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深度 | 汽车:拉动经济的“第三支柱”(开源证券·赵伟)

长江宏观固收 2020-09-17 21:00



报告要点

汽车行业产值大、产业链长、消费占比高,对经济拉动广泛、是重要支柱产业

汽车行业产值大、消费占比高,产出拉动能力仅次于房地产和基建投资,是拉动经济的“第三支柱”。2017年,汽车制造业增加值、总产值占制造业的比重,分别为7.0%和7.2%,在制造业中排名居前;汽车消费占居民非食品类商品消费的比重达19.3%,是占比最高的支出项。在对各行业的产出拉动能力方面,仅次于房屋建筑(房地产投资)和土木工程建筑(基建投资),是重要的国民经济支柱产业。

汽车的上游产业链,深入各主要生产和服务领域;主要拉动中上游制造业,对下游制造业、服务业也有拉动。汽车制造业中间投入品,主要包括钢铁有色、通用设备等中上游制造品,并对化工品、电子设备等形成间接拉动。其中,有色金属开采和冶炼压延,对汽车制造业的产出弹性最大,弹性系数约为0.25。此外,汽车生产和消费过程中,批发零售等配套服务,石油制品等互补产品,也显著受益。

汽车消费是逆周期调节的重要抓手,在政策影响下呈现出明显的结构性特征

汽车消费经济拉动能力强、是逆周期调节的重要抓手;在政策影响下,弱领先于经济变化。2009和2015年,中央先后出台了购置税减半、“汽车下乡”、“以旧换新”等政策,通过大规模财政补贴刺激汽车消费,汽车销量分别创下45.5%和13.9%的阶段性增速高点。汽车消费还受宏观政策溢出效应影响,呈现出和房地产、货币等相似的周期波动。在政策影响下,汽车消费弱领先于宏观经济走势。

前几轮政策推动下的汽车消费改善,结构特征明显;小排量、中低档乘用车,受益最为显著。2009和2015年,购置税减半政策重点支持小排量乘用车,“汽车下乡”政策重点支持适用农村的交叉性乘用车。相关车型销售均受到明显提振,2009年,小排量乘用车、交叉型乘用车出现了连续7个月90%以上的销售增速。

年初以来维稳政策的溢出效应,拉动高端消费增长;中低端车型改善仍需关注

2020年初以来的稳增长政策,主要拉动高端汽车消费大幅增长,呈现出和以往不同的结构性特征。往年在政策支持下,中低端汽车消费通常更为受益;而年初以来,稳增长政策的溢出效应,抬升了高收入群体对房地产、汽车、奢侈品等高价值商品的消费倾向,拉动高端汽车消费快速增长。8月高档和豪华SUV销量同比增长67.7%、大幅高于中低档7.5%的增速;中高档轿车的销售也增长明显。

短期内,政策溢出效应对汽车消费或仍有支撑;中期来看,伴随居民就业和收入改善,中低端汽车消费也值得关注。未来一段时间,广义财政支出加快落地、信用环境持续修复,稳增长政策对汽车消费或仍有支撑。中期来看,伴随经济的持续回升、居民就业和收入水平的滞后改善,中低端车型的消费或值得进一步关注。

 

风险提示:宏观经济或监管政策出现超预期变化。



报告正文


汽车产业举足轻重,是拉动经济的“第三支柱”

汽车行业产值大、消费占比高,在国民经济中举足轻重

汽车制造业体量较大,增加值和总产出均占制造业7%左右,是重要的国民经济支柱产业。1980年代末,汽车制造业的增加值、总产值占制造业比重约为2%,到2017年,二者分别占到制造业的7.0%和7.2%,在制造业行业中排名居前。2008年以来,汽车制造业营收占制造业比重快速上升,2019年达8.7%,居制造业第2位;汽车制造业投资占比也保持在6%以上,高于多数制造业。

汽车类消费是居民重要的消费支出项,占居民非食品类商品消费近20%,主要反映居民消费需求。伴随收入和生活水平的提高,汽车占居民非食品类商品消费的比重快速抬升,从1990年代末的不足1%,提高到2017年的19.3%,成为占比最高的支出项。在2019年限额以上企业商品零售总额中,汽车类消费占比也高达28.4%。汽车销量中的80%,是以居民消费为主的乘用车,主要反映了居民的消费需求。

