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这棵“白菜”值多少钱?

天下网商 2020-10-17 18:27

互联网公司“脱贫特派员”模式,到底带来了什么?

✎  文|赵先超



今天是中国第七个“扶贫日”,今年是国家脱贫攻坚收官年,到年底,实现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全民步入小康社会。在这个巨大的时代背景下,我们通过一名长期驻扎在贫困山区的阿里小二的日常工作,来透视中国独特的“脱贫特派员模式”如何一点一滴协助政府助推山区脱贫。

 




人生的路是漫长的,要紧的有时只有几步。


去年5月11日,陕西省长治市平顺县淘宝店主任舒文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平顺县政府打来的,阿里巴巴5月18日有薇娅公益直播,问他是否报名参加。“在平顺,很多人不知道薇娅是谁,我成为了唯一参与淘宝公益直播的平顺电商商家。”薇娅直播当晚,平顺商家震惊了,“8000多个订单,一下子爆仓了。”直播过后,任舒文每天忙着发货。


“薇娅对平顺的影响不仅仅是一场直播,而是让平顺人一下子相信电商了。”平顺县主管电商的副县长段开松说,“我们政府的功能就是‘煽风点火’,利用这个契机,全县迅速开展淘宝直播培训,让星星之火得以燎原。”任舒文赶紧和妻子一起报名参加培训,培训到第三天,来了一个外乡人——阿里巴巴脱贫特派员聂星华,花名“白菜”。


聂星华,阿里巴巴住山西省长治市平顺县脱贫特派员,花名:白菜


从2019年6月开始,阿里派出11名工龄超过10年的优秀员工驻扎到11个国家级贫困县,利用阿里农村数字化技术和电商平台助推贫困县脱贫。

 




白菜,在阿里工作了14年,最早供职于阿里著名的“中供铁军”,后转岗到钉钉。去年5月的一天,阿里合伙人方永新(花名:大炮)兴奋地跑到他的工位说,有一个活特别适合你,他一听是阿里要往全国贫困县选送“脱贫特派员”,随即报名。


2019年6月11日晚,白菜第一次来到平顺,这也是他第一次到山西。就像女儿出嫁一样,“娘家”派了几个同事陪同,一起做前期的摸底考察。“来时,几个人热热闹闹,呆了两天,我自己留下来,目送他们的背影消失在山路上,心情有些复杂。”一直以来,白菜对这幕场景记忆犹新。


平顺,既不平也不顺,县志记载,平顺突兀于晋、冀、豫三省交界之处,峰峦叠嶂,水源奇缺,交通闭塞,“全县除西部不足10%的平缓台地,余之土地贴挂在3万多个大小山梁和沟洼中”。


平顺县对阿里脱贫特派员很重视,在县政府工作分工栏上写着:聂星华,县长助理。对白菜而言,初来乍到,摸不到头绪。县委书记吴小华告诉他,别急,先了解当地情况。于是,他不停地下乡。平顺海拔落差极大,从海拔300多米到1800米,沟壑迂回。在平顺有句顺口溜:“山高石头多,出门就上坡”。白菜的下乡其实就四个字:上下左右。不是上到山顶就是下到谷底,不是左转弯就是右转弯。


达到平顺第4天,白菜到杏城镇走访,在山上发现有一种灌木,他随口一问,得知是野生沙棘。“原来这里可以长沙棘,我立刻想到了蚂蚁森林。”白菜兴奋地向县里汇报,并立刻联系了蚂蚁森林的同事,潼木从杭州赶赴平顺现场考察。


一场波澜壮阔的沙棘造林于2019年10月开工,2.5万亩沙棘林覆盖3个乡镇、12个村,预计沙棘产果后惠及5456人,其中贫困人口1565人,人均可增收2500元。


