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诈战争硝烟弥漫,竟有真警察败给了假警察。咋办?

正经社 2020-10-18 09:51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身处其中,你又会切实地感受到硝烟的弥漫。在这硝烟面前,每一个“为什么”,都会显得极其苍白。



文丨钟合

编辑正经社(ID:zhengjingshe)


公元2016年12月21日,四川资阳民警杨博翻出手机记录,上面显示从12月16日上午11点到下午3点过,他一直在拨打一名90后女孩的电话,并且发了多条劝阻短信,但他最终遗憾地摇了摇头:“她居然不信我这个真警察,最终被假警察骗了13000元。”

 

杨博是资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二大队的一位民警,就在16日那天,他接到了四川省反通讯网络诈骗中心的信息:一名安岳县境内的陈姓女子,正遭遇一名假警察的电信诈骗。

 

对于杨博来说,这种情况就是和犯罪嫌疑人赛跑,他必须赶在受害人汇款转账前,将其制止下来。从16日上午11点到下午3点过,他一直通过拨打手机和发送短信的方式,试图阻止陈女士给骗子汇款,但最终陈女士不仅没有相信他这位真民警,还把他的手机号提供给了骗子。

 

说起5天前的这起电信诈骗,杨博语气中透着遗憾和无奈,这是他2016年劝阻的20余起案件中,唯一一件失败的。他说:


其实这样的骗局,公安机关和媒体都反复提醒,受害人如果稍加甄别,就不会上当。


 

【第一幕】 

假警察恐吓威胁,要她缴纳5万保证金

 

12月16日上午,安岳县的陈女士突然接到一名陌生男子的电话,对方自称是上海民警。电话中,陈女士被告知涉嫌一起刑事案件,她一下就懵了。

 

接下来,对方让她协助调查,并让她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接听电话。在她六神无主的情况下,对方建议她到安岳县城的宾馆开一个房间,然后接受调查,并通过电话做案件笔录。对方还称,该案件涉密,她不能将此事告诉任何人,包括身边的朋友、亲人。

 

对方一直未让陈女士挂断电话,她只好一边接听电话一边赶到县城一家宾馆开房,然后继续接受上海“公安机关”做笔录。之后,对方告诉陈女士,她需要缴纳5万元取保候审保证金,否则公安机关将立刻将她拘捕归案。

 

在宾馆将近7个小时的时间里,陈女士遭到对方“洗脑式”的恐吓、威胁、游说。

 

【第二幕】 

真警察短信警告不要信,反遭骗子“呼死你”

 

其实,陈女士与对方通话期间,四川省反通讯网络诈骗中心已经甄别出她可能正被电信诈骗,并立即将相关信息反馈给了资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二大队民警杨博。

 

接到线索后,杨博立即拨打陈女士的手机,但对方在通话中。杨博挂断后,又连续多次拨打,语音一直提示在通话中。

 

“是陈女士吗?我是资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民警,我们有情报显示有嫌疑人冒充公安机关给你打电话进行诈骗,请你不要相信!!!不要向对方转款!!!”电话打不通,杨博立即发短信给陈女士。

 

“一直在通话,短信提示她肯定会看。”杨博说,一分钟后,他再次拨打陈女士电话,依然在通话中。

 

杨博十分着急,12时22分,他又发出一条短信给陈女士:“你咋一直在通话?是不是嫌疑人打的!不要相信!不要转款!!!”

 

这条短信发出几分钟后,杨博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归属地为“上海”。

 

“你为啥一直给我老婆打电话,警告你不要再骚扰她了。”对方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杨博立马断定这是犯罪嫌疑人,并当即拆穿对方身份。

 

“当心你的小命!你等着,马上来收拾你!”对方气急败坏,对杨博破口大骂后,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杨博的手机被一个显示来电为上海的号码,连续不断地拨打。“响一声就挂了,一分钟打进来几十个电话。”杨博说,自己的手机一时间无法操作,他意识到可能被对方使用了“呼死你”软件,然后打开手机飞行模式,将该号码拉黑。

  

【第三幕】 

父母不知女儿去向,开房记录也无法查询

 

12点55分,躲过“呼死你”,杨博的手机能正常使用后,他再次拨打陈女士手机,依然在通话中。杨博推断,自己的手机号应该是陈女士提供给嫌疑人的,便向陈女士发出第三条短信:“我在喊你不要转钱,对方想方设法喊你转钱,你居然不相信我!!去相信嫌疑人!!!”