汽车产业体量大、链条长,对经济的拉动能力仅次于房地产和基建投资,是拉动经济的“第三支柱”。汽车构成包括4个基本部分、15个机构和系统,包含上万个基本构件;这使得汽车制造业的上游产业链不仅纵向延伸较长,而且横向牵涉产业众多。从投入产出关系来看,汽车整车制造拉动产值超过180亿元的行业有72个,仅次于房地产投资(房屋建筑)和基建投资(土木工程建筑),是总量经济拉动能力最强的行业之一[1]
[1]每个行业在生产过程中,会直接或间接地消耗其他行业的产成品,从而对其他行业形成产出拉动。根据2017年149行业投入产出表,平均每个行业对另一个行业的产出拉动约为180亿元。以此为阈值来考察各行业的产出拉动能力,房屋建筑业(对应房地产投资)对多达108个行业的产出拉动超过180亿元,是经济拉动能力最强的行业;土木工程建筑业(对应基建投资)、汽车整车制造业,分别对82和72个行业的产出拉动超过180亿元,经济拉动能力仅次于房地产投资。将阈值换成其他合理数值,不改变这一排序。

中上游工业制品及生产性服务,均受汽车产业显著拉动

汽车的上游产业链,深入各主要生产和服务领域;主要拉动中上游制造业,对下游制造业、服务业也有影响。在工业体系中,汽车制造业处于偏下游位置,产业链向上延伸较长,涉及下游消费品制造业(家具、皮革制品等)、中游设备制造业(电子元件、通用设备等)、上游基础工业品制造业和采矿业(金属冶炼和压延、金属矿采选等)。其中对中下游制造业产品以直接需求为主,对采矿、电力偏上游行业更多为间接拉动。此外,对批发零售、货币金融等服务业也会形成需求支持。

汽车制造业的中间投入,主要包括钢铁有色、通用设备等中上游制造品;有色金属、橡胶塑料等行业,对汽车制造业的产出弹性最大。汽车制造业中间投入占比较高、为77.7%,比总体高14.2个百分点。其中,有色金属是中间投入占比最高的非汽车类商品,占比达到11.0%[2];此外,通用设备、黑色金属、橡胶塑料等也是重要的中间投入品。除了这些直接投入的商品,汽车制造还对化工品、电子设备等形成间接拉动。从产出弹性来看,有色金属是弹性最大的行业,有色金属的开采和冶炼压延,对汽车制造业的产出弹性均在0.25左右。

[2]此处及下文的中间投入占比,均指的是占非汽车类中间投入的比重。

汽车生产和消费过程中,批发零售等配套服务,石油制品等互补产品,也显著受益。批发零售服务占汽车制造业中间投入(非汽车类)比重达16.1%,是占比最高的中间投入项。主因汽车生产涉及产业链较多,对采购渠道的依赖度较高;汽车的销售,也主要依赖于专营汽车零售店来实现。此外,汽车消费过程中,成品油、维修养护等互补产品或服务,也受益显著。比如在规模以上企业商品零售总额中,石油制品占比连年保持在10%以上,是占比最高的消费项之一。

[3]图15中的数据为占非汽车类中间投入的比重。


汽车消费受政策影响,呈现明显的结构性特征

汽车消费是稳增长重要抓手,政策影响下弱领先于经济

汽车生产和消费具有较强的经济拉动能力,是政策逆周期调节的重要抓手,呈现出一定的经济领先性。汽车消费受到居民收入和消费的影响,但实际数据表现来看,它们的相关性并不显著;汽车消费和宏观经济总体走势的相关性更高。由于汽车的经济拉动能力较强、可作为逆周期调节的重要抓手,2009-2010年、2015-2016年,均出台了汽车消费刺激政策。受政策的影响,汽车消费弱领先于经济变化,汽车制造业的库存也同步略领先于工业总库存变化。

除了直接的消费刺激政策,汽车消费还受宏观总量政策溢出效应的影响,呈现出和房地产、货币等较为相似的周期波动特征。货币环境、房地产市场、汽车消费等,都受总量宏观政策的影响,比如汽车销售比房地产销售的周期波动,基本同步或略滞后1-2个季度。商品房和汽车均属于高价值商品,居民对房产和汽车的购买行为较为一致;而流动性环境对高价值商品消费的影响显著,这使得汽车消费和货币周期也具有较强一致性。

传统的汽车消费政策,对中低端的结构性提振最为显著

我国的汽车消费政策,集中体现在2009-2010年和2015-2016年,均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汽车消费大幅下滑背景下出台。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影响下,经济快速下行,汽车销量也大幅回落,乘用车销量增速从3月的高点23.6%,降至11月的-10.3%。2015年我国经济承压,GDP和工业增加值增速均落入7%以下,汽车消费再次出现负增长,2015年中乘用车销量增速降至-6.6%。在经济下行、车市低迷的背景下,2009年和2015年,我国推出了汽车消费刺激政策。