蚂蚁森林沙棘造林,摄于2019年10月


数字是枯燥的,数字背后的故事是温暖的。上图中这位老人是青羊镇大渠村村民,家中六口人,种了七亩地,被野猪糟蹋了六亩半,他去年参加蚂蚁森林种树,拿到了4000多元劳务费,“这样,一下子就可以过个好年了。”他说。


沙棘种上,沙棘结果实后咋办?西沟乡西沟村村支书郭雪岗早有了打算,村里利用“纪兰”品牌入股,合伙建立沙棘加工厂。“这个工厂正在兴建,预计蚂蚁森林的沙棘结果后,正好投产,可以解决村里60人就业。”工厂总经理牛小忠说。


申纪兰的家乡西沟村正在把“纪兰饮料”改造成沙棘加工




 

在平顺县,有一家成立不到2年的电商公司,名叫“万担粮”,9名员工全部来自中五井乡农村。去年,“万担粮”给7名员工每人奖励了一部价值八万元的江淮汽车——这一下,轰动平顺。


“万担粮”汽车发放仪式


“万担粮”公司总经理黄慧东,是中五井村农民,2018年2月被平顺县供销社聘任为中五井供销社主任。这个供销社建于1951年,鼎盛之后日渐衰落,2008年歇业,一个诺大的院落就此荒废。


中五井供销社2018年7月改造之前


平顺县供销社主任张文浩一直筹划乡镇供销社的转型。“屋塌院破,满地荒草,这样一直下去不行啊。”院子荒废的第10个年头,他开始进行改造,并重新开张,开业半年多,“我发现山区供销社再做实体店真不行了,年青人大都外出务工,留守人口太少,没生意。”


欣喜的是,张文浩发现一个机遇:留守农民大都超过50岁,他们对供销社有天然的感情,供销社还有房屋院落、有组织人员,需要转变的是思想:以前把城市的东西卖给农村,现在倒过来,要把农民的地产卖到城市。


他和黄慧东商议做电商,恰逢此时,平顺县如火如荼搞电商培训,黄慧东就联合参加过电商培训的附近农民赵爱苗、罗旭广、黄腾丽、黄鹤,五个人在2019年2月成立了万担粮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供销社出场地、出品牌、出资金,占股40%,员工持股60%。


这样,一个全部由农民创办的公司开张了,主营当地花椒、党参、小米、杂粮等产品。“一开张就是最低谷,产品卖不出去,大家一直在供销社的窑洞里开会,像热锅上的蚂蚁。”赵爱苗说。


白菜来到平顺后,逢周三晚上,他经常会来窑洞做培训。做电商与全国人民打交道,最好要说普通话,对于说惯说方言的农民来说不是容易事,白菜教给大家一个小窍门,把平顺话语速放慢,对着新闻联播慢慢练,外地人就能听懂。果真,一段时间后,大家都能与外界顺畅交流了。他还把阿里园区里的那句“谢谢曾经努力的自己”,变成“万担粮”窑洞墙上的“将来的你一定会感谢现在奋斗的你”。


这帮村民没白没黑地在一起培训学习,风言风语便产生了,说他们不在地里干活,不回家做饭,这是在搞传销。他们努力培养出来的第一位农家女主播,被说不正经,因为她主播时,会提前化个淡妆,有时在田间地头对手机直播说“宝宝们”——这些,让家人受不了,丈夫强行把她拖回家,不让干了,中五井乡的领导前去她家做工作,也不行。“我来平顺一年多,最遗憾的一件事就是这名农家女主播,特别有潜力,她的梦想硬生生地被掐断了。”白菜说。


公司五名创始人,三名女性,一名残疾人,他们开始陷入到不自信的状态中。“我们农民文化程度不行,可能天生不是做电商的料?”不止一人产生了这种想法。


“这种时候,让他们看到电商的希望比啥都重要。”白菜积极联系淘宝公益直播,去年9月17日,“万担粮”第一次参加淘宝公益直播。“简直不敢相信,我们的大红袍花椒卖了50万元。”张文浩说,这简直就是救命钱,给大家发了工资,更重要的是坚定了信心。


