晁盖:打响第一枪的首领必须被清洗

押沙龙yashl 2020-10-17 18:56

点击上方蓝字即可加关注


01


晁盖是《水浒传》里的枢纽人物。他打响了革命的第一枪,没有他,就没有后面的梁山大聚义。
而且大家对他的印象也很好。历代的评论家几乎众口一词,都说晁盖是个侠肝义胆的大好人。

晁盖到底是不是好人呢?
那要看怎么说了。




谈到晁盖的品格,很多人都喜欢举这么个事例。

晁盖刚当上梁山伯大头领的时候,山下有一批客商路过。晁盖听了很高兴,说:谁下去把他们抢了?
阮氏兄弟要去。晁盖就嘱咐他们:只可善取金帛财物,切不可伤害客商性命。
很快,二十车金银财物,四五十头驴骡牲口,都抢回来了。
晁盖马上追问:杀人了么?
没有,客商跑得快。
晁盖大喜:我等初到山寨,不可伤害于人。
看到这段,大家就说:晁盖真是好人,光抢劫不杀人!

这话真是很难讲。
 “初到山寨,不可伤害于人”,这话有点古怪,姑且不去管它,就当晁盖他们从不杀人好了。但他们毕竟是在抢劫啊。
晁盖说生辰纲是“不义之财”,取之无碍。那人家客商做点买卖,有什么不义的?你把人家这么一抢,说不定人家回家就得上吊了。
抢劫不杀人,就要发个好人卡?那戴套强奸要不要也表扬啊?

当然,我说这话显得有点幼稚。晁盖他们是强盗啊,在梁山又不种地,不抢劫吃什么?
如果用强盗的标准看,晁盖好算不错。李忠、周通他们在桃花山抢劫客商,人家都跑了,他们还要追在后头杀,“有那走得迟的,尽被搠死七八个”。有同行的衬托,晁盖就显得比较仁义了。
但我们不能把晁盖拔得太高,什么劫富济贫、替天行道,那都是胡扯。
晁盖抢了二十车金银财物,他可没说:哎呀,山下还有许多受苦的乡亲,我们要把这些财物分给他们!
晁盖就是简简单单地把这些财物给分了。我们兄弟要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论称分金银,异样穿绸缎,没钱怎么行?乡亲们反正穷习惯了,再忍一忍。

这点上,宋江就他强一些。宋江打下城池的时候,如果抢到的粮食很多,偶尔会分点给老百姓。晁盖从来没这么干过。这一方面是因为晁盖当家的时候,梁山没那么宽裕。但另一方面,晁盖也没有这个意识。他没有政治野心,所以不需要争取民间舆论。梁山那面“替天行道”的杏黄旗,是晁盖死了之后才立起来的。


宋江老打算重返体制内,封妻荫子,青史留名。晁盖没有这些打算。什么封妻荫子?晁盖连性冲动都没有。宋江还有个“不十分要紧”的阎婆惜,晁盖却“终日只是打熬筋骨”,不娶妻室,当然也就谈不上封妻荫子。
他就想和兄弟们凑在一起,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打熬筋骨,痛快过日子。对未来,他没有任何长远规划。
晁盖是个活在当下的人。


02


晁盖一出场就是智取生辰纲。
他为什么要干这件事呢?
老版电视剧里头,晁盖好像胸有大志,似乎想揭竿而起,拿这笔钱做启动资金:“劫那生辰纲,也是为了大家能在一起做些事情”。
这是把晁盖当成洪秀全了。其实晁盖哪会想那么长远,他就是想弄俩钱花。



晁盖花钱大手大脚,“但有人来投奔他的,不论好歹,便留在庄上住,若要去时,又将银两赍助他起身”,时间长了,经济上多半有点紧张。现在抢了生辰纲,过个肥年,如此而已。
所以抢到生辰纲以后,他们几个就把钱给分了。阮氏兄弟带着钱回家,晁盖接着在东溪村过小日子。

那万一破案了怎么办?这个问题,晁盖连想都没想过。
等宋江来报信的时候,晁盖第一反应居然是:却是走那里去好?
这么多天了,他连退路都没想过,就在家里傻吃蔫睡。现在我们都说人生需要plan B。而晁盖就是个没有B计划的人。

好在吴用老早就想好这个问题了,领着他到梁山泊当了山大王。
当了山大王之后呢?
晁盖也还是那个样子。
宋江上山之前,梁山基本没有什么发展。晁盖也没打算发展。翻遍《水浒传》,你也看不出晁盖对梁山泊的未来有什么规划。他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有肉吃,有酒喝,有哥们兄弟,就行了呗。
这当然有点胸无大志。但在江湖人士里,其实大多都是晁盖这种性格:热热闹闹,快意恩仇,过了今天不想明天。像宋江那样动不动要思考个人生意义的,是极少数。

