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onical 桌面团队成员:微软不会将 Windows 迁移到 Linux

开源中国 2020-10-17 22:00

喜欢就关注我们吧

近日,Canonical 桌面团队成员 Hayden Barnes 发表个人观点称,他认为微软不会将 Windows 迁移到 Linux。

近段时间以来,微软积极融合 Linux 的举措引发了外界诸多猜想,许多人开始怀疑微软是否有在 Linux 内核之上对 Windows 加以重构的想法。其中,开源先驱、《大教堂与集市》作者 Eric S Raymond 就在个人博客上提出观点称:微软将放弃 Windows 系统的内核研发,转而将其建立在 Linux 内核之上。

对于以上观点,Hayden Barnes 则持一个否定态度。Hayden Barnes 是 Canonical 桌面团队的一员,负责在 Windows Subsystem for Linux(WSL)上交付 Ubuntu。他表示,自己经常和众多参与 Linux 及其他开源项目的微软员工进行交谈,也能拿到关于微软产品及发展策略的最新简报。不过他也声明,文中所有猜想只属于个人观点。

Hayden Barnes ,默认情况下,WSL 不会进行无人值守升级,因为其中没有 systemd 这样的传统 init 在后台执行升级。用户可以在 Windows 任务管理器中设置基本任务,在登录时以 root 用户身份运行 apt update,而后向任务中添加运行 apt upgrade 的操作。

使用 Windows 任务管理器在 WSL 的 Ubuntu 上运行自动更新

他对外界认为微软出于产品及工程方面的考虑,而有可能将 Windows 操作系统内核转移至 Linux 内核这一观点深表怀疑。并指出,一些外媒近期频繁发布此类观点的原因在于:

  • 典型的博眼球标题党行为。

  • 这是开源及 Linux 倡导者们一直以来的期盼。

  • 当今世界上,Windows 所扮演的角色正在发生变化。在现如今的操作系统市场中,Android、iOS、MacOS、Chrome OS 及 Ubuntu 已经牢牢地占据了一席之地。

  • 随着诸如在 Azure 与 WSL 上使用 Linux 之类的情况的出现,此类猜想的合理性也在上涨。

Hayden Barnes 觉得,Windows 与 Linux 的存在代表着宇宙的双重性。是两种对立而又相辅相成的力量,缺一不可。而将二者融合起来,就像是在施展一种神奇的魔法。他认为,与 Windows 和 macOS 的竞争使得 Linux 成为更好的操作系统。

Hayden Barnes 列举了他认为 Windows 不会改用 Linux 内核的原因,具体有四点:

  1. Windows 中的 NT 内核提供了一定程度的向后兼容性、长期支持和驱动程序可用性,而 Linux 最近才开始发力这个方面。在 Linux 中复制这些将花费数百万美元。微软有大量的付费客户可以继续支持 Windows 的现状,有些客户甚至可以支持几十年。正如微软方面所言,Windows 并不是微软的负担,因此并不存在为了节约开支而转向 Linux 内核的情况。且很多盈利的公司仅仅是为了服务现有的操作系统而存在。即使是要重新编译到 Linux,也有可能在单一内核的背景之下导致畸形文化。与 Windows 和 macOS 的竞争使得 Linux 成为更好的操作系统。更理想的结果是,开源创新继续在所有操作系统之间传播。Windows 和 Linux 的开源贡献者共享两个生态系统的精华。

  2. 尚不清楚 Windows 用户空间是否可以从 NT 重新迁移到 Linux 内核,并保持 Windows 强大的兼容性,特别是企业级客户以付费方式获得的关键任务应用程序兼容性。Windows 没有像 Linux 那样严格划分内核空间和用户空间。NT 内核有大约 400 个记录的 syscalls 加上大约 1700 个记录的 Win32 API 调用。要在这一前提下保证 Windows 开发者及其工具拥有精确的兼容性,将是一个巨大的重新实现量。这不仅仅是为 Wine 贡献一些修正。Linux 在 amd64 上只有 313 个 syscall,尽管如此, 微软在将 WSL 1 中 syscall 事务层转向 WSL 2 中虚拟内核以重新实现开发者此前已经在使用的数十种非标准 Linux ABI 操作方法时,也遭遇了巨大的阻力。很明显,为微软拥有的 Linux 上的 SQL Server 提供 NT 相关的兼容层是一回事,为其他数以百万计的开发者的应用提供保证则是另一回事。

