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少女的夏日,平遥无争议好评

深焦DeepFocus 2020-10-17 21:05

喜马拉雅/爱发电APP关注 深焦Radio
苹果播客/小宇宙订阅 深焦DeepFocus Radio

---




平遥国际电影展

Pingyao Crouching Tiger Hidden Dragon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10.10-10.19/2020

 深焦特別報道




汉南夏日

Summer Blur

导演: 韩帅
编剧: 韩帅
主演: 龚蓓苾 / 黄天 / 张新园 / 晏星月
类型: 剧情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语言: 汉语普通话
上映日期: 2021-02(中国大陆)

 / 2020-10-16(平遥国际电影展)

✦✦✦✦✦✦✦✦✦✦✦✦✦✦✦


作者/采访:卫叔

爱打高分的影迷




许平遥从真正意义上收获了今年第一部口碑爆棚的华语电影。在疫情前的最后一个夏天,韩帅导演拍摄了《汉南夏日》,本片于今年入围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竞赛单元,由于疫情原因提前在平遥进行了学术交流,并获得了平遥国际电影展颁发的“费穆荣誉·评审荣誉”大奖。


本片作为韩帅导演的处女长片,充分展现了她在视听上纯熟而纤细的感知力。电影讲述了汉南女孩儿杨果寄住在姨妈家,不断尝试与亲生母亲相见却未果的故事。其中穿插了她和两个同龄男孩儿——刘小满与赵有的交往相处。杨果目睹了刘小满因自己而起的死亡,赵有以此威胁她与自己见面相处。


在寄人篱下、被人威胁、被生母抛弃的多重压力下,杨果却逐渐意识到了自己作为女性的身份,并在这个夏天收获了前所未有的成长。影片中或温柔或令人不适的情欲与凝视在孩子们的躯体间流动,人物关系也在潮热的夏日里发酵,在细节和镜头上处理得非常敏锐。


大量手持跟拍镜头与无数次情绪高潮处的戛然而止,为影像赋予了纯熟的个人风格与点到即止的惊悚气息。而主演黄天作为初入银幕的童星,展现了她超越年龄的精湛演技,她对角色的成熟解读,也为影片注入了纯真而忧愁的气质。或许每个复杂的角色背后,都潜藏着剧组所有人用心的塑造。




汉南夏日导演/编剧 韩帅




深焦

非常感谢剧组今天能接受深焦的采访。《汉南夏日》自公布影片信息以来,一直备受影迷们关注,请问当时作为资方的工厂大门是如何找到韩导的?


韩帅

当时我的一个朋友,他是一个编剧,然后他有一个作品想让我看一下有没有机会导演。然后他就叫我去见了工厂大门CEO,我们见面之后聊了一下这个项目,同时他也问我有没有自己编剧的作品想拍的。当时就给了他几个我曾经写过的剧本,然后有一些是故事,但都是少年题材,我很喜欢这种故事。其中有一些其实更商业一点,更类型一点,但是他就选了这一个,所以其实也挺奇特的。他当时还挺坚决地选了这一个,他说这个可以。然后我们就又约见了一次,当天可能谈了五分钟吧,就定下来了要做这个事。但这个当时还只是男孩子的故事,剧本写的是男孩子,当然我们也可以这么拍,就可能更快。但是想了想,为了更能切中我当下的感受,所以就改成了女孩儿的故事,剧本就做了一年。


深焦

片中的四个小孩儿当时都非常有灵气,请问韩导您当时选择角色和演员的时候是有做哪些考量?


韩帅

有一些角色其实我在写之前就有了一些目标。比方说有一个贵州的小朋友,就是小满 ,贵州的这个设定就是因为我曾经看过罗飞扬的表演,就是《地球最后的夜晚》里面的表演,打乒乓球那一段,我觉得非常出色。包括他小时候演的《路边野餐》啊什么的,是一个非常敏锐的演员。我就是看到他,想到他,我才(把小满)写成贵州人,就是已经有一个小目标了。然后像其他的几位就没有那么清晰,但是我们找的原则就是要先像剧本中的人物。然后当时看到张新园,就是赵有的扮演者在《地久天长》的那个开场冻得哆哆嗦嗦的那种样子,我们就觉得特别有赵有的那种(气质):就是特别羸弱,你会觉得他好像心里有点事的感觉,然后就也很快定了新园。妹妹的那个小演员是武汉当地人,很灵,很活泼,就是对戏的时候我都对不过她,我都接不上她的话。即兴能力很强,她也曾经演过陈可辛导演的《李娜》里的小李娜。所以等于他们三个都是有表演经验的演员。但是就是杨果这个角色比较难,因为她可能要求也更多,她要完成的任务也更多。所以我们在武汉当地就是找了两千多个小朋友,然后不断地选,一轮又一轮,最终定了她(黄天)。她就是我们拍摄地的,就是住在那里长在那里的人,所以最终我们觉得还是要尊重那个(剧本),就是她是,她像,她本身就是那样。所以我们最终就找到了杨果。