得过且过也就罢了,晁盖偏偏还没有决断力。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可以给大家举一个例子。
还是生辰纲时间。破案以后,何涛带着公文到郓城县。当时是巳牌时分,也就是现在的十点。宋江和他交谈了一会儿,然后就跑到东溪村报信,路上花了“没半个时辰”。这么算起来,晁盖接到消息,最多也就是中午十二点。


晁盖马上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逃跑。

郓城县那边故意拖延时间。磨蹭到晚上一更时分,朱仝、雷横才带着人杀过来。一更时分就是夜里十点。离宋江报信,已经过去十个小时了。可谁能想到, “兀自晁盖收拾未了”。听说官军到了,晁盖这才拿刀出去,大喝道:“当吾者死,避我者生!”
这简直是无能到了极点。

这就像黑社会分子抢劫杀人,警察中午开会,部署怎么去抓他。结果警察局的内鬼给黑社会发了短信:危险,撤!
黑社会分子一看,慌了手脚,赶紧到楼下,解锁小黄车,蹬着车子去买纸箱子。和老板讨价还价了十分钟,然后把纸箱子拉回住宅,开始打包。


打着打着,忽然想到:哎,没买马克笔。纸箱子次序乱了怎么办?
时不我待,赶紧跑到楼下小卖部,买了一只黑色马克笔。上楼以后才发现马克笔不太出水,又立刻冲下楼,找老板换了一支笔。
老板不肯换,两人又口角了一会。
等纸箱都打包好了,次序也都标上了。开始打电话联系货拉拉,可惜价格没谈好。又找了兄弟搬家,价格可以便宜一百块,但是傍晚才能来。
过日子不能浪费,傍晚就傍晚吧。


一边等,一边打开电脑看老电影《生死时速》。到了傍晚,搬家的来了,可是看了楼层,非要加两百块钱的楼梯费,一气之下,把他们赶回去,重新联系货拉拉。
货拉拉说九点钟肯定到,没有楼梯费。
结果没等到货拉拉,因为警察八点半就来了,拿着大喇叭喊:犯罪分子,你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是你唯一的出路!
犯罪分子拿着枪往外冲:“当吾者死,避我者生!”


然后还没出门就被一枪击毙,倒在了三十多个纸箱子中间。
每个纸箱子都用马克笔标着顺序:一二三四五….
警察冲进去一看,犯罪分子客厅里还点着香,供着神像,不过不是关二爷,而是《疯狂动物城》里的考拉,名讳上闪下电。



晁天王神兽


03


晁盖这么个性格,带兵打仗当然也不行。
他当家的时候,梁山确实打过几场胜仗,但那都是吴用的功劳, “不须兄长挂心,吴某自有措置”,噼啪啪啦就开始下命令。晁盖坐在旁边,像个吉祥物。
晁盖只单独行动过一次,就是去江州救宋江。这次吴用没跟着,在梁山看家,结果行动搞得一塌糊涂。

晁盖他们冲到法场,成功地把宋江救了。那下一步该怎么办呢?怎么撤退呢?
晁盖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这个时候,一个黑大汉轮着两把板斧,朝人群冲杀过去。晁盖大喊一声:大家跟着这个黑大汉走!
为什么要跟他走?
哪谁知道?走了再说。

只见李逵在前面跑,晁盖他们在后面跑。李逵也不知道为什么往这个方向跑,晁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着他往这个方向跑。反正大家就一起跑。

跑啊跑啊,跑了六七里地,只见 “前面望见尽是滔滔一派大江,却无了旱路”。
晁盖看见,只是连声叫苦。
这仗打的,是不是有点憨豆先生的感觉?