参加淘宝公益直播后,“万担粮”连夜招募村民发货


2020年10月14日,“万担粮”发货车间里,五名女村民在包装玉米籽。赵秀英,53岁,中五井村农民,如今,不出村,一小时赚15元左右。


如今,“万担粮”团队招募了2名大学生,家也都是附近村的。马晶浩,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今年过年回家,留了下来,做淘宝店铺运营的技术后台;胡晓飞,是一名女大学生,做主播,也做客服。


赵爱苗,今年46岁,她很幸运,丈夫支持她离开村子,不再做“三转婆姨”(田间地头、锅台灶头、孩子老头),全身心在“万担粮”上班,以前在村里记过账,现在管公司财务,有时主播不够了,也去“救急”。“2年前,我第一次见到爱苗时,一身的农家妇女打扮,现在,你看,站在长治的大街上,也是职业女性的模样。” 张文浩说。


爱苗做主播,内心时刻默念白菜教给她的话:慢点说


罗旭广,患有小儿麻痹症,妻子也患疾病。他在公司负责后台,上个月拿到了3000多元工资,平顺县最低工资1000元左右,无需背井离乡,拿到这些钱,对于一个正常的农家家庭来说,已经足够开支。他更看重的则是一份有价值的工作带来的生命尊严。





在“万担粮”,张文浩喜悦地打开公司后台给白菜看,“今年受疫情影响,我们已经做了230万,年底突破300万不成问题。”后台,体现的是数据,前端的货源来自哪里?


石城镇和峪村,地处深山大沟,勤劳坚韧的村民“一把镢头一把镰,一条扁担不离肩”,开出层层叠叠的梯田,种满了花椒。“我们今年全村卖给万担粮公司一万斤花椒,一斤40多元,以往卖给商贩只能买20多元钱,电商真是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增收。”村支书赵中兰说。吕海风家两口人,2亩地,今年刚收完花椒,600多斤,收入24000多元钱,她心里说不出的喜悦。吕青兰家是村里的花椒大户,今年收了1000多斤。


吕海风在家里收拾花椒,身后就是连绵的绝壁


张文浩说,供销社通过自身品牌优势,链接了两端,一端是通过供销社在各村设立的点,收购农民以及村中小微企业的产品;另一端,链接阿里平台,真正让“农产品上行”。


张文浩和白菜所做的“农产品上行”有一句LOGO:“一把黄豆也能卖出去”。为啥呢?平顺县海拔落差大、地形复杂、小气候多样,山区种植只能见缝插针,这里种一把黄豆,那里种几束谷子。又由于地处偏僻,空气和环境优良,农作物质量高。“这种‘量少质优’的农业生产模式恰恰适合电商销售。”白菜说。在“万担粮”公司的农副产品收购表可以看到,有一家农户只卖了5斤花椒。



 “万担粮”不仅直接带动农户,还盘活村里的小微企业。阳高乡浊漳河米醋厂是一家家族企业,常新江是祖传的制醋师傅,如今,他老兄弟三人负责酿制,他的儿子是总经理,他们酿制的米醋,仅在“万担粮”的电商渠道就卖了20多万元。


浊漳河米醋厂制醋车间


长期以来,我国农民千家万户小规模生产,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一直强调,要把农民组织起来,通过供销合作社、农民专业合作社等新经营组织形式,把一家一户的生产纳入标准化轨道。“在阿里‘脱贫特派员’具体帮扶下,供销社和一群农民一起创办的‘万担粮’公司走上致富路,正是中央精神在农业生产中一个具体的创新式实践。”张文浩极其自信地这样认为。





平顺县东寺头乡井底村被太行大山锁隔,连崖壁立,地处沟底,犹如井底。进村之前,要经过一段类似河南郭亮村的“挂壁公路”。10月13日,白菜再一次前往井底村电商物流服务点,去找这里的负责人周志平。井底服务点电商业务不理想,白菜想让她学直播。井底村挂壁公路去年塌方,白菜说,塌方后,汽车不能通行,周志平步行爬过塌方区,把物流包裹一个个背出塌方区,再步行四五公里回到村里。