 

杨博说,虽然知道陈女士在安岳县境内,但对方一直不予回应,无法找到她的具体位置,但还是一遍遍拨打陈女士电话。同时,杨博与安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取得联系,希望安岳公安机关找到陈女士父母,一起来劝阻陈女士。

 

下午3时许,陈女士的电话突然显示已关机。“可能是一直通话,电池电量耗尽了。”杨博说,正感到无助时,安岳公安机关传来好消息,已经找到陈女士父母。

 

但是,陈女士父母反馈称,他们也不知道女儿去向,而且电话也打不通。

 

根据以往电信诈骗的特征,公安机关准备通过陈女士的身份证号,查询其当天是否在宾馆开房。“但马上遭到否定,因为开房记录不是实时上传,要两到三天才能传到公安系统。”杨博说。

 

【第四幕】 

对公安机关隐瞒实情,两天后才称被骗1.3万

 

12月17日,星期六,早上9时许,安岳当地公安机关再次与陈女士父亲联系,询问陈女士回家没有,对方称陈女士17日早晨回到家中,但不愿说前一天到底遭遇了什么。

 

安岳公安机关询问陈女士是否被骗钱财,陈女士和父亲均表示没有。加上陈女士未前往派出所报案,公安机关初步断定其并未受骗。

 

12月19日,星期一上班后,资阳公安机关一名女工作人员在回访陈女士时,陈女士才表示,16日下午6时许,被“上海公安机关”电话“调查”近7小时后,她在宾馆附近的一家ATM机上,向对方账号汇了13000元,即对方所谓的取保候审保证金。

 

陈女士告诉资阳公安机关,汇款13000元后,对方继续游说,让她继续找亲戚和朋友借款,要汇够5万元才不会被拘捕。电话一直折腾到次日凌晨,陈女士一直表示自己真的再也筹不到钱,想回家了,对方才罢休。

 

陈女士也表示,她在接电话过程中,看到了杨博警官的短信,“我已经懵圈了,完全搞不清真假了。”陈女士说,起初,她怀疑过对方身份,但对方口吻显得很强势,“说我不该怀疑,怀疑就是态度不好,还要我向他们道歉。”

 

陈女士告诉公安机关,她告诉对方资阳公安机关发短信后,对方告诉她发短信的是骗子,让她提供短信内容和电话号码,他们介入调查。

 

12月21日下午,华西都市报记者拨打陈女士手机,她表示不愿再提及此事,便挂断电话。


【第五幕】

转款24小时内可追回,女子错过黄金时间

 

12月21日下午,杨博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2016年1月,四川省成立了反通讯网络诈骗中心,该中心通过技术手段掌握涉嫌电信诈骗的情报,然后将其反馈给辖区公安机关,由当地公安机关采取措施进行制止和劝阻。

 

杨博说,资阳刑警支队今年接到20余起电信诈骗案件,其中有资阳籍受害者在西安、成都等地务工,均被成功劝阻,未让当事人受到经济损失。

 

12月16日当天,陈女士被骗同时,杨博接到另外一条涉嫌诈骗线索。“电话也一直在通话中,当事人是一名90后男子。”杨博说,他一边用办公室座机给男孩打电话,一边用手机不断拨着陈女士的手机。

 

男子在成都上班,杨博起初也是打不进受害者电话,最后他通过寻找男子的家人,成功制止了这起骗局。“陈女士是第一起失败了的。”杨博说,至今陈女士仍拒绝报案,说钱很少,不想张扬。

 

“可惜她承认被骗时,已经错过了ATM24小时内可以追回汇款的黄金时间。”杨博介绍,案情发生后,公安机关询问陈女士是否知道24小时内可以追回被骗款项,她说知道。


【另一幕】

真警察来后,假警察秒改口:我是殡仪馆的


2020年10月9日15时许,武汉市公安局黄陂分局反电信诈骗中心民警魏金祥赶往辖区居民朱女士家中,对一起正在进行的电信诈骗活动进行紧急拦截。


冒充警察的骗子获悉警察已赶到现场后,立马改口称,“我是殡仪馆的”。


魏金祥介绍,当天接到朱女士疑似正遭遇电信诈骗后,他第一时间在电话联系受害人的同时展开线下找人。


“朱女士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她又不是当地人,所登记住址已经拆迁,具体去向不明。” 魏金祥说,他和辅警几经辗转,才通过一位负责人口普查工作的村干部康主任找到了朱女士的现住址。


赶到朱女士家中后,魏金祥发现她正在与骗子通话。


“是不是有人自称警察要你转钱?” 魏金祥表明身份后问道。


“没有没有,没有那回事。”朱女士慌忙放下手机,连声否认自己接听了骗子电话。


“我们是真警察,上门来就是怕你给人汇款受骗。” 魏金祥和村干部反复给朱女士做工作,并让她拨打电话与假警察对质。


“你是哪里?”电话接通后,对方问道。


“他们跟你们一样,是派出所的。”一旁的朱女士迫不及待地解释道。


“你是派出所的?那就没什么事了。”得知是在与警察通话后,骗子立马露了怯。


“你是干什么的?“当着朱女士的面,魏金祥追问道。


“我是殡仪馆的钟师傅。”对方慌忙应道,然后匆匆挂掉电话。


在揭露骗子的真面目后,民警翻看朱女士的聊天记录发现,她遭遇的是典型的冒充公检法诈骗。对方出具了伪造的警官证、立案文书等图片,以身份证被盗用涉及一起百万诈骗为由哄骗朱女士,要求她将手机开成飞行模式后配合开展“保密调查”。朱女士信以为真,除了现有的十几万家当,她原打算筹钱补齐骗子所要的一百余万以证清白。