后来,宋江接过指挥权,情况马上变样,攻打无为军,活捉黄文炳,一切有条不紊,若有神助。
晁盖和宋江的能力,就能差这么大。

那么问题就出来了,既然晁盖这么没本事,怎么就能当山寨之主呢?
就是历史提供的机会。
刚起事的时候,一切都乱糟糟的。大家都没什么功劳,也没有经过环境考验,谁有本事,谁没本事,也说不清楚。基本上谁看着像个领导,大家就会让他当领导。
晁盖是当地富户,名声在外,当人物头儿当惯了,说话办事自然有那个派头。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气场大。这一点,中层公务员出身的林冲就比不了。既然这样,当然就是他当一把手喽。
但是,有派头不一定代表有能力。晁盖能力不足,这就种下了祸根。


04


晁盖身上也有很多闪光点,比如他确实很仗义。
智取生辰纲以后,白胜被官府捉去,一顿拷打,就把晁盖他们给招出来了。按理说,这就属于革命的叛徒,敌人不枪毙他,我们也要枪毙他。再说,白胜就是个挑担子卖酒的,革命事业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管他做什么?
但是晁盖刚上梁山,就惦记着要把白胜救出来,救出来以后,还是把他当成兄弟,这一点非常难能可贵。


再比如说宋江。宋江给他通风报信,晁盖就一直念他的好,天天说要报答人家。宋江出事,他千里迢迢地从山东赶到江西,舍生忘死地救宋江。这不是仗义是什么?
《水浒传》的读者,往往对晁盖很有好感,不是没道理的。

但是晁盖的道德观,是江湖黑社会的道德观。如果用普通人的角度看,其实挺古怪的。
比如说杨雄、石秀、时迁他们三个人投奔梁山。在路上,时迁偷了一只鸡,惹出事情,被人家抓起来了。杨雄、石秀就跑到梁山求救。
晁盖一听,勃然大怒:孩儿们,把这两个人推出去砍了!
为什么呢?因为时迁偷鸡吃,给梁山好汉丢人了。


晁盖小宇宙爆发的时候,宋江跟吴用就坐在旁边。他们俩心里估计都有点懵:老大,你忘了咱们是干什么的了?咱们是强盗啊!
是啊,你们是强盗啊。你晁盖不还派人下山抢劫吗?抢二十车金银财宝都可以,时迁偷只鸡又怎么了?
晁盖觉得那性质不一样:抢可以,是好汉;偷东西,丢人。
到村里,一脚踹开大门:哇呀呀呀,给爷爷把鸡都交出来!这是豪杰。
到村里,翻墙进去,到鸡圈里摸两只鸡出来,那是小偷,该杀头。



年纪轻轻的,怎么能盗窃呢?你应该抢劫啊!


这就是晁盖的道德观。他不是说不该占有别人的东西,而是说应该用暴力手段占有。暴力是强者的标志,而偷窃是弱者的行为。
这就是一种黑社会美学,而晁盖就是黑社会美学的信奉者。他是一个典型的江湖人。

在宋江眼里,晁盖这就属于钻牛角尖。都是非法占有,偷和抢有多大区别呢?
所以他把这件事拼命劝了下来,后来还不断指使时迁帮他偷东西,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这就是晁盖和宋江的本质区别。晁盖相信黑道上的道义原则,觉得自己是正义的。我杀人,我放火,我抢劫,但我是个好人。
这就有点像后来某些流氓的想法:我抢劫,我斗殴,我收保护费,但我不调戏妇女,所以我是个好人。


而宋江不吃这一套。晁盖的黑社会道德观,在他看来无非是强盗的穷讲究。不偷东西怎么就是好人了?

要当好人,招安啊!


05


晁盖和宋江的关系后来变得很坏。
有人说这是路线之争。宋江想招安,晁盖反对。其实不是这么回事。他们两人关系恶化的时候,梁山力量还不够强大,招安并没有提到议事日程上来。而且晁盖也从来没对招安表过态。这件事对他来说太遥远了,晁盖可能根本没仔细考虑过这个问题。
晁盖和宋江的矛盾,就是简单的权力之争。

宋江的才能高他太多,群众基础也比他好,梁山干部一大半都是他弄上山的。时间一长,晁盖就被边缘化了。发展到后来,梁山的职位安排,宋江连请示都不请示,跟吴用一商量,就直接把事情给定了。
而且打仗也不让晁盖去。每次出征,宋江都会说:哥哥是山寨之主,怎可轻动?小弟愿往!

宋江这话说的对不对呢?作为山寨之主,到底应不应该出去打仗?
这要看发展阶段。
在最早的开创期,山寨之主必须得出去打仗。打仗的过程,就是建立军事组织的过程。领导人就要靠带队打仗,培养军事干部,建立军事威信,组建军事班子。
过了这个阶段,领导人就可以留在家里坐镇了。

比如说朱元璋,一开始也要带兵出征,慢慢组建自己的军事班底。等组建过程结束了,他就可以坐镇南京,派徐达、汤和他们出去作战。这个时候,你功劳再大也翻不了天。可如果跳过第一阶段,一上来就是徐达四处征讨,朱元璋在家呆着。那朱元璋很快就会被架空。

