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在日本如何发横财

青年横财发展会 2020-10-18 04:48




上次说到我们横发会创业群中一位老铁准备在日本抄底收购大量小工厂,许多人对他的生意都很好奇。


期经验+1我们了当事人“奇异先生”家详细讲讲他在日本的发家史,以及日本疫情下诞生的新机会。当年他赤手空拳的来到日本,凭着过人的商业头脑,用女鞋打入日本本土市场,积累到第一桶金后又开起了牛仔裤厂。成为厂长的他还不满足,喜欢折腾的他接着又不走寻常路,切入到日本二手车市场运作起了汽修厂。其中的许多横财思路值得大家学习,enjoy~




+++

 

 

~

 




 


01 初来乍到
02 建立牛仔裤加工厂
03 转干汽修厂
04 疫情下的新机会

约10000





我小时候就会想如何挣钱,就很喜欢钱。因为我觉得快乐来源就是钱,但严谨的说我喜欢的是享受,钱是保障享受的。对于我来说,有钱,享受,人生就是快乐,反之则是痛苦。
 

记得小学学校组织春游,很多人都带了大包的零食,我只带了一个面包和一瓶可乐外加5个风油精还有一摞报纸。那时候小孩子都在车上玩掌上游戏机还是竖屏的Game BOY,出发不到半小时,在那样晃动的大巴车上,玩游戏的孩子都出现晕车症状,我适时的拿出我的风油精,借给他们使用,换到了一些火腿肠和饼干。到午饭的时间,树荫下有很多蚊虫,我又用几瓶风油精换到了丰富的午餐和最好的位置。
 
虽然这只是简单的以物换物,但是我清楚的知道风油精的价格是远远低于火腿肠的。这种快感和成就感,我记忆犹新。
 
2002年,我十岁那年,我跟随父亲去到了欧洲,他是做皮鞋的贸易生意。他总是对人笑脸相迎,特别热情。后来我大一点我有了自己亲身体验才知道,那应该是点头哈腰。那时候又对赚钱有了较为清楚的认识————赚钱就是不断求人的过程。
 
08年金融危机,海外的客户纷纷倒闭,拖欠我们的货款我们肯定不能够收回了,我家的小工厂岌岌可危。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是,关键的是,好不容易了有了信赖关系的成熟合作模式的客户几乎统统丧失了。
 
挤压的鞋子最后按斤处理了。
 
那时候我明白了作为商人,就算做到了不用处处低声下气四处求人甚至有所成就,但在不可抗拒的巨浪般地风险面前,一个小小的生意人太不值一提。
 
我告诉我的父亲,我们不能只开工厂了,我们应该去做贸易商。于是我拿着父亲给我的15万,去到了广州成立了一家贸易公司。
 
但是很快我就发现,这样做下去也不行。中国给的退税越来越少,要求却越来越严格。外国的关税越来越高,客户下订单的价格也是越压越低。
 
而且12年过年前夕,被惠东的一家制鞋厂的老板骗取定金捐款跑路后,直接导致了我有新的想法。
 
因为他这次跑路,我不仅仅损失的是金钱,还有客户。在过年前后,根本再做不出来货。而碰巧的是那批货的客户是一个以色列犹太人,他对我们发了很大情绪。并且索要高额赔偿。但是我们拒绝后,再那一段时间内,他无数次的诋毁我们。以至于我们损失了好几个欧洲和南美的客户。
 
在2012年,我二十岁的时候,第一次参加了广交会。那是我第一次接触那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外国商人。我第一次有走出去,去这个是世界看看的想法。
 
在中国深圳号称世界之窗,这样一个先进和商业高度发达的城市,放到世界,却只能被称为世界的一扇窗户。我不想只是透过这扇窗户看世界,不想只是由内向外的观望,不想只是放眼全世界,而是想融入到这个世界,投身于这个世界,着手每件小事情参与到这个世界的运作中去。
 
于是我想,要是我能去国外开一家贸易公司,在海外创立一家公司把它做大做强才是一件有前途的事情。
 
2013年我跟父亲说了这个想法,他对我说:在国外成立公司甚至开办工厂的想法我不是没有思考过。我从不谈论不是我想不到 ,是因为我知道有多困难。你想到不是因为你聪明,而是因为你并不知道有多困难。但是既然你想去闯一闯,我支持你,但是只能给你拿一点钱,在国外,家里什么忙都帮不上你,一切都要靠你自己。
 
那天晚上深夜的航班,我没有让我父母送我去机场,因为我觉得机场离别时候的伤感万一让人哭出来,周围那么多人有点尴尬。当天母亲一直唠叨,父亲只是在我临走前对我说了一句:如果在外面拼的太累就回家。
 

 
因为有国内女鞋厂的供应链资源,刚到日本我首先想做的是女鞋生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