  3. 近年来,微软在 Windows 上投入了诸多资源。微软在 Windows 10 的可用性、新功能和性能改进方面进行的投资也取得了回报。这些改进、与 OEM 厂商的合作以及 Surface 的推出,再次振兴了一度遭受 iPad 与 Chromebook 双重冲击的 PC 市场。微软一直在努力使 Windows 成为一个优秀的开发平台,相关项目包括 Windows Terminal、PowerToys、Windows Subsystem for Linux 和 Visual Studio 2019;Insiders 计划也非常成功。Windows 为大多数 Surface 设备产品线提供了支持,这是微软目前的工作重点。2018 年与 2020 年的内部重组表明,Surface 和 Windows 的未来发展已经密不可分。Windows 也在为 Xbox 提供支持,同时继续掌控着庞大的 PC 游戏市场。微软还提出了 Windows 10X 的构想,并表示 10X 将成为 Windows 10 之后的下一代操作系统概念,有望匹配 Surface Neo 等未来硬件平台。

  4. 微软没有必要为了保持相关性而重新选择 Linux。微软意识到,在移动领域输给 Windows 之后,设备格局正在发生变化。在操作系统与平台市场上,包括 Android、Ubuntu、iOS、MacOS、Alexa、Chrome OS 正在为 x86 乃至 ARM 等多种计算设备提供底层支持。微软已经证明他们完全有能力在其他平台上提供相关产品和服务,同时保持 Windows 传统平台的竞争力。微软现在正在推动 Android 在移动领域的创新,不仅有移植的 Office 应用,还有主屏幕启动器,以及现在的 Surface Duo。在 Ubuntu 上,他们提供了对 Linux 工作站有意义的工具,如 Code、.NET、Azure 工具、Teams、PowerShell、Sysinternals for Linux,以及即将推出的 Edge,它带有微软定制的网络开发工具。你想在 Azure 上运行 Ubuntu 吗?微软已经提供现成服务,并与 Canonical 紧密合作以带来更出色的使用体验。

另一方面,Hayden Barnes 指出,其实重要的并不是微软是否打算将 Windows 迁移至 Linux,而是 Windows 打算在开源道路上走多远。大家已经见证了 Windows Terminal、PowerToys 等组件要么已经开始使用开源成果,要么正筹划转向开源。

因此更现实也更合理的目标,应该是以能够使其他操作系统受益的方式持续开放 Windows 组件乃至 Windows 本体的开发过程,甚至超出 Insiders 计划的范围。毕竟 Windows 已经采取了 Ubuntu 的版本发布节奏,开始在每年 4 月和 10 月发布新版本,同时在固定发行版中引入扩展支持。

Hayden Barnes 还表示,微软发布的一篇博文中的观点与他的观点相符,即,桌面操作系统的战争时代即将结束。我们正在迈进一个新时代,届时高端工作站将同时运行多种操作系统(类似于运行时)。 所以这里的重点甚至不在 Windows 或者 Linux,而在于该先选择 Hyper-V 还是 KVM。解决了这个问题,Windows 与 Ubuntu 栈都能通过些许调整在对方之上顺畅运行。

此前,微软就向 Linux 内核提交了补丁程序,旨在让 Linux 在 Microsoft Hypervisor(Hyper-V)上以根分区的形式运行;还调整了 Windows,使其与 KVM 良好对接。

Hayden Barnes 称,得益于微软大力拥抱开源的举措,接下来,Ubuntu 最好的一部分将进入 Windows,Windows 最好的开源部分也将出现在 Ubuntu 中。

最后他总结道,最关键的还是在于开源赢得了胜利,而微软也为自己在开源开发模式中的贡献感到无比自豪。Windows 与 Ubuntu 都只有通过开源不断完善自身这一条路可走。每个人都将发挥自己的相对优势,并将开源协作的范围提升到新的高度。

▼ 往期精彩回顾 ▼
LibreOffice:爸爸你太慢了
搜狗开源srpc,C++通用RPC框架
基于飞桨Res-Unet网络实现肝脏肿瘤分割任务
国产芯片项目迎“烂尾潮”,六个百亿级项目停摆
WordPress 已过时?创始人与新架构拥护者开战



觉得不错,请点个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