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基因对抗癌症,这家市值10亿美元的公司竞速精准医疗赛道

中国企业家杂志 2020-09-17 20:38

肿瘤精准医疗是一个新兴市场,尚未大规模产业化。在泛生子创立之初,关注精准医疗的医生和投资人都不多。“在一个新的技术被大规模接受前,你要学会做时间的朋友,每天前进一小步。”泛生子联合创始人、CEO王思振感慨道。


|《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秀芝
编辑|米娜
图片来源|被访者


“肿瘤本质上是一种基因病,发病缘由是人体的基因发生突变,而基因检测可以帮助医生更精准地制定肿瘤患者的治疗方案。”2020年8月初,在泛生子半年度财报发布会上,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CEO王思振这样表示。


泛生子是中国第一批肿瘤精准医疗企业,创立于2013年。2020年6月,泛生子登陆美国资本市场纳斯达克,合计募资约2.6亿美元资金(绿鞋前),达成了目前全球最大规模的肿瘤精准医疗上市项目(按绿鞋前计)。截至9月16日美股收盘,泛生子股价11.52美元,市值约10亿美元。


随着肿瘤精准医疗的技术进步以及人们对这一技术的认知加深,越来越多的相关公司发展壮大。2020年,成为肿瘤精准医疗的关键一年。


在泛生子上市前一周,燃石医学成为纳斯达克的“中国肿瘤NGS(二代测序,实现精准医疗的手段之一)第一股”。9月10日,由基因测序巨头Illumina(因美纳)组建的肿瘤早筛公司Grail(圣杯),也向美国证监会提交了IPO申请,计划在纳斯达克上市。


“随着时间的推移,还会有更多优秀的公司冒出来。”在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时,王思振说。


同时,他认为,肿瘤精准医疗还是一个新兴的市场,尚未大规模产业化,还有大量的技术创新等着企业去做。“我们一定要摆正自己的位置,真正理解和履行我们的使命,通过技术创新来解决一些过去在临床上不能被解决的问题。”


全周期管理癌症


2013年,在何为无博士(在生物医药和投资领域拥有多重身份,包括傲锐东源董事长、IDG投资合伙人等)组织的一次聚会上,王思振认识了科学家阎海。


那时距离王思振结束上一次创业不久。王思振曾是美国互联网通讯公司iTalkBB的联合创始人和全球市场营销及企业发展规划负责人。2012年,iTalkBB以数亿美元被263通信集团收购。此后,王思振开始思考自己的下一步职业规划。


王思振说:“在一个新的技术被大规模接受前,你要学会做时间的朋友,每天前进一小步。”


彼时的阎海,则在思考如何将自己的科研成果进行临床转化,以惠及更多患者。阎海是美国杜克大学神经肿瘤讲席教授、肿瘤基因组学与个体化治疗研究者。也是在2013年(上述聚会前),阎海有一项重要的科研突破:他发现了多种常见肿瘤的关键驱动因素——TERT启动子突变。此前2008年至2009年,阎海教授团队及合作者已首次发现IDH1/2基因突变在脑胶质瘤中的重要作用。


于是,两人有了共同创业的契机。


从当时的大环境来看,过去十余年里,基因测序的成本在以超摩尔定律的速度下降。2003年,人类第一次完成全基因组测序,耗资30亿美金。2008年,Illumina宣布,它们的技术可把全基因组测序的成本降至10万美金。成本大幅降低,使得基因测序进入大规模应用成为可能。


2013年,癌症基因检测分析公司Foundation Medicine(基础医学公司)在美国的上市,更是让王思振、阎海等人,看到了这一领域的发展潜力。


王思振和阎海把新公司命名为“泛生子”,这一灵感来自达尔文的“泛生论”,它是人类对于遗传物质——基因的最原始定义。


“我们做的所有事都是围绕基因这个词。”王思振告诉记者,泛生子的另一个关键词是癌症。“我们希望围绕基因技术的发展,做出来一系列基因检测或分子诊断的工具,使得癌症整体诊疗水平大幅度提高。”


基于IDH和TERT在胶质瘤分子分型中的重要作用以及临床的迫切需求,泛生子在2015年自主研发了“人IDH1基因突变检测试剂盒”和“人TERT基因启动子突变检测试剂盒”,并于2017年获批上市。


