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割下来的猫蛋蛋,都去哪里了?

跳海大院 2020-10-17 21:01


“被割下来的猫蛋蛋,都去哪儿了?”


第一次被小天问到这个问题,我就语塞了。


堪比“婴儿出生后,胎盘究竟去哪里了?”


在这个倡导万物生命皆平等的文明时代,“猫蛋去哪儿了?”对年轻人而言,也绝对算是一个严肃而认真的社科问题,一亿中国人都曾被困扰过:



迟钝的看客总理所当然把猫蛋蛋类比成阑尾、扁桃体,认为这“不过是个多余的器官 ,割了后当然是丢掉咯。”


但对深爱着猫崽的铲屎官而言,猫蛋蛋便是儿子身上掉下去的一块肉——


就和我们不过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一样,当一块肉有了情感注入后,它便有了灵魂。


毛绒绒的皮囊下不仅有一对睾丸,更藏着人类通往幸福的终极答案:“每个人一生都应该拥有一对猫蛋蛋,才算拥有了快乐。”



就和老大爷盘核桃一样,抚摸一对饱满的猫蛋,犹如抚摸猫德社会的道德边界,在挑逗禁忌的过程中,人类才能感到兴奋,同时被治愈。


太极阵图的猫蛋既是猫蛋中的极品,也是造物主给予人类的启示:


“世界和平不仅靠love&peace,更靠猫蛋。”




亲测,在疯狂抚摸办公室大屁股的猫蛋长达半年后,我的发际线真的向前移了两公分,只是大屁股的猫蛋减少了20%的毛。


正是因为猫蛋如此重要迷人,被割掉后的猫蛋何去何从才牵动着无数人类的心弦。


按照中国传统礼俗,猫蛋蛋似乎应该参考太监蛋蛋处理守则,埋在石灰or草木灰中供起来,等到入土之日再整整齐齐装罐罐:



但铲屎官们显然不会认同。


众所周知,太监是皇帝最忠实的奴仆,而猫是人类最好的主人,对待主人,怎能轻易用对待奴仆的方式打发?


于是,“该如何保存猫蛋蛋”便成为了一门跃进于封建社会后的学问。


有人选择形而上,原汤化原食,将蛋蛋升华成一种“手感完美的毛绒玩具。


把蛋蛋埋入土里,再藏在心底,最后别在胸口,也算是与猫蛋蛋白首不分离:



更粗暴的方法,是把猫蛋直接泡进福尔马林里,永远年轻,看到后小猫咪永远热泪盈眶。


但其实这也并不简单——


福尔马林只是一个代称,就像乌苏也只是一个代称,很明显,2.5的酒精度不能让你烂醉,夺命的秘密只有杂质知道。


福尔马林同理,稍有不慎的配剂失败,就会让蛋蛋烂醉如泥,失去童贞:


     

万万没想到,当年努力学英语不是为了理想,而是保存猫蛋。


福尔马林虽然严谨,但实际上却气味刺鼻,封装后基本变成了只可远观不亵玩的标本。


但对于真正热爱猫蛋的人来说,若不是猫尿淹没了最初的梦想,他们的梦想就是要亵玩猫蛋——


于是风干猫蛋蛋便横空出世,就像蒙古包外被风将肉香杂糅紧密的肉干一样,风干后的猫蛋干里,浓缩着人类对幸福最原味的渴望:



“风干后我还特地闻了闻现在的猫蛋是什么味道,发现似乎也没有特殊的气味,非要说的话,空气中或许有一丝理想主义被现实击碎的忧伤。”


更释然的做法,或许就是把猫蛋蛋装进泥塑里,包成饺子,随后置入烤炉中熊熊燃烧。


尘归尘土归土,最好的猫蛋,让我们在转世的宴席中再相见:



收集猫蛋看似有些变态,但其实真正愿意这么做的猫主人并不多。


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直面血淋淋的现实与猫蛋,曾经我在宠物医院实习时便是如此——


当时我是兽医助理,每次绝育手术后,我都会安利家长们带走蛋蛋留个纪念,但每次得到的回应却都是主人惊恐的眼神。



“啊这...这也太内个了吧...”


