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是偷,一种是偷不着

混沌天涯客 2020-10-17 16:16



01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但对于西门庆来说,有一种事情是不需要预备的。


作为远近驰名的房事专家,口袋里又有胡僧神药加持,招之能来,来之能战,保管让对方心服口服。


不过换句话说,如果有一场战斗需要西门庆认真预备,打起十二分精神蓄力的话,那么这一场战斗肯定非比寻常。


“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飘洋过海地来看你。为了这次相聚,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


西门庆当然不用积蓄半年,他是大神级专家,一夜的休息就够了。那一夜,他特意到第二个小妾李娇儿房里安歇,一宿无话。


有朋友可能纳闷,李娇儿不是出自妓女吗,为什么西门庆要休息的时候反而去妓女房间?


这里面的学问就大了,西门庆虽然好战,但他喜欢的战斗类型是偷,如果跟“偷”不沾边的话,他就提不起兴致。别说人老珠黄的李娇儿,就是她的侄女,貌美如花的李桂姐,因为是妓女,西门庆临幸几次之后也就没兴趣了。直到李桂姐拜他做了干女儿,有了父女伦理之隔,西门庆才拉她到后花园里悄悄行动了一次,这又是“偷”。


所以西门庆最中意的战斗,与武大嫂潘金莲、花大嫂李瓶儿、韩大嫂王六儿......全是偷偷摸摸地进行。


这次当然也是去偷,但之所以精心准备,是因为偷的不是某某大嫂了,而是一位官太太,王招宣的遗孀林氏。


宋朝的宣抚使是一个很有权力的职位,巡视地方,考察官吏,后来演化为明清时期的巡抚,更是一方大员。


金瓶梅写的是宋朝,成书在明朝,无论哪个朝代,王招宣在清河县都是大神一样的存在,尤其是对于本是生药铺子老板的西门庆。


可能多年前的某一天,少年西门庆正在街边玩耍,突然传来威武的吆喝声,一群官帽官服的衙役鱼贯而行,举着招宣府的牌子,很是威严。西门庆顽皮,一时没来得及躲避,被当头的衙役拿住,掏出明晃晃的宝剑,扑哧一声,把他的自行车带给扎破了。


也可能,西门庆躲在路边观看,阵仗一排排走过去,当中有一顶轿子,很是华丽,八个人抬着,旁边还有丫鬟跟着,轿子里的人听到自行车爆胎的声音,忍不住掀开帘子瞟了几眼。西门庆正巧看到了轿子中人,王招宣家里的林太太。


所以当王招宣死了,西门庆发了,招宣府在衰败,西门府在兴旺;当有机会与林太太大战一场时,西门庆按捺住了激动的心情,跑到妓女李娇儿的房间,休养了一晚。


OK,西门庆这边说完了,另一边的林太太呢。她也是官宦人家,有脸有面,为什么甘愿冒着不守妇道的法律风险,与西门庆勾搭一番?



02


第一条,图人。


林太太寡居的日子久了,偶尔也会找些男伴来解决一下生理需求。那是在古代,女人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能找到的男伴,不外乎打扫卫生的小厮,厨房杀鸡的老厨,看守门房的大伙计,体格或许壮实,但实在没什么情趣。


西门庆仪表堂堂,身体好功夫深,这是全清河县都知道的。能把他招来伺候,简直就像有的小女生在手机通讯录里把男朋友标记为:免费烤鸭。


第二条,保财。


这倒不是林太太找西门庆要钱,王招宣为官一任,家里钱是有的,但禁不住有个不争气的儿子,王三官。二十岁出头,文不能文武不懂武,娶了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在家里,却只管跟一帮流氓泡妓院,三天两头不着家。


偶尔回来,就是跟老妈要钱,不给的话就偷东西出去当银子。单是西门庆就已经从王三官手里淘来不少好玩意。


林太太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不抓紧时间找个厉害角色来管管儿子,用不了多久这家业就败干净了。


于是,她看中了西门庆,西门庆是有名的在家喝酒打老婆、打小厮,出门升堂拍桌子、打板子,好不威严。与西门庆勾搭上床后,隔日她就督促儿子认西门庆作了干爹。


认西门庆当爹的有很多,但有了林太太这层当妈的关系,西门庆肯定会大加照顾,立刻就派衙役赶到妓院,逮捕了王三官身边的一群流氓。王三官吓得躲在家里不出门,这财产算是保住了。


