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的工资有多少随了十月婚礼的份子钱?|三明治电台

三明治 2020-10-17 16:57

 

十一放假归来,听大家讨论的最多的就是国庆参加了几场婚礼。

 

在网络上,有人晒出朋友圈截图,几乎每天都要参加一场婚礼;也有人贴出表情包,“九月份的工资,交给了国庆结婚的,还得借”。在热闹的玩笑之外,许多在都市生活的年轻人也在这么一个隆重的场合再次感受到中国式的宗族的压力:催结了婚的生孩子;催没结婚的适龄青年赶紧找对象。

 

也借着这个话题,这一期三明治电台三位编辑一起聊了聊「婚礼」这个话题。今天我们带来了这一期播客的部分内容整理。




直接点击下方小程序

收听本期节目

在本期节目中你会听到

01:05 我们最近参加的婚礼

08:50 胖粒的婚礼主持经历

15:42 婚礼带给我们什么样的感受?

28:41 婚礼是必须举行的吗?

41:47 婚礼是对未婚人士的施压吗?

50:02 每个人都写下特别的婚礼故事





 

婚礼原来比想象得

忙多了










 

胖粒:大家在刚过去的国庆有没有参加婚礼?我发现我在这个国庆大概看到朋友圈里有三场婚礼,我还给其中一对新人录制了一个视频。你们俩假期有参加什么婚礼吗?

 

万千:我这个国庆参加了我表姐的婚礼。这个婚礼对我们整个家族来说,意义都挺大的。我从小一直都生活在一个关系挺紧密的大家族里,我外婆有八个小孩,所以到我这一代的时候人挺多的。但是也有好几年,没有像婚礼这么大的喜事发生了。我表姐是在今年二月的时候被求婚的,但是后来因为疫情,婚礼一直不知道什么时候办。所以等到八月份,她们确定十月四号办婚礼的时候,大家好像都还有点没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后来随着时间临近的时候,那种有大事发生的感觉才变得越来越深刻。我们开始每一天都围着这件事情转。虽然我是伴娘的角色,但是从1号开始放假之后,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做,比想象中忙多了。

 

我当时还做了一个记录,从婚礼倒计时第七天开始写下了每天在经历什么,置办新衣服、布置新房、包装喜糖等等。其实是非常琐碎和消耗人的。我参与到这个过程中,都非常怀疑自己有没有耐心和能力未来去筹办一场自己的婚礼。

 

备备:我的朋友圈里也有很多过去的朋友、同事发了婚礼的照片,或者自己去了多少场婚礼。




主持人会怎么看待

一场婚礼










  

胖粒:我在大学的时候还做过婚礼主持人。那时候我大三,很想挣钱,第二天临时要去主持一场婚礼。我当时没有钱买化妆品,问我朋友借了一套红色西装,还在担心会不会有点喧宾夺主。我还去举办婚礼的酒店旁边商场去试用化妆品。

 

万千:那时候一场可以收到多少红包?

 

胖粒:当时给了我一个红包,里面大概是 500 元。对当时的我来说已经很多了。

 

万千:你当时除了主持,还需要做什么吗?像是我表姐这次结婚,婚礼主持人还要热场子。当宾客用餐的时候,主持人还要和观众互动,用小游戏来赠送一些娃娃、玩偶,让气氛热闹起来。晚上那一场的主持还在台上自己唱歌,然后把娃娃往下扔,我当时还觉得有点不舒服,觉得他怎么把别人的婚礼变成自己的演唱会。

 

胖粒:我当时在网上还搜了一些段子,但可能他们默认婚礼都是男主持,会有一些比较荤的笑话。我当时还背了一些主持时要用的句子,后来都没怎么用上。

 

备备:我还蛮好奇胖粒你在主持婚礼的时候,现场感受是怎么样的?是真的可以感受到那种感人的气氛吗?