民警担心朱女士被骗子“洗脑”太深,之后她还会与骗子联系,便当场删除了朱女士手机里与骗子的所有联系方式,将她带回派出所做进一步的防骗反诈宣传,朱女士才幡然醒悟。


【又一幕】

重庆一男子被骗钱后,报警又遇“假警察”


公元2020年4月23日17时许,家住含谷镇的李先生来到高新区公安分局含谷派出所报警,称自己在网上投资平台投资理财遭遇了诈骗,损失金额1.9万元,后来“报警”又遇到“假警察”。


随即,民警立即展开调查工作。


原来,早在2020年2月,李先生通过手机下载了一款名叫“华南建业”的投资APP,该平台上发布了很多承诺利息在百分之1到百分之十几的投资项目。李先生先后“投资”了4万多元,在此期间也陆陆续续收到2万多元的返款,但中间的差额还有1万9千多元。23日上午,李先生准备再次在该APP上将提现返还款时,却发现怎么也提不了了,于是李先生电话咨询了该平台“客服”,“客服”称为了清理平台的虚假帐号,已经将其账户暂时冻结,李先生必须再往APP上充值12000元,以此证明自己的账户是真实有效的,才可以正常提现。


李先生意识到自己可能遭遇了投资平台诈骗,于是想到了报警,于是其在百度上搜索了一个昵称为“110反诈骗中心”的QQ号,并加了这个QQ号为好友,之后李先生便向这个所谓的“110反诈骗中心”报警反映了自己的遭遇。按照其要求,李先生把自己被骗的证据截图发了过去,同时该QQ账户以报警登记为理由,要求李先生把包含自己姓名和身份证号等个人信息一并发给它。


大约半小时后,这个“110反诈骗中心”QQ账号给李先生打来语音电话,称李先生确实遭遇了网络诈骗,现在李先生必须从自己的支付宝中转3万元到指定的银行卡上,他们才能冻结李先生的银行卡,以此才能继续侦办该案,并且帮李先生追回被骗的款项。


李先生越听越不对劲,“怎么自己被骗的钱还没找回来就又让自己打钱?”此时的李先生多了个心眼,估计是遇到了“假警察”,于是赶紧到派出所报警。


【又一幕】

被“男神”骗走68万后,报警又被骗去8000元


近日,云南文山一位女子掉入了虚拟世界的“爱情陷阱”,被“男神”骗走了68万。


这能忍?报警啊!让人啼笑皆非的是,“报警”这个常规操作,又让她被骗走了8千元。


原来,孙女士平时喜欢上网、逛淘宝,公元2020年9月,她在微信上结识一名为“在水一方”的网友。


此后,二人从陌生人的寒暄,逐步变成无话不谈的密友。没多久,感情渐渐升温的他们就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


一天,“在水一方”向孙女士推送了一个叫“Acorns”理财APP,说可以在上面投资赚钱。出于信任,孙女士第一次就往里充了7千元,果真赚了几百块,见孙女士很高兴,男友“在水一方”趁机说:“你不如充个会员,这样赚的钱更多。”


按照男友指点,孙女士一次性充了30万元。平台显示,这回赚到了不少钱。


可没几天,孙女士就发现自己的账号被封了!客服解释是因为她的账号有恶意刷流水之嫌,称要解封账号,要么充账户金额的20%,要么升级为会员。


看懂了吗?翻译成大白话就是:你不继续往里充钱,你就拿不到里面的钱。于是孙女士又充了38万。可充完后照样提不了现,客服告诉她:“提不了现是因为一笔彩金没到,24小时后会解封。”


于是孙女士没有继续提现,只是每天在投资平台上浏览一下,数字显示,孙女士的投资赚了不少钱。


10月2日,孙女士因需要用钱去平台提现,发现账号被盗,客服告诉她找回账号需要继续交钱,孙女士这才意识到被骗了。


于是,孙女士心急火燎地想报警。但她没有拨打“110”或者去派出所,而是在网上搜到一个叫“赵警官”的人的QQ,加好友之后,孙女士向这位“赵警官”报了警。


经过一番询问,孙女士把个人信息、转账记录等材料都传给了“赵警官”。“赵警官”声称一定帮孙女士找回损失的68万元钱,但“你的支付宝存在安全隐患,需要缴纳8千元作保证金。”


