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头洞见时代 成都当代影像馆朱林展开幕

博物馆头条 2020-10-18 11:16

博物馆头条报道:成都当代影像馆2020年第四季度重要展览——朱林个展“洞见·现场”于昨天下午开幕。

60后艺术家朱林当过工人、警校教师,喜欢阅读与行走,以个人状态行走于民间,用心倾听民间声音,用理智去思考与诉说,尝试用摄影的方式提供颇具实践性的社会图景。而被誉为“中国观念摄影纪实摄影)第一人”的王庆松担当本次展览的策展人,无疑为展览增添了观展引力和学术分量。


展览将持续至2021年1月8日。



开幕现场,成都当代影像馆创始人钟维兴、策展人王庆松、艺术家朱林等多位嘉宾莅临现场,以观感、摄影手法和创作经历等为切入点,围绕展览发表致辞。

成都当代影像馆创始人钟维兴致辞

影像馆创始人钟维兴先生表示,朱林对摄影的真挚、热情与坚持具有很强的感染力,他展示的不仅仅是艺术,也是人生的快乐与个人价值,更是他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他用深入群众、贴近地面的方式,长时间持续关注城市边缘地带,敢于通过艺术的方式向社会发出声音,提醒观者个体命运与时代的关系。

成都当代影像馆艺术总监王庆松致辞

策展人王庆松认为,朱林的作品基本上围绕着“城乡接合部”这种城市边缘的灰色地带来进行拍摄记录,像公安勘查现场一样地毯式搜索的方式去拍摄,不放过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甚至是带着一种非常尖锐的眼光去观察他所拍摄的对象,用很直接的摄影手法去呈现这种社会现实。朱林从未被摄影师的视野所禁锢,而是对准自己的内心,拍摄人性和个人思考。

朱林作品之所以产生许多共鸣,除了照片传递着某些让人感伤的情绪,还因为我从1993年来北京到现在,长达20多年的时间里,基本上都住在北京的五环以外,同样也是城乡结合部的地方,与朱林拍摄作品的地方非常相似的,都是一个城市中的灰色边缘地带,他的照片隐隐触动了我的心田。

延伸阅读:
在城市边缘寻找蛛丝马迹

艺术家朱林致辞

艺术家朱林在谈及自己的创作经历时为摆脱语言表达瓶颈,曾尝试过无数的实验性创作。经过“画影结合”“多重影像”等一系列试验后,他发现用更单纯的摄影手段,反而能在更大空间范围里捕捉人们稍纵即逝的行为变化,感受到城市推进中的人情冷暖。同时艺术家也表示希望通过本次展览,让更多人关注到城市边缘人群的生存状况,引起人们对城市发展带来的一系列问题的重视。


展览介绍


展览“洞见·现场”围绕着艺术家近年在游历城乡时尝试抓住人与人、人与社会关系中“变化”的内核,并用纷繁复杂的影像图景与内心对话的实践。

开幕现场

城乡结合部,像是记录了各种创伤与“发展欲望”交叠的场址。在朱林的镜头之下,存活在城乡缝隙间的人,承担着城市化的后果,他们时刻都在遭遇生存权益的问题。也许是见证了这片城郊地带即将因伤痛而处于内爆边缘,让同样身处其中的实践者朱林意识到行动的紧迫性,不论自己的职业为何,不管生产出来的是否“艺术”,他迫切得想要在日异月殊的环境下捕捉事物的本质。当艺术作为一种社会实践,紧密地联系着社会空间与社会运动,面对当下的社会困境,朱林尝试用自己的方式去对抗被资本侵蚀和异化的社会发展趋势,为共同生活、工作的群体,提供了颇具实践性的社会图景。

开幕现场


朱林始终把目光投向在秩序与规范、漠视与偏见中生存、沉沦或抗争的人群:

丰收的粮田旁工厂正在兴建,粗壮烟囱把阴影投射进初春的田地;空旷的拆迁院坝在标语装饰下透着恍惚的美好,寻人启示却在冷漠的废墟上寻找着温暖的牵挂。西洋建筑背景里衬出的是孩子们无忧的笑脸,重叠的讣告还在坚持着对一座城的缅怀(朱林)


朱林持续地将个体生命的遭遇和解放的可能性作为自己创作思考的核心,他依靠无数零碎的时间深入了这个群体并创造出自己的实践场域,用感光机械元件捕捉和保存了现实,为城市变化提供了真切的标本。

朱林在开幕现场给观众导览

而后,朱林意识到在废墟上建成新家园是必然的趋势,只有“变化”才是必然、最终的结局。他不再简单地试图去集合某个群体或时代的声音,而用贴近地面的行动方式,对现实生活情景进行艺术化抽离,逐渐形成了属于自己的“摄影世界观”。本次展览呈现了

”艺术家从‘拯救记忆’的初衷到‘微观深描影像’的思考性拍摄,从‘破败的废墟隐藏着文化的分界’到‘社会变革中传统基因的压力测试’(张选)“的创作脉络,在轻松、荒诞、戏剧又带着苦涩与沉重的画面中展示出另一种“高于生活的真实”。