据悉,这是全球首款获批上市的适用于脑胶质瘤IDH1/TERT基因的检测试剂盒,可为脑胶质瘤患者病理分型及预后评估提供重要的参考信息。


在脑肿瘤基础上,泛生子将产品线向其他癌种进行了延伸,已覆盖近10种肿瘤。从试剂盒到数字PCR仪、高通量测序仪,该公司累计获批了7款产品,另有7款在报批。“不谦虚地说,我们现在是这个行业获批产品数量最多的公司,也是产品管线最完整的公司。”王思振称。


他还表示,泛生子致力于提供癌症全周期管理,即预测、早筛、诊断、监测。目前,诊断与监测、早筛以及药物研发服务是泛生子的三大主要业务。


从业务形态来看,基因检测公司的主流临床服务模式有两种:IVD(体外诊断产品)和LDT(临床实验室自建项目)。前者是公司向医院提供体外诊断产品,后者是公司为医院提供从临床样本检测到临床科研服务的一整套服务支持。


泛生子的招股书显示,2019年其在脑癌、消化道癌LDT检测服务的市场占有率位居行业第一,其中脑癌LDT检测服务的市场占比高达58.3%。


从遇冷到爆火


2015年1月底,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宣布了一个生命科学领域新项目——精准医疗计划(Preciscion Medicine Invitative),致力于治愈癌症和糖尿病等疾病,并让所有人获得健康个性化信息。这预示着,精准医疗时代真正来临。


在此之前就早已成立的公司,几乎都经历过遇冷境况。燃石医学创始人汉雨生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曾回忆,该公司第一轮融资时,汉雨生在半年多的时间内谈完了30多家机构,却没有一家机构给出积极回应。“行业太新,专业性太强,大多数投资者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


泛生子比燃石幸运的是,它的第一轮融资相对顺利——投资人之一是王思振和阎海的“媒人”何为无。


但在泛生子接下来的A轮融资中,王思振在与一些基金接洽后,得到的反馈并不如预期。前启明创投医疗投资总监、约印医疗基金创始人郑玉芬鼓励两位创始人,并和他们一起复盘了原因。


郑玉芬向《中国企业家》回忆,彼时,精准医疗在国内刚起步,关注这一领域的投资人不多。而且他们在定价上有点尴尬。泛生子属于VC期的项目,但从企业发展上来看,他们需要的是PE阶段的钱。“VC觉得你要的钱太多了,PE则说这个钱我可以投,但你们还很早期。”


郑玉芬建议泛生子重新制定资本运作的策略:一、不再广撒网,而是精准接触。她给泛生子介绍了一些拥有生命科学背景、投过相关企业的基金合伙人;二、调低估值期望。


2015年2月,泛生子超亿元A轮融资宣布完成,投资机构为分享投资、约印医疗基金、嘉道功程等。


在泛生子创立之初,不止投资人,关注精准医疗的医生也不多。王思振曾和团队去医院拜访一位专家,想跟他聊基因组学在某一个癌种里面的应用。两人在门口等了这位专家一个多小时。“很显然,他对我们这个东西不是太感兴趣。见面的过程也是这样,对方不积极,也不了解基因组学到底是干什么的。”


“在一个新的技术被大规模接受前,你要学会做时间的朋友,每天前进一小步。”王思振感慨道。


如今,泛生子已与全国500多家三甲医院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截至2020年3月31日,泛生子与大约100个国家级KOL(意见领袖)和大约130个区域KOL合作。“专家们对基因和整个精准医疗的研究,包括在临床上应用这些技术的热情,是以前不可比拟的。”王思振称。


投资人对精准医疗的认知改变发生得更快。


2019年11月21日,泛生子宣布完成逾5亿元Pre-IPO融资,投资方包括维梧资本、中金资本、弘晖资本等。


泛生子CFO徐策向《中国企业家》透露,在这轮融资中,对泛生子有投资意向的基金远比最终敲定的多。“我前后接触下来的基金起码有100多家,包括产业基金、医疗专业基金、主权投资基金以及综合性基金。你会发现,每一类型的投资人对这个行业(肿瘤精准医疗)都有兴趣。”


宣布完成逾5亿元的Pre-IPO融资后的次日,泛生子递交了赴美上市的申请。


登陆纳斯达克前,泛生子曾计划发行1300万股美国存托股,预计募集资金1.5亿美元到 1.755 亿美元。就在上市前一天(2020年6月18日),泛生子宣布扩大发行规模,计划发行1600万股美国存托股,发行价格也由13.5美元上涨至16美元。