深焦

片中我们看到大部分都是从果果的女性视角出发的叙事,但也不乏男性凝视的部分,比如雪糕店劈叉和卖家秀那场戏,这些桥段当时您是怎样设计的?


韩帅

首先我觉得这里面男性和女性的比重都是很大的,因为不光是两个小男孩儿,还有姨夫,还有赵有的父亲,包括像老板那样的角色,还有足球队的男孩子,他们是另外一种存在。这里面想要写女性就要写男性,这是肯定的。但是我觉得不能说完全是跳进了男性的视点去看,因为那一场戏依然笼罩在杨果的眼睛里面,就是她是怎么看待这样一个状况的,她是怎么去看待男性去对待女性的一种(状况)。其实没有恶意,其实他没有不好的意思,稀松平常。但是我们在这种稀松平常的常态里面其实是有某种不舒适的,对于女性来讲,或者是某种事实上存在的不正常,我其实想把这种不正常去表现出来。比如其实透过杨果这个过度敏感的视角,她能发现这种不正常。我觉得如果能够积累起来,让大家一点一点在日常中看到这种不正常,就足够了。


深焦

杨果与姨妈的这段关系处理得非常微妙,两个人时常像是在过招的状态下一来一回,他们的爱也是这样一种状态,请问当时您是怎么安排这段关系的?


韩帅

我觉得你那个说法非常准确,就是过招的感觉。她们之间的那种对抗,就是谁也不愿意跟谁低头。这种感觉我觉得就是那种(彼此)很像的人,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可能尤其是女性吧,就是很像的女人之间,它有时候是会有一种紧绷的感觉。就是我太了解你了,你也太了解我了,我们谁也不低头。所以我觉得这个关系很有意思,我们身边也有很多像姨妈这样的女性,简单说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她不会给你好脸的。因为她在生活当中的那些艰难,让她必须带着面具,她才能够生存下来。所以我觉得果果在最后其实是给了姨妈一个超出她的年龄的、让姨妈跳出来的这么一个慰藉。果果说:“他们是不是在欺负你,你老公也在欺负你。”其实这句话才让姨妈意识到自己有过那么一点点悲凉,她不愿意面对那一点点悲凉,也是最后才会让她示弱一下,其实她的问题就是不示弱,其实示弱有什么错呢?


演员:龚蓓苾


深焦

说到这里,有一个问题比较想问姨妈的演员龚蓓苾老师。您在片中饰演了两个角色,一个是杨果的姨妈,一个是杨果的亲生母亲。您对这两个角色有着怎样的理解?


龚蓓苾

首先姨妈是工厂的女工,妈妈是属于比野模高级一点的那种。姨妈是一个特别好强的人,别看她在片中是一个坏形象,也不是说坏吧,就是对果果就那样,但她心里还是很善良的一个人,很要强的一个人。她一直以为自己老公是一个很弱的人,会被开除,会被下岗,没想到自己成了最先被开除的人,所以她很失意,是这么一个形象。妈妈的话,妈妈是一个很无奈的状态,妈妈演的时候其实我能感受到她的那种痛,她的那种无奈,她可能没有一技之长,模特生涯也没法儿做,什么也没法儿做,所以为了生存,她抛下了女儿,有很多的无奈在里面。所以在演妈妈的时候我是感触很深的。


深焦

那在韩导看来这两个角色对果果而言意味着怎样的一种存在?


韩帅

这两个角色其实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如果说得标签化一些的话,一个是男性化的女性,一个是女性化的女性,就是概念上的男性女性。姨妈是用男性的要求在要求自己:我是女人,所以我要比男人强。妈妈是在用女性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我是女人,所以我要漂亮,所以我要温柔。每一个人都有她自己的立场或观念,所以对杨果来说,她同时看到这两种女性,她们身上的幸福与不幸福,所以她在辨析自己要成为什么样的女人。这是这两个角色最重要的(作用),她们都是各自的样子,两种可能性。正是因为她们是硬币的两面,所以我们才想到可能一人分饰两角这样的想法。妈妈她在片子里的存在是至关重要的,她是一个向导性的人物,另外一个(姨妈)是实实在在在杨果身边的,最愿意苛责她,也是最爱她的一个人。所以这两个角色在片子里都至关重要,这个片子不光是讲杨果的,它就是讲女性的电影。


深焦

在片中有一个比较敏感的符号,就是女性的内衣,她经常出现在您的作品中,包括之前的《东尼与明明》,请问这在您的性别叙事中是怎样一种存在?在您的女性叙事中又有哪些是您比较偏爱的符号?


