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底斯山脉,谁才是青藏高原真正的“王”?

中国国家地理BOOK 2020-09-17 20:59

▲ 冈底斯山脉的主峰冷布岗日。图/视觉中国


西藏的气候与文明的分界线


看过《不见不散》的人都知道,葛优葛大爷在电影里提出了一个大胆设想——在喜马拉雅山脉上炸开一道口子,把印度洋的暖风引进来
 
先不说炸开喜马拉雅山脉可不可行,就算你炸开了,暖湿气流还是进不来,因为在喜马拉雅山脉的北部,还平行坐落着一条巨型山脉——冈底斯山脉。
 
冈底斯山脉......是谁?在哪里?就算没听过这个名字,你也一定知道它的主峰——大名鼎鼎的神山冈仁波齐。冈底斯山脉,就是一位一直活在喜马拉雅的“阴影”下、被冈仁波齐的大名耽误了的高原巨人。



世界的中心


作为世界屋脊,青藏高原上最不缺的就是山。冈底斯山脉,西侧在萨色尔山脊相望于喀喇昆仑山脉,向东一路延伸至纳木错西南,与念青唐古拉山脉隔着一个拉萨


▲ 冈底斯山脉位置示意图。制图/Monk

 
虽然没有喜马拉雅山脉出名,但冈底斯山脉其实是喜马拉雅的老大哥。大约距今八千万年的燕山运动晚期, 冈底斯山脉就褶皱、断裂,成为了青藏高原的一部分,而坐落在它南边的喜马拉雅山脉,在距今约一万年左右时,才最终全部露出了海面。
 
冈底斯,是藏语象雄语的合成词, 意思是雪山水。雪与水,是文明之源,这一点在主峰冈仁波齐脚下尤为明显。


▲ 冈仁波齐的向阳面冰雪较多,背阴处反而积雪较少,颇为奇特。 图/视觉中国

 
冈仁波齐北坡的狮泉河(森格藏布)是印度河的正源;南坡流出的象泉河(朗钦藏布)也是印度河河源;东坡流出的马泉河(达却藏布)是雅鲁藏布江的源头;南坡流出的孔雀河(马甲藏布)则是恒河支流哥格拉河的上游。河流在两岸孕育出了灿烂的古代文明:古象雄文明、藏族文明、古印度河文明、恒河文明……


▲ 冈仁波齐山脚下的河流。摄影/熊伟

 
水孕育文明,河流,则是文明间的通路,在青藏高原地区,这些通路的便利性尤为突出,如果没有它们,自印度、中亚而来的商队和朝圣者进藏时,就不得不翻越一个个高耸的垭口。到达冈仁波齐后,向东沿雅鲁藏布江则可抵达日喀则,进而前往拉萨。


▲ 冈仁波齐转山的信徒。 图/图虫·创意

 
冈底斯山脉的南麓,是一条连同藏地内外的的高速公路,而冈仁波齐,则是这条路上的十字路口,或许正因为此,藏传佛教、苯教、印度教、耆那教四大教派,都把冈仁波齐视为神山之首,世界的中心。


▲ 冈仁波齐。图/《发现西藏》,摄影/孙岩



青藏高原上的“秦岭” 


如果把冈底斯山脉比作中原的一条山脉的话,那非秦岭莫属。秦岭和淮河,组成了中国地理南北的分界线,而冈底斯山脉和它东侧的念青唐古拉山脉一起,把青藏高原分成了南北两个部分。它们阻挡住了印度洋暖湿水汽北上的势头,将山脉南北塑造成两个完全不同模样的西藏。


▲ 在中原地区是秦岭-淮河线,在青藏高原则是冈底斯山-念青唐古拉山线。图/《冈底斯山-念青唐古拉山线自然地理意义的探讨》

  
山脉南侧,以雅鲁藏布江为代表一条条大河,在喜马拉雅山脉上开出了一道道口子,这是印度洋水汽涌入藏区的绝佳通道。在这些被水汽滋养的河谷沿线,生长着柑橘、柠檬、香蕉等似乎与酥油茶、牦牛肉等西藏美食“格格不入”的作物,茂密的常绿阔叶林和针阔混交林遍布其间——现在西藏的森林蓄积量居全国第一,几乎全部是这片区域的功劳。

▲ 这里也是西藏么?这里是西藏的林芝地区。图/图虫·创意

 
即便是远离河谷的山脉以南地区,也能得到水汽的馈赠,这里的气候属于高原温带,是西藏最为主要的农区,小麦、苹果、梨、葡萄等多种作物都能在此茁壮生长。
 
冈底斯山脉与念青唐古拉山脉的山脊,是西藏高原温带与高原寒带的分界线。山脉以北,是广袤的藏北高原,这里寒冷干燥,喜湿润的乔木已经无法生长,取而代之的是矮小的灌木和高山草甸,畜牧业成为了生活的支柱