其实不光军事机构,商业公司也是这个道理。
而晁盖还没来得及完成第一阶段,就被晾在家里,不可轻动了。那他当然会被架空。而且很关键的一点,吴用也倒向了宋江,也把晁盖晾在那儿。所以,不光晁、宋关系恶化,晁盖和吴用也有点闹掰了。

当然,宋江这么干确实有抢权的意思。但客观地说,他这么做难道没道理么?
说你是一寨之主不可轻动,那是给你脸。真让你带兵打仗,你行么?你看你在江州那熊样!那还是小战役,让你出去大规模作战,还不得把兄弟们都坑死?总不能为了你一个人的虚荣心,把大家都害死吧?
可这话没法说出口,所以只能说:哥哥是山寨之主,怎可轻动?

问题是,一个人对自己的认知,和旁人对他的认知,是不一样的。
宋江、吴用知道晁盖没本事,可晁盖不这么想。他只是觉得自己被压制了而已。
他憋屈久了,有一天终于爆发了。
导火索跟一匹马有关。


锦毛虎段景想到梁山入伙,带来一匹千里马做见面礼,结果被曾头市的人给抢走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段景住送见面礼不是送给一把手晁盖,而是送给宋江, “江湖上只闻及时雨大名”。
在晁盖看来,这哪里是献马,这就是上门骂街啊。但又不好发作,只能拍桌子大骂曾头市:这畜生怎敢如此无礼!我须亲自走一遭!


宋江还是那套磕儿:哥哥是山寨之主,怎可轻动?小弟愿往!
但这次晁盖受刺激太严重,当场反驳:不是我要夺你的功劳!你下山多遍了,厮杀劳困。我今替你走一遭!
这话说得很难听了,再说下去要撕破脸了。没办法,那就去吧。

晁盖带了二十个将领。晁盖时期的老干部基本一个不拉,除了吴用。按理说,有宋江看家,吴用作为总参谋长,应该随行,可晁盖就是不带:卖酒的白胜都带,我也不带你!
你这个叛徒,跟你的宋哥哥好好在梁山呆着,瞪大眼睛,看我打仗的手段!
晁盖拨马直奔曾头市,结果去了就死了。



06


晁盖之死,是《水浒传》里的一大公案。
很多人认为,晁盖是被宋江谋杀的。史文恭没有射死晁盖,射死他的,很可能是花荣。
这个说法是不对的。晁盖之死和宋江绝对无关。
我们来看原文。

晁盖中箭实在晚上,他要去夜袭曾头市,结果中了埋伏。
书上是这么说的:

走不到百十步,只见四下里金鼓齐鸣,喊声振地,一望都是火把。晁盖众将引军夺路而走,才转得两个湾,撞出一彪军马,当头乱箭射将来。不期一箭,正中晁盖脸上,倒撞下马来。却得呼延灼、燕顺两骑马,死并将去。背后刘唐、白胜救得晁盖上马,杀出村中来。村口林冲等引军接应,刚才敌得住。两军混战,直杀到天明,各自归寨。

关键点是这“一彪军马”是从哪儿来的?会不会是宋江预先安排下的?
仔细想想,就知道这绝不可能。


如果宋江要谋杀晁盖,最多会派一两个心腹,怎么可能派“一彪军马”?一彪军马去奉命杀自己的弟兄,这事怎么可能在梁山瞒得住?
而且还有一个关键点。晁盖中箭是在曾头市的村子里头。中箭以后他们才冲到村口,碰见林冲前来接应。
宋江怎么可能跑到曾头市里头去设埋伏?完全没有操作的可能性。

事情很简单:这里没有曲笔,晁盖就是被史文恭射死的。
至于箭上刻着“史文恭”三个字,也并不是欲盖弥彰。在古代作战,很多人确实会在箭上刻名字,这是为了战后计算功劳,并不是一件很出奇的事情。
所以说,晁盖并非死于谋杀。
金圣叹特别讨厌宋江,宋江哪怕放个屁,在他看来都是有阴谋。但就连他也没觉得宋江派人射死了晁盖。因为他也知道,宋江根本没有这个机会。

宋江虽然没有谋杀晁盖,但晁盖死了,他肯定还是松了一口气。
他和晁盖的关系早就到了冰点,谈不上多大的悲痛。他也没忙着给晁盖报仇,过了很久才打曾头市。而且曾头市写信求和的时候,宋江提出了什么条件呢?不是把史文恭交出来,而是把马给我交出来!
就是段景住弄来的那匹倒霉马。
你杀了我大哥,我和大哥可兄弟情深,不赔我一辆宾利,这事没完!