2009和2015年的汽车政策,主要为购置税减半、“汽车下乡”、“以旧换新”等全国性的需求刺激举措,通过大规模财政补贴来提振汽车消费。2009年初,《汽车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出台,具体包括:1.6L及以下小排量乘用车减按5%征收车辆购置税、安排50亿元中央财政资金支持汽车下乡、安排10亿元中央财政补贴(后追加至50亿元)鼓励汽车报废更新等。2015年,为提振汽车消费,国务院决定对1.6L以下排量乘用车减按5%征收车辆购置税,并加快淘汰营运黄标车等。

2009和2015年的汽车政策,对汽车消费和生产形成了明显的结构性提振;小排量、中低档乘用车,受益最为显著。2009年在政策刺激下,乘用车销量快速提升,从2008年底的-8.0%,修复到2009年底的88.7%。“汽车下乡”和购置税减半政策中,交叉型、排量1.6L以下的乘用车受益最为显著,销量一度增长100%以上。配合其他扩大内需、提振经济的举措,总量消费在2009-2010年也出现一定提振。2015-2016年的汽车消费政策对车市也影响显著,主要为1.6升及以下的小排量乘用车受益明显。


政策的“溢出效应”,对高端汽车消费形成支撑

年初以来稳增长政策,带动高端汽车消费出现快速改善

2018年下半年以来,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汽车消费低迷;2020年初疫情冲击下,乘用车销量一度同比下滑近80%。2018年受国内信用收缩、海外贸易摩擦等影响,经济下行压力凸显;汽车销量增速也持续下行、转为负增长。2020年初以来,新冠疫情的冲击下,生产和内外需求均出现大幅下降;汽车消费也回落明显,单月销量同比降幅一度接近80%。

2018年3季度至2019年,促消费政策大多从改善消费环境等供给侧着手,对汽车消费的直接提振较为有限。2018年9月起,中央连续出台文件,提振居民消费。继续实施新能源汽车的购置税优惠和补贴政策,改善二手车交易,放宽汽车限购,鼓励地方政府提供购车补贴。这些政策以改善消费环境为主,对汽车消费的直接提振较为有限,2019年汽车销量延续负增长。

2020年为应对疫情冲击,我国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政策溢出效应对汽车消费拉动显著。稳增长政策的溢出效应,推升高收入群体对房地产、汽车、奢侈品等高价值商品的消费倾向。比如政策影响下的资本市场回暖、带来高收入群体财富增长,有助于拉动高端消费。同时,各地汽车政策也明显加码,山西、广东、四川等多个省份,出台了购车补贴政策;杭州等城市,适当放宽限购政策,对汽车消费形成一定支持。

[4]图38数据来源:Belot et al.,Unequal consequences of COVID-19 across age and income: Representative evidence from six countries,VoxEU,2020。图中测算是基于中美日等6个国家的调查数据,调查时间为2020年4月第三周。调查样本按收入分成5组,其中最低收入为Income Q1、是基准对照组,最高收入组为Income Q5。横轴为各收入群体支出相对于基准对照组支出的降幅。数据显示,疫情冲击下,我国高收入群体相对于对照组的支出降幅为负值,即表明高收入群体的支出反而是相对更好的,并且收入越高的群体,支出表现越好。

高端消费爆发带动产业景气,中低端消费修复仍需关注

2020年初以来的稳增长政策,主要拉动高端汽车消费大幅增长,呈现出和以往不同的结构性特征。往年在政策支持下,中低端、小排量汽车消费通常更为受益。而年初以来,在政策溢出效应主导下,高端汽车消费快速增长。比如8月高档和豪华SUV销量同比增长67.7%,大幅高于中低档7.5%的增速[5];中高档轿车的销售也增长明显。在各档车型价格总体平稳的背景下,市场销售均价却持续抬升,侧面印证了汽车消费向高端倾斜。
[5]此处把C级、D级归为高档车和豪华车,AO级、A级、B级归为中低档车。

在需求拉动下,汽车产业链呈现较高景气,汽车产销回暖、开工率保持相对高位,行业生产和营收也都快速回升。伴随汽车销售的持续回暖,5月以来,乘用车产销量都从深度负增长转为正增长,全产业链呈现较高景气。比如汽车起重机销量,6-7月份同比增长60%以上;汽车轮胎开工率持续上行、高于往年同期水平,并拉动橡胶价格快速上涨超过10%。产销两旺下,汽车制造业增加值和营业收入都快速回升,7月增速均为21.6%,大幅高于工业总体表现。