开幕现场

评论+作品


“透过照片,世界变成一串各自独立,互不关联的微粒”----苏珊·桑塔格。当影像慢慢变得与具体事件叙述脱离关联后,唯一关联的是个体存在感受,透过消弭之境,朱林拍摄的却是自己。
——程卓/副教授、四川传媒学院摄影系专业主任
 
老城的记忆是对城市历史遗忘的某种补偿,而城乡接合部(包括城中村)大多数是没有“城市价值”的“非乡非城”,城市化扩张中的痛点与社会冲突的焦点并存,由于其快速性与及实时性,其目标及环境稍纵即逝,当城市建设在接合部(包括城中村)完成闭合,这一段地缘微观史可能被遗忘,深描式影像与可视化记录有融入社会宏观史的价值。
——张 选/高科技领域从业者


©朱林
©朱林
©朱林
©朱林
©朱林
©朱林

时代太快了!这片土地上,你有看见自己么?我想,这也是朱林镜头中的问题……我非常喜欢他镜头下记录的“蒙太奇印象”,因为我看到了自己,年轻的父亲,母亲,看到了挤着一团缩在门口的妹妹们。
——华默隆/诗写者、葡萄酒文化传播者

用了十年时间拍下了十几万张片子,这么多年,这么大量,摄影师一定是贪婪的,充满好奇和永不满足。路上交汇过的每一个眼神,拆掉的每一个房子,踩过的每一片瓦砾,断墙上的每一幅涂鸦他都不想错过。拍,只有不停地拍。越来越多的积累才最终形成他的自我表达。
——墨 朵/自由职业者
 

©朱林
©朱林
©朱林
©朱林

记录一座城市即将消失的模样,留住属于这座城特有的个性;同时,唤醒人们的悲悯之心,让这个一心向前的社会稍微停下脚步,关注那些城市边缘需要帮助的人。
——温笑寒/媒体人、摄影师

©朱林
©朱林
©朱林 

朱林的图片看上去充满着离奇的荒诞感,同时透着难言的苦涩。细看过后的图片能收到作者用心传递的信息量,触动你的内心引发联想与思考。
——李跃猛/自由旅行者
 
《洞见.现场》里每一帧照片中的人与物也是幸运的,因为他们生活的时代和区域被摄影师那双慈悲的眼睛看见,透过对生命个体的尊重,对历史的敬畏,他们不仅被真实地记录,还获得摄影师奉上的真诚祝福。
 ——熊  军/勤为科技创始合伙人


©朱林
©朱林
©朱林

朱林先生用镜头语言和影像元素构造并表达了“现场”,这是一个关于城市边缘的故事——边缘是被折叠、被包覆的城市时空,每一次触摸都是一次有意义的展开。
——李轻舟
 
朱林按照他的时空逻辑构筑了一个黑洞,牢牢地吸附着我们,让我们拥有同一种共同的人文认知和人本自觉。他照片中的很多细节和局部,往往潜藏着一种扩展的力量和打开脑洞的能量。让我们可以通过依赖感觉、借助想象和纯粹理智的方式去解读,去看见那些焦灼的现实、魔幻的现实和多样的现实。
——龙 健/应急管理和城市安全专家


展览现场




关于艺术家






朱林,60后,生于都江堰,祖籍阿坝州松潘县。当过工人、教师。喜欢阅读与行走,以个人状态行走于民间,用心倾听民间声音,用理智去思考与诉说。曾为《中国国家地理》、《中国西部》等多家报刊杂志拍摄撰写专栏。


参展

1996《大地热土》参加四川青年联展

1997《沙海驰舟》参加中国艺术摄影大赛,获最佳作品奖

2002  参加《天地人“献给27届FIAP大会”摄影艺术展》联展

2009《牧民》参加《“与孩子们的对话”》邀请展

2013《分水岭》组图参加《灵光6+6第二届当代摄影展》联展

2015《非乡非城》组图参加“大理国际摄影周”个展,获“金翅鸟评委会提名大奖”

2017《界》组图参加“平遥国际摄影大赛”个展,获“最佳摄影师奖”


著作

《画说西藏——震撼诗魂的记忆》(西藏人民出版社)、《香巴拉梦之旅》(湖北美术出版社)、《太阳的守候》(四川民族出版社)、《红军长征民间记忆》(四川人民出版社)《藏地玛尼石文丛》(四川文艺出版社)等长篇文字、图片集。



-  END -


开放时间


周二至周日,10:00—18:00(17:00停止入场)
周一闭馆,国家法定节假日除外






成都当代影像馆
CHENGDU
CONTEMPORARY
IMAGE MUSEUM



成都当代影像馆于2019年4月27日正式开馆,坐落于成都北三环内、府河河畔,位于国内首个以摄影为主题的公园——府河摄影公园的核心位置。摄影公园占地面积150亩,影像馆建筑面积7500平方米,拥有6个专业展厅、1个学术报告厅、1个专业影像图书馆以及多个公共教育空间。作为专注于当代摄影及影像艺术的文化机构,成都当代影像馆与全球著名的影像艺术机构紧密合作,致力于高品质的影像艺术展览、有深度和高度的学术研究以及公众视觉修养、审美教育的传播和普及。致力成为观测中国影像状态,促进国内、国际交流与对话,推动艺术与学术生产的专业影像美术馆。










推荐阅读