 

胖粒:可能和你们参加婚礼的感受是有点不一样。在那样一个当下,我并不会感受到新人的幸福感。在台下去凝视新人的角度,和你自己站在台上看着台下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你看的角度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作为主持,和两个新人站在一起,是可以感受到他们的不自在,就好像你人生的重大时刻要被很多人去观看,去见证,但当时我旁边这两位新人可能都不是喜欢上台的那种人。他们在面对这么多人观看的时候,你可以感受到他们之间的尴尬和手足无措。他们的任务是要让自己进入一种浪漫的、神圣的感觉里去,但其实对他们而言,现场根本就是很混乱的,充满一种不可名状的荒谬性。而我的角色可能是要尽可能舒缓他们紧张的情绪。




 

婚礼的城乡差异、

代际差异










 

胖粒:婚礼会不会也存在一种城乡差异?就好像,我自己是在农村,很深刻感受到农村的婚礼和城市的婚礼不一样。城市里的婚礼大多都在酒店举办,有一个 T 台一样的舞台和很西式的流程设计。我也当过伴娘,在农村,要把新娘从很远的地方接过来,然后新郎在外面等待。而且新郎可能会被人“恶搞“,比方说要戴胸罩在身外,或者让他穿里面装了黄豆混合着洗洁精的胶鞋。那种环境会让你觉得有点恶俗。新娘会坐在铺满花生、红枣的床上,周围人会好奇地过来看看“新姑娘”长什么样子。我们这里还有“哭嫁”的习俗。我年纪很小的时候,很期待参加一场农村婚礼,因为那是一个你可以看到很世俗生活的场景。但是随着我长大,会带着更多批判的眼光看这件事。

 

万千:我蛮好奇你刚刚提到的“哭嫁”习俗?由哪个长辈来哭?哭嫁了之后,怎么收场呢,万一让气氛变得特别悲伤怎么办?

 

胖粒:我见过的哭嫁,一般是妈妈哭,在新娘要被接走的那天。新娘会在旁边默默抹泪。妈妈哭的声音不是平常那种声调。

 

万千:我外婆也会。但我觉得江西好像没有明确说过有“哭嫁”这种习俗。但是当时姐姐要被迎娶到男方家里的时候,外婆去见姐姐,拄着拐杖就哭了。然后新娘的妈妈听到也忍不住了。周围还有很多其他人,大家还是比较理性的,觉得不能让气氛太悲伤。新娘的妆也不能哭花了,早上刚花了两三小小时化的呢。

 

胖粒:这种“哭嫁”的仪式一般都是在母系这边进行。

 

万千:这个逻辑很好理解,因为对大家来说,这个女儿是被娶走了。所以当时我外婆哭的时候,说了一大堆话,我其实都没听懂,大概听见了一句,她说她自己是一年少一年了,可能以后见到这个孙女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其实按照以前的风俗,的确是,女儿嫁出去了之后,就不属于这个家了。

 

胖粒:对,女性在这个婚姻系统里还是属于一种从属者的角色。

 

备备:我之前和朋友也谈到过这点,为什么女方是被爸爸牵着手交到丈夫手里?很像是两个男人之间在交换一个物品。

 

胖粒:费孝通他对婚礼的功能作为一个解释,他认为婚礼是亲属会集的一个场合,通过这种仪式加强亲属之间的联系。但我觉得我们这一代相对而言,和亲属之间的联系不会像上一辈那么强。我们这一代的婚礼也许在亲属会集的功能上会减弱,和朋友之间的联系会加强。

 

万千:我们这代可能还处在一个过渡期。因为家长们那一代的观点还是偏传统的,所以有的年轻人可能就会选择办两场,一场宴请亲戚,一场宴请朋友。





逃不掉的礼金,和

大型催婚现场










  

万千:我觉得礼金给人的心理压力还是很大的。因为你交出去之后,会想到如果自己不结婚的话,可能礼金就收不回来了。

 

胖粒:彩礼,这件事还蛮中国特色的。在西方,两个年轻人之间的结合是以“所谓的”爱情作为一个理想的结合条件,但里面同样包含着阶级、财富、人脉资源的结合。但中国好像是可以把它非常公然地通过彩礼这个方式摆出来,进行交换。

 

万千:我觉得它已经形成了一种社会制度,就是结婚,是有一套规则的,作媒、彩礼、父母见面等,像一个结构严密的游戏,让更多人参与进来,见证一种“幸福”的人生。

 