短期内,政策溢出效应对汽车消费或仍有支撑;中期来看,伴随居民就业和收入改善,中低端汽车消费也值得关注。未来一段时间,伴随广义财政加快落地、信用环境持续修复,宏观政策的溢出效应,对汽车消费(尤其是高端车型的消费)或仍有一定支撑。中期来看,伴随经济的持续回升、居民就业和收入水平的滞后改善,中低端车型的消费或值得进一步关注。

研究结论

(1)汽车行业产值大、消费占比高,增加值和总产值占制造业比重在7%左右,占居民非食品类商品消费的比重近20%。在对各行业的产出拉动能力方面,仅次于房屋建筑(房地产投资)和土木工程建筑(基建投资),是拉动经济的“第三支柱”。

(2)汽车制造业中间投入品,主要包括钢铁有色、通用设备等中上游制造品,并对化工品、电子设备等形成间接拉动。其中,有色金属开采和冶炼压延,对汽车制造业的产出弹性最大。批发零售等配套服务、石油制品等互补产品,也显著受益。

(3)汽车消费经济拉动能力强、是逆周期调节的重要抓手;2009和2015年,中央先后出台了购置税减半、“汽车下乡”、“以旧换新”等政策,通过大规模财政补贴刺激汽车消费。政策影响下,汽车消费呈现出和房地产、货币等相似的周期波动。

(4)前几轮政策推动下的汽车消费改善,结构特征突出;小排量、中低档乘用车受益最为显著。2009和2015年购置税减半政策,重点支持1.6升及以下小排量乘用车;相关车型消费受到明显提振,2009年连续7个月保持90%以上销售增速。

(5)2020年初以来的稳增长政策,主要拉动高端汽车消费大幅增长,呈现出和以往不同的结构性特征。稳增长政策的溢出效应,抬升了高收入群体对房地产、汽车、奢侈品等高价值商品的消费倾向,比如8月高档和豪华SUV销量增长达67.7%。

(6)未来一段时间,广义财政支出加快落地、信用环境持续修复,稳增长政策的溢出效应,对以高端汽车为代表的商品消费或仍有支撑。中期来看,伴随经济的持续回升、居民就业和收入水平的滞后改善,中低端车型的消费或值得进一步关注。

风险提示

宏观经济或监管政策出现超预期变化。



研究报告信息

券研究报告:汽车:拉动经济的“第三支柱”
对外发布时间:2020年9月15日
报告发布机构:开源证券研究所

参与人员信息:

赵   伟  SAC编号:S0790520060002  邮箱:zhaowei1@kysec.cn

段玉柱  SAC编号:S0790120070013  邮箱:duanyuzhu@kysec.cn


近期重点研究报告

◆  每周三问

赵伟:流动性环境,将何去何从 2020/8/27

赵伟:潜在的“流动性”风险 2020/09/07

赵伟:美国大选,需要知道的三个核心问题 2020/08/22
赵伟:行业高频数据,对经济的映射 2020/08/13
赵伟:政策的“长期逻辑”与“短期约束” 2020/08/07
赵伟:经济修复的节奏? 2020/07/30

赵伟:政策环境转向了吗? 2020/07/24


◆  重磅深度

重磅深度  |  流动性框架之二十年大变迁(开源证券·赵伟)2020/08/23
重磅深度 | 拜登,老牌政客的终极一搏(开源证券·赵伟)2020/08/22
重磅深度 | 2020年美国大选,你需要了解的关键信息 2020/08/09
重磅深度 |“国内国际双循环”的全球视野 2020/08/04
重磅深度 |“行业轮动”的宏观逻辑 2020/07/28
重磅深度 | 美国经济之辩 2020/07/11
重磅深度 | 区域掘金,寻找修复“预期差” 2020/07/09
重磅深度 | 房地产链的“形”与“势” 2020/07/06
重磅深度 | 近八千个项目,解密专项债“新”动向 2020/07/06
重磅深度 | 影响美国大选的两条关键逻辑 2020/07/04


