASCO盛会的重磅进展。


长按识别下面的二维码就可以购买,原价59元,认证用户只需39元。如果你之前在购买奇点其他课程的时候已经认证了,那么就直接购买吧!


参考文献:

[1].Edridge A W D, Kaczorowska J M, Hoste A C R, et al. Coronavirus protective immunity is short-lasting[J]. Nature Medicine, 2020.

[2].To K K W, Hung I F N, Ip J D, et al. COVID-19 re-infection by a phylogenetically distinct SARS-coronavirus-2 strain confirmed by whole genome sequencing[J]. 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 2020.

[3].Pyrc K, Dijkman R, Deng L, et al. Mosaic structure of human coronavirus NL63, one thousand years of evolution[J]. Journal of molecular biology, 2006, 364(5): 964-973.

[4].van Bilsen W P H, Boyd A, van der Loeff M F S, et al. Diverging trends in incidence of HIV versus other sexually transmitted infections in HIV-negative MSM in Amsterdam[J]. Aids, 2020, 34(2): 301-309.

[5].Long Q X, Tang X J, Shi Q L, et al. Clinical and immunological assessment of asymptomatic SARS-CoV-2 infections[J]. Nature medicine, 2020, 26(8): 1200-1204.

[6].Ibarrondo F J, Fulcher J A, Goodman-Meza D, et al. Rapid decay of anti–SARS-CoV-2 antibodies in persons with mild Covid-19[J].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20.

本文作者 | BioTalker

这个结果,还需要时间证明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