但流氓们不会善罢甘休,不会轻易放过王三官这棵摇钱树,他们被拘了几天释放后,第一时间就赶到了王三官家,赖在大堂上满地打滚,要求重重赔偿。


因此林太太就特别需要第三条,借势。


一堆流氓躺在家里,林太太能怎么办,请县官县官推说不上班,找警察警察要他们自行调解。只能捧出好酒好菜款待,再偷偷派人去请西门庆。


西门庆刚起床,正在家里喝茶,听完禀报,屁股都不用抬一下,招手安排一名节级、四个排军,火速赶到王招宣府中,把那一群流氓再度拿下。


这时候,那帮流氓才弄清楚形势,原来王三官今非昔比了,是由西门大官人罩着的。赶忙摸索到西门庆宅前,哀告求饶:


“天官爷,超生小的每罢,小的再不敢上他门缠扰了。”


西门庆喝令:“叉出去!”众人得了性命,往外飞跑。


请注意,作者在这里用“天官爷”称呼西门庆,非常到位。在清河县,西门大官人就是天,就是爷。


而林太太攀上这位天官爷,除了西门庆自己,整个清河县谁还敢打她们家的主意!说不定还要反过来跑去奉承她,给她送银子送礼物,求她向西门大官人举荐等等。



03


说完林太太这边,两相对比,更可见男人与女人的差别。


西门庆这边更像个动物,花钱买通虔婆,帮他牵线搭桥,然后养足精神,到了床上竭平生本事,将妇人尽力盘桓了一场。如此费钱费力到底图什么?他不求林太太的钱财,林太太年纪大了,姿色也不剩多少了,他所图的,不过是满足心底的欲望,把曾经高高在上的官太太征服。


征服欲,是妥妥的动物欲,可参考公狮子、公狗、公羊、公鸭子等等。


林太太这边,搭上西门庆,却是既有面子又有里子,既解决了儿子泡妓院不回家的眼下困难,又为一家人在清河县的长治久安拉到了保证。


难怪钱钟书要说,女人是天生的政治动物,这句话用在林太太身上,非常妥帖。


林太太这一步大获成功,看似是运气,其实私下里也做足了功夫。作为古代的妇道人家,她没见过西门庆,也不知道他的底细,于是拉着虔婆细细探听。


当虔婆说,这个西门大老爹,家里开着四五处铺面:缎子铺、生药铺、绸绢铺、绒线铺,是清河县巨富,家里藏着万贯家财时,林太太没怎么当回事。毕竟,她男人是当过招宣的,家里自然也是巨富。


当虔婆说,西门大老爹现在当上了提刑所掌刑千户,有身份,已经晋级为西门大官人时,林太太眼前亮了一下,但也就那样了,她丈夫的官位何止是一个千户可比。


当虔婆继续说,这个西门庆很有背景,东京蔡太师是他干爷,朱太尉是他卫主,翟管家是他亲家,巡抚巡按都与他相交,知府知县是不消说时,林太太终于满眼放金光了。叮嘱虔婆:速速请来。


林太太不愧是招宣府的太太,见过世面,有心机。如果是富商,商人重利轻别离,好一次也就没人影了,不能搭理。如果是一般官员,今天上任明天离职,今天风光明天倒霉,不一定是长久之计,也犯不上理会。只有听到西门庆是某某某的干儿子,才用力地点了点头。


根基之深如西门庆,保管富贵长长久久。



04


以上是金瓶梅学术研究第11期,我一个做学术研究的人,每天捧着古书好好看就行了,本来不必关注时事。但不凑巧的是,手机里装的新闻APP,在我上厕所的时候前来推送,打开一看,啊呀,讲的竟是金瓶梅。


原来是江西地面上出了一位史大官人,号称“赣南王”,在执掌赣州期间,特别喜欢与女干部搞不正当关系。不只盯上女干部,他还盯着男干部的家属。他最喜欢对下面的县长县委书记们说,带上你老婆一起来吃饭。就像是歌里唱的“带上你的妹妹快跟我走”。


据说,这种不正当男女关系在赣南是公开的秘密,就像是西门大官人在清河县的那些勾当一样。



上面分析过,这位史大官人的行为可以理解,无非是喜欢偷,喜欢偷那些有身份的人,明里暗里总要沾点“偷”,才能满足自己的动物欲。


但那些县领导的太太呢?她们是怕什么?是图什么?


看照片应该不是图人物,到这个级别也不会是图钱财。那么,难道也是看中他如西门大官人一样,上有干爷,根基太深,让她们不由得不服?



推荐阅读:笨人刘强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