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小伙蹲守长城5年,记录30万个绝美却正在消失的瞬间 |【经纬低调分享】

经纬创投 2020-10-18 10:21
提起长城,多数人脑海中都会浮现起巍峨、蜿蜒的模样。但在90后小伙杨东镜头下的长城,不是游客拥挤的景区,而是大多数人一辈子没见过、没踏足过的地方。

并非专业摄影师出身的他,曾去河北金山岭长城拍摄了三天三夜的长城,自此开始了一发不可收拾的拍摄长城之路。五年里,他往返辽宁、河北、北京等地的长城200余次,记录下30万余张长城照片。

这30万张珍贵瞬间,都显示出了这条“巨龙”更真实、完整的模样。而杨东的身份也从摄影者,变成了研究者,再到长城的保护者。他的故事在微博上火了,被浏览超过1.5亿次。他的摄影作品更是在国际影赛中获奖无数。

在他的镜头下,“长城不止是长城,它的背后是伟大的历史和情怀”。时,他也希望能够在长城遗迹消失前,记录下更多美好照片,哪怕它是残破、沧桑的,至少都是原本的样子。以下,Enjoy: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未经授权不得二次转载


长城就在那里,却鲜少人有人真正走进它。你没见过的长城另一面,被一位90后记录下来了。


90后小伙杨东痴迷拍长城。

他拍的不是游客拥挤的景区长城,而是大多数人一辈子没见过、没踏足过的地方。

这些长城有的精美、有的险峻,有的快要消失了。

30万张珍贵瞬间里,都显示出了这条“巨龙”更真实、完整的模样。


从摄影者到研究者,再到保护者,微博上,杨东拍长城的故事火了,被浏览超过1.5亿次。

5年里,他的摄影作品在国内及美国、新加坡、西班牙等国际影赛中,获奖百余次。


很多人看完为之震撼,除了亲自致谢这位90后,也发出惋惜声:

“长城一直都在那里,我们看到过很多长城的照片,却很少有人真正走进它。”


1
他拍下你从未见过的长城

中国历代长城分布在北京、天津、河北等15个省,盘横2.1万千米。

杨东拍的长城主要是明长城,始建于14世纪,西起嘉峪关,东到辽东虎山。


作为古代军事防御工程,大部分长城不是孤立而建。它们以城墙为主体,同城、障、亭相结合,依山而建。

拍得多了,杨东总会产生一种错觉:“拍长城拍的其实是山,是建筑”。

“当山与大自然的云、雾、雪、日光等相结合时,往往会产生大画面大意象”。


这张独石口长城雷暴云的照片,大地延绵、云朵延绵,冲击感十足,是杨东冒着被雷电击中的危险才抓拍下的。


还有在梅花丛林里,缥缈的云雾围绕着长城,美得像画卷一般。
 

秋日的箭扣长城色彩绚丽,再加上云雾的环绕,呈现出一种拨开云雾见梦境的感觉。


要说杨东的照片和别人有什么不同,他拍长城的一砖一瓦都饱含感情。

“长城不止是长城,它的背后是伟大的历史和情怀”。
 
褐色的云海像翻滚的滔滔黄河,掀起“河出潼关”的气势。山河呼啸,奔腾勇猛。


大雾弥漫下的长城,杨东见到的第一反应是范仲淹的《岳阳楼记》:“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

敌楼掩盖,历史褪去。他想拍下“居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的家国之情。


长城之上从天空飘来的乌云,像极了敌人来袭时,燃烧云烟的“烽火台“。

“仿佛穿回古战场,像是触摸到了长城的生命”。


作为一名90后,杨东的视角下还赋予了长城独有的浪漫、有趣。


本来是古老的长城,在他的镜头下,反而显得很后现代,给人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


 
2
“太可惜,很多人不了解长城”

今年28岁的杨东,来自辽宁省丹东。他并不是专业摄影师,大学学的是国际学院会计专业。
 

他和长城的缘分可以追溯到8岁时。他第一次登上家乡的虎山长城,便被眼前的场景深深震撼。

长城依山就势,蜿蜒北去,犹如一只猛虎雄立于山脊上,凝视着远方及对岸。

然而在当时,小小的他却被告知这是假长城。“连当地人都认为万里长城的东端起点是‘天下第一关’山海关。”