为了追回68万元,孙女士也没多想,赶紧向“赵警官”交了8千元。于是,这8千元也一去不回。


最终孙女士被一个“杀猪盘”诈骗68万,被一个“假网警”诈骗8千,损失共计68.8万元。


【反诈普法】


“杀猪盘”套路


第一步 · 寻找目标


首先,他们会在QQ或微信上寻找年龄段相同且有一定经济基础的人作为目标。


第二步 · 取得信任


骗子会在添加好友之后,频繁与人聊天,让你对其产生信任,有些骗子甚至会对你关怀备至,与你确定恋爱关系,信任更深。


第三步 · 怂恿投资


等到关系稳定,骗子便开始怂恿你在对方的平台上投资,大多数人就会试着小额投入几笔,骗子会通过后台操作,让你小赚几笔,尝到甜头。


第四步 · 大量投入


当你尝到甜头之后,骗子会声称自己已经掌握了这个投资平台的漏洞,只要跟着对方投资稳赚不赔。这时,你已经深信不疑,便往平台里面大量投入资金。


第五步 · 无法提现


等到受害人投入大量现金之后,看到平台上赚了很多,甚至成倍赚钱,准备将里面的金额提现时,发现却提不出现金来,其实里面的数字是诈骗分子后台操作的,数字都是假的。


第六步 · 销声匿迹


“网警”到底是啥?


网警是指“从事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工作的人民警察”,而不是“在网上搜索找到”的“警察”。


民警提醒:骗子的花样层出不穷,千万不要轻信任何方式的网络投资来谋取利润,最终陷进骗子圈套;同时在报警求助时不要贪图一时方便,遇到困难,一定要通过正规渠道——拨打110报警电话或直接到附近的公安机关进行求助。请务必记住:


一:凡是称将钱打入安全账号的“网警”均是冒充警察的骗子;

二:报警立案无须缴纳任何费用;

三:报警要通过正规渠道,不要轻信网站、社交应用上随意搜出的“网警”;

四:任何人以任何借口索要“保证金”时,都要保持警惕,不随意转账汇款,索取“保证金”的都是假“网警”;

五:遇到紧急情况时,请及时拨打110报警,不要上网报警。


“冒充公检法”套路


据统计,诈骗类犯罪的发案数量大都碾压偷盗抢劫类的街面犯罪


尤其是骗术的“巨头”——“冒充公检法”诈骗。


套路揭秘:


★ 第一步:

诈骗分子会先通过不法渠道获取事主的个人信息,如姓名、年龄、身份证号码、证件照等;


★ 第二步:

通过改号软件将来电显示改为“xx公安局”之类的官方电话,表明身份。利用公检法威信力击破心理防线,使其陷入恐慌,失去判断,诱导套取银行卡、信用卡等个人信息;



★ 第三步:

为了增加真实性,还会通过聊天工具发送拘留证、逮捕证、通缉令等文书材料,进一步击溃心理防线,消除疑惑;


★ 第四步:

让其配合调查资产情况,进一步套取个人信息和验证信息,实施诈骗。


民警:老骗局漏洞明显,很容易识别

 

华西都市报:您手机上还有当天发给陈女士的多条短信,从措辞上看,您当时肯定很着急。

 

杨博:现在想想是无奈和遗憾,其实陈女士遭遇的骗局,已经是公安机关和媒体多次公开提醒的老骗局,但她还是上了当。我电话打不通的情况下,短信措辞也很激动,已经是发自内心的呐喊让她别转款了。

 

华西都市报:作为一个普通市民,陈女士怎么辨别来电真伪?

 

杨博:漏洞很明显。公安机关办案,几乎不会告诉当事人案件涉密,不能与家人和朋友联系。通过电话做笔录,更是天方夜谭,公安机关肯定不会这样做。公安机关调查询问,一般都是面对面进行,不会让当事人单独开房,或者电话遥控其找僻静地方。公安机关也不会要求转账汇款。

 

华西都市报:公安机关对于电信诈骗的劝阻方式通常有哪几种?

 

杨博:最快捷的就是电话和短信联系当事人,能找到人的,就是通知亲属赶到现场劝阻。

 

华西都市报:电话中都称是公安机关,当事人怎么辨别?

 

杨博:很简单,一是立即拨打110核实,二是前往附近派出所核实。【《正经社》综合整理】


责编|唐卫平·编辑|杜海·校对|然然


声明:文章观点仅供参考,勿作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喜欢文章的朋友请关注《正经社》,我们将对上市公司持续进行价值发现与风险警示

转载正经社任一原创文章,均请完整保留文首和文尾的版权信息,否则视为侵权

添加客服微信号fxyayaya,新文章发布12小时后可进行转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