07


如果晁盖没有死于曾头市,又会怎么样呢?
逼到最后,宋江可能还是会下手。
这不光是因为宋江心狠手辣,而是两个人的权力关系决定的。




刚造反的时候,一个人没多大能力,因缘际会可能就成了一把手。但是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生死存亡系于一线。有能力的人自然会浮出水面。这个时候,往往就会清洗第一批的老大。
历史上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比如说隋末的瓦岗寨。翟让是瓦岗寨的老领导,但没什么能力。后来李密投奔瓦岗寨,非常能干,瓦岗寨滚雪球地一样增长,他就成了二把手,翟让就被架空了。
闹到最后就是火并,李密把翟让给杀了。

这样确实很残酷,但双方确实也很难有别的选择,因为这种权力没有退出的机制。
就拿晁盖来说,他被架空其实没什么不对。大家造反又不是为了给晁盖一个人卖命,大家也不是你的家奴,既然你没有能力,为什么不能架空你?
可是被架空以后,晁盖怎么办?
理论上来说,他有两条出路。

第一条出路,就是和宋江换个位置。
宋江刚上山的时候,这条出路是存在的。如果晁盖坚决让位,宋江也接受了,问题可能就解决了。回过头来看,这是晁盖能活下来的唯一机会。
晁盖确实也让了,但态度并不坚决。而宋江也不敢接受,一上山就抢人家的位置,名声确实也不好。
于是,这个机会大门就关闭了。

两个人的地位关系一旦确定下来,想再反过来就难了。
晁盖并不算特别贪权。如果宋江一上山就接班,当他的领导,晁盖多半也能接受。可等领导了宋江一阵子,再变成人家的手下,这心理上就难以承受了。在咱们中国传统文化里,这种事情也是违反伦理的。君臣怎么可以易位呢?
这对晁盖来说,几乎是一种人格羞辱。他不会接受。所以晁盖一开始提出让位,后来却再也没提过。


而且不光晁盖接受不了,宋江也难以接受。老领导天天坐你旁边,听你的号令,你心里头也别扭。双方还是会越闹越僵。
还是拿瓦岗寨做例子。翟让被架空以后,也曾积极自救。他比晁盖还能忍,真的把位置让给了李密,从一把手变成了二把手。
那又怎么样呢?让位以后,双方都不自在,猜疑还是越来越多。闹到最后,李密还是下了狠手。

那还有第二条出路,就是让晁盖成为精神领袖,供起来不管事。
这就像日本的解决方案,天皇当傀儡,将军开霸府。但这个方案在日本也许行得通,在中国却行不通。
从秦始皇以后,中国文化里就没这个传统。我们是非常现实的民族,法统必须建立在力量的基础上,权力和地位高度一致。毫无权力的一把手是存活不下去的,迟早会被干掉。
我们的历史文化里,就没有虚君的位置,所以晁盖的这条路也被堵死了。
晁盖就没有出路。


08


晁盖和宋江的关系本来非常好。宋江救过晁盖,晁盖也救过宋江。人都是感情动物,他们两人肯定也是有感情的。但是权力格局把他们逼到了死胡同,剥蚀掉他们之间的感情,逼着他们互相憎恨。
晁盖是有恨意的。所以他临死的时候,才会给宋江出一个大难题:贤弟保重。若那个捉得射死我的,便叫他做梁山泊主。
宋江这辈子,就打翻过一个阎婆惜,听到晁盖这话,心里肯定一哆嗦。

晁盖这话相当自私。谁都知道,宋江是梁山泊最合适的领导人。他接班天经地义。梁山泊是又不是你一人的私产,凭什么抓住你的仇人,就能当梁山泊主?李逵要是抓到了,怎么办?
晁盖自己当然也知道这样不对,也知道这遗嘱不见得会被执行,但是他忍不住——他就是想给宋江出个难题。
愤怒压抑得太久,临死前也要恶心他一下。

这个时候,不知道晁盖会不会想到王伦。
所有人都骂王伦嫉贤妒能、心胸狭隘,但是站在晁盖的角度想一想:王伦真的错了么?
不过晁盖还是幸运的。
他沙场中箭,轰轰烈烈,生荣死哀。如果他没有死,陪宋江一直走到故事的尽头,到时候,两人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只能图穷匕见,那时晁盖又会作何感想?

说到底,站在权力巅峰的人,面对命运并没有选择的余地,有时候只能闭着着眼走向悬崖。
因为权力的山峰上,没有下山的道路。


喜欢就点个在看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