虎山长城

直到去北京上大学,杨东才在一部记录片中,看到以家乡虎山长城为东起点样的旧貌。百年长城就这么被湮灭在历史里。
 
“太可惜了,对中国人来说,长城应该是再熟悉不过的是事物,但真正了解的它的人却不多”。

辽宁绥中西沟长城

2015年9月,杨东亲自去了一趟河北金山岭长城。不知道哪儿来的的动力,在那里一拍就是3天3夜。

河北金山岭长城

3天里,从东边跑到西边,他拍摄1500张照片,最后一天筋疲力尽地睡倒在城墙边上。


也是这次拍长城的照片,帮他拿下了摄影大奖,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
 

3
越恶劣的天气越是一种幸运

接下来的五年,他往返辽宁、河北、北京等地的长城200余次,记录下30万余张长城照片。

对于杨东来说,想要拍摄到这些长城的照片并不轻松。

他常常公交车倒车好几趟去目的地,“经常凌晨两点开始爬长城,20多个小时不睡觉,从日出守到日落”。


2018年12月,杨东去了明长城的最西端,甘肃嘉峪关。22个小时的火车,他往返一共四趟。

当背着十几斤的摄影器材来到嘉峪关长城,在零下20多度里,无人机的平板电脑却冻关机了。


为了不错过最佳的拍摄时机,杨东将平板电脑贴着身体,用体温将机器恢复电量。

“记得整个上半身都麻木了,冻僵了,食指都差点没法按下快门”。

幸运的是他最终拍下这组照片,登上了《中国旅游》杂志的封面。

甘肃嘉峪关长城

万籁俱寂的长城不光有摄人心魄的风景,同时也伴随着危险。

夜里刮起的九级大风,深山里闪过的“鬼火”以及丛林闯出来的野猪.....这些都没有吓跑杨东。

“一开始会害怕,但看到长城、烽火台,恐惧就消失了,像是找到家的感觉”。

金山岭长城
百草口长城星空

当走过的地方越多,他眼中每一段长城都有了独特的魅力。
 
去过几十次的河北省金山岭长城,被杨东称赞为“最美长城”。

金山岭长城是现保存最完好的一段明长城,每年外国人去得比中国人还多,“被誉为国歌中的长城”。

金山岭长城

最雄壮的长城莫过于箭扣长城,没有任何人工修饰,绵延20多公里,能领略到原汁原味的古老的长城景观。

箭扣长城

拍摄最险峻的司马台长城时,杨东脚下单边墙只有40公分,容纳一只脚,左侧就是三四百米的大悬崖。

司马台长城

作为我国唯一保留明代原貌的古建筑遗址,司马台长城陡立的山峰一侧,就是“天梯”,倾斜85度,几乎垂直。

 司马台长城

不管是单边墙还是天梯,皆令人胆寒。“你不得不佩服大自然的伟大,但你看到长城,你会被另一种伟大征服”。


4
正在消失的万里长城

去年,杨东又去了山西内长城,经历最长时间的一次拍摄,整整36天。

累了他就睡在帐篷里,饿了吃带来的干粮,醒来继续拍照,“为了真正了解长城,和长城进行对话”。
 
山西朔州右玉杀虎口

这一次,杨东拍下长城脚下的老人,拍下古老的军堡,画面里的古长城犹如一个个不死的老兵。

虽然正在凋零,但依旧坚强挺立,护卫着身后的河山,诉说着百年来的沧桑。

长城乡
平型关
广武城军堡

当杨东的视频、照片放到社交媒体上,也曾有人询问他,为什么长城这么破还不修?
 
其实真实的长城比我们想象的更广阔,光是明长城从东到西就有8000多公里了,根本无法集中处理。

长城修建的成本也极大。敌楼建在山顶上,修缮的砖头不能靠机器运输,需要骡马驮上去,一次只能搬4块转头。

偏关长城

现在长城维修依然非常困难。“去年我在辽宁徐州的西部,当时他们是在抢修一座敌楼,需要花费5个月。”

老牛湾

据统计估算,长城的大约三分之一已经消失,它们在自然风沙和人为破坏中失去自己的形状。
 
而尚存的部分则处于各种失修状态,面临着消失的危险。
 
想要保护长城,尤其是偏远地区、难以抵达区域的部分,并不容易。

河北大境门

如今杨东再去长城上,习惯将垃圾带走,攀登时也尽量保护山体。

“对于一般游客来说,最好的保护长城的方法,就是不要去乱踩踏、乱碰一些残损的地方”。


杨东已经准备好用一辈子来拍长城,每年去拍摄不同朝代长城,像宋长城、秦长城、战国长城。

同时,他也希望能够在长城遗迹消失前,记录下更多美好照片,哪怕它是残破、沧桑的,至少都是原本的样子。

好好保护它,了解它,别等到消失的那一天。

图片授权来自@杨东长城摄影师
感谢杨东对此文的帮助
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


 也许你还想看: 
经纬张颖:把烂牌打好,赚更多钱去做更有意义的事
这里,是亿万三期全榜单
小鹏汽车上市:创业一轮回苦辣酸甜电,归来还是少年
理想上市,李想:“我会操盘一家千亿美元级公司” 
经纬张颖:昨晚的视频有几点补充,太长了就发篇公号文了
同期上座率第一,口碑黑马《蓝色防线》太好哭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