◆  周度专题

赵伟:美国疫情,至暗时刻已过?2020/09/13
赵伟:潜在的“流动性”风险 2020/09/07
赵伟:“旧改”的经济效应 2020/09/07
赵伟:美国大选民调,应该看哪个?2020/09/06
赵伟:高增的地产销售,消失的地产“周期” 2020/9/04
赵伟:从”项目”和“资金”角度,看基建投资演绎 2020/9/04
赵伟:“从0到1”,创新突破的发力点 2020/8/31
赵伟:拜登的竞选策略 2020/8/30
赵伟:结构性存款“退潮”,与流动性演绎 2020/08/23
赵伟:专项债的“花钱”节奏 2020/08/18
赵伟:拜登吹响美国大选冲刺号角 2020/08/16
赵伟:出口的“韧性”与远景 2020/08/10
赵伟:解密十万亿社融资流向 2020/08/04
赵伟:突出的就业压力,是政策决策的核心变量?2020/08/03
赵伟:资金“结构性”紧张,会如何演化?2020/08/02
赵伟:特朗普能干预美国大选进程吗?2020/08/02
赵伟:货币、信用环境的常见误读 2020/07/27
赵伟:历史上选情不利时,美国在任总统做过什么?2020/07/26
赵伟:财政分析新框架 2020/07/23
赵伟:流动性转向了吗?2020/07/20
赵伟:美国疫情的三个“真相”2020/07/20
赵伟:消失的“地产周期”2020/07/20
赵伟:2020年美国大选的关键词:“混乱”、“无序” 2020/07/13
赵伟:信用修复,远未结束 2020/07/14
赵伟:被低估的财政空间 2020/07/13


◆  每周鉴读


【每周鉴读·第1期】斯蒂格利茨、林毅夫 | 美国为什么需要深刻的变革?中美为什么需要竞合?2020/07/10
【每周鉴读·第2期】巴菲特:波动不等于风险2020/07/25
【每周鉴读·第3期】章百家:穿越历史透析中美之变——当前对两国关系的若涵思考2020/08/14
【每周鉴读·第4期】李扬:建立“双循环”体制是要付出成本的2020/08/21
【每周鉴读·第5期】不对称全球化—历史、理论与当代中国 2020/08/28
【每周鉴读·第6期】陆铭:没有任何理由限制单身的人买房2020/09/04
【每周鉴读·第7期】陆铭:李实:我国低收入人群有多少?2020/09/11


团队介绍

首席经济学家   赵伟

赵伟,开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2019年新财富最佳分析师、水晶球最佳分析师、金牛奖最具价值首席分析师等。复旦大学专硕校外导师,中国农业大学客座研究员、专硕导师。代表性著作《蜕变·新生:中国经济的结构转型》、《转型之机》等。

邮箱:zhaowei1@kysec.cn


法律声明

法律声明 

开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是经中国证监会批准设立的证券经营机构,具备证券投资咨询业务资格。

本报告仅供开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本公司”)的机构或个人客户(以下简称“客户”)使用。本公司不会因接收人收到本报告而视其为客户。本报告是发送给开源证券客户的,属于机密材料,只有开源证券客户才能参考或使用,如接收人并非开源证券客户,请及时退回并删除。

本报告是基于本公司认为可靠的已公开信息,但本公司不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或完整性。本报告所载的资料、工具、意见及推测只提供给客户作参考之用,并非作为或被视为出售或购买证券或其他金融工具的邀请或向人做出邀请。本报告所载的资料、意见及推测仅反映本公司于发布本报告当日的判断,本报告所指的证券或投资标的的价格、价值及投资收入可能会波动。在不同时期,本公司可发出与本报告所载资料、意见及推测不一致的报告。客户应当考虑到本公司可能存在可能影响本报告客观性的利益冲突,不应视本报告为做出投资决策的唯一因素。本报告中所指的投资及服务可能不适合个别客户,不构成客户私人咨询建议。本公司未确保本报告充分考虑到个别客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本公司建议客户应考虑本报告的任何意见或建议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以及(若有必要)咨询独立投资顾问。在任何情况下,本报告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并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在任何情况下,本公司不对任何人因使用本报告中的任何内容所引致的任何损失负任何责任。若本报告的接收人非本公司的客户,应在基于本报告做出任何投资决定或就本报告要求任何解释前咨询独立投资顾问。

本报告可能附带其它网站的地址或超级链接,对于可能涉及的开源证券网站以外的地址或超级链接,开源证券不对其内容负责。本报告提供这些地址或超级链接的目的纯粹是为了客户使用方便,链接网站的内容不构成本报告的任何部分,客户需自行承担浏览这些网站的费用或风险。

开源证券在法律允许的情况下可参与、投资或持有本报告涉及的证券或进行证券交易,或向本报告涉及的公司提供或争取提供包括投资银行业务在内的服务或业务支持。开源证券可能与本报告涉及的公司之间存在业务关系,并无需事先或在获得业务关系后通知客户。

本报告的版权归本公司所有。本公司对本报告保留一切权利。除非另有书面显示,否则本报告中的所有材料的版权均属本公司。未经本公司事先书面授权,本报告的任何部分均不得以任何方式制作任何形式的拷贝、复印件或复制品,或再次分发给任何其他人,或以任何侵犯本公司版权的其他方式使用。所有本报告中使用的商标、服务标记及标记均为本公司的商标、服务标记及标记。


长按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