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融资、人民币汇率及其他

卢瑟经济学之安生杂谈 2020-09-17 15:19

短短3个多月,人民币对美元大幅升值。5月末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涨势如虹。进入8月以来,人民币对美元上涨势头不减,接连打破多个阻力位。进入9月,虽然在月初有小幅回落,但近几日已经涨势不改。9月15日,在岸、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盘中升破6.79关口。《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这也是2019年5月以来再次突破6.79关口,创下近16个月新高。


专家们的解释是中国经济企稳向好,BLABLABLA……


不过,另一种可能是某些企业债务密集到期,由于监管、融资政策等原因融资困难,无法顺利拆东墙补西墙,于是发行美元债,然后用美元兑换人民币拆东墙补西墙。


这种奇葩的做法,看似不可思议,实际上,几年前就搞过。不过,那个时候是卫国发债,获得外汇补充外储。现在是人民币借不到,或者即使借到成本也太高,所以曲线救急。


美国的低利率政策,给了这些企业借美元解燃眉之急的机会。


由于这些企业集中处于偿债高峰,所以,也就集中出现了美元兑换人民币的高峰。


这种集中兑换的高峰,自然推动了人民币汇率的上涨。


以上纯属推测,需要事实验证。


要证明这种操作,需要掌握有境外发债资格的企业的发债情况,需要了解外汇储备总量和外债总量。


发债总量是最直接的,目前看不到。


如果大规模发行美元债,那么外储总量就会上升,外出总量需要到月底才能看到。


如果大规模发行美元债,那么外债总量也会上升,外债总量每季度公开上季度末的总量。圈外人得到具体实际情况的时候,已经是3-6个月以后的事情了。


但是,可以靠一些新闻的蛛丝马迹来推测。

***************************

***************************

彭博数据显示,今年8月,中资美元债获得的认购倍数达到7.6倍,是2016年开始有这一追踪数据以来的最高水平。从整个亚洲来看,美元债也备受欢迎。8月,去除日本的亚洲美元债累计发行金额为230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翻倍。


从行业吸引力来看,市场需求最高的依然是地产开发商的美元债。据媒体报道,宝龙地产发行的2亿美元债券获得超过25亿美元认购,倍数达到12.5倍。


本国企业债务集中到期,在本国不好继续借新还旧,或者干脆借不到,于是就到国际上借外汇,然后兑换本币偿还债务。这种操作并不罕见,往往能在短期内推动本币升值。


这种操作往往有一个特征,就是本国银行间拆借利率飙升。本国银行间拆借利率飙升,意味着本国金融市场供不应求,大量企业需要融资,头寸紧张,所以利率飙升。



一个月以上的shibor(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从五月底(5月26日)开始上升,而且是不断攀升。



人民币的汇率也是从五月底止跌回升,也是不断攀升。


这单纯是巧合吗?


某些情况下,本国银行间拆借利率飙升,是金融危机的先兆——许多企业急需资金借新还旧,甚至不惜出高价借入短期高利贷。这种情况下,央行为了避免金融危机爆发,往往放松货币和信贷,试图让企业渡过难关。



从短期看,本国企业渡过眼前的债务危机,本国外汇储备增加,本国汇率坚挺,一切风平浪静。但是从长期看,必然面临巨大的债务风险。


如果发生债务危机,那么本币加息、贬值基本是不可避免的。


进一步考虑,为了严防本国出现金融危机,在核心生产生活必需品供应可能面临严重短缺的时候,不断增大货币供应,本身也酝酿巨大的通货膨胀的风险。


如果通胀加速,那么本币加息、贬值也是不可避免的。


本文的推测需要时间的验证,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究竟会发生什么,不展开讲。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