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为什么不为自己辩护?

扣舷独啸 2020-10-17 22:00


本来今天节目的题目会很长。题目的全文应该是:医生为什么不为自己辩护?老师为什么不为自己辩护?教授为什么不为自己辩护?领导为什么不为自己辩护?警察为什么不为自己辩护?但是这么长的题目,语文老师会说我不及格,而且平台的格式题目也放不下,所以我就用“他们”来指代了。

这里说的“他们”都是些一直以来在各种网络社交媒体平台上被审判的人。因为他们是医生,他们是老师,他们是教授,他们是领导,他们是警察。虽然他们常年累月一天天受审,但是我们却绝少能够听到他们为自己辩护的声音,更加难以听到别人为他们辩护的声音。

为什么受舆论审判的总是他们呢?为什么他们总是选择放弃为自己辩护?一直以来我都想不明白这个问题。直到今天依然想不明白。

社会生活的常识告诉我们,只要是有人际矛盾冲突,一个巴掌拍不响是大概率的事件。但是网络生存的常识告诉我们,只要是病人与医生发生矛盾,受到道德审判被网民群起而攻之的一定是医生。同样道理,学生与教师发生矛盾,学生与教授发生矛盾,下属与领导发生矛盾,百姓与警察发生矛盾,受到道德审判甚至围攻的一定是表面上看来是强者有公职者的一方。

理论上,网络舆论攻防战应该是有来有往,但是我们很少看见受到攻击的一方反击,所有的阵地都不设防,似乎是只要有围攻,一定攻无不克。事实上,这种不防守,不反击的对策真是奏效的,所以网络上事件再大,三几天最多一个星期,热度就马上降到冰点。只是从摆事实讲道理的角度看,这种有攻无防的战局一再出现,非常不合逻辑。

待到热点的温度下降到差不多,我们也经常不出意料地一再看到了剧情大反转。于是,当初拿起键盘做刀枪的键盘侠又调转枪头,再乱怼一气。

(歌)

俗话说,做人最紧要调得返转头。用有文化的话来说,就是换位思考,就是所谓的共情。

我们设想一下,假如有个交警,遇到个奇葩司机,或者有个老师,遇到个奇葩学生,不但不服管,还古怪多多,这个交警或者老师,把这个奇葩学生或者奇葩司机摆上网,结果会怎么样?

我坚信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受到围攻的一定是老师和交警。他们的身份就决定了他们就命中注定是被围攻者。

很多人都会追求公平,但是这样的现实公平吗?

我们知道,所有的矛盾和冲突都是个案。既然是个案,那么从起因到过程再到结果,都是个个不同,根本没有模式可言。只是一面之词,只是愤怒,众人就群起而攻之,对所谓的“强者”一方进行无差别攻击。这对他们公平吗?难道事情的是非曲直只取决于当事人的身份吗?

如果说身份的话,有一种身份说起来得罪人,却是一个客观存在,就是“刁民”。名词解释这样说,刁民,现代汉语词典里指刁滑的人,多用作官员对不听管束的百姓专用称呼。现在的官员,我想不敢公开称老百姓为刁民。抛除了官员角度,度娘还说,带有为非作歹无恶不作、无赖、穷横、狡猾特征的人被称为刁民。也可以说是蛮不讲理、穷凶极恶光脚不怕穿鞋的人。

这一类人,如果在现实生活中生活在你的身边,我觉得几乎大部分的人都会避之则吉,先避他再避火烛车。但是在网上的世界,这种人往往被追捧。什么反腐英雄啊。正义化身啊,等等。

反腐败是大事。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是大事,更要摆事实讲道理,才能战胜腐败和不公。蛮不讲理,穷凶极恶并不是反腐败和维护社会公义的武器。这是显而易见的道理。

现在的问题是,所谓“刁民”成为了正义的化身,而被推上审判席的许多人,(当然不是每一个)只是因为他们的公职身份。所谓的吃瓜群众,并不会站在公理的立场上,用自己的眼睛去搜索所有事情的真相,他们只愿意相信自己相信的局部真相,也不会用自己的脑袋去去伪存真,综合分析。他们的愿望只有一个,就是开火。吃瓜群众的存在戳穿了一句名言,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还有一句话不知道是不是名言,群众都是盲从的。

(歌)

刁民的反义词是顺民良民。这是传统的站在官家立场上的说法。说起来也很可笑。无论是刁民顺民良民都是传统字典上的贬义词。做人难,此话不假。

刁民不一定是十恶不赦之人。他们的蛮横无理往往也是因为受了很大的委屈。无人喝彩的刁民成不了什么大事,所以只有“刁民”与“吃瓜群众”相结合,才能形成强大的网络的力量。

我今晚质疑的只是为什么摆事实讲道理不能成为网络文化的主流?为什么这么多人只是凭着当事双方的身份就轻易下结论判对错?我们的脑袋就是用来种草的吗?

前面讲到的医生,教师,教授,领导,警察,他们在受到舆论攻击的时候,总是选择了沉默。有的可能是因为怕事情越闹越大,有的则可能是哪怕受到委屈也因为公职的身份不便为自己辩护,总而言之,只要他们不开口,人们就无法知道事情的全部真相,于是也就偏听偏信对他们发起围攻了。等到围攻者累了,或者热点转移了,他们也可以全身而退了。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网络热点,最后都是不了了之的原因之一吧。

很多人都喜欢说“信息不对称”。这就是一种信息不对称。只有当事一方的猛攻,没有另一方的自辨。有人说,刁民是逼出来的,这话有时候对,但是刁民是宠出来的,这话什么时候都对。当事双方或者各方都出来为自己讲话,事情的拼图才可能完整,这才是对称的信息,“刁民”才没有生存的空间。

(歌)

现实生活中,腐败是存在的。这至少在一次又一次的抓贪官的新闻稿中我们可以得到证实。现实生活中,不公也是存在的,伸张正义当然毫无疑问是必须的。只是这个揭露和伸张的过程,必须是公开的,讲道理的,摆事实的。这样事情的真相才得以在阳光下披露,坏人才可以得到惩治,委屈才可以得到平展。

以刁民的方式谩骂,以吃瓜的态度起哄,以沉默的方式对抗,结果只是于事无补的混战一场又一场。

不幸的是,这正是我们所面对的网络生态。我觉得无论如何,不讲道理的正义是不存在的。野蛮的正义也是不存在的。所以我悲观地说,网络正义是不存在的。或者只是渔火点点。

有人说我是理想主义者。这点我承认,理想主义者是痛苦的。我总是希望这个世界讲道理,但是事实并非如此。其实我很明白,用讲道理去对抗蛮不讲理,最后输的一定是讲道理的人。

我很担心,假如是结果导向的话,越来越多的人会选择不讲道理。因为没有人想输。如果既不想蛮横无理,又不想输的话,那么只好选择沉默。所以,沉默的总是大多数。其实沉默的人,内心也是极不舒服的。

各位正在收听的是【一个人的电台】。陈扬祝各位——

好人好梦。晚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