备备:我之前参加过一场东莞的婚礼,他们是凌晨接亲。我当时还在想这么麻烦的流程是怎么传承下来的?我们这一辈可能都不知道要怎么进行这一套复杂的结婚程序了。我最近看了一本书,《心灵革命》,讲的是现代中国的爱情谱系。里面提到在中国社会里,人的情绪是被“去价值化”的。在中国我们习惯的是用一种礼仪、仪式来维系人与人的关系。婚礼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举例。确实,我觉得在婚礼现场,人的情绪没有被放在第一位。在西方婚礼上,有很多真情流露的东西,但是我在国内参加的婚礼没有给我太多这样的感受,感受不到新人之间对彼此的爱护与承诺。

 

胖粒:我这次国庆回去也遇到一些对我进行“催婚”的人,说哪有不结婚的,人类自古以来就是这样的。你就会发现他们并没有强调你要去找一个你爱的人,而是你要去结婚,完成这么一个动作而已。有时候,婚礼会成为对未婚青年的大型催婚现场。

 

万千:国庆这次我参加我姐婚礼有一个很贴心的细节,就是我姐一开始和婚庆公司说了,要取消扔捧花这个环节。但是可能婚庆那边临时忘记了,主持突然就开始说了一段串场词,要让新娘把捧花扔给伴娘和伴郎,我们一共是12个人。其实收到捧花的压力很大的,下一个就要结婚吗?我当时听到之后,就往后退了几步,然后看了一下旁边的几位伴娘,她们也不想接到捧花。我姐背对着我们,把捧花往伴郎那边抛,一个已经有女友而且感情也比较稳定的男生接住了。我觉得我姐姐这个行为其实是很考虑到我们的心思的,就是女性对女性之间心照不宣的照顾。

 

胖粒:所以我现在在看别人婚礼,不会带着太美好的滤镜,有时候甚至可能会有点悲观。就是我会祝福。但可能我对婚姻本身持悲观的态度,不会去羡慕。

 

备备:对,如果一对新人真的发自内心想要举办一个仪式去获得大家的祝福,但他们不得不做出很多让步、妥协,承受了很多压力,会让我觉得很可惜,也有点淡淡的难过。

 

胖粒:可能有一些人对自己的婚礼有更多掌控度,可以举办一个自己满意的仪式。我之前在短故事学院里看到过一个学员写的她和老公是在大学图书馆里举行的婚礼,虽然人不多,但是任何一个细节都是按照他们想要的进行。

 

备备:对啊,但大部分人其实精力、时间有限,只能找婚庆公司去完成策划。

 

万千:总而言之,我觉得婚礼是一个很好的观察场合,无论是从新人的角度,还是就是你被邀请去参加婚礼的角度,你去观察不同人在这个场合的反应,会是很有意思的。包括现在很多人在提“后疫情”时期,那么中国的婚礼现场还发生了哪些变化,其实我会很想要看到里面更多维度的故事。

 

胖粒:我前年也写了一篇我参加乡村婚礼时的经历。我也记得之前还有一个作者在短故事里写的是自己在潮汕做儿媳妇,要面对的是怎样一场婚礼。所以很多事情都可以成为写作素材的。






如果大家对这个话题有任何想写的,甜蜜的、荒诞的……都可以来短故事学院写下它。短故事学院下一期是10月17日(今晚)开班。

 

点击了解什么是短故事学院,或直接咨询三明治小治(little30s)。10月短故事学院10月17日开班,正在报名中,戳下方小程序报名吧!



或许你也会对这些在三明治发表过的与婚礼有关的故事感兴趣(点击标题,即可阅读)

 







三明治电台是三明治全新推出的一档音频节目,我们希望用声音的方式,去呈现三明治作者们和编辑们的故事,陪伴大家度过一些时间。







节目制作

主播:万千、胖粒、备备

剪辑制作:备备


背景音乐

Stop the Train  - Henry Wolfe 






 收听三明治电台上期节目 



究竟谁是真正的“列文虎克”?








 三明治短故事学院 

 今日开班 



是挺难的,但这样做你还能找到一点意义



 三明治写作疗愈工作坊 

 新增周五班,10月23日开始,连续四周 


用写作的方式接纳真实的自我



把生活变成写作,把写作变成生活
三明治是一个鼓励你把生活写下来的平台
由于微信平台改变了推送规则
如果你想要在第一时间阅读三明治的故事
或者来和三明治一起写下你的故事
不要忘记把我们设为“星标”或给文章点个“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