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妖是高明的交易策略

半佛仙人 2020-10-17 18:41


这是半佛仙人的第374篇原创


1


夫妻、情侣吵架的时候,经常会提到一个词【安全感】。


我没有安全感,你要哄我;


我没有安全感,你要时刻陪在我身边;


我没有安全感,你要给我买包买表买手机。


这种行为常常被人称为【作】,读一声。


作不是只有女人,男人也很作,男人的作的方式是另一种。


我要听我妈的,我也没办法。


我要你手机上不能有别的男人的联系方式。


在作人这件事情上,男女都不做人,谁也不比谁单纯。


作这种行为,往往是被大家所唾弃并且嘲讽的,不然也不会有作死,作妖这种词汇产生了。


但其实,【作】或许是不好的,但未必一定是愚蠢的,甚至很多时候,作其实是一种策略。


【作】的行为不是目的,而是用来达成目的的工具,而其目的就是在情感、婚姻、工作生活中用来试探对方的底限。


为什么要试探底限?


这就要提到一个已经被大家说烂了东西,博弈。


我们要看作为一个以自身利益为主导的理性人,【作】对TA来说,有什么价值。


情感市场中的【作】,其实就跟川老师的嘴炮一样,其本质是一种试探手段,目的是试探对方的底限。


试探底限有什么用呢?


作用非常大。


交易是一切经济行为的根本,但在日常运用中,在交易这个基础行为之前,往往有另一种行为存在——博弈。


交易是经济的根本,而博弈则是商业的根本。


简单理解的话,博弈就是双方交易前的讨价还价。


交易跟博弈不一样。


交易就是你买我卖,供需交换就完事了。


而博弈,则是在自己的底限之上,通过不断的压榨对方获取更高的价值。


比如说,你有一个东西要卖,你的内心的底限是1千元,低于这个价格不卖,那么卖的价格越高你就赚的越多,对方要买,不知道你的底限是多少,所以疯狂试探你的底限,砍得越多,他赚得越多。


就像你妈带你去买衣服,店主开价200,你妈说一百,对方说160,你妈说120,互相砍来砍去,俩人和小剧场一样作精附体。


【你不买我就走了】【再低我就亏了】。


最后140达成成交,这就是互相博弈,你妈在试探店主的价格底线,店主在试探你妈的心理底线,最后成交。


如果店主一开始就告诉你妈这衣服成本50,你妈是不会提供给他任何的溢价的。


如果你妈一开始告诉店主她最多能接受180,店主也不会提供任何的优惠。


这就是博弈的本质,互相试探,最后妥协。


这时候,【作】,就成了一种润滑油。


如果一个东西,对方开价10万,你爽快砍5万,他一口就答应了,你就知道自己血亏了,但是你已经爽快砍价了,你就被架在了面子的高地上动弹不得。


如果你是用【作】的方法去聊,你最终怎么砍,都无所谓。


【作】,也可以被理解为是一种低道德优势。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不是我。


在交易中心,其实这不是劣势,这是优势。


用我们老话来说,就是要里子不要面子。


我们继续讲交易。


在双方交易中,一般只存在零和,就是一家输一家赢,差别只在于赢多赢少,而不存在双赢,所谓的双赢就是大家都没赢。


博弈说穿了就是打一个信息差,你要试探对方的上限,对方要试探你的下限。


为什么以前谈生意要在酒场上谈生意?因为当大家喝高了的时候,平日里紧绷的思维,才有松动的空间。


博弈是商业的基础,博弈无所不在,哪怕是在你日常的消费中。


饮料的定价就是消费者和厂家博弈的结果。


消费者想买便宜的饮料,厂家想赚最多的钱。


但定价过高,超过了消费者的心理上限,没人买,定价过低,接近自己的底限赚不到钱。


所以商家就会把价格在自己的底限上往消费者的心理上限上靠,以尽可能的赚更多的钱,消费者要在自己的上限上,往商家的下限压,以尽可能地花最少的钱。


于是就有了现有的定价。


生意,交易的促成,都需要双方互相博弈,获得一个双方都能接受,或者勉强能接受的价格,都需要互相隐藏底限,不断的相互试探。


所有的交易行为都是经过博弈才能推进的。


这时候,川老师的各种疯狂作妖,就可以理解了。


作是表象,试探才是真相。


他用各种疯狂行为,逼其他国家,企业,用一个对方不可能接受的价格,让对方直接给出他们的底限价格,有了底限,那你就没有再加价的权利了,因为我知道你的底限在哪,你的任何高于底限的价格都是不合理加价,你没有资格再跟我叫板。


一旦底限被对方掌控,那就不是博弈了,而是单方面的压制,失去了信息差的你,就失去了话语权。


因此,在一场交易,或者说博弈中,底限就是最重要的信息。


只要你的底限被对方知道,你就失去了加价的权利,也没有跟对方谈判的空间。


这就是底限的重要性。


如果我们把情感、婚姻当做交易来看待,那么这场交易中自然也存在着这种博弈。


而【作】就是在这种博弈中用来试探对方底限的最佳手段。


最重要的底限,永远是不被人知道的那个底限。


而作,就是基于这种底限思维产生的产物。


通过【作】,对方可以一步步试探你的底限,最终触碰到你的底限,明确你的底限后,对方就知道了自己的收割范围。


他就明确了自己的收割范围。


比如说钱,我到底能在你身上榨多少钱呢?