韩帅

其实在我们讲性别意识或这个懵懂的过程中,我们能使用的技巧和符号并不多,我们必须使用所有的可能去进行表现。片中它有淘宝店的这个依托吧,所以我觉得这个设计并不能说是多特别或高明,它只是比较明确好用的一种方法,所以我们就用了内衣的这个点,它很清楚。如果说意象上来讲,我觉得内衣在这个电影里它在做一个变形,就是它有模特的概念,就是妈妈是模特,杨果看到那些试镜的演员也像模特,赵有家也有模特。其实做那个道具(指赵有家的模特假人)的时候我自己是蛮开心的。商场的模特儿是假的,它不发光。但是我当时想要一个发光的(模型),它是透亮的,它是不太一样的,所以那个发光的模特本身对我来说是挺有趣的一种形象。它就是女性身体本身,我觉得那个也是很美的,不管它穿上什么样的东西,都是一种挺美的展示,而且它是可以有光彩的,是可以有亮光的。


深焦

之前您是做理论学者的,但是您现在已经作为导演拥有了自己的处女作长片。从理论到实践的转型,对您来说意味着是什么?


韩帅

我觉得一直以来都不能说是先学哪个,后学哪个。我记得在学校里面也不断在拍短片,其实两个是在一起进行的。我觉得贾导说得特别有道理:学理论一定没有坏处。并不是学理论一定会妨碍我们的创作,那肯定是没学好。所以我虽然是被迫在学校里面要写论文要学研究,但是我觉得我在学理论和分析电影的这个过程中沉淀下来的这个东西是我最大的一个帮手。创作去体验生活,去使用技巧,这是一层。但是我觉得作者性,就是去表达自己,作者性不等于视听语言,作者性是对于这个世界的态度、认知,一个综合的产物。所以我觉得理论一直在帮我,我可以边拍边有一个分析的眼光,它既可以帮我解构这个故事,它又可以帮我站出来、跳出来客观地看我这个表达。


《汉南夏日》剧组



深焦

韩导您当时启用了很多毕赣影片中的演员,您自己也写了一部关于娄烨的专著,请问您对这两位导演有怎样的看法?您自己在导演上又与他们有着怎样的关联与不同?


韩帅

我刚好在写娄烨的书里提到了毕赣导演,出版之后我也送给了他一本。我们是2015年就认识的好朋友,那时候他《路边野餐》还没做完。我觉得他的片子里有一些我当时所归纳的“新感觉”的特征,比如主观的优先,形式的优先,所以我觉得他可以作为(电影)新的阶段的一种样本。当然他们肯定不能被标签化,我觉得娄烨导演也不是就是“新感觉”,这是我自己为了表述而从文学里研发的一种(表述)方法。但是我觉得他们的共性可能就是主观,非常主观化,而且他们的形式非常强,包括他们跟文学的关系也非常近,所以这几点来看他们两样都做得非常充沛。我觉得我的片子可能形式上没有那么明确,我的片子不是形式优先的电影。主观优先可能有一点点,因为我更喜欢写小的东西,我更希望它的受力面积小,但是扎得深一点。所以我可能跟他们的核心的区别也有形式上的区别,也有性别上的区别。因为他们两位毕竟是男性导演,我还是会从我的性别出发去创作,大概是这样。


深焦

谢谢韩导的回答,接下去是关于女主角黄天妹妹的采访。作为您的处女作,有几场戏的拍摄难度和折磨都非常大,比如说是暴力的那些桥段,包括自己打自己的那些部分,请问您当时觉得拍哪些片段比较艰难?有哪几场戏是可以跟我们一起分享一下的?