每逢此刻,我都不知道该不该坦白其实在我家的冰柜里,还躺着四颗已经保存了四年的猫蛋,舍不得丢掉。


不过据我观察,大部分的铲屎官,其实都对猫猫有收集癖——


在黑市上,一根猫猫的胡子传说值五块钱,因为传说猫胡子就和七色花一样,每一根都拥有实现一个小愿望的能力:



所以许多铲屎官在扫地的时候,往往都会有一种迷&兴奋——


比如我,就为了收集猫胡子,毅然卖掉了扫地机器人,重回农业社会,开始用手工擦地,只为收集猫猫胡子。


因为集胡子愿望过于迫切,我每捡到一根猫胡子的愿望都是:


“希望可以快点捡到下一根胡子”,如此循环往复,没有尽头。


是的,我知道我不对劲


除了蛋和胡子,对猫咪收集癖爱好者而言,猫毛同样不可以轻易丢掉——


几乎每个铲屎官在养猫最初,都被家里猫的发量震惊过,当黑色衣服被猫毛缠绕成茧子时,内心都曾崩溃过:


“你怎么有这么多毛???”


作为反击,便有收集癖er专门把猫毛团成一团,让猫方能惊醒:“卧槽,这到底是谁的毛?!”



对于大部分猫咪收集癖er而言,猫咪浑身都是宝。


甚至只要赋予足够的想象力,猫毛也可以像孙悟空的毛那样,随便揪下来一把,就能实现无性繁殖——


俄罗斯猫毛套猫毛,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当然,在众多猫咪收集癖中,最牛逼最值得瑞思拜的——


还是那些跳过牙齿、猫毛、猫蛋蛋、胡子这些零碎件,直接收集不同花色猫咪的大佬。


比如常见的中华田园猫,其实根据不同花色,也都有着专业的对应名词。



白手套的叫踏雪寻梅,纯白的叫尺玉,像公司gay里gay气的大屁股,则属于雪里拖抢,见到同性就亮出大枪(雾


             

不需要炫方向盘也不需要炫房产证,当他们掀开被子展示自己床上五颜六色各种花色的猫咪时,你就知道:


大佬家真是房子大,还有带猫出门看病的车,以及昂贵的吸尘器和空调,这才是真正的凡尔赛炫富:



想到自己此时漂泊在广州异地却还孤苦伶仃没有猫,我差点流下了两行思文同款的独立眼泪。


但没有关系,因为虽然我在现实里没有收集猫猫的实力,但并不代表我在网上不能收集猫猫!


10月3日起,打开滴滴出行App,参与滴滴喵喵节的集猫猫活动, 就可以在线收集你的猫猫:


无论现实里社畜如何卑微,在二次元美好世界里,我们因特纳雄耐尔的吸猫梦,都必将实现!


收集猫猫的方式也十分简单,进入打车页面点击悬浮图标、用AR扫描青桔单车、汽车、猫猫,都有机会获得猫猫和福袋。


更有趣的比如萌猫跳活动,可以一边玩一边收集猫猫。



为了院办这种没有猫的可怜社畜,游戏还专门降低了难度,在猫猫旁边,有一个蓄力条,可以直观的预估到猫猫会跳到哪里。


一想到自己马上就有猫了,这圈蓄力条便成了我的快乐源泉。       


如果说人类吸猫的原始欲望,本质就是一场对可爱事物的收集癖,那么滴滴集猫,便是首次将真人吸猫的阵地转移到了二次元——


无论现实里社畜如何卑微,在二次元美好世界里,我们因特纳雄耐尔的吸猫梦,都必将实现!



不说了,院办这就去集猫了,我们集猫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