小打小闹没意思,名车豪宅一说出口突破了你上限把你吓走了,那就没得玩了。


那么【作】一下,就是一种试探。


【爱我就给我买包包】


于是知道你的底限不止两万。


【我XXX都给你了,给我买个车很过分吗?】


于是知道你得底限不止一辆二十万的车。


【房子加我名字怎么了?】


不行?


那ta就知道你的底限是房子,如果对方要终止交易,那么一句【我只是缺乏安全感。】


就能轻易兜底,把话圆回来。


借此,ta就明确了你的底限是房子或者是房子的那个价格,房子之下的东西就是ta的收割范围。


钱,只是一个例子,生活中的一切,都是可以收割的东西。


你的底限一旦泄露,就是一个用来在你身上疯狂获取价值的工具。


你不会一个月在我身上花超过两万?


那我就刚好花到一万九。


你不允许我影响你的工作?


那我就只影响你的生活。


甚至还存在反向收割,通过对你的底限掌控来让你贡献更多价值。


你的底限是不能影响到家人?


那我就拿你的家人来要挟你。


一哭二闹三上吊,只不过闹的不是你,是你的家人。


这种情况极端恶劣,但确实存在,男人女人都会用,并且只要用起来,对方就很头疼。


这就是底限在交易中的威力。


先给你个你不可能接受的价格,让你自己交出底限。


一旦你的底线被知道了,那你离被榨干也就不远了。


资本主义老套路了。


【作】作为试探工具,还有着传统博弈方式难以匹及的优势。


用【作】作为试探,可以在情感、婚姻这种重人情轻利益的环境中,把自己的诉求合理化,用【疯】用【不讲理】掩饰背后的利益关系。


毕竟【爱情不是用来讲道理的】。


用嘴巴说出来的爱分量太轻,不如用钱来说吧?


在可以合理掩饰目的之外,【作】还承担着一个期望值管理的作用。


一个一直正常,能听人话,事事理解你的人,你不会觉得ta好;但如果一个一直【作】,天天不干人事,只想榨干你时间精力的人,突然不【作】了,突然能理解你了,你会瞬间觉得ta是世界上最温柔善良的人。


这就是期望值管理,降低对方的期望值,就能给对方制造超出期望的惊喜,给自己塑造一个更好的形象。


这也被叫做【胖虎效应】,好人要九九八十一难才能成佛,坏人只需要扔掉手上的刀就行,这很操蛋,但也很真实。


一个【作】的人,你给了ta想要的东西,然后ta正常了,你觉得ta好了,是不是会觉得这事还挺划算的?


而你甚至都没想过,这东西原本你并不需要给。


所以说,【作】作为一种博弈手段来说,roi高到爆表。


【作】作为一种博弈手段来说,是非常不友好的。


【作】跟正常商业博弈那样明着打架不同,为了在情感、婚姻中这种对直接谈利益不友好的环境中进行试探,【作】其实,隐藏了博弈者的真实意图,而常常用各种胡搅蛮缠、甚至毫无道理的行为让对方去猜测己方的意图。


这就造成了参与博弈的另一方被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去进行【哄】和【猜测】。


本来都是你提价我砍价,在这种情况中就变成了,你作我哄,最后我出钱。


一场交易,你付出【作】,我付出【哄】,最后还要给出你想要的东西。


【我】的投产比负100%。 


面对这种对收益-100%的交易,我们最优的选择其实是拿掀桌子来反向威胁。


应对作精最理想的方式是不要跟作精进行交易。


极端的坚守底限,碰到就终止交易,甚至在识别出作精之后就直接终止,不要再给第二次机会。


不论损益率是0还是100%,都是损益而没有收益,没有收益的行为,也就没有进行的必要。


交易思维其实一直是被抨击的,但我觉得这没啥不好。


趋利或许不对,但避害则是人之常情。


毕竟很多时候大家讲的主观好恶,到头来再看,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




-----------------------

公众号:半佛仙人(ID:banfoSB)

B站:硬核的半佛仙人

微博:半佛仙人正在装

知乎:半佛仙人

这是一个神奇的男人,你完全猜不出他会写出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长按下图二维码关注,你将感受到一个朋克的灵魂,且每篇文章都有惊喜。


-----------------------

感谢你的阅读,下面是1个抽奖链接按钮,10月25日晚上19点开奖,一共1888元,666个红包,感谢大家的支持。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阅读、在看和转发,点我参与抽奖!点我参与抽奖!


【明明是交易,却被冒充成爱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