▲ 冈底斯山以北,西藏阿里地区的高山草甸。 摄影/沈晶 


气候的差异,塑造出不同样貌的山体。水汽造就的活跃气候与海洋性冰川,加剧了山体的风化,因此冈底斯山脉南侧的地势十分陡峭,相对高差达2000余米,相对而言,干旱的北坡则是缓坡,相对高差也只有1000余米。

 
冈底斯山脉与念青唐古拉山脉一线,还是西藏印度洋外流水系与藏北内流水系的分水岭。发育在南坡的水系,多发育成大河,最终汇入印度洋,而北坡的水系,除了东部的怒江上源外,都在纵横交错一番后,或消失于内陆,或汇聚成湖泊。

▲ 印度河的正源狮泉河。图/《多彩中国》

 
作为地理分界线的冈底斯山脉,是我们读懂西藏文明发展的钥匙。
 
当我们以喜马拉雅山为参照的时候,就很难理解为什么有人会选择平均海拔4500米的阿里地区,去创造古老的象雄文明和后来的古格王朝,也无法看清拉萨在藏地的中心位置。

▲ 坐享地利的拉萨,是西藏的中心。图/《发现西藏》

 
然而,当我们以冈底斯山脉为参照的时候,一切都变得那么自然
 
古象雄的发源地,在冈仁波齐及山脚下的淡水湖——玛旁雍措一带,这里既是交通枢纽,也是冈底斯山相对温暖、湿润的南麓,而非是我们印象中藏北无人区;同样,古格王朝也选择了山南水资源丰富的象泉河作为栖居之地。

 象泉河畔,古格王国都城遗址。图/《发现西藏》


至于坐落于冈底斯山脉和念青唐古拉山脉之间的拉萨,既能享受到水汽的滋润,又能轻松连通藏区南北,是西藏得天独厚的的战略佳地!


谁才是真正的“王”? 


世人皆知冈仁波齐,却鲜有人听说冷布岗日,要知道,它才是冈底斯山脉的最高峰!
 
冷布岗日这个名字,是藏语“大臣雪山”的音译,有大臣,就有国王。在冷布岗日的旁边,还有一座呈金字塔形状的的国王峰普拉琼喜,在藏人的传说中,它是神山冈仁波齐的兄弟。

国王峰普拉琼喜及它下方的冰川融雪。图/图虫·创意

 
如果你不知道冷布岗日是冈底斯山脉的最高峰,你的视线一定会被这位国王英俊的山体所吸引,因为大臣雪山和一系列王子、王后、公主峰们一起,簇拥着中间的国王

▲ 众星捧月的国王峰。摄影/李国平

 
明明是山脉的最高峰,怎么就这么憋屈呢?
 
冷布岗日虽然与冈仁波齐一样身处冈底斯山脉的南侧,但它南面的喜马拉雅山脉没有缺口,所以这里的水汽相对匮乏,冰川很不活跃,因此,相比起三条大河源头的冈仁波齐,冷布岗日山脚下只有几条最终注入雅鲁藏布江的小河。没有了河谷的便利和水汽的滋润,多年来此处一直人迹罕至,冷布岗日就如同深藏深闺中的少女,鲜被世人窥得真容。

▲ 冷布岗日的冰塔林奇观,只有在降水量不大、冰川不活跃的地方,才会出现冰塔林。图中每座冰塔林都有2-3米高。摄影/李国平

 
虽然人们已经了解到冷布岗日是冈底斯山脉的最高峰,但仍然没有为它“正名”——山脉的主峰还是比它矮400多米的冈仁波齐。这倒不是说我们偏袒后者,而是山脉的主峰,通常是较早发现、认知、探,并被赋予较多文化内涵的,海拔突出、相对落差较大、具有地标意义的山峰,冈仁波齐显然比冷布岗日更能胜任这个Title。

▲ 恶劣的自然条件是冷布岗日鲜为人知的原因之一,山脚处海拔也达到了5500-5600米,狂风大雪是家常便饭。摄影/李国平


如今,当一张张冷布岗日的照片进入世人的眼帘时,我们才发现,默默无闻的冷布岗日竟然如此之美。这不正如名不见经传的冈底斯山脉,谁又知道,它才是站在喜马拉雅山脉背后的,真正塑造了西藏文明格局的“王”。

▲ 换一个角度,冷布岗日才能彰显出它的巍峨。摄影/李国平


参考资料
《冈底斯山——念青唐古拉山线自然地理意义的探讨》杨勤业,郑度
《西藏气候带的划分问题》张谊光,黄朝迎



- END -
文丨张雨晨
封图 | 视觉中国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新人文浪潮计划签约账号中国国家地理BOOK原创内容
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点击下方图片,跟随图书君去别处转转👇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