王思振解释,“泛生子在上市前夕做出这种调整,正是因为公司在路演过程中,看到投资人认购(泛生子股票)的热情太火爆了。”


“水手”的难题


泛生子的北京总部位于中关村生命科学园。在这里,随处可见贴着写有“水手”的标签和提示语。泛生子的员工告诉《中国企业家》,公司内部有一种“水手文化”:公司是一艘船,员工们都是水手,王思振是这艘船的船长。


采访中,王思振透露,自己是一位海上帆船爱好者,他还花过一两年时间进行帆船训练和比赛。创立泛生子后,因为太忙,他只好把这项爱好暂时搁浅。“水手精神”逐渐成为泛生子公司文化的一部分。


“航海的本质是探索未知的新大陆,但其实你并不知道终点在哪。这和泛生子在精准医疗或生命科学里所做的探索类似。而对于水手们来说,很重要的一点是进行团队协作,以形成合力。”王思振说。


2020年4月,泛生子迎来了一位重量级的新水手。前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资深专家胡云富博士,出任泛生子首席医疗官,他将领导泛生子体外诊断医疗器械注册及监管法规事务和药物研发服务业务。


2020年4月,前FDA资深专家胡云富博士,出任泛生子首席医疗官。


根据官方介绍,胡云富在FDA任职期间,曾带领团队负责审批并监管癌症IVD及LDT,包括首例基于NGS(二代测序)的LDT伴随诊断服务、首例基于NGS的伴随诊断试剂盒、首例非小细胞肺癌液体活检伴随诊断试剂盒,以及FDA目前批准的仅有的两款癌症早筛产品等等。


胡云富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表示,在进入FDA之前的十多年,他曾在一些国际领先的诊断及制药公司负责产品开发。但要开发出好的产品,需要深度了解政府的监管策略,因此他加入了FDA。在FDA工作11年后,他决定回到企业。这一次,他希望利用自己在FDA的经验,优化企业的产品研发,同时帮助建立一些行业标准,推进行业规范化。


2020年初,在收到泛生子抛出的橄榄枝后,胡云富和阎海吃了一顿饭。席间,阎海向胡云富介绍了泛生子的产品以及自己最新的研究成果,让后者大为惊喜。胡云富的直觉是,“他们想要研发的各类产品,恰好是我在FDA时监管的产品,也是我觉得在离开FDA后最能帮助企业研发的产品。”


正是那顿饭,让胡云富最终答应加入泛生子。


“胡在技术和监管体系的经验及认知,或许会强化泛生子的实力。”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贺滨教授向《中国企业家》表示。同时他指出,决定一家公司经营结果的因素有很多,市场对此不宜预期过高。


事实上,从整个行业的发展阶段和竞争格局来看,泛生子的确需要进一步提高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作为泛生子最知名的竞争对手,燃石医学的整体营收规模和泛生子相近。以2019年为例,燃石和泛生子的营收分别为3.82亿元和3.23亿元。结合燃石公布的另一组数据——2020年NGS行业收入预计在30亿元左右,说明两家合计占到全行业份额的近四分之一。


其他未上市的竞争对手亦不容小觑。5月11日,北陆药业发布公告称,其参股公司世和基因已于4月21日在江苏证监局办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辅导备案登记。据世和基因创始人邵阳介绍,该公司拟在科创板上市。截至2020年4月底,该公司已累计检测超31万例中国人肿瘤样本,居国内第一。


相比同行竞争,王思振认为,泛生子更大的挑战来自于自身:“我们一直强调探索、应用、改变。如果探索的东西不做应用,没有真正意义。如果应用规模很小,则不能带来真正改变。虽然我们有很多突破性的临床产品和技术,但还没有解决大规模应用的问题。”


董明珠、刘永好、陈东升等10+企业领袖亲授
学习穿越周期的实战经验和商业智慧
共同应对生存挑战、打赢关键战役
首站——格力、工业富联等你加入!

点击下图或扫描图中二维码报名👇👇👇


END 。
制作:崔允琰  校对:张格格  审校:杨倩


[ 推荐阅读 ]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
 
 点在看,让更多人看到精彩!👇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