黄天

对于我来说,比较艰难的应该是那几场带动情绪的哭戏,然后就是把衣服脱了去陷害赵有的那一声尖叫。因为我是一个比较实打实(的人),要哭的话,让我去想一件事情我是很难会去哭的人。但是导演带着我,我们一起去感受,她会引导我,让我发自内心地哭。尖叫那场戏的话,我一直觉得那个叫声很尴尬,直到导演跟我说:“这个叫声不是光是一句台词,而是发自内心,真的憋了很久了要发泄,自己都受不了了的那种叫声。”然后导演就叫了一声,叫完之后她的眼眶就红了。我就深有感触,我也试着叫了一声,然后后面就都好了。开头的话可能没那么快入戏,都是导演和工作人员他们慢慢帮我引进去,越到后面可能就会更入戏一些。打自己脸的戏,我倒是觉得还好。因为这个戏跟我现实生活中挺像的,我以前是很喜欢跟自己憋着来的人。如果有件事没做好,我就会把自己关在房间,然后真的是打自己脸,所以这个戏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很大的难度。


深焦

之前论坛的时候听说剧组为了让您演出皱眉的孤独的感觉,可能当时剧组的人为了让您入戏,也采取了对您不理睬的这种方式,请问在那段时间您是怎样一种感受?


黄天

那个时候,怎么说呢,其实他们不理我,我(脑子)一下就转过来了。比如当时的执行制片人子溢哥(刘子溢),刚开始还在和我聊天,下一秒就被叫到导演房间里面去,过一会儿就不来找我了。然后我就去找他,我就大概知道大家都希望我能尽快进入这个角色了,因为离正式开拍没有几天了。我就决定逼一下自己,我觉得大家其实都挺不容易的,所以也不能拖累他们。


深焦

刚刚提到,您在全片有个皱眉的表情,当时您在这个角色时对她的气质有着怎样的理解?


黄天

拿到剧本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角色跟我小时候特别像。我小时候可能就是比较莽撞一点,像男孩子的感觉,长大之后肯定都慢慢变得像女孩子了。在这个片子里,杨果是那种男孩子一样偏中性的,有着小动物一样的莽劲的那种感觉。她这个角色,因为毕竟是住在姨妈家,所以是比较有点会自卑,有的时候是不是有点……就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吧,我觉得可以这么说。所以皱眉的话我觉得也是她被生活压着,有时候可能喘不上气。相对于刚刚论坛吴觉人叔叔在上面说我一直都是皱眉,没有什么很大的起伏,我觉得毕竟一个孩子在那个时候可能真的不会有很开心的时候。开心的时候可能也就是小满当时满足我(杨果)的愿望,给我买了一架飞机(模型),让我感觉那一瞬间自己是放飞了的,是很自由的。虽然到后面又缩起来了。当然,我真的也第一次演,所以演技方面还是有欠缺,所以那个叔叔说的我也会去改,去想。


制片人:黄旭峰


深焦

谢谢黄天妹妹的回答,您在片中演得非常出色,加油。接下来是关于制片人黄旭峰老师的提问。当时您是如何与韩导结缘、又是出于何种机缘决定去帮她完成这部片子的?


黄旭峰

当时我合作了一个编剧,然后他说这个剧本一定要由一个导演去完成,就推荐了韩帅和我们认识。后来那个项目反而没有进行下去,然后当时听到这个(《汉南夏日》)的故事就决定做。因为当时我们……就现在我们也是一家做新导演的公司,工厂大门。


深焦

您在选择新导演的时候会有哪些方式?导演的话您会比较侧重他们哪些优秀的点?


黄旭峰

其实我们比较看重他们到底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导演,以及他们以前做过什么,他们未来想做什么,想通过电影这种形式去表达什么。这几个问题跟他们聊个两三次基本上都很清晰了。


深焦

工厂大门现在还有在招募一些新的导演吗?


黄旭峰

我们今年马上会启动一个全球范围内的短片创作计划。我们现在签约合作了大概二十个导演吧,推进的项目也有二十多个,三年之内完成了十部电影,大家都算是比较认可。今年我们会开机三到四部,也有两部是所谓的文艺片,一部网络电影和一部商业片。


深焦

您现在方便跟我们透露一下《汉南夏日》大致会什么时候定档吗?


黄旭峰

我们可能会想着明年电影节再跑一跑吧,因为后来有一些电影节都陆续来了邀请,国际的一些电影节。


深焦

好的,谢谢《汉南夏日》剧组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希望这部优秀的片子能尽快和影迷们见面。



编辑:山林巨怪

南县人


-FIN-


平 遥 往 期 内 容

所有人都在平遥给我的处女作打一星……

金马最佳影片之后,他又交出怎样的答卷?

平遥前三日,无片不争议

三代重男轻女,这个农村故事让人悲从中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