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 HTTP 数据包的奇幻之旅

算法爱好者 2020-10-17 22:22

(给算法爱好者加星标,修炼编程内功

来源: 编程技术宇宙-轩辕之风

我是一个HTTP数据包,不知谁创建了我,把我丢到这个房间。

突然,来了一个大汉,我吓得缩到角落。

“该启程了,站起来”。

“去哪里啊?”我弱弱的问。

“还能去哪里,你是一个数据包,当然要出远门,完成你的使命啊,别啰嗦,我要先把你
复制到内核空间,一会要发出去,让我来看下你的内容”。

我不敢多言,乖乖的站好,一眨眼的功夫,我来到了另一个房间。

“这是哪里,我怎么到这里来了?”我有点好奇。

“这里是内核地址空间,刚才你在用户态地址空间,所有的数据包都得从这里出发,你也不例外”。

看着这片陌生的环境,我也不知道他说的内核空间是什么意思,这里有好多房间,还有好多跟他一样的大汉在工作,好多数据包都在这里,进进出出,好不热闹。

出发前的俄罗斯套娃


“等着,我去拿点东西”,大汉去了一座大厦,我抬头一看,上面写着tcpip.sys。

这时,旁边另外一个数据包走了过来。

“唉,小子,刚出发呢。”

“你是谁?”

“我也是一个HTTP数据包,不过我是一个响应包,刚刚从遥远的Linux帝国过来这里,我马上就完成我的使命了,这一路给我累得”,这个数据包叹口气回答。

“很远吗,这么辛苦啊”,我开始有点担心我的旅程起来。

“这不好说,我不知道你去哪,接我的人来了,再见”。

不一会儿,大汉提着一个箱子走了出来,箱子正面写了三个大大的字母:TCP。

“这是传输层的箱子,快进去”,大汉命令的口吻。

“你要我钻进这个箱子啊?”我不太相信。

“对,没错,麻利的”。

“这箱子上面写的数字60059和80是什么意思?”我注意到箱子背面也写了很多东西。

“60059是创建你的人用的端口号码,80是后面接待你的人的端口号码”。

“那这第二排的0x2C877F30和0xBD62DFB3又是什么意思呢?”

“这是创建你的人使用的序列号和应答对方的确认号,你问题咋这么多”,大汉开始不耐烦了。

“还有这个···”

“行啦,快进去,赶时间”,大汉打断了我的提问,我乖乖的钻进了这个叫TCP的箱子。

“是不是可以出发了?”我问大汉。

“还早着呢,这才刚开始呢”,大汉笑着说。


“再等一下,我还要进去一趟”,说完大汉又进了这个tcpip.sys大厦。

没过多久,大汉又出来了,手里又拎了一个更大的箱子,上面也写着两个大大的字母:IP。

这一次,大汉二话不说,直接把我连同TCP箱子一起丢进了这个IP箱子。

“怎么还要套一层啊”,我紧张的问他。
“你不懂,这个网络是分层的,刚才那个箱子是......唉,我跟你说这些干啥”,大汉提着我离开了tcpip.sys大厦。


我们来到了一个码头,这里数据包来来往往特别繁华,大汉把我带到一个大大的仓库,里面有很多数据包,对我说:“乖乖待在这里排队,我就先走了,一会儿会有人来把你发出去的。”,大汉拍拍我的肩膀就离开了。


“咦,你也是去222.196.242.24的,我也是呢,真巧!”前面一个数据包跟我打招呼。
我愣了一下:“你怎知我要去哪里?”

“喏,你这外面的箱子不是写了吗,你看我的,跟你的一样,这里写的就是咱们要去的地方的IP地址”,她特别激动。

第一站:网关


很快,来了一个小胖子叫到我了,我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你这是要去公网啊,来,先去网关那里吧”,说完,小胖又给我套了一个箱子,前面写着:Ethernet II,背面写了一串:FE-D8-65-C8-2B-D7;86-D5-32-01-0E-3B。


“小哥,这个箱子又是干嘛的,这上面写的又是啥呢?”

“这个箱子是把你送到网关那里去的,FE-D8-65-C8-2B-D7就是网关的网卡地址,后面那个是咱这里的地址”,小胖说话倒是很客气。


“坐好了,要出发了哦”,小胖一顿操作,我好像坐上火箭,离开了这片土地。



途中见到了好多好多的数据包,有出发的,也有过来的,像穿越时空隧道一般梦幻。
还没来得及欣赏,就被一个黑脸的抓了下来,看来我是到小胖说的网关了。


黑脸人一脸冷漠,问他话也不答,只顾做自己的事情。几下功夫,便将我最外面的箱子拆掉,然后拿着一个手册查了下我的目的IP地址。


“好了,跟我来”,黑脸的把我带到另外一个码头,一顿操作把我给发了出去。


穿越比特宇宙


这里的数据包比刚才那里更多,更热闹。

一路上,不时有人把我抓下去,然后又从一个新的码头发出去,把我弄的晕头转向的。


过了好一会儿,到了一个地方,又一个胖子接待了我。

“大哥,我这是到终点了吗?”

“快了,你已经到目的网络网关了,下一站就到了”。

“来的路上那些人把我抓下去又发出来是干啥呢?”

“这叫网络路由,他们那些人接力才把你送到这里的”。

说完,这胖子又给我套上了一个Ethernet II的箱子发了出去,我知道,这是要送我去最终目的地了。

不知道是什么web服务器会来接待我呢,即将完成使命的我开始兴奋起来。

出师未捷身先死


很快,我又被人抓了下去。

“是不是我到站了啊,终于要完成任务了”,我伸伸懒腰。

那人却不说话,只是将我的Ethernet箱子拆去,放到了一个仓库。


没多久,来了一个大叔,把我带了出去。

“咱们是不是要去tcpip.sys大厦,把我的箱子都拆掉啊”,我小声的问。

“这里是Linux帝国,没有你说的大厦。不过你倒是猜对了,就是去拆箱子”。


很快,这位大叔就拆掉了我的IP箱子和TCP箱子,把我放到一个房间。

“在这等着,一会儿有人会来找你”。

“是不是web服务器的人来找我?”我激动的问。


大叔也没有理我,转身离开。

大叔刚走,就有一挎刀黑衣人过来,我吓了一跳,web服务器的人怎么这么凶,还带刀。

黑衣人用了一台仪器对我一通扫描,突然仪器红色警报灯响起,我紧张到了极点。

“小子,你的请求表单字段里面有SQL语句,你是来干什么的?”,黑衣人恶狠狠的质问我。

“我不知道谁创建的我啊,我只是个HTTP数据包,你们这里不是web服务器吗,我是不是走错了”,我吓得脸色惨白。

“你没有走错,是我们截下的你,这里不是web服务器,这里是WAF”,黑衣人得意的说到。


“WAF是什么,那我肯定走错了,快放我离开”,我想逃离这里。

然而,黑衣人大喝一声:“站住,你这个邪恶的数据包,伏诛吧!”。

我回头一看,只见黑衣人举起大刀······



- EOF -

推荐阅读  点击标题可跳转

1、通过信鸽来解释 HTTPS

2、也许这样理解 HTTPS 更容易

3、算法题461:两两交换链表中的节点


觉得本文有帮助?请分享给更多人

关注「算法爱好者」加星标,修炼编程内功

点赞和在看就是最大的支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