 

从井底村挂壁公路遥望沟底


周志平原在平顺县城打扫卫生,前年,响应县里号召,回村开办了电商服务点。“就我一个人,一出门就得上锁,所以一直不敢做大电商这块业务。”她说。白菜和她探讨电商直播,交谈良久,偶然发现,周志平的模样酷似明星小陶虹,白菜脱口而出:“井底村小陶虹。”在场的人都说,用这个名,说不定能成农家网红……


有人问白菜,阿里直接派驻员工驻扎在贫困山区,这种“脱贫特派员”模式是不是太重了?他笑笑说,如果来贫困地区看看就走,或者只是捐点钱,我永远不会认识周志平,永远无法真正帮助大山深处一心脱贫的山民。


2017年,阿里巴巴正式成立脱贫基金,参与国家脱贫攻坚。一路摸索大概走过几个阶段:从助力农村电商,到聚焦教育脱贫、健康脱贫、女性脱贫、生态脱贫和电商脱贫五大方向,再到直接派出“脱贫特派员”——投入越来越多,融入越来越深,建立了100亿脱贫基金,推动国家级贫困县五年实现3100亿元电商销售。


脱贫,从来不会一蹴而就。脱贫攻坚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多种角色、多个力量互动协同,包括电商企业、商家、主播、消费者、贫困老乡、各种社会公益助农组织等等,“脱贫特派员”则是各种力量的“协调办主任”,扎根乡村,一点一滴落地各个脱贫项目,身体力行培养数字化脱贫力量,让脱贫真正可持续。


也有评论则认为,脱贫攻坚,越往后难度越大,阿里直接把员工派驻到贫困县“现场办公”,不仅仅是一个企业的情怀,更是国家脱贫攻坚战中的一种“政府+企业”的抱团实践。脱贫攻坚,政府是左手,企业是右手,只有左右手联合起来才有能有效解决实际困难。


白菜,从杭州“移植”到平顺,入乡随俗,如今平顺话说的也挺顺溜。唯一比较煎熬的是晚上,一个人回到宿舍。“我不能没有声音,必须听点音乐或者听书,否则会想家。”

白菜刚来平顺时,大家称呼他为聂县长,后来叫聂老师,现在,很多人叫他“白菜”。“白菜,不是普通的‘白菜’,他来了之后,真的把平顺县电商推到了一个新台阶。”段开松县长说,平顺县今年成为山西省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第一名,白菜“功不可没”。


今年五月,白菜在平顺县的一年挂职期结束,中共平顺县委、平顺县人民政府专门向阿里巴巴致函商请延长挂职期限。函中说,在脱贫特派员聂星华同志的协调配合下,2019年,全县电商产业销售收入达1.092亿元,13.4万农村人口、5.1万贫困人口从中受益。推动小微个体企业从最初的30余家发展到近400家。


10月14日,阿里巴巴首创的“脱贫特派员”模式被评选为“网络扶贫十大案例”。这一天,白菜正行走在平顺的乡间公路上。


很多人问白菜,为何取花名为“白菜”?他说,朴实无华,遍地能长。张文浩与白菜很熟,他开玩笑说,我不知道这棵“白菜”在杭州能值多少钱,拿到我们平顺,这个“白菜”就是无价之宝。张文浩还对“无价之宝”做了“诠释”:就像烙饼,往往就差最后一点火候,但靠原有的能力就是烙不熟,这时,白菜来了,加一把火,饼就熟了。


更令人欣喜的是,今年2月,平顺县摘帽“全国贫困县”。在西沟村展览馆,映入眼帘的是毛主席的当年的一句批示:像这样的偏远的地方都能创新发展,条件好的地方有啥理由不发展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